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42章 事毕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等子虞醒来的时候,他发现整个燕墓之内已经被元气毁坏的不成了样子,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自己没事,他就知道师兄胜了。

    不过,转过头,子虞就发现他依然在辰汐的怀抱之中,而且抱的很近,辰汐柔弱的身体让子虞很是舒服,而且她身为女性胸前的那对柔软让子虞更是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而当辰汐发现子虞已经醒了过来,辰汐却并没有将子虞放下,反而问道:“好些了么?”

    劫后余生自然会让人明白许多,并没有说什么子虞直接又闭上了眼睛,将头埋在了辰汐的肩膀处,而辰汐的身形虽然继承了辰家高大的基因,但女子特有的纤细身材,让辰汐抱着子虞的时候,依旧会有一种怪异的样子,不过显然此时的辰汐并不在乎。

    没有过了许久,陈朝歌就回道了子虞和辰汐身边,而这时的子虞也不能在继续装死,从辰汐的怀抱之中落下,子虞看着陈朝歌身上的鲜血,一阵惊奇。

    “师兄,你受伤了?”

    子虞说的很是认真,但陈朝歌知道子虞的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很少有正经的时候,并没有理睬子虞,而是转手将手中的玉玺递交给了辰汐。

    “长公主,还是辛苦你将这至宝转交给圣上吧。”

    不过,面对陈朝歌的好意,辰汐并没有接过玉玺,她转而回道:“觊觎玉玺之人颇多,还是大祭司带回去吧,放在您那比较安全,辰汐有伤在身,恐难难以护得玉玺安全。”

    见状,陈朝歌只得将玉玺收好,而在看了一眼一旁的子虞,陈朝歌说道:“师弟可还安好。”

    子虞一翻白眼,说道:“好意思,那么晚才来,在晚来一会命都没了。”

    说完,子虞又摸了摸自己脖颈上的伤痕,现在他到是生出一种心有余辜的感觉,不过随后子虞对陈朝歌问道:“子庸呢?”

    陈朝歌摇了摇头道:“本来能留下他,但却被人救走了,修为不在我之下,而且那人显然也会阴阳诀。”

    子虞奇怪道:“这阴阳诀怎么变的这么普及了?子庸会我不奇怪,他是师父的儿子,但你说的那人也会,是谁?这师父可没有听师父说起过。”

    陈朝歌点头道:“我也没听师父提起过,不过还好,这次玉玺并没有遗失,不然这天下必定又会风波再起。”

    而陈朝歌刚一说完,子虞就问道:“师兄,你听过织哓么?”

    陈朝歌奇怪的看了看子虞,点了点头道:“只是有所听闻,但毫无踪迹可寻。”

    听了陈朝歌的话,子虞也并未在继续追问,而结束对话之后,三人本石门顶峰下缓步而去。

    一出石门顶峰,三人就遇见了正在那里等候的孟储獠和姚再宇,姚再宇见到辰汐走出,急忙上前施礼道:“长公主可还安好?”

    辰汐看着眼前这个天子辰旸,最为亲近之人,她不禁的想到了当年在乾阳湖畔,姚再宇勒死那个乾州刺使的情景,随后她的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杀意,但转瞬即逝,她还礼道:“辰汐尚且安好,劳烦姚公一路辛苦。”

    “无妨,无妨,公主安好就一切都好。”

    众人又继续本山下走去,而此时的楚红玉带着大乾的精兵和辰事府的人正在此等候。

    石门岭的事自然告一段落,不过在辰汐下山的时候,她还遇见了许多身着布衣的江湖中人,多是江湖一些名门中的主事,而其中辰汐就看到了被子虞废掉手臂的陆汉阳,也自然包括了小君子卓雷,他们也自然发现了辰汐的身份。

    辰汐看着这些江湖中人,对这些江湖人有着绝对生杀大权的辰汐看,忽然找到了一丝发泄心中怒火的机会,随即她下了一个命令。

    “不好好的在逐鹿关内待着,跑到这里来寻宝,既然那么有闲心,正好极北如今又不少遗族为祸,你们这些江湖中人想必也都知道,所以本宫就给你们个机会,给你们个为国效命的机会,从现在开始,你们的门派来了多少人,那日后就要向辰事府缴纳多少异族的人头,少一个就用你们门派中人头的补齐。”

    说完,辰汐就起身而去,不过辰汐也并没有跟着楚红玉一行离开,她反而跟着子虞的一行狼骑,返回了太平寨,走的时候她告诉姚再宇,她要先把伤养好,在返回乾安城,甚至她并没有留下辰事府的人在身边伺候。

    而辰汐的一句话,可就苦了这些江湖人,他们左顾右盼,但随着辰事府开始统计江湖门派的人数,他们就发现辰事府根本不在乎他们是否藏了人,只是胡乱的定下数量,之多不少。

    而这些江湖人没办法拒绝,也没办法在极北内截杀极北人,不光是由于极北内没有多少异族供他们截杀,只是这在极北内犯浑,纳兰家不会答应,异族之人也不会答应,万一他们杀错了,那江湖人很可能就再也踏不过逐鹿关的城门。

    聚在一起商议了一番,这些江湖人只得出了一个答案,在异族境内,无论是王庭的荒漠草原也好,还是济罗等周边小国,只要宰的是他国之人,就能保全自己的性命。

    而另一面,纳兰家的一万寒雪狮骑,正在纳兰戎三子纳兰卓的带领下,井然有序的向鹿州境内返回,此刻纳兰俞和纳兰逸也在骑军之中。

    “真没意思,这来了一趟也就看了个热闹。”纳兰逸显然对这趟的形成有些不满意。

    “那你想如何?本来我们来这里就是看热闹的,难道还要去抢夺那玉玺不成?”纳兰俞说道。

    作为纳兰戎最小的儿子,纳兰逸虽然年幼,但却并在娇生惯养之中长大,从小就投身军伍的他,也自然是个明白道理之人。

    “我到没那想法,而且那不过是个烫手的东西,只有辰姓之人才拿得住。”

    而他说完,则是看了身旁的一个一身猎户装束的汉子一眼,问道:“范叔叔,你和那陈朝歌比,差多少?”

    身旁本名叫做范天流的汉子回道:“差很多。”

    范天流的回答很简单,但却很直接,不过纳兰逸却追问道:“很多是多少?”

    范天流思索一番,说道:“陈朝歌应该跟王爷差不多。”

    “我父亲?”纳兰逸有些疑惑,他从未见过父亲出手,不过所有人都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强者,而不仅仅是极北的王爷,而后纳兰逸有继续追问道:“那你和那个孟储獠呢?”

    范天流不假思索的回道:“半斤八两。”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