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38章 男儿有情难诉说,女儿心明却不能言。

时间:2018-07-12作者:虞兮.CS

    在猎苑之中,有着一片野湖,湖水清澈见底,且湖水很软,微风习习,波纹道道,宛若绸缎一般随风飘摇。

    骑着马来到了野湖畔,辰汐看着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湖水,突然对子虞道:“我想去洗个澡。”

    说着,辰汐就从马上跃下,一边走,一边褪去自己的衣衫,随后肌肤白皙不着寸缕的辰汐,缓缓的走进了湖水之中。

    湖水逐渐的淹没了辰汐的脚踝,随后一点点的向上,让子虞顺着上没的湖水,开始仔细的审视其辰汐窈窕的身姿,直到湖水淹没道了她的腰身,辰汐转过头带着一丝娇媚的笑意,看着离自己并不遥远的子虞。

    子虞突然间想起了那首他一直背不下来的《长恨歌》,而虽然背不下来,但他却记住了其中的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眼前的辰汐也正是“回眸一笑”,但却何止“百媚”,子虞开始理解那句“从此君王不早朝”。

    “来啊……”

    在听到辰汐充满娇媚的声音之后,子虞也退去衣衫,走入了湖水之中,可美人当年,子虞自然会先疼惜美人,而子虞进入湖水之中后,原本轻泛波纹的湖水,却猛烈的激荡了起来。

    湖水之中尽情的嬉戏,令辰汐已经忘记了眼前的喧嚣,也忘记了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辰汐抱住了子虞,她轻声在子虞的耳边低语道:“我忽然很像做一条鱼,在这水中随意的游荡。”

    “可鱼的记忆很短,短到它们都不会记得自己吃了什么。”

    子虞的回答让辰汐很感兴趣,她娇媚的笑容也更加的灿烂,继续的轻声低语道:“那多好,你我相拥在一起,短暂的记忆里,就只有彼此,只有你和我,其他什么都没有……”

    虽然满脸的笑意,但一滴泪水却从辰汐眼角滑落,显然笑容掩盖了许多,而子虞则只能更紧的保住了辰汐道:“我去找圣上……”

    话语没有说完,辰汐却吻在了子虞的唇上,她知道子虞要说什么,但她不想子虞说出口,直到两人恋恋不舍的分开之后,辰汐娇喘着说道:“不要说出来,也不要那么去做,那样你会杀死我,杀死现在的我。”

    辰汐当然知道子虞要说什么,也知道子虞要做什么,男人在情浓之时会作出很多冲动的事,尤其是子虞这种把情看的很重的男人,他会选择去找辰旸退婚,随后在想辰旸提亲,而这提亲的对象,自然也就是辰汐。

    可辰汐不想,不过她不知道子虞是否知道自己的用意,只是他能感觉到,子虞将她抱的更紧了,就好像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身躯里面一样。

    男儿有情难诉说,女儿心明却不能言。

    两人再未多言,子虞明白辰汐心中有着诸多的心事,而辰汐却不会讲这些事告诉子虞,这不是选择对子虞隐瞒,而是对子虞的一种保护。

    腻在一起,两人永远没有感觉腻烦的感觉,但这种相处的时间,却总是短暂的。

    狩猎总是要持续几天的,原本这段时间子虞和辰汐会有机会偷偷的腻在一起,但在岸边刚燃起篝火,打算烤一些湖中的鱼来吃的时候,辰事府的人却远远的出现在了两人不远处,而这人子虞也认得,正是子虞在南岭见过的柳青卫。

    辰事府在辰汐的经营下,自然不会有人会那么没有眼色的来打扰辰汐,更何况还是有子虞在的时候,而柳青卫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有事来了。

    只是轻轻了摆了摆手,柳青卫就快马来到了辰汐身前,跪倒在地后,柳青卫低声道:“有客到。”

    辰汐点了点头道:“圣上在寻我?”

    柳青卫恭敬的回答道:“只是询问了一声。”

    “嗯。”

    辰汐转过头看着子虞道:“看来休闲的时候要结束了,我有事要去安排。”

    转身就要上马离开,但辰汐忽然好想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对子虞道:“马我骑走了,看来你只能步行离开了。”

    说完,带着柳青卫就快速的离开了,只留下子虞一个人独自的面对这刚刚升起的篝火。

    熄灭了篝火,子虞朝着辰事府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任清几个人十分的悠闲,虽然天色不早,但几人依旧是在小树林之中玩着骰子,从脸上的表情来看,显然是朱斌赢了,而众人每当朱斌赢钱的时候,都会检查一下骰子是否被他做了手脚,因为这家伙已经连赢了十几把了。

    子虞看到了自己下属的悠闲模样后,他来到近前,当他看到朱斌又一次来了豹子通杀直后,子虞是在是忍不住了,说道:“你们不感觉这其中有假。”

    而朱斌则带着一脸被冤枉的神色急忙说道:“掌印,您可别这样,我这可是都凭本事……”

    不过话没说完,子虞就笑道:“啊呸,你好意思么?”

    朱斌一脸正色道:“凭本事赢钱怎么不好意思了?要是不信您可以验一下骰子么。”

    不过子虞却理会朱斌的理直气壮,反而拿起掷骰子的瓷碗,说道:“这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造的出来的吧,我要是砸了你可别心疼。”

    朱斌急忙道:“掌印,您这可就不对了,这是砸人饭碗啊……”

    可就砸朱斌在乎他那只碗的时候,任清几个也就明白了这其中的猫腻,随后上前抓住朱斌道:“你小子使诈。”

    说完,就扑了上去,而同僚之间虽然不会下死手,但输了不少的宫夏至却有些没轻没重,还是让朱斌的眼角肿了起来。

    而当众人疯闹够了,子虞才问道:“好了好了,别闹了,刚才有没有什么消息?”

    任清听子虞问起,便急忙答道:“有,刚才有兄弟送来消息,说咱们这狩猎的大营来贵客了。”

    子虞问道:“什么贵客?”

    几人见子虞问起而来正事也急忙的松开了相互缠绕的手臂,而任清则整理了一下思路后,说道:“金帐汗国来了一个亲王,西莽神国的当代普赞之子和一位高僧,还有北面济罗和南边的诸国也都纷纷派出使臣来了。”

    子虞点了点头道:“有没有咱们什么事?”

    任清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有您的事,但却没我们什么事。”

    子虞疑惑道:“说明白了。”

    任清正色道:“刚才陆公公派人来了,说陛下让您忙完了之后就去皇帐待命。”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