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67章 混沌诀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辰蔷走了,去了江南,但子虞依旧是没有跟着他,独自一人留在柏杏斋内享受着他想要的清净。

    这段日子子虞过的很是舒心,每日在柏杏斋做一些简单的伙计,然后在去棋看看棋,偶尔也会杀上一盘,虽然总能碰见曹赋,但好在子虞并总会找理由不去搭理他。最后就是和狐朋狗友们喝喝酒,每日里听闻他们在帝武学院的一些见闻。

    不过,最近子虞就从罗宸的口中得知了江南许多学子因为谋反被擒的消息,说其中数百学子因为反抗,被辰事府的人拿着砍刀,手起刀落剁成了几段,一度让子虞有血流成河的画面。

    但显然子虞不是很相信罗宸的话,又闻了闻言语最靠谱的达奚儒涵,可达奚儒涵的口中,就只是几个江南的学子被请进了辰事府内闲谈。当然,之后也就没在出来。

    如若牵扯到乾安城,子虞知道江南的事终究是告一段落了,辰汐也和辰蔷也就快回来了。

    这天柏杏斋打烊后,子虞并没有着急离开,他独自的坐在小院之中仰望星空,每当这时,子虞都是有心事的时候,手中在提上一壶醉神酿,借酒消愁,乃是绝配。

    “去弄个铜锅来。”

    辰战苍老的声音在子虞身后响起,而子虞转过头,发现辰战的手中正端着一碟羊肉和一碟小菜。见状,子虞只好走进了灶房内,从其中端出了一个加好碳的铜锅。

    与辰战对坐在小院之中,子虞其实是很奇怪的,因为这自大自己来到柏杏斋之后,老头很少跟自己说话,自己更多的是跟辰省有话说。本以为这是年纪上的缘由,但不知道今日老头是如何这么的有兴致了。

    子虞端出了一坛醉神酿,这东西在外面少年,但柏杏斋里随处可见,因为这本就是柏杏斋所酿的酒,而酿酒的水真是柏杏斋内的一眼深井之中的井水。

    刚要从酒坛之中给老头斟上醉神酿,老头却伸手拦住了子虞,道:“今天不和这个。”

    说完,拿起他早已准备好的酒坛给递给了子虞,子虞接了过来,打开泥封,顿时间酒香扑鼻。

    “这是?”子虞疑问道。毕竟他不知道还有什么酒比醉神酿还要好。

    “这叫谪仙酿,世间知道的人不多,传说每日饮上一口,接连百日即可立地成仙。不过,老头子我天天喝,喝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立地成仙。”

    子虞将酒倒满,随后先饮上了一大口,辛辣的感觉从舌尖传来,但随后就转化为一缕芳香。

    “嚯……”

    吐出一口酒气,子虞发现浑身开始燥热起来,说道:“好酒。”

    辰战吃了一口羊肉,随后说道:“小店口,这酒醉人。”

    子虞可不管这酒醉不醉人,又倒上一杯,一口饮尽,随后直接将上身的衣衫脱掉,打上了赤膊。

    “喝酒不就是图个醉么?”子虞问道。

    “那你来这就是图个清静?”辰战反问道。

    子虞摇了摇头,随后笑道:“你会不和辰蔷一样,想让我趁着大好年纪,去立下不师功业,而后做一个成功人士吧。”

    成功人士不是这个时代的词语,但辰战显然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同样笑道:“成功?什么是成功?”

    子虞想了想,回答道:“成功?当皇帝吧。”

    辰战略有深意的看着子虞,但没有说话,不过子虞却继续道:“这天下人的成功其实很狭隘,有资格的都想着称为这世间的唯一,也就是那个天之嫡子,好统御九州万方和亿兆子民,创下不世基业,建立万代王朝。而那些没有资格的,总会削尖了脑袋去称为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但当他达到那个高度的时候,很难保证他会不受诱惑的去想着当那个唯一。”

    又饮下一杯酒,子虞感叹道:“唉,说来说去,人不过就是想站在他人的头顶之上让人仰望,那样才算是成功吧。”

    辰战也喝了一杯酒,道:“想法虽然奇特,但看的到是很真切。”

    根本没有理会子虞话中大逆不道的意思,辰战又继续说道:“你并不像一个这个年纪的孩子,尤其是你多愁善感的那副样子,还有就是你好像什么都看开了,总想在这闹市之中寻一丝清宁之意,可其实你依旧是深陷其中,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开。”

    子虞奇怪的看向辰战,说道:“那您老人家在这里又是为何?”

    思量了一番,辰战拿着筷子在铜锅内来回的挑弄了一番,没有找到称心的肉片,随后只能放下筷子,说道:“你自认为自己是个有枷锁的人,而我也与你一样,但不同的是,你的枷锁是自己寻的,我的确实与生带来的,已经伴随一生了,除非我死了,否则这幅枷锁永远也不会卸下。”

    “这么惨?”子虞不认为辰战是在开玩笑。

    “是的,不过卸不下去,我就换一种选择,这也能让我有一种自我选择的感觉。”

    子虞没听懂辰战的话,但随后依旧是问道:“那你选择了什么?”

    辰战带着一丝无奈道:“承担更多。”

    回过头,辰战夹起一片肉放入了锅中,继续道:“这四灵阵是乾安城内的大阵,而这柏杏斋就是这座阵的阵眼,之所以用这座酒楼当做阵眼,就是因为这四灵阵需要人间的市井之气的补充才能正常运转下去。不过,想要驱使这座大阵,却需要另一种办法。”

    子虞见状急忙向拦住辰战,太并不像知道,但辰战却看出了子虞的心思,笑道:“驱使这座大阵就需要混沌诀,而这也正是你师父让你来这的缘由。”

    给子虞已经空了的酒杯之中满上了酒,辰战的笑意更浓,他那本就浑浊的眼睛更加让子虞看不清楚,而辰战继续说道:“你想到这里找清净,完全就是个错误,你师父对你的期望很好,而且辰旸那小子也很看重你,不然你认为他会让你在这多清闲。”

    将北中国酒饮下,子虞站起身形道:“这么说,我又是中计了?”

    不过辰战却反问道:“不是你自己要来的么?”

    说着一伸手就抓住了子虞相对纤细的手掌,一股力量随着手掌处涌入了子虞的体内,虽然这股力量足够狂暴,足够令人惊讶,但这股力量带来的感觉却让子虞有些说不清楚。

    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

    混沦即是混沌。而有混沌,后又天地,才有万物。混沌本是万物之源,亦是气、形、质三者浑然一体而未分离的迷蒙状态。

    不过,混沌诀作为天下双诀,却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功法,只是在子虞酒醉之后,辰战渡过了一丝自己的元气与子虞体内,这股子元气却有一种混沌不堪的感觉,但这股元气中却充满了力量。

    这并非是辰战的渡功,只是这本就是混沌诀的传承之法,辰战将原地渡与子虞体内,而后的修行,就全靠子虞自己去领悟。

    但辰战也曾告诉子虞,“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而“积阳为天,积阴为地”,混沌诀本就和阴阳诀相辅相成,两种功法可称为一脉,或者说是两种功法都追求的是天地之根本所在。只不过,阴阳诀讲究“非此即彼、非彼即此”,是阴阳相互相辅相生、相互循环的演化之道。而混沌诀,却是追求单纯的力量本源,或着是最存粹的根本。

    稀里糊涂的喝了一顿酒,就得到了一门自己不想要的功法,子虞发现这个世界真是奇妙。

    谪仙酿的酒劲却是很大,就如同辰战说的这酒醉人。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