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39章 织哓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石门顶峰外很是热闹,但石门顶峰内就显得寂静了许多,虽然没在遇到那个不正常的额天乞儿,但子虞和辰汐依旧是小心翼翼,毕竟还有一个头戴玄鸟面具的神秘人。

    跟着子虞前行,辰汐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恐惧,亦或许是因为未能拽住冉阳普若的手,也更或许是墓穴中的漆黑,辰汐正牵着子虞的手,在向前行进。

    燕北的古墓是十分的巨大,大到无法形容,说是历代北燕皇族的古墓,还不如说是墓场恰当,跟他国的奢华帝王墓葬完全不同。墓室建造于山腹之中,十分宽旷,有很多的墓碑立于其中,应该就是北燕历代皇族,其中辰汐看到了北燕开国皇帝之墓,北燕的中兴之帝,也看到北燕的误国昏君,他们的墓都随意的散落其中,毫无次序,辰汐很奇怪,这北燕虽说偏居一偶但也是争雄天下的强国,怎么墓穴会如此荒诞不堪,传说中的北燕墓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而且墓内随处都是北燕当年的石像,有两座武将的石像立于最前,看着石像,辰汐缓缓道:“莫樊、奉忠,这两人都是燕国大将,一人为国舍身,一人早年间为国拓边有功,两人守墓,倒也是对二人忠贞的褒奖,樊於期的石像应该是北燕后人所立了。”

    看着辰汐在感慨北燕的过往,子虞笑道:“你真是有心啊。”

    不过,没有那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的踪迹,子虞则继续道:“那人会不会没来这里?或者那什么狗屁玉玺根本不在这石门顶峰?”

    辰汐则摇头道:“不会,即使不在这墓穴之中,也一定在石门顶峰,不然你以为那人为什么会带着天乞儿进来?”

    子虞疑惑道:“天乞儿?”

    辰汐点头道:“当然,那么多好手不带,偏偏带一个愣头小子,那一定是天乞儿有更大的用处,比如说对天地元气的感知,传国玉玺本身就是身具国运之物,其必有天地的气运附着其上,带着天乞儿,恐怕就更容易感知到玉玺的存在。”

    不过辰汐的话还没说完,墓穴顶上的晶石却突然大亮起来,其中射出的光芒将空旷的墓穴照耀的如同白昼。

    “长公主果然是聪慧之人。”

    一阵声音从墓穴的顶处传来,子虞和辰汐望去,正是那个头戴玄鸟面具之人,而他一旁正还有那个被子虞削掉办张面容的天乞儿。

    “不过,聪明归聪明,但是长公主就是执念太深了,当年的那点情事就是不能放下,追寻了这么多年依旧如此,我很是佩服,不过既然长公主如此执着,我到时可以告诉你,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站在墓穴之顶的头戴玄鸟面具之人,辰蔷厉声道:“你到底是何人?”

    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听了辰蔷的问话后,笑道:“先不要问道是谁,先说说长公主这执念,这执念其实就是你身后的圣灵所至,黑炎凤凰确实强大,是历代辰家女人都会附着的圣灵,但那圣灵最大的弊端也是让人心系执念,要不然大乾那么代长公主为什么都会命运多舛呢,这说是诅咒也不过分。”

    辰汐听了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的话,辰汐默然不语,说道:“告诉我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知晓如此多的当年之事?”

    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在听了辰汐的话之后,独自从墓穴顶处跃下,而后将头顶的面具缓缓摘下,露出了面具后白皙的面容,一张中男子的面孔,而辰汐看着这张面并不认识。

    而男子则笑道:“辰汐长公身份高贵,自然认不得我这种贱民,不过我说一个人你一定认得。”

    辰汐问道:“是谁?”

    男子回道:“那人就是你们的大祭天,子挚,而他正是我的生身父亲,而我叫子庸。”

    辰汐十分愕然,而一旁的子虞显得并不意外,道:“师父到是提起过你……”

    可没等子虞说完,子庸一掌就在子虞身上,子虞随后就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后飞去。

    一旁的辰汐见状正要有所动作,却被子庸一只手擒住了她的咽喉处,直接将他半举了起来。

    “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有外人插嘴,而且我原本不想杀你,就算是杀也不应该在这个地方,毕竟要杀你早就杀了,没必要费劲周章的把你诱骗到这里。”

    辰汐并不关心自己的死活,她虽然咽喉被子庸擒住,但她依旧从咽喉中挤出了一丝声音道:“告诉我,当年我夫君为什么会死,他冉阳家定无谋逆之心……”

    “哈哈……”

    子庸开始大笑起来,他的样子带着一丝嘲讽,甚至是一丝戏虐之意,但随后子庸将辰汐一把扔了出去,辰汐的身体撞在了一块墓碑之上,随后坠落在地。

    “你的夫君?”

    子庸的声音再次传来,而子庸也瞬间出现在辰汐身前,从上而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辰汐,继续道:“你们皇家之人难得会出现你这般有情有义的女子,但你要知道你的夫君原本是和你那有着龙阳之好的长兄辰汤原本才是一对神仙眷侣的话,或许你就不会这般执着。”

    辰汐听了子庸的话后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而后就听着子庸继续道:“你真的不奇怪冉阳普若在和你新婚之后为什么没在和你亲热过一次,而你的长兄辰汤更是人过中年却膝下无子?不……”

    子庸停顿了一下道:“并非膝下无子,现在的晋王正是你的长兄的遗腹子,但其实长公主你应该知道的,那个野种不过是你二哥辰旸的孩子,说实话,你们皇家还真是乱套,哈哈……”

    在子庸明显耻笑的过程中,辰汐并未反驳,因为关于现在那个有些呆傻且年幼的晋王,他的身世,辰汐是知道的。

    虽然辰汐无法反驳子庸的话,但她也只能用缠斗的声音继续道:“你胡说!”

    “胡说?我没必要骗一个死人,而且就是现在的天子辰旸,你的二哥,你以为是什么好人?当年正是他让你这个亲妹妹和冉阳普若意外相识,也而更是他一手促成了你和冉阳普若的婚事,这才让辰汤和冉阳普卓本来就并不光彩的丑事,便的更加复杂,也顺使掌握帝国重兵的辰王府站在了他的一面,再后来的事就更简单了,将丑事在皇族内部公之于众,而后面对一个确实略显昏庸的辰汤,已经以经营多年且早就得到了朝中大半重臣和世家支持的辰旸,手中早已胜券在握,废掉辰汤也就是理所当然,但同是为了掩盖丑事,直接的栽赃冉阳家谋反,你的夫君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牺牲品,随后虽然辰汤一面略有挣扎,但面对压倒性的辰旸,一切都很好解决,只不过就是可怜了你,辰汐长公主……。”

    子庸的话必然犹如惊雷,辰汐紧皱的眉头和斑驳的泪水早已证明她已经相信了子庸的话,她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应该早就从那些旧皇族的遗老遗少口中,还有你那皇长嫂废后怡媃那里,得知了许多实情,只不过你不敢相信罢了,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你可以死后去问冉阳普若,或者还有你那皇长兄。”

    “你是如何知晓这些事的?”辰汐问道。

    “我?知晓这些事并不奇怪,因为我们本就是‘织哓’之人……”子庸说道。

    “知晓?”

    辰汐有些疑惑,但子庸却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知晓,那是后知后觉,我们是‘织哓’,去编织即将晓彻天下之事,我们是先知,是先知先觉的人,也是这天下事的编织者。”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