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24章 道理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子虞认得孙不二,他知道孙不二来了已经很久了,毕竟孙不二这种高手,在毫无掩饰的情况下,子虞也不可能不发现。

    孙不二,据传说这名字是孙阙的父亲所起,好夸赞他的忠心不二,但知道内情的人却明白,事情并非如此。而孙不二的修为有多高,用一件事就能证明,那就是身为“天佑十二贼”的孙阙,只带着孙不二一人,就在极北安然度过了五年,这就足以证明孙不二的强大,更可况孙阙的仇人,无论是大乾内,还事在大乾之外,那还真是不计其数,而他被贬乌珠城,在天下间也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子虞不知道孙不二认不认的自己,可他扫视了一眼之后,他发现自己多虑了,因为来的不只是他一人,还有很多熟人。

    辰蔷正悠然的站在孙不二一旁,旁边还跟着两个子虞更熟悉的人,宁宇安和达奚儒涵,都是乾安城的同龄人,也更是经常厮混在一起的狐朋狗友。

    孙不二没等子虞开口,就上前对子虞说道:“能否卖给我个面子?”

    子虞眉宇一条,看着他身后的辰蔷道:“是卖给你个面子,还是卖给你家小姐一个面子?”

    听了子虞的话,孙不二自然知道子虞还认得他,就像他还认得子虞一样,他先是说道:“劳烦公子挂念,还记得在下。”

    而后孙不二看了看苏蕊和一旁的卓雷,说道:“这二人都是我的故人之后,当然是卖给我个面子,不知道公子可否赏脸。”

    子虞脸上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是你就好,要是你家小姐,那就算了。不过,赏脸不敢当,但孙管家要带走就带走便是,但希望他们不要在乌珠城内惹是生非。”

    孙不二当然知道子虞和辰蔷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却并未多言,只是点头允诺道:“一定。”

    子虞听完孙不二的允诺,便不在理会孙不二,径直的奔着回春楼走去,可刚走几步,那个燕子堂的长老却在子虞身后道:“少侠留步,还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听到声音,子虞转过头,看到燕子堂的这个被子虞放过的长老,刚刚拔处了陆汉阳身上的那柄长剑,背着依然昏迷的陆汉阳,就站在子虞的身后,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子虞。

    子虞微微一笑,刚要回答,而孙不二却在一旁突然说道:“不要多事。”

    “难道我燕子堂少主身受重伤,一名执事长老命丧于此,我还不能请教一下这位少侠的尊姓大名了么?”

    这燕子堂的长老说了很凄惨,而且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要请教一下子虞的名号,只不过是要日后寻仇罢了,这种小的被欺负了,老的绝对不可能不闻不问。

    “他就是狼崽子。”

    说话的是辰汐,她站在二楼的窗口处,眼睛盯着那个燕子堂长老,她的话却让那个燕子堂的长老犹如惊雷在耳,也让在场的所有江湖人都为之一惊,他们不知道子虞话中的真假,也不知道说话的辰汐是什么身份,但他们必须选择相信,一是子虞所展现的对他们来说强大的实力,另一个则是没人会冒充那个让人为之色变的狼崽子。

    有传闻江湖上近些年出现了一个少年,而且手段极其狠辣,在江湖上格杀了不少成名高手,甚至他每次出手都会与神机阁的“豪阀榜”有所关联,很多世家豪阀出身之人也都命丧其手,而神机阁的“龙门榜”中也有其名,并评语称“极北有狼高大如马,而幼子亦可生撕活人”,这评语说出了子虞的出身,但江湖上的人却只记住了狼崽子的名头,甚至称其为“狼首人身酷食人肉的狼崽子”。

    而那少年也正是子虞,这狼崽子也是子虞在江湖上的绰号,不过有人给他起这个绰号的时候,可没有经过子虞的同意,因为他更喜欢“玉面书生”或者是“玉面祭司”这种听上去就玉树临风的称呼,而狼崽子实在是有些不堪入耳,但这形容却很实际。

    辰汐的话音落下,燕子堂的那个长老自然已经更是有些骑虎难下,谁都知道这狼崽子和神机阁有着关联不清的关系,每次被戏称为“灾祸榜”的“豪阀榜”出现,都是这狼崽子出的手,而那些豪阀受损后最大的受益者却都是皇家,这也没人会不相信,这里面没有皇家的事。

    而一旁的孙不二已经看见了辰汐,他当然认得帝国的长公主,并没有声张,但他走道燕子堂长老的身边,说道:“不要再多花话,不然没人能救的了你和你家主人,也更会毁了燕子堂,而且回去后跟你们掌门要实话实说,如果不想害你们掌门,就不要添油加醋。不过,你家掌门要是在气不过,那过了年之后,你就可以让你家掌门到乾安城东煌大街孙府找我,我是那的管家,我叫孙不二。”

    这个长老一听后,就在众人的注视下突然放下自家公子,然后双膝跪地,颤声道:“在下有眼无珠,不知是孙……大人,冒犯了。”

    孙不二并不理会这个长老跪下的举动,只是淡淡的说道:“什么大人,孙某不过是一介奴仆而已,以后不要胡乱称呼。”

    燕子堂的长老明显十分畏惧孙不二,这应该就是知晓孙不二的过往,而孙不二也不在理会那个长老,转身走到了在一旁辰蔷身边低语了几句,而后就转身离去了,辰蔷也急忙的走进了回春楼内,期间路过子虞的身边,两人擦肩而过也只是对视一眼。

    孙不二离开,而紧接着乌珠城内大名鼎鼎的捕头梅置业也出现在回春楼外,驱散了看热闹的人群。

    当然,那几位调戏苏蕊的豪杰大侠是想离开乌珠城的,但是梅置业却不应允,原因和简单,事情有他们而起,自然要由他们结束,更何况就算苏蕊放过他们,姬财也绝对不会放过。

    那几个调戏苏蕊的人只是被褪去的衣衫,赤条条的绑缚起来悬挂在回春楼外,而梅置业也说了,这一夜极北寒风,冻不死他们,就放他们一马,可这极北寒风凛冽,就凭这几个人的修为,一夜的时间,如果不死,还真是一件怪事。

    孙不二还带走了那叫苏蕊的姑娘和那哥个“小君子”卓雷,毕竟孙不二和苏蕊的关系,看上去就绝对不一般。

    带着苏蕊和卓雷回道孙府,孙不二将二人安置了一番,就独自离开,而走时,孙不二也交代了,说卓雷伤并无大碍,只是被子虞用气劲扰乱了他经脉的运行,导致经脉有些错乱而已,让苏蕊提他疏导一下就好。

    孙不二一走,两人前后而坐,苏蕊就替卓雷疗伤,但在疗伤时,卓雷和苏蕊却聊起了孙不二,聊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卓雷向苏蕊询问孙不二的身份,因为她并不认识孙不二。

    面对卓雷的疑问,苏蕊道:“什么?你不认识孙叔叔,可他不是说与你师父是故交么?。”

    卓雷摇了摇头,道:“从未听师父说起,我也从未在江湖上提到过这等人物,看他的身后和那个燕子堂的长老的恭敬程度,他必然不是无名之辈。

    而且,那个燕子堂的长老称呼他为孙大人,难道这孙前辈是身居庙堂之人?”

    但其实,即使苏蕊去救卓雷,他们两人也只是数面之缘,卓雷之前完全不认识苏蕊,但是苏蕊一见到卓雷的时候就以师兄想成,这本让卓雷很奇怪,但是卓雷当时也没有细问,此时卓雷想起,便继续问道:“对了,还不知师妹的师从何处,为何要对在下师兄相称?”

    面对卓雷接连的疑问,苏蕊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在卓雷身后思量片刻道:“我的师门卓师兄相必并不陌生,卓师兄的恩师年轻时,也与我……师父多有来往,但我听师父说,自从卓师兄的恩师成了君家的家主后,之间便来往的少了,所以我才称您为师兄。

    而您的恩师为何不对卓师兄说起,那相比他老人家必有他用意,至于孙叔叔,卓师兄要是想知道的话,那就问亲自问孙叔叔好了,毕竟来到孙叔叔表明了和卓师兄师父的关系,那必定会告知卓师兄的。”

    见苏蕊绝口不提孙不二,这另卓雷也不好在追问,可是苏蕊说他师父与自己也是故交而且师门自己还不陌生,但卓雷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苏蕊的出身来,随后只能对苏蕊道:“姑娘恕卓某愚钝,真是猜不出姑娘的师门出身来。”

    卓雷说完,苏蕊并未在继续应答,而是在卓雷等待半刻之后,苏蕊才说道:“江南,桃花坞。”

    “桃花坞”三字耳,卓雷很是震惊,因为这三个字不光是能震惊他,更能震惊天下所有听到这三个字的人,“桃花坞”不光是江南武林最神秘的地方,也是世间的禁地之一。

    而江湖一直曾盛传,“桃花坞”中出仙人,而这个传说千年之间未曾断绝,因为“桃花坞”在江湖上存在了千年之久。

    回春楼处子虞并没有返回回春楼,因为他看见了辰蔷身后的宁宇安和达奚儒涵,三人非常熟络的说起了话,而狐朋狗友之间,也自然很少有什么正经的话。

    先是习惯性的吹嘘了一番子虞的身手,而后宁宇安和达奚儒涵更是感叹了一番他们会如何如何,三人说的很是热闹。

    “等回了乾安城,咱们找上巡城衙门的人,直接就去燕子堂,把他窝端了。”

    说话的是宁宇安,他说话的时候两只聚光的小眼满是精光,看上去不像是在说笑,而另一旁的达奚儒涵接道:“这种江湖门派也都是有依靠的,回去打听一下他们的靠山是谁,如果得罪的起,那也就一并都得罪了。”

    子虞也自然“畅想”了一番回道乾安城如何如何,期间更是还提到了陆汉阳那传闻中美丽的姐姐,而就当三人聊的欢乐之时,孙不二的再次出现,却让子虞他们不得不结束了这段谈话。

    孙不二身后跟着一驾马车,而马车上下来的两人,子虞也只认得其中的一个,那就是孙阙,子虞未来的老丈人,而另一个则是子虞并不认识的李柏菊。

    子虞三人急忙行礼,而孙阙却只是点头答应,随后快步的走进了回春楼,但进去后不久,先进去的辰蔷却独自一人走了出来,她先是在宁宇安和达奚儒涵身边低语了一番,而后两人并没有跟子虞作别就突然转身离开了。

    子虞明白这是有事发生,但他并不关心,只是一旁的辰蔷却冷眼看着子虞道:“你们遗族人到真是蛮横,人家不过是在你们的地盘上争斗一番,你就要废人家臂膀么?”

    挠了挠头,子虞真的有些懒得跟辰蔷解释,但依旧是耐心的说道:“如果他们听劝阻,这事也就结束了,同样他们不对我出手,我也就不会下狠手。而且,我想问问蔷儿郡主,在中原境内有外地人违反了法度就不需要惩戒么?哪都有哪的规矩,遵守规矩是对人家的尊装,也是对自己的负责,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道理?我看极北的道理有些蛮横。”辰蔷冷言说道,而她的言语中也充满了对子虞之前行为的不满。

    子虞有些无奈的笑了,继续道:“郡主可能不太理解极北这蛮荒之地的身不由己,你可以理解我们这是一种穷横的表现,但我想蔷儿郡主应该明白,极北要真是蛮横不讲理,那极北何不自立呢?遗族和纳兰家,真的没有跟你大乾一较高下的实力么?”

    “你怎么能说出如此之话?”

    辰蔷对子虞的话很愤怒,但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宁宇安和达奚儒涵正骑着马赶了过来,辰蔷冷眼又看了一番子虞,没在说话,只是在宁宇安与达奚儒涵和子虞作别之后,才带着二人向南离开。

    子虞走进了回春楼,但并没有来到辰汐和孙阙等人谈话的雅间内,而雅间之内,也已经没有了姬财的影子,这就是姬财聪明的地方,因为他代表的是极北遗族,是外人,所以注定有些话他不想听也不能听的。

    雅间内,孙阙和李柏菊对辰汐行礼之后率先出言,说道:“公主此次因何事而来?可是当年旧事?”

    辰汐手中依旧拿着那装满燕回春的酒壶,点了点头,说道:“却跟当年旧事有关,冉阳普卓。”

    冉阳普卓,辰汐以丧夫君冉阳普若的同胞弟弟,也是冉阳家唯一的幸存之人,孙阙眉头紧皱,而一旁的李柏菊则插言道:“他不是死了么?”

    孙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当年也不过是失踪而已,而且是在天牢之中突然消失的,只不过当时帝国动乱,实在无法追查下去,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向辰汐,孙阙问道:“还望公主可放下旧事。”

    辰汐面无表情,她却盯着孙阙道:“当年的事虽然难忘,但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过冉阳普卓的出现却好像是个圈套,一步一步的在套着本宫,本宫本来只是想看看,可没想到终究还是掉进了陷阱之中,期间这群人也没少下血本,西江苗族的噬灵蛊,还有两个通玄的强者,其他之人不计其数,还好本宫命大。”

    辰汐又看了看子虞,道:“还要感谢孙大人的夫婿,如果不是他,辰汐现在可能已经称为一具冰冷的尸骸。”

    孙阙没有搭话,到是一旁的李柏菊接道:“圣上让蔷儿郡主带来了旨意,希望公主能速速返回乾安,毕竟你的安危对帝国来说还很是重要,极北的事就暂时先交给我们了。”

    “你们?”辰汐眉眼一抬,脸上的表情很是充满了怀疑,但李柏菊也知晓辰汐的意思,说道:“长公主无需担心,圣上的旨意中也担心我们无法应付极北复杂的局面,已经通知了大祭司和孟将军前来,另外蔷儿郡主现在也去寻求强援。”

    而李柏菊一说完,孙阙就继续道:“不光如此,这里是极北遗族的地方,遗族也会从中帮忙的,很多事也更加好办一些。”

    孙阙的话一说完,辰汐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她说道:“本宫是帝国长公主,也是辰事府的掌印者,有些事不是你们能左右的,就算是二哥,他也要寻求我的意见。”

    又是一口酒饮下,辰汐继续道:“在我之前,据子虞说纳兰家的小女儿纳兰俞也曾遇袭,而加之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无论是江湖人,还是对我的行刺,这些事,都是要让极北越发的混乱起来,你们这般做法,无非只会让极北更加的混乱,还有那神机阁那含糊不清的消息,你们应该知道,这一切都没看上去那么简单?”

    孙阙和李柏菊对视一眼,两人显然对辰汐的话么有一丝意外,而孙阙接着说道:“长公主所言甚是,我二人也有这些预料……”

    孙阙的话没说完,辰汐就打断了孙阙话,她继续道:“孙大人可知晓豪阀榜是如何一回事。”

    辰汐的话一出口,孙阙的表情没有变化,反倒是一旁的李柏菊脸上有些申请波动,出言道:“那不过是神机阁的一个榜单罢了,不知长公主何意?”

    “呵呵,神机阁?”辰汐的脸上有是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别以为本宫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本宫断定那与孙大人之间绝对脱不了干系。”

    “长公主千万不可道听途说……”

    孙阙无言,李柏菊却意欲为孙阙反驳,但辰汐却不以为意,说道:“不用跟本宫解释,也不要怀疑辰事府的能力,更不要把本宫当做一个傻子,虽然本宫很好奇孙大人是如何能追寻到毫无踪迹的神机阁,但本宫知道有些事还是不问的好况且本宫没有实打实的把握,也绝对不会跟您二位大人说这种话。

    在者削弱各个世家这种事,对我大乾来说很是有力,但我想提醒二位大人,神机阁能与朝廷合作,他就能跟别人合作,虽然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要放弃那么多年来的坚持,要参与到这天下纷争之中,但他们站在我们这一边,也能站在其他人一边。”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