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9章 返途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次日清晨,天色微亮,收拾好行装的子虞就离开了他那青砖青瓦的独居的小院,踏上了返回极北的归途。

    子虞穿着一件破旧的皮袄,背着一张牛角大弓,在装上简单的行囊,骑着一匹老马就踏上行程。

    出了北门,子虞就向北而行,一路上风景并不秀丽,毕竟越往北走,就越是天寒地冻。

    但好在这次极北异宝降世的消息传的很开,一路上都是子虞熟悉的人,这些人形状各异,但身份相同,因为他们都出自江湖之中。

    而一说起江湖,子虞倒是有一肚子的感慨。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会有江湖,人就是江湖。”这是子虞很久以前听到对江湖的描述,但那时候平凡的子虞,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深处江湖的一天。

    “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曾经子虞也自然不会知道,不过在现在,子虞却明白了江湖是什么,也有幸体会到了身处其中的感觉。

    现在的子虞不在普通,前任大祭天子挚的关门弟子,自幼便跟随在其身边,得其悉心教导,虽然师父子挚没的比较早,可好在自己的师兄师姐们都是身份不凡,也更是世间少有的强者,子虞也自然从不缺少靠山。

    甚至有一天,子虞认识到当今天子辰旸,也可以算作自己的靠山之意时,子虞一度认为他这辈子是完全可以坐享齐人之福的,但事实却跟他所想的完全相反,因为他的一切都被人操控和支配者,完全是一副身不由己的状态。

    越往北,出现的江湖中人却越发的多了起来,江湖人那股子“寻宝”的热情,完全没有被风雪所淹没。

    乾安的燕子堂,江南的桃花坞,南岭的无妄谷,门派不同,大小各异,但整个大乾的江湖中人都奔着极北而去,甚至那些往日里独来独往的大侠仙子们,和那些声名赫赫江洋大盗也都未曾落下。

    子虞不由得感慨,以前也见过许多“寻宝”的人,他们和这些江湖人一样,都是为了在寻到“宝物”之后一夜暴富,投机的心态如出一辙。可能有所不同的就是“宝物”上的区别,前者的“宝物”所代表的价值大多会用金钱衡量,而后者的却是力量,一种足以换取权利的力量。

    子虞一人一马的独自前行,他总是离着那些名门大派远远的,没别的,只因为他很讨厌那些讲话人打着大旗耀武扬威的架势。

    在天佑之乱后,半数的江湖都归顺了辰事府,所以江湖不再是单纯的草莽江湖,反而多了一次品阶的味道,则也就让江湖的味道不纯粹了。

    走了多日,子虞已经行至幽州,虽然还未到极北,但幽州的风雪已然很大,这里在大乾之前曾是燕国旧地,而如今却已是大乾疆土,幽州也正是中原与极北的临界地,再往北走,出了那巍峨的逐鹿关就是被称为荒蛮之地的极北地界,而子虞也就算是回家了。

    本想就此出城,但往日通行无阻的逐鹿关此时因为天色的原因,已是城门紧闭,这也让子虞不得不留宿在幽州城内,但此时的幽州主城内江湖人士也是多如牛毛,如此多的外来之人,让幽州城也变的一宿难求,直到天色渐渐变晚,子虞才看见一盏写有“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的白纸灯笼。

    可是一走进这间坐落在街边巷尾处的简陋小店,子虞就怀疑外面的灯笼是不是忘了摘了,屋内早已坐满了一脸江湖二字的行人,而背着一张大弓的子虞进入小店内,也绝对不会引起人们的太多注意。

    子虞扫了一眼,便问道:“一个人,还有能住的地方么?”说着还扔给了小二些碎银子。

    乐呵呵的接过银子,小二这几日很少看见这么大方上道的主顾了,急忙道:“有,但就是挤了点。”

    知道是要睡大通铺,子虞无奈道:“不漏风就行。”

    又朝小二要了些酒食,子虞子虞开始大口大口的填着肚子,他十分享受着离开乾安之后的逍遥自在,毕竟这是很难得的。然而坐在江湖人其中,其他一边饮酒,一边闲聊的江湖人所说的言语也就自然会落入子虞的耳中。

    子虞很喜欢听这种闲聊,有时很多江湖上的传闻逸事都是从这酒后的闲聊传出来的,而且子虞经常还很喜欢参与进去,因为人在酒精的作用下,总会说出许多清醒时不会说出的话,虽然总会有夸大的成分,但往往都是很真实且最贴近内心深处的言语。

    “听说了么,江南武林的‘小君子’卓雷和乾安燕子堂的‘追风剑’陆汉阳可因为陶壶无中的一位仙子起了争执,而就在之前还在逐鹿关下打起来了,两人也都是上三品中的聚气境,打的是难解难分,如果不是逐鹿挂的守备军出面阻拦,恐怕一定会决出个胜负来。”

    “依我看,这不过是南方武林和中原武林之间的争执,你没看卓雷和陆汉阳两人身后都带着人么,再说这南方武林和中原武林的积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南方武林的人当年不招待见,也只不过是因为当年支持废帝,虽然朝廷没有跟他们算后账,但这些年也没少穿小鞋,而燕子堂当年可是在天佑之乱中身先士卒啊,听说这陆汉阳的姐姐这次没来,正是因为要参考帝武学院去,要是她来了,那卓雷也猖狂不起来。”

    “就他们还代表南方武林和中原武林?我看未必,这眼看就是帝武学院的大考之日,江湖上真正的俊杰都前去参加学院的大考了,也就是那些俊杰不在才显出来这卓雷和陆汉阳,不然这次极北寻宝他们是一点风头都抢不到。”

    “我看那,这也未必,这还是会有年轻俊杰也前往极北的,江湖这么打的事,哪能不来几个顶尖的人物呢,再说咱们江湖中人还是有许多人不重名利的,你看那些真正顶尖的高手,也没几个去了朝中做官的,虽然有那个辰……妖女作祟,但江湖还是江湖。”

    其中一人在说话的时候提到了辰姓,但突然好想意识到了什么却突然不敢张口,不过很快一旁就有一个人插言道:“切!想说辰汐就说嘛,怕什么,消失几年了也不知是死是活。敢说敢做才是咱们江湖中人,你们说是不是……”

    “说的对,敢说敢做才是江湖人嘛……”

    一边听着众人对江湖之事的闲聊,子虞的酒食也吃的差不多了,不过听到辰汐的名字,他就转过了头仔细的看了看这群形色各异的江湖人。

    子虞曾见过辰汐,那是当年在漠北荒原上,也知道辰汐那个帝国长公主的手段。

    当年天佑之乱时,刚接手辰事府的长公主辰汐,就用十分血腥的手段镇压了江湖,并开始收拢江湖之人,她的目的和做法很简单,那就是要求江湖人到沙场上为帝国效命,前去之人必定九死一生,而生者高官厚禄光耀子孙,以后就是吃帝国供奉得帝国庇佑之人。

    去的人九死一生,不去的人则必死无疑,甚至祸连亲族,辰事府也会倾全力追杀于你。

    辰汐的血腥手段很管用,将江湖血洗了一番,也得到了不少江湖人的支持,逐渐的更是将半个江湖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那剩下的半个她没掌握的,也就成了她的仇人。

    天佑之乱已经结束五年了,辰汐也不知缘由的消失了五年,但这些人依然谈辰汐而色变,这不禁让子虞感到可笑。而那群江湖人发表了一番“敢说敢做”的豪言壮语之后,又开始聊起了原本属于江湖的事。

    “我看啊,这卓雷和陆汉阳的梁子是结下了,除了逐鹿关,没了这些守备军的阻扰,那是一定要分出胜负的。”

    “胜负?不见得吧,再出去,可就是纳兰属地了,别忘了那句话,纳兰属地无江湖那句话,再胡闹,惹恼了那群蛮子,估计小命不保。你们听说了么,据说是纳兰老儿为了防止咱们关内之人把异宝带出极北,在关外集结了重兵,好让异宝落入他自己手中……”

    “极北蛮子集结重兵?咱们还怕了纳兰老儿不成?啊呸,老子也就是得意江湖的逍遥,如果老子在朝为将,一定挥兵北上,搓一搓这帮极北蛮族的骄横锐气……”

    “他纳兰老儿算个什么东西……”

    “就是,咱们出了关一定闹他个天翻地覆……”

    能来这种小店的人,绝大多数都不会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但话题一提到极北,一众江湖人又开始议论纷纷,甚至感叹出了许多的豪言壮志,而子虞的也饮尽了最后一杯酒,他有环视了一圈周围的江湖人,这群人或许因为酒精的作用言语越发的高亢,红红的脸颊在昏暗的灯火映衬下,让人显得越发有些不清晰起来,让人无法看清。

    找了地方,子虞很随便的就躺下睡去,然后半睡半醒之间,子虞躺着呐呐自语道:“极北这个地方,还真是不招人待见啊。”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