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二十四章 都是一个人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孙阙、辰汐和李柏菊三人之间的谈话持续了很久,但却并没有得出一定的结论。

    辰汐有自己的坚持,她是大乾辰事府的掌印者,她有自己的看法,而孙阙和李柏菊这“天佑十二贼”中的两人,也都是朝中重臣,能在极北蛰伏许久,本就一定有所谋划,而这谋划也一定与极北有关,孙阙和李柏菊,对辰汐依旧是有所保留,但他们最后还是默许了辰汐的意思,让她留在极北。

    不过在离开时,辰汐却对孙阙问道:“孙大人,不知道蔷儿和那叫子虞小子的婚事,可还顺利?”

    子虞和辰蔷两人有婚约在身,这种契约状态下的婚约如无意外,也大多都是顺其自然,而辰汐这么问,孙阙明却不知道辰汐话中的含义。

    “长公主何意?”孙阙问道。

    “本宫记得当年大祭天给二人订婚的时候,曾经可是下了一份很重的聘礼的,不知孙大人可还记得?”

    “长公主可是说那么墨玉扳指?”

    “正是,虽说一枚扳指的聘礼确实寒酸,但见到两枚扳指如见族长,这是身份的象征,当然还意味着子虞和辰蔷的婚约,这是契约的象征,但这两枚扳指最大的象征却是权利,可以指挥武力的权利,因为那两枚扳指放在一起,就可调动极北的三千狼骑。

    极北已经很久没有动乱,所以世人早已经忘了遗族狼骑是只什么样的力量,但孙大人肯定知道,这三千狼骑是足以牵扯纳兰家的绝对力量,也是让纳兰家这么多年老老实实窝在极北的根源,这可绝对算的上一份重礼,但孙大人可知,现在两枚扳指都已经回到了子虞那小子的手上?”

    孙阙听完了辰汐的话,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阴晴,他略显无奈道:“蔷儿一直托付皇族照料,孙某却一直远在极北,对蔷儿确实有些属于管教,但我想这不过是蔷儿的一时小性子,这并无碍大局,等极北的事了了,圣上也会下旨,将两人的事昭告天下。”

    辰汐提起手中的酒壶,发现其中的酒已经被她喝完,感觉有些扫兴,随后说道:“只希望孙大莫要让蔷儿落得我这一般的下场。”

    孙阙转过头,看着辰汐,回道:“子虞不是冉阳普若,蔷儿也不是长公主,所以长公主多虑了。”

    辰汐微微一笑,道:“那也莫要想你和嫣姐一般,那才最好不过。”

    站在一旁的李柏菊很是尴尬,因为这里牵扯到了很多皇族的内部事情,虽然他也知晓,但两人的话听起来却有着一丝剑拔弩张的意味,不过随后孙阙就走了出去,李柏菊也只好在其后跟随。

    走出了回春楼,孙阙和李柏菊一上马车,李柏菊就急忙问道:“孙兄,真的要任由长公主留在这?你是知道她的性子,这极北恐怕真是要乱上一乱了。”

    孙阙面色凝重,说道:“这都无妨,虽然辰汐她知道我们和神机阁之间的联系,但这不奇怪,也没什么。而极北这事圣上和你我早已谋划许久,就是要找寻找出这么多年来一直摆布天下的那只手,长公主的前来,也明显证实了也确实有人想让极北乱起来,但她要留下就留下,圣上都奈何不了她,你我又能如何?没准留下她,还有会意外的惊喜。”

    李柏菊一脸无奈,苦笑道:“只要不是惊吓就好。”

    两人说完,相视一笑。

    回春楼内,辰汐摇了手中的空壶,大喊道:“小二,上酒。”

    而她的话音一落,子虞就跟着走了进来,又拿了一壶已经烫好,正是温热的酒水。

    辰汐拿着就喝了一大口,她的样子已经有些迷醉,而子虞见状,说道:“这燕回春不光辛辣,还很有劲儿,你这么喝,恐怕是要醉倒的。”

    “怎么?请我喝酒,也怕我喝多了?”带着一丝迷醉的辰汐,出言问道。

    “别,别误会,这可不是请你的,酒钱你该付还是要付的,我只是担心你喝醉了,我没地方要酒钱去。”

    子虞的回答道很出乎辰汐的预料,不过辰汐继续道:“我们辰家那么好的姑娘都许配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一个大姑娘换不来一壶酒么?”

    “别,你们家那姑娘可不是很稀罕我,再说了,辰蔷原本姓孙,她应该算是孙家的姑娘。”子虞回道。

    听了子虞的话,辰汐的脸上明显有些落寞,她有出言道:“姓了辰就是辰家的女儿,而辰家的女儿多半是身不由己的。”

    “身不由己?谁不是一样呢?”子虞说着抢过辰汐手中的酒壶,也喝了一大口,而后说道:“她改了姓辰,我也跟了师父的姓,我还自幼离家,落得个有家不能归,还要寄人篱下的过日子,所以没什么身不由己的,这就是命,天命。”

    辰汐负气一般的从子虞手中又夺过了酒壶,她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十余岁的少年,笑道:“呵,一个大姑娘换了三千狼骑,这买卖做的倒也是划算,你这个大小伙子也给遗族换来了一份前程,也是对得起遗族。不过我就是不知道这三千狼骑还有没当年的能耐?当年,北燕可是仗着三万狼骑就横扫中原各部。”

    “当年有什么能耐我不知道,但我小时候第一次简单纳兰家寒雪狮骑的时候就问过我姥姥,问她纳兰家的那一万寒雪狮骑,我们要有多少狼骑才能与之抗衡,而姥姥的回答是,如果单从正面对抗,怎么着也需要三百狼骑才能将其全歼,可后来我师父却说,姥姥的说法,有些过于谦虚了。”

    子虞说的很是淡然,而辰蔷则并未否定,随后继续问道:“那你们遗族为什么不找纳兰家寻仇呢?”

    看着辰汐迷醉的样子,子虞笑道:“你是不是傻?脑子喝坏啦?没了纳兰家,下一个就注定轮到我们遗族,没准我要娶了辰蔷,半夜辰蔷就能拿刀宰了我。”

    “哈哈……”

    或许是真的醉了,辰汐笑的很是大声,她很开心,不是因为子虞说关于遗族灭亡的话,而是她第一次听见有人说她傻,自小到大,有人当年夸赞过她的美丽,也有人背后议论她的狠毒,但却从没有人说过她傻,这反倒让她觉得很开心。

    辰汐的醉意越发浓重,她站起身带着子虞离开了回春楼,来到了一个名叫素青的小庭院,这庭院坐落在乌珠城的一处荒郊之地,据传是前朝的一位大人被贬落于此而留下的,这位大人平日里与人来往甚少,就连当时的乌珠县令也并未多见他几回。

    回来这大人不知是返回乾安还是忽然暴毙,甚至有人传言这大人郁郁寡欢而死,总之是忽然消失了身影,这名叫素青的小庭院就变成了无主之地,庭院不小,里面有一间独立的木屋和一间灶房,周围还种下了不少花草,天暖的时候花草开放倒很雅致,可能是怕重走这小院主人的老路,这庭院自主人小时候就荒废了起来,不过说是荒废,其实也只是没有人再次居住而已,很多年过去了,这里依然有人在打扫,就算辰汐带着子虞走进了小庭院内,这里的一切看上去仍然十分整洁有致,亦跟当年一样。

    子虞不奇怪辰汐对乌珠城的熟悉,她当年来过这里,而且也难说身为辰事府的掌印者,是否会在这乌珠城内留下的眼线什么的。而子虞也当然知道这小亭子,当年师父在乌珠城的时候,也曾居住在这里,但子虞的师父却并非这里最早的主人,而今天辰汐带着自己来到这,却让子虞显得很意外。

    “那野猪你不打算尝尝了?”

    子虞明显是在勾起话题,而辰汐摇了摇头,道:“突然想吃些清淡的。”

    “这里有吃的?”子虞问道。

    “吃的没有,但这里却是二哥居住的地方,来这里我只是想看一看。”

    辰汐口中的二哥,自然就是当今天子辰旸,而辰旸当年被贬乌珠城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过主宰这叫素青的小庭院内,却不见得有多少人会知道。

    “那还是我给你做些吃的吧,毕竟我说了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说完,子虞转身离去,只是一会功夫就拎着一些食材返身回到小庭院中。

    灶房处缓缓的炊烟升起,子虞开始准备饭食,他本人一直就喜欢吃面,尤其是在极北冰雪之地,冬日里热乎乎的一碗面下肚,解馋由驱寒声。

    子虞做饭的手法很是熟练,和面、擀面、煮面加上打卤是一气呵成,不一会一大碗面条就做好了,宽厚的面条上面盖着一层羊肉和蘑菇熬制成的卤子,在撒上些发芽草,淋上几滴子麻油,香喷喷的面条看上去让人很有食欲。

    子虞做饭的时候,一旁的辰汐一言不发,但却一直盯着子虞再看,她看的很认真,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一丝很自然的笑意。

    面好了自然要开吃,子虞吃饭的样子绝对不好看,大快朵颐是对子虞最好的形容,但是还好子虞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太多声响发出,道也能让人接受,而辰汐一直虽然都是细嚼慢咽,虽然吃饭的样子很文静,但她吃饭的速度并不比子虞满多少。

    一人一大碗面条下肚,子虞拍了拍肚子,以前自己总会在饭后说一句“酒足饭饱思”,但现在辰汐在场,在那么说,就会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吃完饭之后的人总是很慵懒,子虞也绝不例外,半躺在木榻上的子虞很悠闲,木屋内被烧的很温暖,子虞不由得昏昏欲睡,就像一个地主老财一样。反倒是辰汐,一个帝国长公主,先是清理了饭桌并刷了碗,而后甚至在屋内寻来了一些茶叶,沏上了一壶茶。

    子虞止住困倦之意,他好奇的看着辰汐,问道:“你做这些事很熟练啊?”

    辰汐脸上的醉意已经消散,她端着热茶,喝了一口,回道:“你做饭的手艺也很熟练。”

    “我那是一个人生活了久了,不做饭就要饿死。”

    “我也是一个人生活的久了,我不做,谁去做?”

    两人的话很相似,说完之后两人不由得相似一笑,而辰汐笑过之后继续道:“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也幻想过去做一个相夫教子持家有道的女子,但一切都是事与愿违,这几年我一直与你一样,独自漂泊,不过不同是你在乾安,而我离开了乾安。”

    子虞笑道:“别逗了,你身为帝国长公主,身边难道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而辰汐在听了子虞的话后,脸上露出一丝苦涩,说道:“帝国长公主又如何?我都不知道该去相信谁,如果可在选一次,我宁愿去做一个平凡人家的女子。”

    一个帝国长公主会杀人,这让很多人都不觉得奇怪,直到她杀的人多了,人们才有些不能接受,也惹来了人们的非议,而一个帝国长公主会洗碗,这种事在子虞眼里,却很奇怪。辰汐显然是个很有故事的女人,不过辰汐说完之后,就不在说话,子虞也并没有在继续跟辰汐交谈,两人在小院内就一直这么待到了夜色降临。

    风雪又至,两人顺势留在了小院内,而就在风雪渐大的时候,一个一身华服的公子出现在了这间小庭院之外,他凝视着小亭子许久,而后对身旁一直跟随着的一个白发老者说道:“孙阙和辰汐见面之后真不知道会说些什么,但我想事情要提前了。”

    白发老者恭敬的应道:“孙阙好像已经派人去寻找强援,如果他们的人手到齐,我们的事就难了。”

    点了点头,华服公子笑道:“吩咐下去,让我们的人和那些异族,分别留下些人手闹上一闹,剩下的今夜就入石门岭,等人一齐我们就登顶。”

    “是。”白袍老者恭敬的领命之后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充满风雪的夜色中,而那个华服公子,则是直接推开了小庭院的大门,径直的走了进去。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