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01章 抹去痕迹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小庄子的各个出口被陈兵司的其他人全部围住了,勠恪者想跑是绝对跑不掉的,但子虞明白,自己带领的人,难能够抓住那一男一女的两个勠恪者,这并非是子虞不相信一喜,而是历史中,就没人抓到过勠恪者,这并非是一种巧合。

    子虞曾经听过一句话,唯一的偶然就成了必然,这句话对子虞曾经有过很大的启发,而当他联想道勠恪者时,他就对这次的抓捕之时并不看好。

    一喜走进了小庄子内,虽然身躯肥胖,但如若不知道一喜平日的修行方式的话,那光从表面看,一喜绝对是一副高僧形象,虽然是穿着略显富贵逼人的高僧。

    小庄子内的人虽然不多,但人家去并不少,而一喜则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那两个勠恪者所在的小院内。

    轻扣院门后,虽然无人应答,但一喜就是一脸笑意的走了进去,他一进院内,就看见了一个女人如临大敌的正看着一喜。

    女人的神色凛然,虽然一喜是个出家人的模样,但一喜身上的气息明显令女子有些畏惧。

    一喜道:“阿弥陀佛,小僧想向师傅讨要一口水来喝,不知道施主是否能施舍小僧。”

    女人皱着眉头说道:“大师不像口渴的样子。”

    女人显然心生警惕,她逐向想身后摸去的手,也意味着她已经有所行动了。但突一直手按在了女人的手上,同时,那个受伤男人的声音传来。

    “大师恐怕是心渴身不可吧。”男子道。

    “阿弥陀佛,饥渴难耐。”一喜笑着对男人回道。

    而女子显然不明白男子按住她手的含义,她看着男人想要说话,但男人却摇了摇头道:“一切都晚了,这个和尚是人间的高手,你我绝对没有胜算的。”

    男子的话显然为女子分析了当前的形式,而女子听完男子的话,紧皱的没有也逐渐的松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解脱的神色,而男子见状则说道:“真羡慕你,可以感受情感。”

    女子转而又是一脸苦涩,不过一旁的一喜见状却说道:“我佛门有对你们的记载,你们是可以借助外物让自己强大的存在,但你们却一直在阻止着世人对恪物一途的钻研,切不知你等意欲何为。”

    一喜缓缓而道,但他发现两人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而后一喜有继续道:“我对两位并无恶意,而且以小僧的修为,在这段距离之中,两位就算自裁也应该没有机会。”

    这身为勠恪者的女人奇怪的看着一喜道:“你并无恶意?”

    一喜点了点头道:“我佛门想和二位谈一谈,你们的所做必然有所企图,我也可以保证二位的周全,让二位……”

    话还没说完,突然身旁的一阵异响传来,一合明白这是旁边有人在埋伏,但他知道这一定不是子虞的人,而等他在想对面前的一男一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男子轻言到:“我们不曾来过,又哪来的企图呢……”

    一喜显然明白男子话中的意思,来不及多想,一喜就打算率先出手,他已经将这小院内的天地元气锁定,而两人又近在咫尺,一喜有把握将两人控制住,而后他当然有自己的打算。

    不过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一喜却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意识到不对的一喜将体内的元气催道了巅峰,他们就是个入道的境界,已经可以窥视和领悟天地大道的一丝含义,而天地元气在他的催动下,迅速的聚拢在这一男一女身旁,而后将两人牢牢的控制住了,但一喜发现两人依旧面露笑意。

    而紧接着一男一女的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化,甚至开始扭曲,而一喜所控制的元气也让他有些控制不住,就好似这一男一女身上迸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与他控制的天地元气抗衡,而这股力量越来越大,甚至有些让一喜恐怖。

    一喜知道,别说这两人,他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了。

    庄子外,就在一喜刚刚走进小庄子后不久,子虞却发现这庄子内有其他的人踪迹。

    子虞明显的一愣,陈兵司的人已经在李文驰的令下,在这次都归了子虞调遣,而子虞也跟着这些人打过招呼,不可轻易动手,不然会有掉脑袋的危险,况且眼前的那些人也像陈兵司的人。

    一旁的朱斌看了一眼道:“呦这不是刑部的人么?怎么跑这来了。”

    听到了朱斌的话,子虞暗道一声:“坏了。”

    话音刚落,子虞就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这是子虞每次遇到危险时候都会出现的感觉。而紧接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子虞

    “下马,趴下。”

    听到了子虞突然间近乎于嘶吼喊叫声,众人先是一愣,但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众人翻身下马,而后犹如被狂风席卷一杯,在之后又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众人才从地上爬起,耳中还在嗡嗡作响,且还未来得及拍打身上的泥土,众人就惊愕的站在了原地,因为眼前的那个小庄子,已经在瞬间内被移为了平地。

    子虞快步的想小村落之中走去,而来到残存的些许废墟之中,子虞发现一喜正伏跪在地上。

    此时的一喜样子有些凄惨,华丽的僧胖已然残破不堪,只剩下一些还带着火星的布条披挂在身上,而原本光亮的头顶也是漆黑无比,眉毛也已经焦胡无比,且鼻口处都是鲜血,身上满是伤口。但此时的一合正微合的双眼,在口中默念这经文。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见状,子虞急忙上前查看了一下一喜的模样,发现无恙后,子虞道:“大师,可还好?”

    一喜只是看着子虞,却并没有说话,因为他听不清子虞在说什么,而子虞也发现他的双耳有鲜血流出,随后对一旁的姜业安道:“送大师回大钟寺吧,交给佛门的人。”

    一喜踉跄着在众人的搀扶下站起身体道:“圣子,小僧失言了。”

    子虞当然明白一喜的意思,他是在说那两个勠恪者,不过这已经在子虞的意料之中了,但随后子虞确实一笑,先是对一喜摆了摆手,而后又拍了怕自己心口的位置,他是在告诉已经失聪的一喜“无妨,记在心里了”。

    而随后一喜也是点了点头,在众人的搀扶下返回乾安城。但一旁的任清却来到子虞身旁到:“大人,这副模样怎么收场,这可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毛都没剩下……”

    但任清刚说完,子虞就发现了远处还有些身着刑部官服之人,而子虞笑道:“放心,有背黑锅的。”

    (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