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54章 盗诗所引发的鉴赏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乾阳宫。www

    在一处避暑的庭院内,刚刚用过午膳的天子辰旸,正拿着子虞之前坐下的几首诗词,他看的很是认真,而且还不时的点了点头,一脸的赞许之色。

    一旁一个倩影来到辰旸身边,出声道:“圣上您已经从早朝之后看到晌午了,还是休息一下吧。”

    辰旸抬起头,说道:“宁妃也来看看,看看你更喜欢那一片?”

    宁妃拿起那些诗词,在仔细端详一番之后,说道:“我到时更喜欢那首《静夜思》,随词语朴素,但却韵味十足,让人一看就想到了一股子的思想之情。而能作出如此文章的,显然也必定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辰旸点了点头,道:“那孩子确实是个重情重义知恩图报的孩子,不过朕这么多年,还真是看走了眼,虽然知道他只是看上去荒诞不经,但没想到他心中还真又丘壑。”

    听到了“孩子”二字,辰旸眼前这个他最为宠爱的嫔妃问道:“孩子?圣上说的可是小先生?”

    “嗯,正是那小子。”

    “既然是小先生,身为圣人弟子,有这般文采也就并不奇怪了,只不过这小先生这次闹出的动静可不小啊。”

    辰旸一脸疑惑,随后宁妃又继续道:“杨侍郎求情都求到大哥那里去了,大哥早朝过后就来我这,与我诉说了一遍,他想托妾身来陛下这求情,不过大哥那里就没有答应。”

    “朕为何没听你提起?”

    “这种事有什么好提起的,谁对谁错先且不说,都是孩子们之间的争吵,也并非家长之过,圣上自然会明断的,这一点妾身还是分得清楚的。”

    辰旸看着宁妃一脸的喜色,笑道:“宁妃说是没有提人求情,但这言语之间却已经将事情分割的清清楚楚了。”

    宁妃笑而不语,道:“妾身在如何也做不了圣上的主啊。”

    辰旸点了点头,道:“无妨,我本也没有想处罚谁,但杨胜连自己的侄儿都管教不好,如何能维护礼教?更何况这子虞是圣人弟子,本就身份特殊,不过蔷儿还好,没有让人落下话柄,所以朕这次就让杨胜回家闭门思过,这礼部侍郎也就不要在当下去了。”

    其实早朝之上,辰旸就已经下旨,革去了杨胜的官职,这点一旁的宁妃早就知道了,但听了辰旸的话之后,宁妃却笑道:“圣上这般的出发确实不重,但那杨胜可就是要遭殃了。”

    不过辰旸的脸上又露出了笑意,道:“出了这种事,自然会有人发火,只要不闹的太过分,朕就权当看不见了。”

    乾安城,东煌大街,孙府。www

    孙阙已经回道乾安许久,但并未到任何衙门任职,此刻正在书房内,他也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子虞写的几首诗词,而一旁还坐着一个人,那个寒月轩的曹姓老板。

    “孙大人,你请我到你府上,就这么干坐着?”

    “你曹赋上我孙府的门连登门礼都不带,还让我怎么样?没逐你出去,就不错了。”

    曹赋,曾经的吏部尚书,亦是“天佑十二贼”之意,也是寒月轩的老板,不弱如今称病,一直赋闲在家。孙曹两家本就是相交的世家,而两人也是自好。

    曹赋白了孙阙一眼,说道:“如果不是让你女儿给你带个话,恐怕你早就忘了我这个儿时玩伴了吧。”

    孙阙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书桌上子虞的那几首诗词,随口道:“别不知好歹,我女儿在你那破酒肆受了欺负,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到先抱怨起我来了?”

    曹赋听到孙阙的话后,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头顶,说道:“可别说你女儿了,昨日确实受了欺负,但你那彪悍的媳妇可不是吃素的,我来之前正带着人去砸了我的寒月轩,一会回去,我还要找人从新修缮一番啊。”

    孙阙这才抬起眼睛看了曹赋一眼,但他并没有道歉的意思,而是笑道:“用不用一会府上支一些银子,好赔偿你曹大人一番啊?”

    曹赋急忙站起身道:“之前还让我带酒上门,现在又这般大气,你孙阙变脸变的到是快啊,但还是算了吧,我害怕你那凶悍的媳妇,店砸就砸了,我就当重新装修,反正那里也有些旧了,但我也无所谓,毕竟你那未来女婿的这几首诗词,也足够赔偿我的损失了。”

    来到孙阙一旁,他也看着子虞的几首诗词,笑道:“我连给圣上送去的时候,都没给原本,都是抄的。”

    不过随后看着孙阙依旧看着最上方的那片《对酒》,曹赋则转变了语气问道:“你这未来女婿可是个有见地,有理想的人啊。”

    孙阙点了点头,很认真的道:“我之前到是没有看出来,不过现在发现倒也不晚。不过,我到是没想到这小子会这样息事宁人,看来他到是真转了性子。”

    曹赋一脸的不以为然,说道:“息事宁人?那小子是用人家嘲笑他的方式反击了回去,可谓打蛇打七寸正中要害啊,怎么?他之前是个好欺负的?”

    孙阙回想起之前子虞在回春楼的那副样子,说道:“之前有人当着他的面辱骂极北人,他的办法是断人手臂,取人性命,不过现在他明显看的更远了。”

    “嗯。”

    曹赋点了点头,随后道:“也确实如此,我虽然都是些学子关顾,但每天也都会有辰事府的绿皮在驻守那里,听一听学子的都说些什么。只愿杨侍郎家的那个侄儿太狂妄,说了一句极北人不一定是大乾的臣民,如今整个养家都被送进了辰事府里了。”

    孙阙抬头道:“辰事府?什么罪名?”

    曹赋认真的说道:“谋反。”

    寒月轩。

    此时的寒月轩已经破败不堪,而一个贵气十足的夫人在看着破败的寒月轩之后,依旧是眉头紧皱,说道:“真是便宜个曹家老儿了。”

    而一旁一个精壮的少年,手中拿着一副已经装裱好的诗来到夫人面前,说道:“母亲,你看这是姐姐的字迹。”

    夫人仔细的看着子虞做的那首诗,而后脸上紧皱的眉头逐渐松开,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喜色,道:“还是你姐这笔字好。”

    随后又对着精壮的少年道:“拿回家,给你爹看看。”

    不过当她想起那句“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的时候,她急忙转过头,又急忙道:“去,会柏杏斋,取一些醉神酿,给你那未来姐夫送去,省的让人说我辰王府请不起人喝酒。”

    “是的,母亲。”

    少年刚要转身走,这夫人又出言道:“等等,多取一坛,给你爹送去,今日有客上门,得好生招待。”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