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84章 不好的预感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乾安宫。

    宁妃正站在辰旸一旁服侍,她见看着奏折的辰旸有些走神,便说道:“陛下,时候不早了,不如早些休息吧。”

    辰旸缓过神来,随后揉了揉紧皱的眉头,他并没有说话,而随后宁妃则问道:“怎么,陛下又添了什么烦心事么?”

    宁妃自然明白辰旸心中的烦恼,但她却并没有敢直说,而辰蔷则是点了点头,道:“汐儿今天进宫复命,但她这次却给朕出了个难题啊……”

    宁妃疑惑道:“什么题目会让陛下如此犯难?”

    辰旸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她这次并没有接受任何封赏,甚至还把辰事府中的权力放出了一些。”

    叹息一声,辰旸继续道:“唉,她越是这样,朕就越不好说什么,这让朕很是为难啊。”

    见辰旸有些无奈,宁妃在一旁道:“陛下指的是长公主和子虞的事……”

    宁妃的问话有些试探,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不过辰旸摆了摆手,毫不在意道:“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朕可以不过问,毕竟汐儿的日子过的有些苦,难得有子虞这么个人在身旁,还能给她解解苦闷,毕竟只是一些男女欢爱的小事而已,只要他们做的不是过于出格的话,在大是大非前朕完全可以当做看不见。”

    但宁妃露难色道:“那可就苦了蔷儿那孩子,她和子虞可是有婚约在身的。”

    辰旸抬头看了宁妃一眼道:“确实委屈了蔷儿,但朕相信,蔷儿是个识大体的孩子。”

    宁妃苦笑道:“陛下哪懂得女孩子的心思,自己的未婚夫婿和其他的女人纠缠不清,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那蔷儿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也是受不了的。”

    辰旸点了点头,道:“这到是,这此蔷儿又跟朕提起要出去带兵,朕之前回绝了她一次,这次朕有些不好回绝了,等秋猎之后吧,朕就准他出去。”

    宁妃有些意外,问道:“那子虞呢?”

    辰旸看了看手中的奏折,随后道:“就去陈兵司吧,到那里历练历练,那也可以让子虞离辰汐远一点。”

    宁妃笑道:“陛下还真是会选地方,那可是一个只是看上去清净的地方,况且那还真能给子虞和长公主制造一点距离。”

    宁妃的话让辰旸面露笑意,他随后握住了宁妃的手,说道:“这男女情事,朕却是始终看不懂啊……”

    ……

    夜以至深,云霞山下,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云霞山之下,从身影瘦小的样子看去,这应该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孩童,而这个孩童已经在此仰望着山顶许久了。

    许久之后,一个成人的身形来到孩童身旁,道:“主上,江南的事已经完结了,苏青禾真的如主上所料,被辰汐除掉了,不过除掉的方式有些意外,是被仙剑反噬而死。”

    孩童回过头,这是那个在逐鹿关之外与子虞打过照面的恐怖孩童。

    孩童并没有去看一旁的成人身影,只是点点头道:“这并不奇怪,辰汐要掌握桃花坞,就必须找一个听话的人,那几个女孩子都很听话,而苏青禾能去弑杀兄长,那他本身就是一个足够贪婪的人,贪婪的人不会听话,而且贪婪是要为贪婪付出代价的。”

    成人身影站立一旁,但显得十分恭敬,他接着说道:“那辰汐和子虞……”

    成人身影的语气显然是在询问孩童,而这内容则是长公主辰汐,和身为圣子的子虞。

    孩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辰汐不用去管她,她心中的种子已经开始发芽了,我想到时候一定会有个让我们满意的结果,而子虞……”

    孩童仰起头,看了看头顶的星空后说道:“我相信这小子日后会很有意思,我很期待……”

    而就在孩童和身旁的那个成人身影对话的同时,云霞山上也在仰望星空的诸葛叶红却忽然的传来了一阵惊醒,她有了一丝不对的感觉,但她又说不上来。

    思量了许久,诸葛叶红才喃喃自语道:“还是师父说的对,我这眼睛能看见过去和将来,但就是看不清楚当下……”

    随后,诸葛叶红走到书案前,提起开始写信,而信札之上写的赫然是“陈朝歌亲启”。

    诸葛叶红一般不会给陈朝歌写信,但有些时候有大事发生,她就是回去给陈朝歌,而有些时候她感觉不好,也会给陈朝歌去信,毕竟她的预感一直都很准确。

    第二天一清早,子虞就认真的洗漱了一番,而后换上了一件平日里很少穿着的祭祀袍,这间祭祀袍是不同与他人的祭祀袍,白袍周边还镶嵌着一层金线,而能穿这种袍子的人不多,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缓步走在乾安的街头,子虞的这身白袍可不仅仅是让行人为之侧目而已。

    世人皆信奉天地众神,而世间教派淋漓,神明众多,让世人的信仰庞杂不堪,而祭祀院正是掌管天下教派的存在,且祭祀院中的祭祀常年行走于贩夫走卒三教九流之间,替皇天后土传道,行德善与世人,替世人解除困惑。

    所以,世间之人,尤其是大乾帝国境内之人,对祭祀院的态度无比虔诚,而子虞身着的这身祭祀袍,更是祭祀院中圣人亲传弟子的标志。

    周遭的百姓看道子虞行走在乾安的大街上,纷纷躬身行礼,以示敬意,而更有虔诚或受过祭祀院恩惠之人,甚至还会行跪拜叩首的大礼。

    其实子虞并不喜欢这件祭祀袍,因为这件袍子代表了人与人的区分之意,子虞更喜欢那朴素的祭祀袍,而且师父也说过,子虞还是穿着那件朴素的祭祀袍看着顺眼,这件带着金边的袍子,他穿上去有些好看。而子虞明白师父的话,男人一旦被人夸赞好看,那就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但子虞也无法,去乾安宫,他要去祭祀院的小楼,就必须郑重一些。

    而当子虞来到乾安宫的宫门前时,宫内的禁卫甚至没有对子虞进行任何阻拦,只是行礼问候,任由子虞走进乾安宫。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