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40章 河出图,洛出书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敢于称自己为先知的人,其实不过都是一些打着神灵的名义,胡乱的去编撰未来的神棍,他们不过就是利用人类对未来的迷惘,从而对人类进行哄骗,在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子虞从不相信先知,但他却不认为子庸的话是错的,那段对当年旧事的阐述。

    辰汐亦是如此,从她瘫坐在地上,呆若木鸡的样子看去,她已经彻底相信了子庸的话,加上她这些年的寻觅,她已经在心底得出了对当年之事的论证,真伪自辨。

    而就在子庸说话的时候,天乞儿并没有闲着,他一直在墓穴顶处摸索,许久之后一个方形物体出现在其手中,他将这玉玺从光亮的晶石中拿出之后,墓穴中忽然的颤抖起来,好似将要坍塌一般,而原本光亮指出也迅速的暗淡下来,虽然并未完全失去光亮,但比起之前的亮度却也是十不足一了。

    天乞儿将方形之物交于子庸之手,片刻后方形之物光华散尽,被子庸抓在手中,子庸详细看了一眼这传说中的传国玺道:“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如此美玉却承载国运,奇妙,奇妙啊!”

    就在玉玺入手之后,子虞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子庸头顶之上,虽然重伤未愈,但他也要拼死一搏,毕竟这个时候子庸也不会放过自己和辰汐。

    子虞敢进如有子庸的墓穴,那子虞自然还有属于他的依仗,他周身泛起淡淡的紫色光华,手中的两柄短刃也同样光华暴涨,且子虞身后还有着一片突然聚起的密云,随着密云的越聚越密,子虞身上的衣衫也因为子虞身上的强大气息开始化作灰烬。

    “圣灵附体?”天乞儿疑惑的看着子虞,但他不明白之前子虞宁可受了他一剑为何却不用处这种手段,难道他一直就在等待,等待着入墓之后的这一刻,对于更加单纯的天乞儿来说,子虞的算计明显让他有些吃惊。

    云朵越来越密,子虞也在瞬间来到子庸的上空,他的双刃快速的刺向子庸,但他也知道这显然无法伤到子庸,不过子虞要做的也并非是仅仅如此。

    一阵狂暴的天地元气从云朵之中汇聚而出,随着一声雷鸣之音,天降落雷,这是真正的降雷。

    泛紫色的落雷迅速落下,让子庸避无可避,正正的击打在了他的身上。

    尘埃四起,天乞儿吃惊的看着尘埃之中,但随后他的脸上却又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尘埃落下,子庸想之前单手擒住辰汐一般,擒住了子虞,不过他的另一只抓着玉玺的手臂却已经垂了下去,而且衣袖尽碎,显然也并非毫发无损。

    “太一和句龙这两把神兵,代表着皇天后土,是天地双刃,父亲能交于你还是真疼爱你,算上阴阳诀,算上乱须臾,甚至你身上还附着的代表圣人之灵河图洛书,你到底是有多么弱小,让他这般的可怜与你?”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河图洛书代表着圣人之灵,附着着可得天象之力。

    说完,挥手将子虞扔出,子虞的身体砸中了一块墓碑,墓碑随之碎裂。

    咬着牙,子虞其实已经想到了自己的下场,但他无一丝再战之力,可子虞依旧硬挺着一股气,他坐起了身体,看着眼前的子庸,说道:“古有神兽,名为驺虞,其虎躯仁心,不履生草,不食生肉,乃为仁兽,至强却又至仁。这驺虞不仅不杀生,连草也不忍心践踏,宅心仁厚,为兽中之圣贤。师父很疼爱我,取其虞字为我之名,本意是让我心存仁慈,所以身凶无碍,但必须心存善念。

    而且,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又传授与我那很多的东西,足以彰显他对我的宠爱,但这并非怜悯,而是他希望我能承担的更多,这么多的际遇,他希望我能将这些都转化成仁慈,还与世人,并非你说的怜悯与我,要说怜悯,不过是怜悯世人罢了。

    不过,对于你来说,你不会懂,因为师父看出来你承担不了许多,所以他才什么都没有给你留下,你也绝对不会懂得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的这句话。”

    一直到子庸的话说完,子庸都是面带笑容,他看了子虞良久之后说道:“可是你依旧改变不了什么,你的资质太平庸了,不过父亲曾说过,决定一切的是心而不是资质,可眼前资质平庸的你,却改变不了什么。”

    说完,得意的子庸忽然想到什么,他看着依旧在发呆的辰汐道:“这传国玺在这燕墓中蒙尘多年,需要皇族之血来清洗尘埃,你这大乾长公主我看最合适不过了。”

    一旁的天乞儿听了之后拔出长剑,但他又看了就倒在辰汐一旁的子虞一眼,而子庸道:“也杀了,他毕竟是我父亲的弟子,我不好出手。”

    天乞儿听完子庸的话,转而看了子虞一眼,随后笑道:“我先宰了这个女人,而后就是你,但你却没那么容易死……”

    天乞儿的话自然很好理解,子虞削掉了他办张脸面,他必然会对子虞折磨一番。

    话说完,天乞儿来到辰汐一旁,长剑出,直刺辰汐脖颈之处,但他没想到一旁的子虞又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意图荡开长剑,天乞儿对于子虞这个小子,实在是有些厌恶,长剑并未停息,一剑刺透了子虞的胸口,长剑透胸而出,子虞却并未后退。

    “找死。”

    长剑抽出,随后一剑横扫,直接的扫在了子虞的脖颈处,瞬间内鲜血飞溅,但子虞却没有下意识的用手去堵住自己的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甚至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此时的子虞已经毫无依仗可言,脖颈处破开的动脉,已经让他到了死亡的边缘,不过面对死亡他并不惧怕,却十分坦然,脸上的笑意也说明了这一切。

    子虞的心中一直有所牵挂,就如同在须臾幻境之中,他对于前生美好和牵挂的那种迷恋依旧无比强烈,但今生时的亲人也是属于他的美好和牵挂,所以他才会留在乾安城,当做和亲的质子,所以他也才会寄人篱下被人左右,所以他才会再次返回极北,明知危险也要进入燕墓。

    如今,一切终将结束,对于子虞来说,面对两世记忆的纠葛,这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子虞身体半转,向后倒去,他炙热的鲜血飞溅出去,正好的溅在了辰汐的脸上,辰汐也从呆滞中清醒了过来,不过她眼看着脖颈处不断涌出鲜血的子虞,她亦是无能为力。

    不过,一个白色的身影及时出现,子虞的身躯并没有摔倒在地,而是直接的倒在了这白色身影的怀抱之中。

    看着眼前的白色身影,子虞紧瞪着双眼,张开嘴不断的呜咽,却无法说出话语,只是让更多的鲜血从口中涌出。

    白色的身影伸出手一把捂住了子虞的伤口,而后一股强大的元气汇聚在他的手中,奇迹出现,子虞的伤口处的鲜血不在流出,甚至伤口也开始愈合。

    见着眼前的这一切,白色身影轻声道:“对不起,师兄来晚了。”

    而子虞听了这句话之后,伤口开始缓慢愈合的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昏睡了过去。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