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01章 跟着我不行吗?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第201章 跟着我不行吗?第(1/2)页

    天:

    第201章 跟着我不行吗?

    一栋简陋的公寓。

    阳台上。

    “楚少,那个女人果然不是寻常人,她反应极快,连子弹的弹道都可以预测,后来又有人干扰,我们没办法搜集她的血样。”

    电话里汇报的男人说话战战兢兢,似乎很畏惧的模样。

    楚湛斜靠在阳台上,他悠悠道:“说了这么长一串,不就是任务没完成吗?你这人真不耿直,说话爱绕圈子。”

    电话里的人抖得更厉害,“楚少,我,我……”

    “不过,我也想过那个女人不是一般人,就凭你们这些喽啰是搞不定的,执行任务所有人降级处理。”

    “楚少!”

    那人惊愕。

    对他们那些人来说,等级就是一切,降级,意味着要从剥削者变成被剥削者。

    “不用太感激,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肠软,感谢的话就不必再说。”楚湛呵呵一笑,道:“无关的人处理了吗?”

    他说得风轻云淡。

    下属调整好情绪,继续汇报,“是,那些人已经全部被处理掉,至于被抓住的刘老大也被我们喂了慢性毒药,现在大概已经毒发身亡了。”

    “这件事还是干得不错。”

    楚湛一句话,让对方重拾希望,“那楚少您能不能……”

    楚湛直接挂断,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困死了,以后晚上手机还是关机好了……”

    他走回屋内,直接从睡在地上的白小秋身上垮过,跳上床,盖着被子,睡了过去。

    ——

    小夜扶着陆以晟到后方进行包扎,陆以晟伤得很重,伤口也无法愈合,他的脸色苍白,浮现一抹死灰色,额角已经布满冷汗。

    医务人员正打算给他的伤口消毒的时候,陆以晟却戒备地拦住那个人,“你手上是什么东西?”

    “额,消毒剂。”

    “这并不是酒精,我怎么知道你这个是不是消毒用的?”虽然小夜跟夏暖很熟稔的模样,但是陆以晟根本不信任他们。

    医务人员顿时为难了,“这个……”

    “这是科技岛开发的新药,跟你们常见的酒精消毒有点不同,不过对人体是无害的,你可以放心。”夏暖走过来,解释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这些人万一跟那些黑帮的人是一丘之貉,他贸然接受治疗,很有可能成为他们的把柄,

    “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再不止血你就要失血过多死掉了,还考虑这么多干什么?”小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陆以晟转头瞪着他,却发现小夜正在扯衣服。

    他猛地愣住,赶紧别开脸,怒道:“大庭广众的,你干什么?”

    “我怎么了?”小夜不解地眨眼。

    “你脱衣服干什么?”

    小夜好笑,她将领口的扣子解下,“我肩膀被打中了,不脱衣服,我怎么把子弹拔出来?”

    陆以晟回头,就看到小夜肩膀上血淋淋的,一个子弹狠狠嵌在她的左肩,伤口看着有些狰狞,触目惊心。

    “你的伤……”

    陆以晟眼睛死死盯在小夜的伤口上。

    刚才场面混乱,他只注意到小夜的手臂被子弹擦伤了,却没想到她的肩膀也被打中了,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是男人也会忍不住大叫,而她竟然一声都不吭。

    “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以晟郑重询问道。

    小夜眨眼,一派天真无邪,“好人呀。”

    “时夜!我没有跟你开玩笑!”陆以晟眼底带着探究,道:“你的身手不凡,能够弹奏世界顶级的钢琴曲,能够开出世界最快的车速,你绝对不是普通人!”

    小夜低低一笑,“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都说了我失忆了。”

    陆以晟却不相信小夜的鬼话,他讥讽一笑,道:“也对,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凭什么向我透露这些?”

    “你说话阴阳怪气的干什么?我就是失忆了嘛。”

    “呵,失忆了能弹奏顶级的钢琴曲?”

    “喂,你小子别找茬!我像是说谎的人吗?”小夜话一出口,陆以晟就恼怒地瞪着她,浑身上下都透着怨气,“你不就是吗?”

    好像还真是……

    小夜视线飘忽,讪笑道:“但是我真不知道自己来历,要不你帮我查查?”

    “哼,我说了你不想告诉我就不用说了,我还没有那么八卦!”陆以晟冷哼一声,别开脸。

    “你怎么不听人话呢?我都说了我不记得了。”

    两人开始争执,一边的夏暖听着他们的对话,眼中带着一抹探究,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她走上前一步,开口道:“我可以替小夜作担保,她确实失忆了。”

    陆以晟回头看向她。

    “她被找到的时候,就像一张白纸似的,十分天真单纯。”夏暖回想起起初的小夜,不禁笑起来。

    她没说,第一次见到小夜时,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吃惊,也不是漠视,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畏惧,想要臣服在她脚下一般。

    那一刻,夏暖就知道了。

    她们是同类人。

    得知小夜失忆后,或许是有些惺惺相惜,又或许来自本能,她对她很关注,也很照顾她。

    “她天真单纯?”

    陆以晟以为夏暖是在故意逗他笑。

    小夜听他的口吻很不服气,“怎么?我就不能有天真单纯的时候?我现在也很单纯好不?我以前就发现了,陆以晟,你对我有偏见!”

    陆以晟就像是听到很好笑的笑话。

    他的下属很快就赶过来了,看到陆以晟受伤,一个个都簇拥上来嘘寒问暖,陆以晟防不胜防,在刚才斗嘴的空档,他腰间的伤口已经止血了,并且缠上了厚厚的纱布。

    “跟我走。”

    陆以晟回头对小夜说。

    “嗯?”

    小夜诧异。

    陆以晟瞪着她,“你现在伤得这么严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