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40章 年轻人

时间:2018-07-12作者:虞兮.CS

    关于算命的话题,一直持续了很久,尤其是当子虞的其他狐朋狗友随着狩猎大军一起回到皇帐所在的时候。

    一开始人们很羡慕与皇甫志德和公玉璞日后的命理和运势,当然也对未央的看相的本事深信不疑,而后他们又对子虞那看不清楚的命理产生了好奇,但一切之后,众人还是比较关心子虞未来会有什么作为。

    十二个人,各不一样的命理,各不一样的说法,但却注定关联在一起。

    可子虞没有等到给众人都算完命,子虞就被陆启寿叫了去,因为天子辰旸特意的传唤与他。

    子虞去的时候,辰旸刚刚见了金帐汗国的左谷蠡王拔都,西莽神国当代赞普之子聂赤王子等一众大乾周边诸国的重要使臣,这些使臣的分量也都很重。

    一见面,辰旸就很直接的说道:“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朕吧”

    “能力陛下您远点么?”

    子虞的显的很突兀,甚至让一旁的陆启寿都抬起了头,他也没想到子虞能说出这样的话?

    但辰旸却一点不感觉到意外,笑问道:“怎么,离朕太近你感觉不自在?”

    子虞急忙摇了摇头,说道:“那我可不敢。”

    敢说离皇帝远一点,但又不敢承认自己不自在,这实在是让一旁的陆启寿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就在辰旸等着眼睛盯着子虞的时候,陆启寿在一旁出言呵斥道:“大胆,在圣上面前,如何能这般胡说?”

    但辰旸显然不吃这套,他摆了摆手对陆启寿说道:“你这老狗也做戏,他没规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敢说什么你不知道?”

    陆启寿手也只是咧了咧嘴,没说话,随后又给子虞试了一个颜色。

    不过辰旸对此毫不在意,说道:“你大师兄临时有事不能在朕身边,所以等之后的狩猎庆典之时,你就跟在朕的身旁吧,在如何说几日后祭天的时候,没有个祭祀院的人跟在朕的身边,无论如何也是在不成体统的。”

    一边说着,辰旸一边来到子虞的身旁道:“而且,这几日朕会有些事要你处理。”

    “没好事……”

    子虞轻声低语,但这种抱怨似的话语自然不会没人听见,但这也就只是子虞一种效果并不明显的反抗而已。

    “怎么,有人跟你说了什么?”辰旸向子虞问道。

    子虞当然不会出卖孟储獠,但辰旸显然知道的要比子虞想要隐瞒的多很多。

    “是孟储獠跟你说了什么?还是……”

    一边说着,辰旸一边看看向了一旁的陆启寿,而陆启寿则急忙的摆着手,示意并非子虞透露了风声。

    “你看,我说没好事吧。”

    子虞的话让辰旸脸上露出了笑意,而后他继续道:“好不好事的,你注定是躲不开了,这次不光你要跟随在朕的身边,还有诸多与你年龄相仿之人也会跟随在朕的身旁,毕竟你们才是大乾的未来,也正是我大乾震慑敌人的依仗。”

    重重的拍打在子虞的肩膀上,辰旸道:“这次,你们要给我大乾露足脸面,切莫给朕丢人啊。”

    辰旸说的语重心长,但却让子虞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后辰旸并没有在和子虞多说什么,就让陆启寿带着子虞离开了。

    而刚一离开皇帐,子虞发现又有着不同身份的年轻人,还包括自己的那群狐朋狗友们,也都纷纷的进入了皇帐之内。

    帝国猎苑中足够热闹,但大乾帝国其他的地方,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已经做了一年南岭经略使的李柏菊,正坐在宋家的大堂之上,与一位老到看不出年纪的老人在对弈着,而这个老人,正是实际掌控南岭这块土地的真正主人,宋愀。

    两人对弈,一旁伺候的则是宋家名义上的家主宋林。

    虽然宋愀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但在棋局上却没有半点吃力,这道不是宋愀经历旺盛,而是李柏菊的棋力太差,差道惨不忍睹,而从开局其,李柏菊就注定了败势,宋愀则完全是一副长者逗弄幼子的模样。

    “李大人的旗可真臭啊。”

    宋愀好不给李柏菊任何面子,且一边说着,一边棋子落细,李柏菊顿时已成死局。

    不过,李柏菊确实一脸笑意道:“宋大人棋力甚高啊。”

    宋愀用他那已经快睁不开的眼睛看着李柏菊,说道:“李大人说笑了,我的棋艺一直是大乾帝国中最差的那批人之一。”

    李柏菊一边从落败的棋局上收拢着棋子,一边对宋愀回道:“可是比宋大人棋力好的,却都败给了宋大人。”

    一旁的宋林帮助宋愀收拢棋子,而宋愀则回道:“那不够是老夫能活罢了,到最后把棋力好的,都给靠死了。”

    李柏菊面露笑意,他整理还棋子之后,自顾自的又放了一枚棋子在棋盘之上,显然他还是想要领教宋愀一盘。

    而李柏菊放下棋子之后,却对宋愀道:“那看来我李某人还是有可能战胜宋大人的。”

    身为上柱国的宋愀,面对李柏菊明显的言语挑衅,没有动怒,只是也针锋相对的回道:“一老夫看,这可未必,毕竟李大人可不是一副长寿的模样。”

    李柏菊一脸的不在意,笑道:“无妨无妨,我早死晚死都无所谓,因为我死了大乾朝唐之上还能在出一个更年轻,也更不要脸的狐狸,但宋大人您死了,那和宋家可在没有宋愀老儿了。”

    一边说着,李柏菊一边看了看一旁的宋林,但这宋林显然臣服颇深,脸上毫无波动。

    到是宋愀听了李柏菊的话,虽然没有动怒,反而将一枚棋子放下时候,笑眯眯的对李柏菊:“那咱们就下着看吧。”

    在宋愀的话音落下之后,两人又接连的放下了数子,而虽然李柏菊之前的一盘棋很快落败,到哪这次,李柏菊的棋却明显的在开局中占了上风。

    李柏菊这些时日经常来宋府下棋,尤其是在帝国名将宫炎心来到了南岭之后,李柏菊来的更勤了,即使南岭临界的林邑朝堂之上发生了诸多的变动,但李柏菊依旧可以悠闲的陪着宋愀下棋。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