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23章 摩擦升级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卓雷的绰号是小君子,他师父被江湖人称为君子不悔,是江湖至尊录上的任务,乃是八方领主之一,武功高深且名声赫赫。

    有着这样的师父,做徒弟的自然会刻意的模仿师父,无论是从师父处学来的武功,还是师父行走江湖的做人准则,徒弟都会把师父当做一个标杆或方向。

    毫无疑问,卓雷会被称为小君子,就说明他做人的时候,自然会有他师父的几分模样在其中。

    卓雷在江湖上的名声也确实是极好的,至少在南方武林中他的名声和威望绝对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不然这次冲突中,南方武林的青年一辈也不会以卓雷马首是瞻。

    而卓雷说的话,自然是提陆汉阳解围,而且他说的很在理,手下留情且以和为贵,毕竟自己连人家的脸都打了,还要如何呢?

    可是卓雷没想到子虞的回答却很另他尴尬。

    “刚才你第一眼看见我可不是这么与我说话的,而且他拿剑刺我的时候,你可没有跟他说过以和为贵,难道对待极北人你的标准是双重的?”

    子虞停下了脚步,但是说话的时候一直是背对着卓雷的,并没有转过身来,而说完之后,子虞便不在理会陆汉阳,继续向陆汉阳一群人走去。

    “少侠做事要讲道理,什么事不是光用武力就可解决的。”

    再次听到卓雷的话,子虞停下脚步回过头道:“道理?在这乌珠城随意打斗,然后又嘲笑我是鞑虏异族,更是拿剑刺我,他之前可没跟我讲道理?不过你要说道理,我到可以告诉你个道理,那就是极北的女人要是受欺负了,极北的男人绝对不会跟人家客客气气的讲道理,只会用拳头去告诉对方,有些女人你惹不得。”

    子虞自然是在嘲讽卓雷,说的时候,还不忘看了一眼之前被中原武林之人调戏的那名姓苏的姑娘。

    “少侠是要与中原武林和南方武林之人为敌么?”

    卓雷的话音清楚的落入了子虞的耳中,一字也不曾错过,这是卓雷的警告,也是对中原武林的提示。

    毕竟,子虞能一瞬间就将陆汉阳挫败,他的实力肯定在自己之上,自己也是毫无胜算。

    所以,卓雷此刻也是有拉拢中原武林之人一同对敌的意思,这样不光可以加大自身的胜率,也可以让之前的事情化干戈为玉帛,卓雷此番是一举两得之法。

    卓雷的话音落入了子虞的耳中,在二楼的姬财和有无也自然是听得清楚。

    “算盘打的不错啊。”

    这句话是姬财对卓雷的看法,即使这样姬财也丝毫没有担心子虞的样子,而一旁的有辰汐喝了一口姬财给端过来的燕回春之后,喃喃道:“君子不过是大家口中说出来的,所以君子一定是个符合大家利益的人。”

    看了看姬财,辰汐继续道:“你们极北看来只是少数的一方。”

    听闻辰汐的话,姬财点点头道:“你是个看东西很透彻的好姑娘啊。”

    辰汐手中拎着一个酒壶,她好像很喜欢燕回春那股子辛辣无比的味道,每每都是大口下咽,而后在仰起头去仔细的品味一番其中的味道。

    又是一口酒,辰汐看着场外突然出言对姬财问道:“你们遗族也好,极北的纳兰戎也罢,看似蛮横,但不过都是为了活下去的身不由己而已,而其它那些看似文弱的人,被你们极北欺凌的人,却其实都是一些一心要致你们于死地之人,而且他们也有这实力。”

    姬财嘴角露出笑意,说道:“姑娘事情看得透彻,酒也喝的干脆,佩服,佩服。”

    “”

    姬财对辰汐的话,自然是赞赏的,但是楼下的子虞却不然,他也自然知晓卓雷话中的意思,可子虞很好奇陆汉阳是什么态度,虽然自己刚揍了他一顿,但毕竟之前陆汉阳和卓雷也是针锋相对,子虞想看看这两人是怎么厚颜无耻的化解干戈。

    而不出子虞所料,陆汉阳在众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直接道:“卓老弟,此子甚是无礼,我愿与老弟联手将其制服,也告诉这鞑虏异族一番,这极北也是大乾的地界,还容不得他们撒野。”

    陆汉阳的话音一落,周围无论是中原武林和南方武林之人,皆是出声符合,显然在面对子虞时,已经忘记了之前的过节。

    而此刻的子虞见状确是不怒反笑,随即仰起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空,道:“呵呵,你先是说我们是异族,又说这里是大乾的疆土,难道你们这是在排斥边陲百姓么?”

    卓雷自然不想落下排斥边民的名头,话锋一转道:“同时大乾之民,卓某自然与极北之人生在同样的天地之下,但今日少侠的得寸进尺,卓某自然不会同意。”

    子虞面对这群明明想高人一等,却便要说出血大道理的江湖名门望族很鄙视,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就比方说自己很瞧不起他们啰嗦的劲头,还有那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子虞他都很反感。

    话不投机,半句多。

    先动手的自然是刚从地上站起来的陆汉阳,虽然脸上颇为肿痛,但是陆汉阳更在乎的应该是面子,此时卓雷出面虽然抢了自己的风头,但是有他帮助陆汉阳绝对相信自己二人有一战之力,至少也不会像刚才那般狼狈。

    结果旁人递过来的一把长剑,陆汉阳身形暴起,直接将劲力运到极致,此刻的他绝对是再也不敢轻敌而为了。

    而另一旁的卓雷,也并没有太多等待,奔至子虞身旁,一抬腿就直奔子虞的面部而去,意在阻挡子虞视线,为陆汉阳赢得先机。

    这两人的速度很快,,一个阻扰视线,一个实质杀招,前后夹击分工明确。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中原武林和南方武林的两位江湖俊杰,此刻却默契的结成同盟,可见极北人无论是在庙堂之上,还是在江湖之中是多么的不受待见,也可见他们的之间的隔阂,也没有对极北人的那样深。

    动手的虽然只有陆汉阳和卓雷,但是一旁围观的外来武林之人却也没有闲着,兵刃出鞘,在一旁等待而没有出手,毕竟不能让蛮族落下以多欺少的话柄,即使对方的身手显然要高于他二人。

    两个人不算多,而且也可能成为中南共敌极北蛮子的美谈,日后这或许也会成为中原和南方武林破冰的前兆,即使不然,也可以在收拾了这极北蛮子之后,双方在解决之前的问题也来得及。

    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不太一样。

    只是一瞬将,卓雷和陆汉阳两人就分别向不同的方向飞了出去,周围的围观之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其实卓雷和陆汉阳也没明白。

    两人同时来到子虞身前,但却不是同时被击飞出去。

    面对正面踢来的一脚,子虞也是一样用脚还了过去,但是子虞更快,一脚扫在了卓雷支撑地面的那条腿上,将其扫倒,然后又是一脚踹在了卓雷的胸口,卓雷便横着飞了出去,撞到了一片围观之人。

    在击飞卓雷之后,随手就抓住了陆汉阳持剑的手腕,而后直接对着陆汉阳道:“今天我不让你长点记性,你是不会罢休了。”

    陆汉阳本来就是飞身而来,身体横在半空处,子虞顺势一拽,直接将陆汉阳拽落在地上,随后夺过长剑,由上而下的扎了下去,扎的位置就是陆汉阳持剑的那只手的臂膀处,目的很简单,要废了他。

    “手下留情!”

    “住手!”

    两声呼和响起,但却不是围观之人的,周围的围观之人都很年轻,但是这两个声音却显得有些苍老。

    与此同时,两个身影随着声音而至,虽是寒冷极北之地,确皆是一身青衣。

    两个身影都持着长剑,直本子虞而掠去。

    倒在地上的陆汉阳,本来还很惊恐,但是听到了两个声音,却将心放了下来,乾安燕子堂的两名长老,都是自己父亲的师弟,一为化腐巅峰,另一个已经到了宗师境界,都是陆汉阳父亲此次安排与陆汉阳随行保护他安全之人。

    本来陆汉阳一行已经到了滨州府,但这两人跟随在自己身旁,陆汉阳总感觉十分别扭,而且他认为江湖之人佩服的是燕子堂而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带着的这些燕子堂的长老,虽然陆汉阳知道这些人才是燕子堂的底蕴,可陆汉阳认为自己则是燕子堂的未来,更认为自己要生出父亲的其他孩子,所以陆汉阳才支开两名长老,私自跑到这离滨州府不远的乌珠城来。

    可是在乌珠城之前发生的事情,让陆汉阳感到很沮丧,甚至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但发现急忙赶来追寻自己的两名长老来,陆汉阳便放心了,他感觉自己已经得救了。

    而这两名燕子堂的长老在滨州府发现陆汉阳消失后,虽然不知他的去向,但是在一路追寻下,终于发现了陆汉阳的下落,可是刚到乌珠城就发现了,陆汉阳深处陷阱。

    他们二人跟随陆汉阳的目的就是保住他的安全,而此时也生怕子虞不留手,也都是奔着子虞的要害而去,想用剑招逼开子虞,两名长老剑法凌厉,身法飘在半空,极其优美,不亏为燕子堂的长老。

    可子虞即使听到了他们的呼和,感觉到他们的剑招,但是子虞手中的剑却没有停下,毫无阻拦的扎进了陆汉阳的臂膀之中。

    陆汉阳不刚相信子虞没有去躲避两名长老刺来的长剑,而依然重伤了自己,他的惨叫声顿时响起,这不光是因为疼痛,也是因为近二十年的见到修为,被子虞一击就给废了,因为他清除的感觉到,子虞的剑上富含了极强的劲气,将他的静脉瞬间割断。

    而与此同时,这燕子堂的两名长老,见到自家掌门之子中剑,自然不停手,两柄长剑,直接刺在子虞的要害上。

    可是“当”的两声清脆之音想起,顿时令两名燕子堂的长老感到有些绝望。

    只见子虞的全身之上,泛着一层有若实质的光泽,隐约的呈现出淡金色,就是这层金光挡住了两人刺去的长剑,并且让长剑丝毫不能再进一步。

    两名燕子堂的长老见状,咬着牙说出了二字:“先天。”

    他们知道,今天这事麻烦了。

    燕子堂的这两位长老,一个八品化腐,一个九品宗师,这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武者,而燕子堂之所以能再江湖上风头正劲,不光是被朝廷重用,更是燕子堂中有着众多的这种等级的长老和供奉,他们是任何势力都不能轻视的一股力量。

    但即使这样,他们也只不过是普通武者,甚至可以说只是凡人而已,因为在他们这众人之上的还有一种,被江湖之人膜拜或者可以说是真正的武林传说之人,那就是等到上天垂青可超脱武者境界的天地强者。

    当两名燕子堂的长老,在用长剑刺到子虞身上那道淡淡的护体金光时,他们就知道自己掌门的爱子,今天惹的人有些麻烦,至少不是他们能解决的。

    事情也确实像他们想的那样进展的,子虞在将整柄长剑扎入陆汉阳臂膀处,直接将陆汉阳钉在了雪地之上。随后他又顺势抽出了腿间系着的短刃。

    短刀反持,一刀就割掉了那个宗师长老的脑袋,速度很快,快到子虞的刀上并未沾染任何血迹,但子虞在杀了那个宗师境界的长老后,却并未对旁边那个八品化腐的长老动手。

    而那个八品境界的长老也是一动不动,因为他知道,子虞杀他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或者也只不过是多挥一刀而已。

    其实,这个长老不光忧心自己的和自家掌门公子的姓名,更加惊骇于子虞的修为,毕竟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先天强者,绝不会是个无名少年。他知道子虞一定已经是神机阁至尊录上有名的存在,而被写入至尊录的那些存在,也已经不光是江湖上的传说而已,更是这个江湖的真正的强者。

    子虞并未在理会那个八品化腐的长老,他转过身对陆汉阳道:“我们这燕族能奈你何?”

    “少侠且慢,今日之事必有误会其中,少侠若能留我家少主一命,燕子堂日后必有重谢,我家堂主也必定会登门向少侠赔罪。”

    子虞身后的那个依然存活的长老虽然惧怕子虞的修为,但是面对自己的少主,他也觉不能一言不发,即使他话语中还有些日后寻仇版恐吓的意思存在,但也毕竟他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也不知道求饶是否可行。

    可子虞既然敢下杀手,就必然不会把他的话放在耳中,并未理会被长剑钉在地上,而且一言不发的陆汉阳,子虞站起身,奔着卓雷的方向走去。

    周围本来还围观的人,除了乌珠城本地之人还能叫个好,并且依然热情不减的看热闹之外,那群外来的江湖中人,无论是中原武林,还是南方武林之人,都已经对子虞产生了剧烈的恐惧。

    毕竟面对先天强者,这些人加在一起不也够他塞牙缝的。

    见子虞走来,刚将卓雷扶起那些南方武林之人,不由自主的向后开始褪去,只留下卓雷一人,孤身站于人群之前。

    卓雷的伤很重,子虞能把陆汉阳的胳膊废了,自然也不会对卓雷下手轻了,但毕竟没下死手。

    可即使这样,卓雷此时的劲气都被子虞的一脚踢散了,站在人前也是摇摇晃晃的,面色惨白,显然是中了不轻的内伤。

    来到卓雷身前,子虞道:“呦,你这没带两个保镖什么的么?”

    深吸一口气,卓雷稳住气息道:“此次出门历练,家师只是嘱咐我要小心,并未派人前来护送。”

    “果然是名门之后,知道护不了你一辈子,让你自己出来闯荡一番,你师父果然是好师傅,可你师父没告诉你来极北,要尽量的小心一些,不要惹是生非么?”

    面对子虞的话,卓雷真不知道子虞话里的意思,到底是如何,只能轻声一叹道:“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莫要在继续羞辱我等便是。”

    子虞仰起头微微一笑,道:“呵,羞辱?我可没那闲心,我只想告诉你们来极北这里做客,要有客人的样子,即使你们出身高贵瞧不起我们极北人,即使你在极北惹是生非,但你不应该对我出手,因为你先出手,就意味着我可以还击。

    极北这个地方是讲道理的,如果你不出手,我就会行待客之礼,但你们要是不讲道理还先出手,拿我就会以这种方法对待你们,尤其是你们还以多欺少。”

    卓雷子啊听了以多欺少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阵苦笑之色,以多欺少?一百只蚂蚁去伤害一只大象,这群蚂蚁恐怕都抵不过大象的一泡尿液。

    可卓雷却无法反驳,毕竟子虞是胜利者,这时候胜利者讲道理,他这个失败者必须要认真的听着,即使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比如和陆汉阳一样,被废掉一只胳膊,一只他苦练近十余年剑术的胳膊。

    但就在卓雷要表示认输的时候,“仓朗”的一声金属之音响起,之前那个被人调戏的苏姑娘站了出来,手持着一柄长剑站在了卓雷的身前。

    此刻子虞才仔细的看着这个身着白色裘皮的少女,模样十分艳丽说,尤其是一双明亮的双眸,泛着思思的春意,即使在这寒风阵阵的天气中,让人看了也不眠春风荡漾。

    而且,苏姑娘虽然身着裘皮,但依然掩饰不住少女胸前的高耸,难怪中原武林的那些浪荡子会调戏这个苏姑娘,在子虞此时看来,这些家伙的举动可以用“人之常情”来形容。

    苏姑娘的样子确实可以用妩媚形容,但此时手持长剑却也是气势不凡,而她手中长剑所指的对象,自然是子虞。

    “此事因我而起,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只管冲我来。”

    苏姑娘说话的声音很绵柔,即使他所说的内容很具有气势,再加上明知道子虞的修为很高,但是这苏姑娘依然敢站出来,这一点就让子虞很佩服她,至少也不会和她身后的人一样看待。

    “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苏蕊。”

    “苏蕊,人如其名,但我想告诉你,我一般不和女人动手。”

    子虞自然不想对苏蕊出手,他甚至一开始都没有向去弄伤陆汉阳,可他既然选择出手,那有些事就不在他的控制之内了。

    “难道你也要像对待陆汉阳一样,对待卓师兄?”

    听完苏蕊的话,子虞回头看了看还躺在地上,但已经昏迷过去的陆汉阳,他一旁的那个燕子堂的长老焦急的站在他身边,看似守护,但却因为子虞的存在,连插在他身上的那柄长剑都不敢拔出,生怕激怒子虞,从而让陆汉阳性命不保。

    “如果这样,我愿替卓师兄以命相抵。”

    说完,苏蕊就将长剑横在脖颈处,打算用剑自刎。

    子虞看着这个一脸坚毅的苏蕊,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否真的会用剑自刎,但子虞却没有理会这个苏蕊的举动,直接说道:“你死不死跟我没关系。”

    态度很坚决,而且也让人觉得有些不近乎人情,但是子虞之前轻易的就斩下了那个燕子堂长老的头,还有他轻易的废掉了陆汉阳的一直胳膊,这就说明子虞十分的手段狠辣,并不是很把人命太当做一回事情。

    而苏蕊替人担责,而且还是用命去担当,这自然是很慷慨激昂的事,但子虞却只是简单的一句死不死没关系,就不在理会,这换成任何人都会感觉很尴尬,或者说是下不来台阶。

    可苏蕊并没有需要子虞真的给他台阶下,直接抹动长剑,要已死提卓雷担责。而子虞明明看到了,却并不理会,虽然佩服这女人,但真的不在意她的生死,而苏蕊身后的卓雷,他本想夺过苏蕊手中的长剑,出手阻止,可只是强行的向前半步就踉跄的跪倒在雪地之上。

    苏蕊眼看就要命丧于此,但苏蕊的剑却没有划开她白皙的脖颈,因为长剑已经不再她的手中,而是落在了一个子虞十分熟悉的身影手中。

    身影明显的高出苏蕊很多,站在她的身边,轻轻的抚了抚苏蕊的头顶道:“傻孩子,别动不动的就要去死,有些事不是需要死才能解决的。”

    苏蕊抬头看了看夺过他长剑的身影,是一个高大的男子,面容普通,且面无表情就好像死人一般。

    很久未见,但苏蕊很快就判断出这人的身份,急忙带着一丝哭腔的问候道:“孙叔叔。”

    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这身形鬼魅的人是什么身份,但子虞却认得,很多年前他就见过这人,而且样子还一点没变,一副死人般的模样。

    其实这人不光子虞认得,二楼的姬财认得,辰汐也认得,因为这人可不是普通之辈,他正是孙家的大管家,一直跟在孙阙身旁的孙不二。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