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10章 遇袭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大乾帝国,极北境内。

    如刀般凛冽的寒风,将漫天白雪吹肆意飘零,加上特有的人烟荒芜,这极北之地到处都透着刺骨的寒冷,怎么都不会让人联想起白雪皑皑的美感。

    奉州境内,一队人数过百的精骑,正顶着寒风,护着一架由两只纯白色的雪鹿拉乘,并带有白色雪莲徽记的华贵,十分快速的向前行进着。

    鹿辇的样式虽然不是十分奢华,但是鹿辇所拉乘之人必定非富即贵,而且是大富大贵。

    毕竟,雪鹿的价值昂贵之际,毛色纯正的可达白金之巨,而雪鹿善于奔跑速度极快,藏于雪山之间十分难以捕捉,加上雪鹿的性情高傲活泼极难驯养,如要将雪鹿可驯养到拉乘车辇,那样的花费要远远大于雪鹿本身。

    况且,雪莲的标记,在极北就意味着那个控制着极北的姓氏,纳兰。

    纳兰家,正是出了幽州之后,极北之地真正的主人。

    这极北之地原是北燕国土,但北燕亡后,在这极北的地界上,这极北的一草一木,一冰一雪姓纳兰,因为这极北之地现在是纳兰家的属地。

    作为大乾帝国仅存的异姓王,纳兰戎掌握着极北三洲,这种对极北的掌握是从纳兰戎那身为大乾降臣的祖辈就已经开始,也正是自大乾帝国建立伊始,纳兰家变拥有了与国同休的王冠。

    异姓王,指当朝皇族以外的、因功而受封王爵的人,但大多时候都异姓王都是在皇帝势弱的时候才会封,一旦封异姓王,就意味着一个朝代由盛转衰或即将灭亡。而纳兰家当年之所以能够异姓封王,也正是因为大乾开国皇帝辰林的身不由己。

    这极北之地地处边陲,周边都是大乾的敌对诸国,所以边境常年战乱不休,而且匪盗猖獗,再加上此地特有的寒冷和遍布山川荒野之中的凶猛野兽,造成了极北人自出生起,就要天争地争,更是要与人相争,这也就使得极北的民风彪悍,十分尚武。

    也正是如此,全部由极北土著之人组成的数十万极北大军,强悍无比,曾有“无不胜之战,无不克之敌”的美誉,也使得极北的军队,被大乾内外之敌畏惧不已。

    就连幽州连接极北的关卡,都名叫逐鹿关,而逐鹿关,意取逐鹿中原,这名字是大乾开国皇帝辰林所取,而这个名字就好像在提醒着人们,这座关之后就是中原,再加上关外拥兵自重的极北,其用意也就不言而喻。

    拥兵几十万,纳兰家自然是这极北的主宰,虽然偶有外敌和匪盗的作乱,但在纳兰家的治理下,极北还算得上是安居乐业,更何况极北精兵多是极北之民出身,已然成了纳兰家的私兵。

    所以极北之地早已经被纳兰家掌握到了极致,甚至朝廷所派遣的官员到了极北这,就如同摆设一般,所以,极北的外来官员也经常会被“草包”、“无能”等头衔,但事实如何,只有官员自己知道。

    极北民间有句俗语最为贴切,那就是“只知纳兰家规,不知天之律法”这等诛心话语,当然,这是否出自百姓之口就不得而知了,何况,任何一个君主,都不会放任一个拥兵自重的藩王逐渐强大,而也因为纳兰家的强大,历代天子对纳兰家也是防范不已,意图削藩之事从极北建立初始就未曾停止过,但总是收效甚微。

    所以,虽然在庙堂之上,朝廷忠臣对极北极尽打压排斥,但依然无法改变极北自治的局面,可随着十多年前的天佑之乱爆发,极北的朝廷的关系也略微缓和了一番,当朝太子辰恒迎娶纳兰戎长女纳兰若为太子妃,也打破了极北纳兰家不与大乾皇族联姻的传统,而纳兰若更是诞下一子一女,与辰恒恩爱有加,深受皇帝皇后的喜爱,并称其贤良淑德。而且在天佑之乱时,纳兰戎亲自领兵助大乾平定叛乱,战功卓著,而其次子纳兰成更是与数万极北儿郎战死沙场之上,极尽为国尽忠之责。

    这纳兰家在大乾帝朝廷为动乱之时并未趁火打劫,反而助大乾江山平叛,保持江山一统,倒也是另大乾帝国和极北纳兰家之间的态度,转变了几分,至少在纳兰戎返回极北之时,天子辰旸到也是责骂了几个谏言纳兰家拥兵自重的御史言官。

    但天子之家的猜忌是否完全消除,和纳兰家是否真的存有不臣之心,相比只是他们自己猜知道的。所以,纳兰家在大乾的势力,却是世人皆知的。

    而此刻,纳兰家的军卒如此架势,那坐在鹿辇内的毕竟是个身份尊贵之人。

    风雪中,“噔噔噔”的几声脆响突然传来,无数枝弩箭从两旁的密林之中飞出,直奔骑队而去。

    但弩箭的速度过快,还是射中不少骑队中的骑士,弩箭的威力也很大,被射中的骑士皆是破甲而亡。羽箭的威力如此之大,骑军已经判断出这是军队中的制式武器,“神臂弩”。

    神臂弩,弓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做工精良,射程极远,而且威力强大,弩矢可透传榆木。这是一种军队中才有的制式弩箭,民间很难出现。

    而就在弩箭射入骑队的瞬间,骑队行进道路上突然出现的绊马索,也让最前一排的骑兵坠马,阻拦了骑队的前行。

    在骑队停止前行的一瞬间,三十名身着白衣之人从两旁的密林和雪地中突然出现,手持利刃,直奔骑队而去。

    夜晚光线黑暗,为了去干一些私密的事情,很多人都会穿上黑的夜行衣,这比较便于隐藏自己,不容易被发现,而自然在一片银白色的雪冰天雪地中,想要管一些比较私密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说杀人,一袭白色的劲装,就会非常合适。

    “御敌,保护小姐”

    这明显是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袭击,不过一行精骑显然训练有素,面对突然袭击立刻做出了反应,军卒们也直接奔着原本就在骑队中央位置的鹿辇围了过去。

    搏杀开始,很惨烈,但却明显是一边倒的形势。身着铠甲的纳兰的军卒虽然精悍且悍不畏死,但对方那些白衣人的身手是在是高出这些出军卒太多,两伙人的尸首交替的倒在了由大雪覆盖的道路上,可地上的尸首明显是白衣偏少,身着铠甲的偏多。

    即使这样,军卒们也并未后退,剩下的几十人依旧死死的围在鹿辇周围。

    一个身着白裘的少女从鹿辇上缓缓走下,,少女二八佳龄,容颜绝美,尤其是其身上自有一股子轻灵之气,在配上那犹似一泓清水的双目,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小姐……”

    担心少女安危的军卒急忙护在少女身边,但少女先是看了看周遭的情况,随后望向道路的西侧说道:“这么守着不是办法,西边的围困比较薄弱,跟我一起从那冲出去,进入密林之后再说。”

    少女拔出佩剑,在军卒的掩护下,奔着西边的密林处前行,但这明显是个圈套,准备如此充分的敌袭自然是不会如此轻易的就留下破绽,但少女此刻显然是别无他法。

    刚到密林边缘,众人就停下了向前的脚步,一个长相俊朗,但身材十分瘦弱的瘦子正骑着一只雪白的“驴”,出现在了西侧密林的边缘处。而这,也正是那伙人敢放开此地的依仗。

    没有过多的废话,少女带人奔向眼前的骑驴男子,他们的目的就是越过这骑驴男子,从而走入密林,只有那样他们才可能有活下去的希望。

    打斗越发的激烈,官道上也横七竖八的倒着很多的尸骸和残肢断臂,有人的也有马匹的,而这些尸骸上布满伤口,从伤口中留出的鲜血,也将官道上的皑皑白雪染得鲜红无比,天地皆白,唯独此处殷红,自然无比刺眼。

    寒风依然肆意的吹动着漫天白雪,而本应炙热的鲜血在这寒风的吹刮之下,也逐在寒冷之中渐凝结成了鲜红色的冰晶,随后又被寒风吹起的飘落覆盖其上,消失了殷红的痕迹,也预示着这些洒出这些鲜血的生命,已经彻底消融在这片雪白之中。

    搏杀已经进入到了尾声,但此时的少女却尽显狼狈之色,华贵的白裘上血迹斑驳,手臂上巨大的伤口依旧有鲜血向外流淌,加上少女口鼻处依然残留的鲜血来看,她必然是伤势不轻,而且少女的身形也开始摇晃,甚至只能靠手中长剑的支撑,才能使她屹立不倒。

    还剩下的近二十名白衣刺,将少女围在当中,少女本就略显娇小的身影在众多此刻的围困之下,更加先的孤立无援。

    “极北纳兰俞,窈窕神女颜,纳兰小姐的容颜果然是名不虚传,确实不亏纳兰至宝的美誉。”

    说话的是那个骑驴的俊美男子,他他明显是这一众此刻的首领,只不过她的大乾话说的有些生硬,显的并不像大乾之人。

    被称作纳兰俞的美艳少女,虽被强敌围困,脸上却也毫无波动,然而当男子说出自己姓氏之时,这个美艳少女却微微笑道:“知道我姓纳兰,你还敢在这极北对我动手,想必定是预谋已久的了,不过你不怕我纳兰家的报复么?我真不知道你有怎么样的勇气,敢来挑战我纳兰家的铁骑。”

    男子淡然一笑,随即环视周围,不过目光最后却停留在那满地尸骸之上,那些尸骸正是之前护卫纳兰俞的极北军卒,也就是纳兰俞的父亲,极北王纳兰戎的属下。

    想到刚才这些普通军卒悍不畏死的守卫在纳兰俞身前,至死不退,一时间更是让自己的精锐下属有些难以对付,如果不是自己出手,恐怕此刻厮杀仍会继续。

    “预谋不预谋的,纳兰小姐可以猜测,你我之间必定不是偶遇就是了。况且在下做完这一票,我此生也不会再来极北,毕竟杀了纳兰家的人,还敢亵渎纳兰戎最宠爱的小女儿纳兰俞,这罪过绝对是不小的,如果被纳兰家抓到,在下恐怕想死都难

    不过,这纳兰家的铁骑果然名不虚传,这些军卒也算得上是精锐之士,虽然武道粗糙,但是悍不畏死,而且不死不休的搏杀方式,倒也让我们这些江湖之人有些难以应付。”

    “是否是江湖之人,我纳兰俞还看不出来,但我纳兰俞到很好奇,哪个江湖门派敢对我纳兰俞动手?”

    纳兰俞一边说着,还一边露出了讥讽之色,而随后看了一旁的尸骸,略作停顿道:“不过你认为这就是纳兰家的精锐你就错了,这些虽也是我纳兰家的大好男儿,不过是纳兰家最普通的军卒。而这也是我纳兰家的铁骑强过你们的原因,因为他们明知不敌,也依然悍不畏死,而你们这些连身份都不敢显露的人,虽然修行武道,但怎么能和我极北儿郎相提并论。”

    寒风夹杂着飞雪吹打在纳兰俞的脸上,令她有些睁不开那美艳的双眸,而纳兰俞说完话,她的身形略显晃动,差点摔倒在地。

    她已经深受重伤,手臂上的刀伤随深,但也不过是普通外伤罢了,可这个首领模样的男子击中自己的一击手刀,却让她受伤严重,甚至体内翻涌的气血过了多时也未稳定,而看了看眼前的形式,纳兰俞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

    “纳兰小姐的伤势很重吧,还是不要抵抗了,而且如此美丽的容颜,要是化作残肢断臂就不免可惜了,不如纳兰小姐成全一下我等,让我等一亲芳泽,一番,我等也好给纳兰小姐留个全尸。

    而至于你想要得知我等的身份,我会在你的身体变冷之前告诉你,好让你做鬼也有个寻仇之人,但能不能听得到就是你的事了,哈哈……”

    首领模样的男子说完就不停的笑着,笑声不断变大变的疯狂,即使漫天的风雪也无法掩盖,毕竟截杀纳兰俞在大乾帝国内,绝对是一件疯狂至极的事情。

    “一会兄弟们就下了纳兰小姐的兵刃,挑断手脚,咱们兄弟几个就享受享受这纳兰家的至宝,也看看纳兰家女人发浪的样子。”

    纳兰俞握紧了长剑,而身为纳兰家的儿女,纳兰俞自然是不会放下兵刃投降,但敌人却太过于强大啊,为了不受凌辱之苦,纳兰俞长剑抬起,纳兰俞准备自我了断。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只心不可无……”

    一个嘹亮的少年声音传来,这是只有极北人才会唱的特有曲调,但来人唱曲调却十分怪异,甚至有些难听。但其实唱的难听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因为风雪不时的会刮入唱曲着张开的口中,使得那人的哼唱显得断断续续,显得怪异之际,但那人明显唱的很认真,显得好像是却有人会在这风雪中聆听一般。

    曲调的声音吸引了在场的几个白衣刺客和纳兰俞的注意,而一个骑着一匹老马的少年已经出现在众人不远处。

    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穿着一件十分破旧的皮袄,还背着一张大弓,而且皮袄只是用一根破绳子及帮着,头上的皮帽也与皮袄一样十分破旧,虽然穿着破旧,但少年的模样到还算俊朗,尤其是那两汪清水似的眼睛,虽然总是淡淡的看人,却有说不出的明澈,少年脸上充满了淡淡笑意。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