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30章 纪云苍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肥胖的身影自然是皇甫志德,这个看似肥胖,但却异常敏捷的胖子,他是子虞这群狐朋狗友之中的异类,一个足够聪明或者说是狡诈的异类。

    皇甫志德在子虞他们这个圈子之中,是个奇葩,他为人很聪明,也更善于使用自己的聪明,这也让他的武道修为进展的很慢,只有六品的境界。

    作为一个世家子,拥有无数的资源可以利用,还有名师指点,但聪明的皇甫志德却从来不把自己的脑袋用在正当的地方,他认为自己必定是要成为人上人的人,所以搏杀这种粗活,不适合他来做,而他要做的就是能有效的保全自己的性命,只要性命有了保障,那一切也就都好说了。

    也正是这样的思维,让皇甫志在练就武道的时候,玩命的修炼自己的轻功,加上他脑袋足够的聪明,他的轻功日益精进,而他一旁还有他父亲从刑部“明镜堂”请来的当世最顶尖的轻功高手“月无影”亲自指点。

    在“月无影”的亲自指点下,皇甫志德的武道虽然只有六品,但他的轻功和身法却是在同龄人之间堪称最顶级,而且“月无影”曾经说过,不敢在让皇甫志德继续的钻研下去,因为他太多聪明,而武道根基不稳,这样的后果,很可能就是走火入魔。

    但不管怎么样,胖子的轻功和身法,早已是同龄之中最顶尖的存在,其身法即为潇洒自如,似浮云流水般随意,毫无半分仓促之态,且在境界上,就算是子虞先天的境界,在胖子的气力用完之前,也根本抓不到他。

    气力或许是胖子的硬上,但现在救人却是胖子可以办到的,他扛着那个神机阁的女子,疯狂的胖着,而后面就是那个身着轻甲之人在紧紧的跟随着。

    身着轻甲之人轻功显然不是很擅长,他越追就越发现离着胖子的距离越来越远,直到他身后的冉阳普卓都快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看不见胖子的身影了,但这身着轻甲之人也明白,皇甫志虽然轻功很好,但修为败在那呢,若此快速的行进,皇甫志那肥胖的身躯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所以他一直朝着皇甫志的方向追击着。

    在来到一片皇甫志奔跑的乱石岗处,身着轻甲之人停下了步伐,他知道皇甫志不是一个人来,而这里很可能有埋伏。

    就在他犹豫之中,冉阳普卓已经跟了上来,见状道:“别犹豫,那女子是主上要的。”

    冉阳普卓的话很明确,那就是即使乱石岗处有埋伏,你也要追,神机阁的女子才是首要的,而随后冉阳普卓则毫无顾忌的率先一步冲了去。

    那身着轻甲之人,不知为何依旧是犹豫了一番才追进去,而他进去的时候,冉阳普卓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快速的向前行进着,忽然感到一阵不好,因为这乱石岗中分明已经被人布下了阵法,随后身着轻甲之人停下了脚步,而紧接着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轻甲人的身前。

    宫夏至,九品宗师高手,是出身宫家之人,而他也正是壬字衙之人。

    气势在发现冉阳普卓这些人的时候,子虞就已经开始部署了,又子虞用箭制造混乱,并进行勾引,而勾引的人显然不有用子虞有什么特意的举动,因为天乞儿看见自己,就凭两人之间的过节,这天乞儿一定会来寻找子虞。

    剩下的也就便简单,趁着混乱皇甫志德去解救那个神机阁的女子,随后在引着两人想埋伏着人手的地方靠近,在之后利用朱斌的简易阵法分开两人。可朱斌的阵法显然没有派的上用场,不知道为什么这身着轻甲之人竟然选择跟冉阳普卓分开了一定的距离,也正好留给了再次埋伏人机会,不然要是把冉阳普卓留下,这无论朱斌布下什么阵法,宫夏至也注定是拦不住两人的,没准还会在乱石岗之中把命留下。

    宫夏至和壬字衙的人负责再次阻击,这不是子虞安排的,是任清安排的,虽然对面的身着轻甲之人是先天境界,但他相信壬字衙能够完成这样的的人物,而且他也很相信宫夏至,这个宫家的传人,宫炎心的亲侄子。

    见到宫炎心,身着轻甲之人却忽然的笑了,说道:“你们宫家的男人长还都是一个样子,都这么的俊朗,白白净净的,不像个武人,到像个书生。”

    宫炎心一愣,他没想到男子认得自己,不过男子随后的话更让他,或是埋伏再次的众人更加惊讶。

    “我一早就发现了你们埋伏在这里,所以我特意和冉阳家的小子分开一段距离,不然吓到你们,你们恐怕就不会出来了,我一个人留在这,你们也好动手伏击我。”

    宫夏至没想到这人会识破他们的埋伏,他开始猜测起男子的身份,问道:“你是何人?”

    身着轻甲之人抽出了手中长刀,他紧紧的盯着宫夏至说道:“对你宫家人这么上心的,你猜我是谁?”

    “上心?”

    宫夏至很是疑惑的摇了摇了摇头,不过宫夏至的反应却明显让对面的男子有些意外,但随后他也只能无奈的自我嘲笑道:“呵呵,开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抬起长刀,直指宫夏至,身着轻甲之人道:“禁军校尉,纪云苍。”

    用一种生怕宫夏至跑掉的眼神盯着宫夏至,纪云苍道:“或者按照你们的说法,是逆臣贼子纪云苍。”

    纪云苍报出自己的姓名后,宫夏至就已经知道并想起了这纪云苍的身份,他是宫家的仇人,或者说是与自家有杀父之仇的仇人。

    纪云苍是曾经辰汤时候的禁军校尉,而他的父亲正是曾经的禁军大统领,被人称为“纪一刀”的纪天海。

    宫家和纪家的仇恨也很简单,当年辰旸逼宫,作为禁军大统领的纪天海死守乾阳宫,而带兵逼宫者除了当时的孟储獠之外,就是宫炎心。

    最后的结果是辰旸获胜,而重伤垂死的纪天海被宫炎心割下了脑袋,随后纪家更是被宫炎心抄家,亲手灭门,当时的纪云苍在外游历,侥幸躲过此劫。

    这是深仇大恨,而如今仇人之子再次,纪云苍怎么能不留,更何况眼前的宫夏至也不过是个九品。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