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22章 只因极北半燕族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极北不能撒野,尤其是在燕族的地界上。

    这话说出来,其实跟之前小道士说的“纳兰属地无江湖,只因极北半燕族”是一个意思,但是子虞或者说是燕族人绝对不会这么说,因为在他们看来,极北有一半并不属于纳兰家。

    但其实,“纳兰属地无江湖,只因极北半燕族”这句话并非是极北人十分狂妄,容不下江湖之人的意思,而只是代表了极北的势力划分很明确,不是纳兰家就是燕族的地界,两股实力交错之下,容不得别的半点实力掺和。

    纳兰家和燕族的关系是从大乾立国之时便已经存在的,纳兰家一直深居庙堂,在大乾立国之时便已封王,而且历代纳兰家主都拥兵自重,纳兰家的铁骑也是闻名天下的存在,所以纳兰家是历代大乾之主都不能忽略的势力。

    但燕族却很神秘,一直都很神秘,无论是江湖或是庙堂,他只是远远在极北扎根,有人传说他们是北燕皇室后裔,也有人说是北燕名门之后在替燕帝守墓,更有人说他们是异族鞑虏聚居于此。虽然名声不显,但还是有一些人从未忽略他们的存在,因为就是这样一股神秘的势力在极北与纳兰家共同生活了近百余年不亡不灭,也因为每当世人要将燕族后裔遗忘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突然出现震惊世人,无论是于庙堂,或是于江湖。

    在大雪飘落的乌珠城中,就在回春楼下,围观打斗的人也都听清了子虞的话,无论是极北人,或者是极北之外的江湖人。

    子虞的话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晰,可就在子虞话音落下之后,周围稀稀落落的出现了很多议论之声,随后甚至发展成了嘲笑的声音,但是这些发出笑声的人却不是极北人,而是那些外来的江湖中人,因为他们觉得很可笑,一个极北人怎么又理由敢这么说话。

    多年来大乾之人都对极北人有着很深的成见,即使是战功彪悍的纳兰戎也逃脱不了来自朝堂之上的排挤,原因很简单,他是极北人。

    在大乾人的眼中,极北在未并入大乾版图之前的北燕时代,国人也多为荒鞑虏异族,即使现在为大乾国土,但自治多年,这里就是一片荒蛮之地,生存者一群未开化的蛮族而已,很多人甚至都人为极北之人不完全是大乾之人,在他们眼里与异族无疑,这另极北人即使走出极北后,也会遭到白眼和非议。

    这些非议不光体现在生活中,更体现与驻扎在极北与中原相邻的关口中的那些重兵之上,大乾的核心之人对极北之人多是防范和鄙夷的心态。

    周围江湖人的讥笑不断,可陆汉阳却没有这些人的好心情,虽然隐约的想起出门前自己长辈的交代,但是他此刻却不想将那些老一辈的唠叨放在心上,他是要在江湖有一番大作为的人,怎么能总是拘泥于小节。

    “还燕人?燕人何在?燕族何在,你们可奈我何?你们这鞑虏异族还真是狂妄,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看来我不让你吃点苦头是不行了。”

    陆汉阳心中是有大抱负的江湖俊杰,而且在他眼里只要过了卓雷这一关,自己的平步惊云之路就算是真是开始了,但是忽然出现的极北小子却突然坏了他本大好的心情。

    话音一落,陆汉阳长剑直出直奔子虞刺来。

    卓雷一旁观看,他并不想阻止陆汉阳,因为他无心搭救这个少年,即使他知道陆汉阳的修为,这穿着破旧皮袄的无奇少年今天必定是难逃一劫,加上之前少年的话确实是过于狂妄,他感觉这个少年应该得到这个教训。

    所以,当陆汉阳出剑的时候,周围近两百余武林中人无一劝阻,可就在他们认为子虞即将命丧之时,两根手指却悄然无息的夹住了陆汉阳手中的长剑。

    手指很修长且细嫩,就好似应该属于哪个大家闺秀一般,而且出现的也是那么悄然无息,但却是将陆汉阳凌厉的一剑就那么简单的制住,夹在了手指之中,而且夹的很稳妥,甚至就好像只要手指的主人愿意,就可以将长剑脱离陆汉阳的手中一样。

    这两根手指的主人自然是子虞,轻轻的用手指夹住长剑,子虞清晰的感觉到长剑上带来的杀意。

    长剑的主人是陆汉阳,杀意自然也是来源于他,而杀意的自然是来源于愤怒,但一切愤怒的源头自然来着子虞看似挑衅的行为。

    可陆汉阳绝对没想到,这个让自己愤怒的少年能接住自己的长剑,更没想到还是只用了两根手指,本想抽出长剑,但是陆汉阳发现自己的长剑就好似与子虞的手指连在一起一般,纹丝不动。

    他甚至开始怀疑,握住长剑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子虞那两根细长的手指。

    眉毛轻微挑起,子虞淡淡道:“不知死活。”

    伴随着子虞的话音,“叮”的一声脆响,长剑从中断裂,而本就正在试图抽回长剑的陆汉阳,身形随之一凛,直接向后退去,三步之后才稳住身形。

    可身形刚稳,还未做出任何反应的陆汉阳就感觉眉心处产生了一股针扎一般的感觉。

    那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一种随时会丢掉性命的感觉,让他移动不敢乱动。

    等陆汉阳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本来长剑的剑尖此刻却夹在子虞的两指之间,正指向着自己的眉心处,在进一寸,自己必然命丧当场。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是在太快了,周围围观的人,包括在场的陆汉阳甚至是一旁的卓雷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顿时人群有些慌乱了起来。

    等围观的中原武林之人反应过来之后,发现陆汉阳有危险,正要上前帮忙,而陆汉阳见状却摆了摆手,止住了他们,因为陆汉阳自己都不确定子虞会不会一激动就杀了自己,他现在确实感觉到子虞的杀气很重,可是他很确定他能。

    就在子虞用断剑顶着陆汉阳的时候,一旁以陆汉阳为首的中原武林的所谓江湖俊杰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子虞还未说话,卓雷却先子虞一步出声了。

    卓雷拱手抱拳,对着子虞道:“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话语很客气,之前他口中的小子,一瞬间就转变成了少侠,卓雷的态度转变的很快,也不由的他不快速转变,就从刚才的震断陆汉阳长剑的那一招来看,子虞的境界远在自己二人之上。

    低估了这个少年,卓雷很是懊悔。

    可是卓雷的话语传道了子虞的耳朵中,子虞竟然没有理会,而是持着断剑一步步向前,逼得陆汉阳步步后退。

    见状,卓雷一旁大喝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望少侠手下……”

    手下自然是留情,可是话音未曾落下,眼前的一幕却惊呆了卓雷和周围的外来江湖人,至少这一幕一定会从他们的口中迅速传遍江湖。

    扔掉了半截断剑的子虞,并没有真的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也没有向一旁的卓雷回答自己的名字,毕竟一开始他并没有问,现在又何必再问。

    抡圆了手掌就是一个大嘴巴,直接打在了陆汉阳的脸上。

    并没有什么清脆的声响,而是声音很闷,但其中依然含着让人愉悦的清脆之感。

    当然,这感觉只有子虞会有,挨打的陆汉阳和围观的人是绝对感觉不到的。

    一个接着一个,子虞一脸扇了陆汉阳七八下,直接将他打的是七荤八素。

    子虞的动作很熟练,跟市井流氓打架毫无二致。

    子虞也自然清楚打人不打脸,这是颜面问题,这么打的结果,很可能是之前陆汉阳没想和自己拼命,现在他的心中一定是要拼死一搏了。

    可是陆汉阳已经被自己的巴掌给打蒙了,接连不断的后退,手上也只是本能的抬起手护住脸颊,他平时学的高深功法早已忘记,也更无了江湖俊杰的风范。

    其实并非陆汉阳彻底被打蒙,不用功法护身,而是他从出剑之后就发现自己体内的元气好似被寒冰冻住,根本使不出来,此时的他就好似被枷锁绑住一般,元气动弹不得,令他十分恐惧。

    而就在陆汉阳后退了几步后,一旁的中原武林之人,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抽出兵刃奔子虞和陆汉阳冲去,目的自然是解救陆汉阳,可刚冲出去两步,陆汉阳就飞到了中原武林之人的人群之中。

    毫无还手之力的陆汉阳是被子虞扔过去的,被扔过去的陆汉阳直接止住了向前行进的速度。

    人群接住了陆汉阳,虽然还是有几个人被陆汉阳飞来的劲力撞飞了出去,但是还好没有领陆汉阳落在地上,避免了他的二次受伤。

    检查了一下,中原武林的人们发现了陆汉阳只是皮肉伤,并无内伤后,就放心了下,虽然这皮肉伤有些严重,因为陆汉阳已的面部已经彻底的肿胀起来,甚至可以说面目全非。

    打人不打脸,子虞的行为无疑是对中原来的这群武林人或者说是江湖人最大的羞辱。

    但虽然愤怒,中原武林之人还是没有在敢继续上前,毕竟陆汉阳是他们中修为最顶尖的存在,可即使是这样,也只是被子虞戏耍一般的羞辱,毫无还手之力。

    可他们发现,自己不上前,子虞却奔着人缓步走来,一遍走一遍说道:“这会你知道燕人何在了?极北之人是否能奈何与你呢?”

    子虞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暴揍陆汉阳一顿效果并不是很明显,所以事还没完,他想要将事情继续发展下去,找一找这一群人的麻烦,至少他感觉自己有这个实力。

    就在子虞缓步向前的时候,一旁的卓雷却出声道:“少侠这般做未免太过于损伤陆兄的颜面,未免有些过了,还请少侠以和为贵。”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