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29章 钥匙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或许因为重山和密林阻隔,石门岭内的风雪并不是很大,即使这样,子虞也并没有选择太过快速的走入石门岭的深处,甚至没有选择在夜晚就进入石门顶峰的必经之路莺歌谷。

    在一个相对背风的地方,子虞正在用篝火烤着一只已经烤的金黄的野鸡,虽然这东西肉不多,但好在也口吃的。

    等鸡烤好之后,子虞并未说话,递给了辰汐一只鸡腿,而辰汐随也是并未出言,但却并没有拒绝子虞,反而将那只不大的鸡腿吃的很香。

    “我真的很奇怪,你为什么非要进石门岭,你因为当年的旧事而追寻冉阳普卓,而他却用当年的旧事来引诱你,一个设置了一个简单的圈套,而一个则是明知是圈套,却偏要奔着圈套而去,我真是有些搞不懂你。”

    子虞一边吃一遍说着,而辰汐却依旧不说话,等鸡被子虞啃了个干干净净之后,辰汐终于说出了两人进入石门岭之后的第一句话,她出言道:“有酒么?”

    将一直随身携带的酒囊递给了辰汐,子虞又问道:“你是辰事府的掌印者,怎么你来到极北,身边连一个扈从都没有?别说在极北,你们辰事府的一点眼线都没有。”

    辰汐大喝了一口酒囊的就,不过她却并没有将酒囊还给子虞,只是对子虞回道:“这是我自己的事,跟别人无关,我不希望有别人来插手。”

    看着眼前这个一会小女人样子,一会却又执拗无比的女人,子虞有些看不懂她,或许女人本就很执拗,不过看不懂不要紧,因为子虞压根就没想看懂她,与她的接触是偶然相遇,而之后的则算是一种礼仪**往。

    子虞不再言语,而辰汐却反问道:“你为什么又这么执着于石门岭中的事?”

    子虞摇摇头道:“不算执着吧,这或许就是一种身不由己吧。”

    “身不由己?”辰汐先是疑惑,后又点了点头,最后大笑道:“看来这世间任谁都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辰汐虽然大笑,但却有着一丝凄凉的意味,子虞见状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苦涩,道:“如果不是身不由已,谁会跟你这种又傻又的疯女人跑到这冰天雪地来,躲在家中吃着火锅唱着歌那多优美。”

    “又傻又疯女的人?”辰汐喃喃重复着子虞的话,子虞已经是第二次说她傻了,这是辰汐很少遇见的,而她却无法反驳,因为她也十分认同子虞的话。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哪怕明知前面是万丈深渊,我也必须纵身一跃,或许这就是命,天命……”

    见辰汐一脸苦涩,子虞也不在搭话,他又朝着篝火中填了一些干柴,而后便躺在一处背风的地方,将身体蜷缩起来,打算度过这寒冷的一夜。

    一夜无话,天明之时,子虞便带着辰汐奔向通往石门顶峰的毕竟之路,莺歌谷。

    莺歌谷并没有什么奇特的景色,那里其实不过就是一条狭长的谷道,但这种地方往往却一片是非之地。

    在齐腰深的积雪中缓慢前行,子虞愈发的感觉到不安,而当这种不安越发强烈的时候,带着辰汐的子虞,就停止的向前的行进,他驻足也白雪之中,开始仰望莺歌谷两侧的陡壁。

    子虞对辰汐出言问道:“你感觉这里会不会有人埋伏咱们?”

    对已经明知的答案辰汐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知道有其它的道路?”

    子虞摇了摇头,入石门岭的道路有很多,但石门顶峰的道路就必须经过莺歌谷,但他已经感觉到了前面的危险,他觉得或许他应该会族中多带一些人手,毕竟石门顶峰也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正当子虞犹豫这谷中危险的时候,辰汐在一旁说道:“这地方会不会有雪崩?”

    子虞点了点头道:“如果动静大一点,很可能会……”

    子虞话音未落,就听见悬崖峭壁处传来一个男声:“辰汐公主,我们可在此久候多时了,哈哈……”

    只见从悬崖上突然出现了几个人,其中一位中年贵人正是发出笑声之人。

    辰汐听着声音抬头一望,虽然距离较远,但还是认出了老者的身份:“呦!本宫以为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架子呢,原来是礼部侍郎啊。”

    随后辰汐喝道:“文铸老儿,见了本宫还不下来跪下与本宫说话?敢站在高处与我皇家之人打招呼,你这礼部侍郎是不是有些太不懂礼法了?”

    与此同时,从子虞两人入谷的道路上,还有周围身后的积雪中,纷纷露出了许多早已埋伏再次的人手,共有数十人的样子。

    听辰汐回答,且见伏兵已显,崖上应该被称作文铸的中年贵人笑道:“妖女,此地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还敢猖狂?”

    就在这时,崖上跳下三人,落在众人的视线范围内,这三人中有一个密宗样子的大和尚,身后跟了两个身着僧袍的俊俏姑娘。

    这大和尚落地之后,手持法杖,对着辰汐便是行了一礼,道:“小僧西方合欢僧迦南是也,听闻辰汐公主乃是大乾第一妩媚女子,更是丧夫五年之久,小僧望辰汐公主能解下兵刃与小僧功赴西方净土,一起**双修……”

    如今这个自称小僧,却看上去足有五十岁的老和尚,告诉辰汐,想约她双修。而此时的辰汐一改与子虞在一起时候的冷漠态度,反而媚笑道:“呵呵,大师想双修,那就要看大师有多少本事了。”

    子虞听着辰汐带笑的回答,忽然感觉周围冷了许多,不禁又习惯性的掖了掖领子。

    就在这时,后面又有一个声音响起:“你们这群妄徒,见了帝国长公主还不下跪?这可是我的亲嫂子!”

    辰汐听到这声音,身体一颤,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却发现冉阳普卓也从崖上落下,奔辰汐走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白发老者和高矮胖瘦四个人,其中的瘦子子虞是见过的,那是曾经意图刺杀纳兰俞的那个骑驴之人,从他的剑法判断,他应该是济罗的皇族。

    而随着冉阳普卓的出现,众人纷纷的对其行礼,显然冉阳普卓是这些人的首领,埋伏在莺歌谷内的埋伏之人也接连出现,其中有很多人,从相貌和身材上看,都是他国异族,还有一些子虞曾经见过的江湖中人,都是伸手高强之辈,子虞细数之下发现这些人的数量已经近百,这也绝对不是一股能让任何人小视的力量。

    见到这些人的出现,子虞仰起头,看了看因峡谷的遮挡而变的越发狭窄的天空,他自语道:“这还真是掉进套里了。”

    而一旁的辰汐却显得十分淡然,她看着子虞道:“看样子好像是我连累你了。”

    不过就在辰汐的话音刚落下之后,一个略为好听的男声响起:“不是你连累他,而是他连累了你,辰汐长公主。”

    随着声音的传来,一个身着黑袍的身影也随之出现,一袭黑袍站在皑皑白雪之中十分扎眼,也显得很是突兀,当这人走进之时,子虞和辰汐才发现这人的脸上还带着一个“玄鸟”样式的面具。

    看着这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子虞疑问道:“我连累她?别闹,我有什么资格让你们不进石门岭,反而能让你们布下这么大的阵仗在这等我?”

    当头戴玄鸟面具之人走到子虞身前的时候,周遭之人就连冉阳普卓在内,都一同对其行礼,显然他的身份更高于冉阳普卓。

    “这么大的阵仗当然不是为了你准备的,而是我们为了进石门顶峰准备的。哦,对了,这里对外人来说是石门顶峰,而对你们来说则应该叫做燕墓。”

    头戴玄鸟面具之人话一说完,子虞就为之一愣,辰汐也注意到子虞的变化,而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则继续道:“这燕墓不好进,这里面葬的是北燕的历代祖先,所以禁止也就很多,有须臾幻境,这须臾幻境分阴阳两面,但无论是阴面还是阳面,任谁也不敢轻易乱闯,毕竟它能让人迷惑其中无法自拔,不过要是有能通过的须臾幻境的钥匙的话,那就可以顺利通过。”

    头戴玄鸟面具之人淡淡的说着,子虞的手也随之攥了起来,因为他的手心已经开始出汗,他显得很紧张,世人都知道石门顶峰有须臾幻境,但世人却很少知道通过须臾幻境之后,那里正是北燕的皇墓,这除了北燕族人,外人很少有人知道,而通过须臾幻境的钥匙这种事,更是北燕族人知道的都很少,更主要的是那钥匙都在子虞的身上。

    毫无废话,当头戴玄鸟面具之人话音刚刚落下,子虞就动了,他的双腿微弯,直接抽出了腿间系着的太一和句龙两把短刃,挥刀向前,直奔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的要害。

    在子虞出手的一瞬间,他周遭近一些的人都只是看见子虞的两把短刃出现在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的脖颈处,中间的过程他们都在一阵恍惚间根本什么都没看到。

    子虞一出手就用了乱须臾,无比要一击取胜,不仅仅是擒贼擒王的战术,更多的是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给子虞带来的恐惧,子虞之所以敢大摇大摆的来石门顶峰,就是石门顶峰处的秘密时间知晓之人,算上他也就只有三个,所以子虞认为当所有人都在为须臾幻境所头疼的时候,没人会关心他的存在,但这个秘密被人知道,那他就丢失了所有的依仗。

    子虞左手的紫色太一上缠绕这一丝淡淡黑色光华,右手黄色的句龙之上缠绕着一丝纯白色的光华,他一出手就用出了子虞压箱底的本事,但先出手的太一也只是停留在了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的脖颈处,无法在向前一寸,因为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的手指正家着子虞手中短刃的刃身,子虞一击刀受阻,紧接着另一只手的句龙就紧跟而来,可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只是一掌就将子虞打翻在地。

    这一掌比子虞的快,但却并不致命,但却将子虞周身的经脉全部限制,使子虞不得动弹,子虞反倒在地,紧接着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就出现在了子虞的身前,他一只脚踩在了不能动弹的子虞手臂上,直接将上面的黑色扳指摘了下来,那是辰蔷还给他的,而后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又从子虞的脖颈上取下了那枚白色的扳指。

    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带着充满笑意的声音说道:“原本只想弄来一个扳指,但没想到却会有意外的收获。”

    而后他有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太一和句龙两把已经散去光华的神兵,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继续道:“阴阳诀,乱须臾这些本事都交给了你,而且之前你能伤的了冉阳普卓,那不是太一和句龙的原因吧,那应该是你能化解天地元气,还有你还可以感知远处的杀意,老头子还真是疼你啊,不过按照老头子的性格,他应该是很可怜你的。”

    子虞的本事全部是他的师父大祭天子挚传授给子虞的,而眼前这人却叫子挚为老头子,子虞虽然疑惑,但他清楚这还不是他疑惑的时候。

    子虞道:“你是天道修为?”

    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听了子虞的话,十分不以为意的道:“是,这是你这种资质平凡之人,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高度。”

    这人言语中满是不屑之意,而说完后他也不在理会子虞,而是转过来对着一直没有说话的辰汐道:“本来并不想杀你,只是想用你做饵,引诱大乾出兵,或者多引来一些高手,而后我们在设计设计让你死在纳兰家之人手中,但没想到你的执念会如此之重,也没想到这小子会救下你,所以不想杀你,也得杀你了。当然,你死之前,这有很多爱慕你之人,他们或许还会好好的招待招待你这俊俏的寡妇。”

    转过头,头戴玄鸟面具之人又对冉阳普卓道:“清理完之力,你们就跟着上来吧。”

    说完,不在理会子虞和辰汐,他拿着两枚扳指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头戴玄鸟面具之人离开的背影,已经能恢复行动能力的子虞拾起太一和句龙,他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而这人也一定跟自己的师父子挚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他还知道许多不应该他知道的事,子虞越发的疑惑,但看了看周围的境遇,子虞停止了自己的思虑,他走到了辰汐身旁,两人后背对背相互依靠着,他们并没有多说话,因为眼前的敌人有些难以应付。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