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36章 冥泉

时间:2018-07-12作者:虞兮.CS

    冉阳普卓还是跑了,虽然跑的很是狼狈,身上中了三刀,留下了一地血迹,但这已经让未央很满意了,虽然一旁的公玉璞带着一脸遗憾。

    未央随后对这公玉璞作出了解释,之前禁军的阵法很简单,只是采取了三三变化之术,而后配合禁军内秘传的合练之法,让这些修为浅薄的禁军一时间拥有了合击的力量。

    但之后,未央对禁军阵法的改变,是将原来的三三变化,变成了后面的“天地人”三才大阵,不过她依旧是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其中颠倒了天地人的顺序,将至和阵法的合击之术,也变成了重叠之术,这样的好处就是一人即是三百人,但三百人也即使一人。

    好处有,但坏处依旧很多,一个人要承受三百人的负荷,一人伤则众人皆伤,一人死则众人皆死,这是一个很冒险的方法,好在哄骗朱了冉阳普卓。

    在加上远处即将赶来的援军,冉阳普卓也只能利用这阵法并未成熟的实际逃遁。

    其实,冉阳普卓在坚持一会,结局很可能便的不同,但他却不敢去试探那样的结局,毕竟这存在着诸多的定数。

    等子虞追到皇甫志德的时候,很诧异他们会和禁军待在一起,按照子虞对皇甫志德的了解,他应该早就回到营地之中,去寻找救兵了才对。

    不过还好,众人都安然无事,而当未央见到未央时,未央却一直紧紧的盯着子虞,让子虞不由得开始怀疑这个神机阁的女人是不是有些毛病。

    来到子虞身边,未央躬身道:“拜见圣子,小女未央,来自神机阁。”

    “你认得我?”子虞问道。

    “算不得认得,也算不得不认得,只是似曾相识罢了。”

    未央的回答很让子虞恼火,因为他最烦这些若有若无让人似懂非懂的话,可他正想回答,为样却说道:“圣子很是烦躁?”

    子虞只是点了点头,岔开话题道:“死了这么多人,难道不应该烦躁么?”

    未央笑道:“圣子真是有一颗闵怀世人之心。”

    子虞不是很像跟着未央胡扯,而恰巧这时候援军孟储獠已经赶到了,虽然只是他依然,但这个援军的分量已经很足了。

    来到子虞深浅,孟储獠看了看周围的景象,道:“你们可都无事?”

    子虞则看着未央道:“无事,最重要的人安然无事。不过,你要是在晚来一会我们差不多就回到营地了,当然也可能都被别人给宰了。”

    孟储獠看了看未央,明白了这就是神机阁的女子,而后他看着子虞道:“老子能这么快的率先赶来就不错了,不过听你的话,难道是还有尾巴么?”

    子虞点了点头道:“有一个,在极北见过,不过他们都撤了,而起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意思,只是想要掳走那个神机阁叫未央的女子罢了。”

    孟储獠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一旁人数锐减的禁军,问道:“战损如何?”

    一旁的那个禁军小统领回答道:“阵亡两百三十一人。”

    孟储獠并未做声,只是在随后等到的援军到达后,命人安葬那些禁军的尸首。

    众人缓缓回去,未央独坐在一辆马车之内,而公玉璞和皇甫志德在马车一旁紧紧护卫着。

    子虞的马和孟储獠并驾前行,孟储獠看着子虞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问道:“怎么了?被吓破胆了?”

    面对孟储獠的调侃,子虞回道:“或许吧,不过我开始有些越发的好奇了。”

    “好奇什么?”

    “织哓。”

    子虞的回答让孟储獠一时间有些无话可接,而子虞看着孟储獠的样子,便继续道:“怎么?孟大将军也有犯难的时候?”

    而孟储獠则回道:“难道是不犯,如果这织哓出现在眼前,到是可以砍杀一番,可不再眼前就说不好了,毕竟你师父也拿织哓没有办法不是?”

    听孟储獠提到了自己的的师父子挚,子虞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开始仅仅的盯着孟储獠。

    被子虞盯着的孟储獠十分的不自在,便急忙道:“你小子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大姑娘。”

    子虞当然不会把孟储獠当做大姑娘,毕竟就算孟储獠是个姑娘,那种如同铁塔一般的身材,子虞也不会产出半分邪念,或者根本就不会把他当做姑娘看。

    “你说我师父?我师父也知道织哓?”子虞问道。

    而见子虞一脸疑惑,孟储獠则回道:“你师父当年没有跟你提起么?”

    点了点头,子虞并没有接话,而是等待这孟储獠继续的告诉自己当年那些自己并不知道的事。

    不过,见子虞一脸渴求的样子,孟储獠却说道:“最近有些口渴,嗓子……”

    话没说完,子虞那扔过去了一个小酒壶道:“会乾安给你喝个够。”

    “呵呵,你说的……”

    结果了酒壶,打开壶盖痛饮了一口,孟储獠一脸舒坦至极的模样,随后叹息道:“唉,当年我还没有跟随陛下的时候,那知晓曾找过我,跟我谈了谈天下,谈了谈信仰,不过那些话我有些听不懂,我只是问了问他们有酒么。”

    子虞相信这是孟储獠能说出来的话,而这话显然跟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个孩童问自己的一模一样,只不过随后孟储獠又说道:“他们告诉我酒管够,这让我很动心,就在我要答应他们的时候,你师父出现了,而且他显然和那个什么织哓的那帮子人是相熟的,虽然话说的很客气,但却明显带着刺,而随后你师父就带走了我。”

    子虞很奇怪,便问道:“我师父带走了你?”

    “对啊。”孟储獠回答道。

    而子虞则疑问道:“你不是他要答应对方了么,那你还跟我师父走?”

    “当然跟你师父走了,因为你师父告诉我,他那不光有酒,还有肉,而随后我就跟着他去了陛下那,那时候陛下还是个亲王呢。不过,我和陛下一地见面的时候游戏不太愉快,我差点失手弄死他……”

    孟储獠将当年的事情说的很简单,不过子虞却知道当年就没有这么简单,而随后他又对孟储獠问道:“那我师父当年和知晓的人都说了什么?”

    仔细的想了想之后,孟储獠道:“冥泉。”

    子虞有些震惊,冥泉位于极北,是一片浩瀚无际的海洋,据传说那里原本是天神取水的泉眼,所以被人称为冥泉。

    不过孟储獠随后道:“他们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懂,但我能听懂的,却是他们在谈论神明,而且他们曾说起过造神。”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