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3章 石门岭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石门岭,位于极北之地的东南部,属白山山脉,北起松江畔,南接白山,绵延千里,地跨整个极北之地,其处山势陡峭,连绵逶迤。山深林密,古木参天,人迹罕至,其中更是遍布成精猛兽。

    此刻,石门岭中白雪齐膝,能见到太阳,石门岭与外面的风雪交加略不同。不过,虽艳阳高照,但依旧寒风透骨。

    一处背风向阳的山坡上,子虞正站在雪地里,打着赤膊,用白雪擦拭着略显单薄的身体。

    在将纳兰俞送回鹿州之后,子虞便继续北走,很快就穿过了宁州,到了这片属于自己家族的地界,不过他并未着急回家,因为他还想先去查看一下传国玉玺的下落,而按照师姐的话,石门岭内的石门顶峰也正是那玉玺的所在之处。

    口中吐出白色的雾气寓示着冬日的寒冷,但从子虞红润的脸庞上来看,他并不惧怕这极北之地彻骨的严寒。

    擦拭干净,子虞从身后的雪地上拿起那身破旧的皮袄穿好,随后长叹一声,道:“还是这山里舒服,不用看人脸色。”

    感叹了一声,子虞不禁摇了摇头。

    矮身走进身后不远处的地窨子内,这地窨子是常来这里的山民建造的,用以在山中短暂留宿,其中也会留有一定的物资。子虞从中拿出一口不大的铁锅和一些稻米,清除一片空地,升起火后将铁锅架好,将锅中放入白雪便开始烧煮。

    白雪化开,将稻米倒入锅中,煮沸之后,少年拿出一些冻肉,切碎后放入锅中用木勺开始搅拌,在加入盐巴与干菜,不久便香气四溢,看着已经熟透的稻米,闻了闻味道,少年已经准备开始享用自己的饭食。

    “快好啦,入山之后的第一顿。”

    子虞话音刚落,一旁的树林中传来几声响动,随后一道白色身影从林中走出。

    这石门岭中虽然凶险,但却不是没有人进入,子虞并不奇怪这里会有人来,但奇怪的却是来的人。

    子虞抬眼望去,发现来人竟然是纳兰俞,看了看纳兰俞,又看了看纳兰俞身后的树林,她很诧异纳兰俞敢独自一人进山,却未理睬她,子虞摇了摇头神情略显无奈,随后由转过身继续用木勺搅拌即将煮好的肉粥。

    “你怎么又跟来了?我这是甩也甩不开你是么?”子虞说话的时候显得很无奈,他在将纳兰俞送回家之后,本以为和纳兰俞之间的瓜葛也就就此结束,但没想这个收了重伤的女子却只是简单治疗后就追上了子虞,而且无论子虞如何说辞,她都是一副铁了心要缠住子虞的模样。而两人的关系好像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不过这种转变却让子虞有些接受不了。

    山上的雪很大,纳兰俞很吃力的走到了子虞身旁,她站立一边道:“我还要问你为什么躲着我呢,难道你是怕我?你之前救了我,我这是来兑现我的承诺的。”

    “怕?当然怕,极北谁不怕你们姓纳兰的?”子虞的语气中有些无奈,只是说话的时候双眼又看了看纳兰俞胸前的挺立,道:“真是魔鬼般的可怕啊。”

    看着子虞明亮的双眸,并没有因为子虞的调戏而恼羞成怒,反而故意挺了挺身,将胸前的挺拔又向前凑了凑,说道:“那你也别光说说啊。”

    两人的角色完全转变,这时候好像并不是子虞在调戏纳兰俞,而是纳兰俞在调戏子虞。

    顿时子虞觉得自己的头都有些大了,说道:“你胆子不小啊,这里可不是你纳兰家人应该来的地方,更可况再过几天估计就要大雪封山了,雪狼这时候可都是成群出没的,遇见狼群你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子虞显得很不耐烦,不过纳兰俞依旧是不以为意,笑道:“这片山岭,确实不在属于我纳兰家的地方,但你我两家的关系,早已不是百年前的那般,而且两家都需要向前看,也都需要拿出向前看的勇气来。”

    子虞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明白你说的话。”

    纳兰俞知道子虞明白她的话,说道:“你听的明白,我知道你是当年那个遗族中被带去乾安的孩子,我也知道你在遗族之中的分量,所以你不可能听不明白我的话,不然,遗族也就不会让你去那乾安城了。”

    子虞凝视着纳兰俞绝美的容颜,他忽然发现这纳兰戎对纳兰俞的重视并非凭空而来,纳兰俞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之快,让他很不适应,而如今的话,让子虞忽然明白了纳兰俞的意思,

    随后他十分干脆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纳兰俞面露笑容,她说道:“我的意思是结束你我两家这百年的纠葛,合而为一,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你我联姻……”

    话还没说完,两人就不得不终止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因为一个身着红色单衣的女子,迈着蹒跚的步履,从树林中走出,缓缓的向二人走来。

    女人的头发有些散乱,身上的单衣上也有多处破损,裸露出衣内白皙的肌肤,衣角处已经结冰,但子虞看的出,那冰是由鲜血凝结而成。

    女人的样子很狼狈,明显是不久前刚经过一场搏杀,并且她来的方向杀气涌现,明显还有尾随者。

    纳兰俞站起身,走到了子虞身旁,无论两人之前的对话是否成功,她已经把自己和子虞放在一个阵营来看待。

    这石门岭中凶险,并不缺少擅入其中者的尸骸,子虞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女人,也并未多加理睬,因为由于石门岭出于极北临界所在,加上之前天佑之乱的原因,在子虞出生之前,这石门岭中各国谍子与江湖人物一直是络绎不绝,所以石门岭中的争斗与杀戮,那可真是从未间断过。

    或许也可以说这石门岭活人少见,但死的和将死的,却是绝不少见。

    来到两人身旁,便弯下身去蹲在篝火一旁,直接开口道:“好香的肉粥。”

    女人的话音没有引起子虞过多的注意,但是女人却抬头望向子虞道:“小哥,这粥在不下火,可就要糊了,卖我一碗怎么样。”

    “这深山老林哪里来的买卖呢,但是你既然这么问,看来你也是不想白吃我的东西,想必你一定是个公道之人。”

    说罢,子虞便拿起一旁的木碗,盛了一碗递给女人,道:“如果你不嫌弃食物糙劣,就给你来些尝尝味道,钱就不谈了,权当是过路的缘分。”

    接过热气腾腾的木碗,女人道:“那就多谢小哥的款待了。”

    粥已经熬出了米油,肉糜也炖的香烂无比,女人慢慢的吃了起来,女子吃的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

    “不知姐姐从哪里来?”

    纳兰俞开口想女人询问道,但是女人却未回应。

    子虞示意纳兰俞不要在继续问下去,低声对纳兰俞道:“她很危险。”

    听了子虞的话,纳兰俞好像习惯一样,又一次朝着子虞的身后站了站。

    女人的头发散落,子虞不是太能看清女人的样貌,只是觉得女人吃饭的样子也很好看,小口小口的将食物放进口中,然后慢慢的咀嚼着,就好像要品尝到每颗米粒的滋味。

    看着女人吃东西的样子,子虞拿起一个皮质的酒囊,喝了一口囊中的烈酒,笑道:“你要是这么吃,估计可就吃不完了。”

    话音落,林中异响,杀意涌现,鸟儿闻声惊散飞起。

    夜晚光线黑暗,为了去干一些私密的事情,很多人都会穿上黑的夜行衣,这比较便于隐藏自己,不容易被发现,而在雪冰天雪地中,想要管一些比较私密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说杀人,一袭白色的劲装,就会非常合适。

    十几个人,飞身从树林中飞身而出,从身形来看个个身手不弱,但这些人虽然身手不错,但是却好似十分忌惮眼前的红衣女子,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分站一旁,将女子、子虞和纳兰俞三人围在中央,伺机而动。

    轻轻的将手中木碗放下,女子随后对子虞道:“对不住了小哥,给你带来麻烦了。”

    女人又看了看子虞身后的纳兰俞,调笑道:“小美人,这些毛贼没有吓到你吧。”

    纳兰俞警示的看着女人却并未答话,而子虞喝了一口酒,便将酒囊递给女子,道:“相逢即是有缘,更何况在这山岭荒野中,生生死死还真就不是什么大事,没什么满帆不麻烦的,再说你不也说了就是几个毛贼而已么。”

    女人并未在跟子虞客气,只是抬起头对子虞笑了笑,但是在女人笑的时候,子虞却感觉这身着红衣的女人,那明媚的双眸中竟然透着妖异的神采。

    随后接过子虞的酒囊大喝了一口,酒入口,辛辣感从味蕾上传来,但却为能阻止女子的大口下咽,直到她垂下酒囊对子虞说道:“酒不错。”

    说罢,女人将酒囊抛还给子虞,站起身就奔密林处走去。

    可刚走两步,女人就停下身体对子虞说道:“如果我能活下来,一定会还小哥今日这顿饭的恩情。”

    风吹过,树林间充满了肃杀之意。

    十三个白衣人,游离在女人四周,他们的展位很奇特,相互之间都在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游走的位置也是有迹可循,他们在布阵,虽然人数众多,但是他们却用的是弱者对待强者的方式。

    白衣人的眼神从未从女人身上离开,甚至已经不在意子虞和纳兰俞的存在,只因为他们知晓这个红衣女人的可怕。

    红衣女人此刻已经变了个人一样,又发依然凌乱,红色的衣衫依然残破,但是她看起来整个人忽然变得多了一丝戾气,一丝暴戾之气,她的眼妖异的神采越发浓重。

    红衣女人深处双手,两只手和胳膊很自然的向外伸展出去,就像一个慵懒的女子在伸展自己的手臂,一切都显得那么随意,但她的双手中忽然各自垂下了一丝光彩,透着寒意的光彩,也是透着杀意的光彩。

    十三个白衣人,十三个方位,十三声暴呵。

    双目、咽喉、肋下、心口……十三个人从不同的方位同时出招,但唯一的目的就是将女人杀死。

    危险的感觉袭来,一旁的子虞横抱起纳兰俞,飞身后越。

    就在子虞后退之时,森寒的气息击碎了刮起的寒风,女人双手挥舞,四周寒芒闪显,逼人的劲气将地上的积雪肆意刮起,就连一旁树上未曾掉落的枯叶也被刮落。

    红衣女人双手的光彩华为无数,向四周的白衣人扑面而去,山林之间,极小的一块空地被打斗的劲气瞬间笼罩,“叮、叮……”的声音响起接连不断的响起。

    打斗在一瞬间开始,也在很短的时间结束,短道子虞只是刚刚越到安全的地方。

    当子虞在回过头来看空地之上的景象时,飘在空中的最后一片枯叶才刚刚落下,四周刚刚被卷起的积雪也以被鲜血染红,飘散在空中如血雾一般。

    “嘎吱”一声,一棵离空地最近的树木到下,随后一切变得如死一般寂静。

    看着眼前的光影,纳兰俞惊讶的已经合不拢双唇,有些呆滞的望着空地上的一片狼藉,残肢断臂,之前的十三个白衣人,已经分不出彼此,或许只能按照手脚头颅的数量才可以判断地上的人数,他们的兵刃也全部断裂,与他们的尸体一样,散落一地。

    “好强……”

    纳兰俞用最简单的语言,表现着自己的吃惊,或者是惊恐,她很庆幸子虞将他抱离了那危险的地方,就像子虞之前将她护在身前时说的,这女人很危险。

    “你还好么?”

    “不要靠近我……”

    子虞发出一句问候,当然不是在问纳兰俞,是在问那个红衣女人,而红衣女人的回答也很干脆,虽然没有说自己的状况如何,但是意思却很明了。

    可说完话,女人呕出一口献血,身形开始摇晃,然而她并没有坚持住,身体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让子虞离他远点也就成了她到下的最后一句话。

    走近一看,这女人的状况确实不是太好,身上单薄的红衣尽碎,子虞上前摸了摸红衣女人的鼻息,发现鼻息虽弱,但是女人还活着,随后便向四周看去,想看清楚刚才得打斗到底是如何进行的。

    “她还活着么?”赶过来的纳兰俞看着倒在雪地中的女人,向子虞问道。

    “活着,但是应该活不了多久了。”

    蹲在女人身旁的子虞,探了探女人的脉搏,暗自的摇了摇头,子虞心中暗暗感慨女人的果断和狠厉。

    “这女人之前不光受了重伤,而且还中了剧毒,刚才应该是强顶着内伤催运内力,才将这些人击杀,导致伤势更重,她身上的衣衫就是因为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劲气才被自己震碎的

    而且这女人刚才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招数,你看她身上的划痕,完全是被对面伏击她的刺客的断裂的兵刃所划伤,恐怕她就是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怕对方跟自己消耗,才会出此下策,与敌人搏命来求得一线生机。”

    看着女人有些衣不遮体的破碎的衣衫,娇嫩的肌肤若隐若现,子虞随手解开自己的皮袄,准备披在女人身上,不让他饱受赤身的屈辱。

    可能是发现子虞的动作,或许是出于对生的渴望,女人迷糊之间竟然又断续的说道:“离……我远……点……”

    女人挣扎着翻了一下身躯,随后却又晕了过去,女人的翻身将大半个几近的后背露在的子虞眼前,可是女人背部的一副奇怪的图案吸引了子虞的注意,仔细看去,竟然是一个黑色的圆形火焰凤凰图案。

    “我说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死呢。”

    将自己的破旧皮袄披在女人的身上,一旁的纳兰俞也看到了那个凤凰的图案,她明显为之一愣。

    子虞抬头看了一眼将暗的天色,他抱起女子就奔山下而去。

    一旁的纳兰俞,问道:“你要干什么?”

    “得救她。”

    “救他?”

    子虞抱着还在昏迷的红衣女子,快速的奔着出岭的方向走去,他并没有理会身后的纳兰俞,他知道以纳兰俞那样的身份,又刚刚经过一场刺杀,现在一定会有高手在其身边保护,用不着自己操心她的安全,而怀中的女子则不然,他需要快点送她去一个能救其性命的地方才行。

    救与不救的缘由只在一线之间,而她身后的那只凤凰就是子虞必须救下她的最大缘由。而且,黑焰火凤,那是只有辰家女子才有的印记。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