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26章 冉阳普卓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有人深夜而至,且并未敲门反倒是是径直而入,那这人就并非是客。

    不过子虞且并不认为来人的失礼,毕竟这也不是他的家宅。

    来人是个华服公子,仪表堂堂,腰间挂着一柄佩剑,他走进屋中先是仔细的看了看子虞,脸上布满了浓重的笑意。

    子虞被他看的有些紧张,但没等他说话,华服公子就对辰汐说道:“好久不见,嫂子。”

    辰汐在华服公子走进小屋的一刻,始终一动不动,甚至没有望向华服公子的面容,但她的身体却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而当华服公子一句“嫂子”出口,子虞也就明白了两人的关系。

    “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嫂子你到时越发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了,而且还是这般年纪的一个少年,嫂子你到真是到了饥不择食地步。”

    华服男子的言语中满是污浊之词,但辰汐却咬着牙关说道:“冉阳普卓,你为何不在躲了?”

    “躲?我可从来未躲过,只不过之前不是我们见面的时机,现在时机到了,我才出来见你一面。不过,嫂子你历尽险阻追寻了我那么久,今天见到我是不是很惊喜?”应该叫做冉阳普卓的华服公子,他在说话的时候满面笑意,而他的笑正好与辰汐脸上的凝重之色形成很强烈的对比。

    “啊!”伴随着辰汐的一声近乎于惨烈的嘶叫喊声,天地元气猛烈的向辰汐身边汇聚而去,紧接着辰汐的身形向前暴起,一只手直接抵在了冉阳普卓的咽喉之上,辰汐并未停止身形,她甚至直接将冉阳普卓破门而出,直接推出了小屋之外,厉喝道:“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

    即使被辰汐用手抵在咽喉之上,冉阳普卓亦是满脸笑意,他甚至没有做任何抵抗之意。

    “你这么想知道?可我偏不告诉你,你能奈我和?”

    明知道冉阳普卓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但辰汐依旧是越发的暴怒,她喝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我不信!你追了我这么久,不就是想知道真相么,我一天不告诉你,你一天就不能杀我,而且之前你入道的修为确实可以轻易杀我,但现在你的伤还没好,你最多也就有先天的实力,连通玄的境界都达不到,你怎么杀我?”

    “真当我不敢杀你?”

    又是一声厉喝,辰汐另一只手带着强烈的天地元气直接朝着冉阳普卓的眼睛抓去,但同是另一股更加强大的天地元气从冉阳普卓的额身上暴起,强大的气息四散而去,直接将刚从小屋内走出的子虞撞的连连后撤。

    同样被撞的向后退去的辰汐咬着牙道:“通玄?你的修为怎么会进步的如此之快?”

    冉阳普卓笑道:“境界这种事快不奇怪,因为修炼不是增长境界的唯一途径,人只要能得到上天的垂爱,一样可以提升自我的境界,这就叫天命所归。”

    “那我倒要看看上天是如何的垂爱于你!”

    不服输的辰汐身旁突然出现了几缕漂浮的红丝,若隐若现的带着一丝光彩漂浮在半空之中,子虞之间见过这几缕红丝,那正是在辰汐重伤之她用来击杀强敌的,而现在她又施展了出来。

    “承影丝刃?这恐怕是你最后的手段了,但你认为这对我有用么?”

    就在冉阳普卓对辰汐的兵刃娓娓道来的时候,辰汐已经驱使着丝刃快速的奔向冉阳普卓,几缕丝刃看似纤细,但却带着无限的寒意,而且上面附着的天地元气更无法令人小惧,就算之前一脸不在意的冉阳普卓也是小心应对着。

    冉阳普卓直接抽出了腰间佩剑,剑一出却是两柄,为一雌一雄的雌雄两剑,冉阳普卓拉开架势将两剑上扬,直到辰汐的几缕丝刃袭来,两剑同时下坠,挥向丝刃。

    子虞见识过辰汐的承影丝刃,虽然当时因为丝刃的威力过大,但子虞依旧是看清楚了那丝刃犹如辰汐手臂一般,可供它随意驱使,变化多端,更是因为其过于轻便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当时或许是因为辰汐伤势过重,只有两屡丝刃,而现在的丝刃数量明显更多,显然更难以敌对。

    可本以为辰汐能占得上风的子虞,却突然发现,在冉阳普卓双剑下坠的同时,辰汐的承影丝刃进阶跟着冉阳普卓的双剑一同坠下,就好似被吸附在他的双剑之上,随着他的长剑来回晃动,这另子虞很是惊奇。

    当辰汐的丝刃完全被冉阳普卓的双剑吸附之后,冉阳普卓顺势的将长剑用力下砍,“轰”的一声,双剑带着丝刃直接砍在了地面之上,将地面的积雪激射的四处都是。

    双剑带动着吸附在剑身上的承影丝刃,也带动着承影丝刃另一侧的辰汐,让辰汐的身形跟着丝刃走动,犹如一个被操纵的风筝一般,打乱了辰汐的步伐,而就在双剑落地之后冉阳普卓用力的将双剑向后,顺势将承影丝刃另一头的辰汐朝自己拉扯过来。

    辰汐的身形一阵踉跄,朝着冉阳普卓的方向迈出了一小步,但也就是在这一小步的时候,冉阳普卓也正顺势向前,抬脚直接揣在了辰汐的胸口之上,辰汐身体直接犹如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飞身拖住辰汐的身体,子虞发现辰汐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她之前的旧伤未愈,现在却是又填新伤。

    扶着辰汐,子虞发现冉阳普卓的脸上笑意更浓,甚至带着一丝戏虐之色,而冉阳普卓缓缓说道:“一个天人境的强者,被一个通玄境界的弱者就这样的戏弄,我想你此刻的心情一定很糟糕,但你也应该认命了,这些伤痕可是让我们以一个天人境两个通玄境的高手换来的,甚至这其中还给你种下了一个噬灵蛊,你辰汐公主能有如此待遇,也足够证明你的强大了。”

    几缕丝刃散落在地上,辰汐的身体开始颤抖不止,而她却并未出声,她只是紧紧的盯着冉阳普卓,眼睛未从他身上离开半刻。

    子虞本想带着辰汐先离开,但辰汐却挣脱了子虞的手臂,说道:“我不走,今天死也要死在这里。”

    辰汐的倔强让子虞有些无言以对,而对面的冉阳普卓却笑道:“死很是容易,但就怕你死的不明不白,糊里糊涂。”

    话中满是挑衅,冉阳普卓依旧在挑衅着辰汐,不过子虞却并不明白明明胜券在握的他这般做法是在意欲何为。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