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9章 不正常的天乞儿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与辰汐在村内逛了没多久,子虞就有些逛不下去了,倒不是行走疲惫,而是辰汐是在太过招摇。

    辰汐原来的衣衫已经不能穿了,但她并没有选择特意给她准备的华贵貂裘,而是选择了一身很平常的粗布棉衣,但即使这样依旧掩饰不住她的绝色容颜。

    也正因为辰汐太过美艳,村内的男人们看了她也都会抱以注视和欣赏的目光,而这也多会引起那些男人的婆娘的不满,导致辰汐走到哪,哪就会传来村夫妻们的吵闹,但其实这也不是那些太平村内的女人心胸狭窄而醋意过大,忍受不了自己的男人去多看别的女人两眼,只不过是因为辰汐过于美艳,举手投足之间的媚态,实在是让这些与辰汐相比而略显平凡的女人们接受不了。

    可让子虞意外的是,本来身份尊贵,应该不会理会这些的辰汐,却对此乐此不疲,甚至没事的时候还会对一些偷偷瞄向他的汉子们抛个媚眼,如此几番之后,这让子虞和辰汐一走一过之后,身后总会传来阵阵跟狐狸有关的咒骂声。

    看着子虞一脸尴尬的模样,辰汐笑道:“极北遗族乃是北燕后裔,历来有擅驭雪狼之名,当年那更是以三万狼骑便逐鹿天下,怎么?除了雪狼,你们当真就不喜欢别的动物?”

    子虞很是无奈,对眼前这个性格犹如小女孩一般的辰汐回道:“那公主是承认自己狐狸精的身份?”

    辰汐确实一脸得意,说道:“怎么,狐狸精有什么不好,那也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当的。”

    子虞回到太平村,还没有和亲人们相见的全,他实在不想留下救了个狐狸精的骂名,实在是有些无法和辰汐在太平村内待下去,子虞打算领着辰汐出去逛逛。

    极北有句俏皮话:“前看没轱辘,后看没轱辘,翻过来一看———爬犁呀。”在久远的岁月中,没有轱辘却能在冰天雪地中飞驰的爬犁,给生存在极寒地区的极北人,带来了生产和生活上的极大便利。

    极北的爬犁可谓冰天雪地中的精灵,曾经令车马在夏日望而生畏的沟堑,河谷,大雪铺盖后沟满壕平,天堑变成了爬犁风驰电掣,畅行无阻的通途。

    “十一月,大冷天。跑爬犁,雪炮烟。”

    爬犁在白雪上留下了两条长长的痕迹,子虞一边哼哼着极北民谣,一边驱赶着两只驯鹿拉扯的爬犁,速度不是很快,爬犁到是十分平稳,辰汐就坐在他的身旁。

    极北的冬日里,注定没有鸟语花香,更别说雷鸣闪电,不过没有风雪的冬日里,极北的天空总是那么湛蓝的,虽然人迹罕至,但到也多出了一份安静祥和之感。

    可面对如此景色,坐在子虞身边的辰汐,却已经没有了刚才与子虞玩笑的样子,没有少女姿态的她,道显得很是深沉,尤其是一对不曾松开的皱眉,让人一看就看出她有心事。

    但辰汐突然停止了思虑,出言对子虞问道:“我记得你应该一直待在祭祀院的,怎么?这次回来,是我二哥让你回来寻找传国玉玺的下落?”

    子虞点了点头,道:“嗯,要不是这趟差事,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在回到这里。”

    辰汐作为执掌辰事府的掌印者,虽然她消失了近五年,但那却不代表着辰事府脱离了她的掌控,她知晓传国玉玺的消息对于子虞来说这并不奇怪。

    不过子虞却突然反问道:“那你呢?也是为了传国玉玺?”

    子虞的话明显是问起了辰汐来这里的缘由,而这明显是之前姥姥不让子虞过问的,但子虞还是没有听姥姥的话。

    辰汐看着眼前被白雪勾勒出简约流畅线条的景色,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毫不在意的神色,她说道:“传国玉玺算什么东西?总说它关乎帝国国运,可大乾建国百年,没有他还不是一样好好的,而之前拥有它的历朝历代,那个是因为丢失玉玺而亡国的?在我看来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那你来极北不是看雪景的吧?”

    说这话,子虞扫了一眼辰汐的脸颊,他的眼睛略过辰汐脸颊的时候,只在其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而后他发现辰汐脸上又浮现出一丝苦涩。

    “追寻当年的一些旧事吧,我本以为我忘记了那些事情,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事情的所带来的疑问却在我的心头,变的越发的无法忘记,而我也越发的想知道真相。”

    辰汐转过头看了子虞一眼,而也是这一瞬间,两人的眼神相对,不过子虞却率先的将眼神躲开,他有些不敢直视眼前的这个绝美的女人。

    “当年我曾寻到极北,问过大祭天,但大祭天却并没有告诉我答案,不过那并非他不知道,只是他认为不能说。”

    仰起头,辰汐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继续道:“不过我也谢谢他,因为从现在我知道的一切来看,如果大祭天当年告诉了我当年的真相,那我可能早就自尽了。”

    子虞疑惑道:“你知道了真相?那你还来极北追寻什么”

    辰汐脸上的苦涩越发凝重,说道:“这个真相我不太相信,所以我要找一个关键的人,来证实一下。”

    或许知道自己不能在问下去,也或许知道辰汐不会在说什么,更或许是子虞怕看到辰汐的眼睛,子虞不在搭话,而是望向了四周略显荒芜的景致。

    而不愿远处橡树林旁边,一只黑毛野猪的突然出现,勾起了子虞的注意。

    “这东西怎么独自出来了。”

    这野猪一般早晨和黄昏时才出来活动觅食,而且都是成群结队,今天这只落单的让子虞很是好奇,这东西什么都吃,平时经常出来糟蹋庄稼,在极北野猪对人的危险性最大。

    这只落单的野猪看上去有五六百斤的样子,由于野猪这东西性情爆裂而且极度记仇和,如果在平常一般猎人是不会招惹这么大的野猪,但子虞却不在乎。

    他停下爬犁,从爬犁上拿出了他之前的那张漆黑的牛家大弓,手中的弓弦在微风的作用下有些“呜呜”作响,这把牛角大弓,虽然算不上精致,但是却很好用。

    子虞离着野猪也有不到两百不的距离,他张弓搭箭将弓箭拉直满圆,瞄着野猪的眼睛处,就在野猪抬头观望四周的一瞬间,利箭射出,正好穿透了野猪的眼睛,直接插入脑髓之中。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别怨我。”

    猎物到手,子虞的心情忽然有些好转,可赶着爬犁刚来到野猪尸首旁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从橡树林中传来。

    “你的弓不错,箭法也挺准的。”

    说话的人就站在离子虞十几步远的橡树下,身着一袭白色的棉制斗篷,脸部的样子藏在斗篷里,子虞看不清楚,但子虞感觉到这个人很危险,之前自己并未察觉,但这人的忽然出现,却让自己感觉到了这人对自己的淡淡恶意。

    “我想要你这把弓。”这人继续对子虞说道。

    “不卖。”子虞道。

    可那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前一后的弯腰俯身,真不知道子虞的话中是有多么可笑的笑意存在。

    “我说过我要买了么?自作多情。”

    白袍人剧烈的大笑过后遮挡头部的斗篷已经垂落,露出了一副俊朗的面容,十六七岁的模样,与子虞的年纪相仿,但是相对子虞来讲,这个人的皮肤十分白皙,白皙的可怕。

    “那你是在向我乞讨?”子虞问道,可子虞话落,白袍人的杀意却忽然暴涨。

    “我叫天乞儿,上天的天,乞讨的乞,生来只向上天乞讨,但你不是皇天,我也不是你口中的乞讨者。”

    说着,天乞儿伸出右手,将身上的面制斗篷撩起,露出了悬挂于腰间的三尺青锋,杀意浓烈。

    “怎么现在竟是一些不正常的人来到极北?”

    感觉到了天乞儿忽然涌现的杀意,子虞却感觉非常不爽,没搞明白这人的目的,他是本来就要杀自己,还是真的就因为这张牛角大弓才被自己激怒呢?

    “我没有母亲。”

    话落,白袍人长剑由手中递出,直奔子虞咽喉,十几步的距离,剑还未到,但是森寒的剑气已经将周围的微风搅碎,天地之间的元气也随之动乱起来。

    “这是先天?”

    子虞心中诧异,这小子修为不低啊,他估计这身旁的辰汐,他知道虽然辰汐表面上中商圈与,但经脉中的损伤应该还没有好彻底,所以就算辰汐之前修为高强,他也要尽量将眼前的天乞儿引离辰汐一旁。

    子虞随即身形远遁,但天乞儿的长剑却紧追不舍,堪堪躲过天乞儿的攻击,脊背贴在身后的一个大树上,身形停止下来,但长剑依然向前,子虞退无可退,身子忽然沿着树干滑了上去。

    一剑入木,树上的积雪被瞬间震落而下,而子虞刚刚贴着树干停下身形,天乞儿手中长剑一转,一股爆裂的气息散开,长剑入木处元气骤然聚拢,“咔吧”一声,整个树木也随之爆裂开来。

    子虞身形向后漂落,离开了以从中破开的大树。

    站稳身形,子虞紧紧地盯着天乞儿,这家伙上来就杀招尽出,这明显就是要自己的小命啊。

    将长弓放置一旁,子虞抽出系绑在小腿处的两柄短刃,微微俯下身体,准备搏杀。

    “你好快,竟然能躲开。”

    天乞儿手握三尺青锋站立于断树之前,微微的朝着子虞笑了笑,继续道:“再试试。”

    话音未落,长剑又直刺而来,这次的剑招虚幻,长剑幻化成十几道剑影,子虞分辨不出那道剑影是真,哪道是假,但子虞的双腿一弓,身体犹如聚力的弓箭一般向右闪躲出去,又是勘勘躲过。

    “笃笃笃”身后的大树上瞬间多了十几个窟窿,子虞这才发现,这天乞儿的剑影看似虚幻,但却都是实实在在的致命杀招。

    “真的好快,但你就知道躲闪么?”

    说罢,长剑急出,与刚刚闪开的子虞缠斗在一起,点,剁,削,刺,天乞儿的剑招是却又迅快急灵,而且剑身罡风四起,周围的树木也都被剑罡折断。

    用手中短刀格挡,子虞依然是双腿前曲,半矮着身子,脚下的步伐琐碎,十分快捷,忽然一瞬间便与天乞儿相遇,然后手中短刀直接挡在了天乞儿的长剑上,两人的罡风相撞,劲力四溅,竟然以两人为圆心,将四周的树木折断,甚至四周的积雪都被震荡开来,露出了积雪下的土地。

    天乞儿气息暴涨,想以劲里破开子虞的短刀,可子虞却身形一侧,双手向前一推,将天乞儿的剑罡推了开来,天乞儿的剑势过猛,本要收回,但一个突然出现的一阵恍惚之感后,天乞儿竟然有些受不住自己的剑势。

    但也是在这一瞬间,天乞儿发现半蹲在地上的子虞身躯直接向上一提,左手的匕首直接抬起,奔着他的脖颈间的要害袭来,天乞儿感觉到了危险袭来。

    “呵。”

    一声暴呵,以天乞儿为中心,四周元气爆裂,子虞的身形竟然硬生生的被天乞儿的气劲震开,手中的短刀微偏,并没有及重天乞儿的要害。

    被震飞出去十步,子虞缓住身形,随后道:“好高的境界。”

    “境界只比你高那么一点点,因为这是上天给予我的施舍。”天乞儿平稳住气息,缓缓道。

    子虞轻挑眉宇道:“是么?”

    天乞儿忽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处,一丝殷红涌现,他的脖颈被子虞的短刀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你死定了。”天乞儿怒道。

    可子虞面对天乞儿的愤怒,却很不以为意的笑道:“呵呵,刚才刀尖在往前一寸,你就死了。”

    “狂妄。”

    不过说出话的天乞儿没有向前,他先是朝一旁看了依旧坐在爬犁上的辰汐一眼,发现辰汐只是在十分认真的看着他和子虞的打斗,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但他依旧的思量了一番,他犹豫片刻未在说话,随意转身离去。

    子虞收起手中的短刃,来到辰汐一旁,说道:“这小子还是很忌惮你的。”

    辰汐并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而子虞却继续说道:“极北这次被神机阁这异宝的事祸害的不轻啊,什么样不正常的人都跑到极北来了。”

    辰汐看着天乞儿远去的背影说道:“你不认得他?”

    子虞并没有心情去看天乞儿,而是对辰汐说道:“以前听说过,今天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评价当今的江湖俊杰,那师从天启道人的天乞儿无疑是这其中的枭楚。

    天乞儿作为一个弃儿,出生时就被江湖上的“三杰”中的“天杰”天启老道所收养,而且他生来就跟其他江湖俊杰不在同一起跑线上,他生来就可以感知天地元气,乃是天生的强者,也可称之为生儿“先天”。

    天启道人给给他取名天乞儿,意喻他是得到上天施舍之人,老道曾断言,天乞儿的日后注定要超越于他,可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今天在子虞面前却吃了大亏。

    天乞儿只有十六七岁,但却也同样和子虞是先天修为,这种寻常武夫很难达到的境界,而且天乞儿在操纵天地元气的时候也跟子虞不太一样,别人都是经过自身的经络和内息与身外的天地元气产生联系,然后在驱使这些元气为自己所用,但在交手的过程中,子虞发现这天乞儿根本就没发现他与体外的元气有任何联系,因为他根本就是和元气融为一体。

    虽然交战的时间很短,但子虞确实使出了乱须臾之后,才出其不意的略胜一筹,但是下次呢,如果在遇见这小子可就是真不好说。对方是先天的境界,子虞也是先天的境界,但是对方的修为给子虞的感觉确实很强大,而且这小子对元气的掌握跟自己一比,子虞发现自己对元气的掌握能力就好像是冒牌货。

    或许纠结于天乞儿对天地元气的掌控,子虞的神情显得有些发愣,而一旁的辰汐见状,用手在子虞的眼前晃了晃,打断了子虞的思绪。

    “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辰汐的话很直接,不过子虞却没有反驳的意思,而辰汐继续说道:“不过你也足以自傲,天乞儿生儿能感知天地元气,他虽然只是先天修为,但其实早已有通玄的实力,这种实力还在你手里吃了亏,难过的应该是他。”

    不过辰汐看了看子虞手中的两柄短刃,说道:“大祭天把这一对至宝留给了你,还真是疼爱你。”

    见辰汐提起子虞手中的两柄短刃,子虞却摇了摇头,他并没有接话,反而对辰汐说道:“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极北,难道也是为了异宝?可这神机阁口提到异宝应该就是传国玉玺,那对这些江湖人来说,又有什么用处?”

    “神机阁这个地方,我一直很好奇,但却从未寻到他的根际,但我却知道神机阁的习惯,从来不会把一些事情说的那么模糊,异宝?何为异宝?它们从来不会那么说话。况且,辰事府内关于传国玉玺的消息,也来的太过于准确和清晰,但来的途径却显得有些并不清楚,这一切也都太过于突然,我想皇兄也是怀疑,所以才让你回极北来探探虚实。”

    辰汐的话提醒了子虞,子虞之前并没有关心这些传闻,但今日提起,却让子虞产生了疑虑。

    子虞问道:“你是说,这消息有假?”

    辰汐摇了摇头,回答道:“假不假的,没人知道,但我不认为这消息是假的,我只认为这消息是有意的。”

    一说完,辰汐又指了指地上的野猪,说道:“这野猪你就打算扔在这?”

    听了辰汐的提醒,子虞抬头看了看还早的天色,对辰汐笑道:“找个地方,给你露露手艺。”

    说完,子虞野猪放在爬犁的后面,赶着爬犁就直奔乌珠城,他知道辰汐也想去乌珠城里面看看,因为辰汐与江湖,还是有着很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天佑之乱后,辰汐掌管的辰事府,用或威逼,或利诱的手段,实际上已经控制了一半江湖,而如今江湖中有无数的高手汇聚到极北,那辰汐只要还是帝国的长公主,还是辰事府的掌印者,那无论她当年的旧事有多重要,她也要先管一管江湖上的事。

    而坐在爬犁上的子虞也开始在心中感叹,这趟回极北,绝对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结束的一次探亲之行。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