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69章 去江南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谪仙酿醉人,这话不假,子虞一直醉到了晌午之后才醒了过来,可脑中不知是不是得了混沌之力的缘由,一片糊涂之感。

    自己煮了一些小米粥,还想其中放了一些大枣,喝完之后,子虞才走到了小院之中。

    晌午的阳光刺眼,晃的子虞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睛,不过随后子虞又看着门口,他发现有客上门。

    敲门声响起,随后院门直接打开,一个一袭白袍的女子走入院中了,子虞认得这个女子,她叫金云,是二师姐的徒弟,不过年纪却比子虞还稍长一些,也是祭祀院的一名祭礼。

    祭祀院分内外两门,内门就是掌门弟子,这里的人独立于祭祀院之外,也是被世人称为衍圣门的地方,而外门就是世人口中的祭祀院,其中的人分为祭司和祭礼,而掌管祭司的则被称为大祭司,掌管祭礼的就被称为大祭礼,而大祭天正是祭祀院的掌门之人。

    祭司和祭礼的职责不同,祭司行走于乡野之间,与民沟通,进行传道,而祭礼则是驻守与祭祀院和分院之中,掌管俗物和院内之事,分工明确,各尽其职。

    祭祀院的达吉利正是子虞的二师姐诸葛叶红,但因为她忙于司天台的事物,所以很少有时间管理祭祀院,而这个她的弟子平日里就帮她负责祭祀院内的一切大小事务。

    一身白袍,看似平凡,但金云在乾安城内却十分受人尊重,尤其是那些显贵之人,对金云更是尊敬有佳。

    金云见到子虞后,躬身行礼,道:“小师叔。”

    子虞奇怪的看着金云,问道:“院内很清闲么?你怎么又时间到我这里来?”

    金云从怀中拿过一封书信,而后交给了子虞道:“这是师父让我转交给师叔您的。”

    金云的样子恭敬,显然她是个很有规矩的人。而子虞听到了是自己师姐交给自己的,他就笑道:“这祭祀院中还有什么事是要我去办的么?”

    金云上门,那就代表着这是祭祀院的事,而师姐的信,那就是师姐的意思。

    不过,子虞打开了信,却发现心中空无一字,子虞并没有对询问金云有关信的事,他抬起头问道:“师姐有什么交代?”

    金云说道:“师父说这一次是去江南,但去不去全在信中。”

    信中空无一字,那师姐的意思明显就是让子虞自己做主,而子虞也只能无奈的说道:“师姐什么时候也学会打哑谜了?”

    随后将信递还给了金云,子虞笑道:“金大祭礼,你是不是帮我看看,师姐这是什么意思?”

    金云虽然接过了信,但却只是将信端放在手中,而后回答道:“师父和师叔之间的意思,我这个做弟子的,可是揣摩不明白。”

    子虞白了一眼金云,道:“快别忽悠我啦,你们早就准备好了,别当我不知道,说吧,都做了什么准备,我都需要做什么?”

    金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去江南,与晋王同行,去宣读圣旨,不过其中分别有五名祭祀和祭礼随行,不用小师叔做什么,只要小师叔去露个面就好。”

    “还有呢?”

    “没了。”

    “就这些?”

    看着金云点了点头的样子,子虞依旧是有些疑惑,自己从来有受过这样的优待。

    “受宠若惊啊。”子虞喃喃的说道。

    既然牵扯到祭祀院,那子虞就是必须去完成的,毕竟那是自己在乾安城的根,而本来去百姓找打了声招呼,但辰省显然比自己知道的还多,只是告诉自己“早去早回”。

    事出无常必有妖,一件事情和平常不一样就一定有诈,但有诈自己也没了办法,第二天一早就踏上了去往江南的路途。

    晋王,是这个大乾帝国中比较紧急的一个人物,他的父亲是废帝辰汤,他的母亲就是曾经的怡媃皇后,现在的怡媃夫人,而这晋王和他的母亲怡媃,这一对孤儿寡母的日子,过的倒也清净,虽然作为废帝的遗腹子,晋王和他的母亲两人禁忌自然很多,但辰旸待二人极好,富贵一生自然不是问题。

    子虞也曾经在燕墓从子庸的口中听闻过,当年的怡媃皇后和还是亲王的辰旸,这两人之间所存在的的绯闻,而且看辰汐当时的状态,那好像还不禁是绯闻那么简单。但现在看上去,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好像并不重要,因为这晋王的天生的智力有些问题,是大乾帝国中最有名也是最富贵的傻子。

    这晋王作为辰汤的遗腹子,与子虞一样都是天祐元年圣人,虽然智力有些问题,但长相俊朗,且身材高大,而且眉宇间也确实有些神似辰旸,只是双眸略显呆滞,见到人总是会露出憨憨的笑意。

    与晋王同行,排场也足够浩大,整整的五百暗影卫和一千赤羽军,而辰事府中也出动了许多高手护送,显然辰旸对晋王还是十分看重的。

    穿着一身宽大白色祭祀袍的子虞很不舒服,倒不是他穿不惯这身白袍,只是天气有些炎热,而且子虞实在是有些太久没有穿这身白袍了。

    离开乾安城没有多久,子虞一行就换做水路而行,毕竟江南水路发达,而且水路也更加快速和舒服。

    不过子虞到时有些不自在,因为上辈子他是个实打实的旱鸭子,虽然这辈子修为够高,在江水大河中也能够翻腾翻腾,但他潜意识里还是很惧怕水的。

    和晋王同程一船,子虞总会面对着这个总是喜欢对他傻笑的同龄人,而他到是很羡慕这个虽然智力有些问题的同龄人,因为在他看来,傻人有傻福,傻人也就不用思考太多,吃饱了就睡,欢喜了笑,难过了哭,可以随心所欲,这简直是一种莫大的福分。

    而子虞发现这晋王有着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那就是他随身带着是个贴身丫鬟,这些丫鬟都各司其职,而其中一个丫鬟不管其他,只是在晋王心心情不好的时候为他演奏乐器,。

    据说这晋王一旦心情不好开始发脾气的时候,就必须由他母亲怡媃夫人来哄劝,旁人是哄劝不好的,而当晋王母亲不在的时候,就是这个贴身丫鬟为晋王演奏曲子,而一听这丫鬟的曲子,晋王的心情也就会变好,也就会停止哭闹。

    当然,这丫鬟演奏的水准也是很高,无论是什么乐器,笛子也好古琴也罢,只要她一弹唱,不光子虞所乘坐的这艘船,就连临近护卫的船只,陷入宁静之中,大家都会聆听那个丫鬟的演奏。

    而这晋王或许是就不出门,这次出门显然心情不好,她的丫鬟总是在演奏曲目,但这些曲目也都很奇怪,子虞听上去就感觉着想上辈子听过的《十面埋伏》。

    (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