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凡子行 第4章 小草

时间:2018-07-09作者:虞兮.CS

    先天,超脱武者九品之境的存在,或者说先天境已经不能再用武者来解释。

    先天是已经可以感知天地元气的存在,并且驱使元气为自己所用,而天地元气则是这个世界万物生长和变化的本源。

    先天境界之人,可以通过驱使天地元气为己所用,使得体内的气息循环不绝,并能通过自身顿悟领和与天地间元气的沟通,领会天地奥义,称为世间强者。

    通过先天,从而通玄、入道、天道直到最后成为达到天人合一,成为人间谪仙一般的存在。

    十个宗师境界的武者也不一定能有一人感悟到天地奥义,达到先天,但是一个先天强者却可以轻松的杀死十个宗师境界的武者,这是毫无疑问的,而宋明眼前的少年就是这种存在。

    少年一脚将宋明踹倒在地,顺势将宋明的右手掰起,反折于宋明的后背之上,而宋明甚至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但还等宋明来得及反应,随后的一股疼痛之意却让宋明哀嚎起来,因为这少年又拾宋明已经掉落在地上的长剑,用长剑直接穿过了宋明反贴在他自己后背的手臂,并顺势透胸而过,直接将牢牢的其钉在了地上。

    此时的宋明早已没有了之前少年口中的金刚不坏,也更没有了他自己口中的无坚不摧,身边聚拢的元气已经散尽,体内的气息也在少年的一刀之下悉数散尽,此时他也自然不在强硬,反而变得犹如豆腐一般瘫软。

    拍了拍手,站起身,少年好似做了一件平凡无奇之事,或许更准确的说是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而已。

    “怎么可能,你这等年纪,就算是从娘胎就开始习武,也不可能有如此修为!你到底是什么人?”

    瘫软在地上的宋明用他颤抖的声音,质问着眼前这个身手高强的且身份不明的少年。

    “我叫子虞,来自祭祀院。”少年出声说道。

    “子……虞?祭祀院?你是……”宋明喃喃子虞,而他也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而此时他也才想起少年身着的白袍与祭祀院中的祭祀袍十分相似。

    大乾帝国中子姓并不多见,而大乾帝国人熟知的祭祀院中的子姓之人更是少之又少,也只有上任大祭天子挚一人而已,而这少年也姓子,其中关系则不言而喻。

    宋明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但自称子虞的少年却并理睬,而是抽出了插在宋明身上的长剑,随后将宋明四肢上的筋脉一一挑断,丝毫不理会宋明的哀嚎之声。

    用绳子将宋明栓绑好,子虞骑着宋明的那匹骏马,拖着宋明离开了那条通往无妄谷的官道。

    而子虞远走之后不久,无妄谷的方向出席了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

    “师父,那小子是‘先天’的境界吧?”一阵少女之声传来,而说话的正是那个略小的身影。

    “可以轻易的驾驭天地元气,是‘先天’无疑,不过他的出身虽然特殊,可质却平凡无奇,虽能在如此年纪就达到‘先天’境,想必祭祀院没少在他身上下功夫。”

    回答少女的是一个中年男声,正是少女的师父。

    少女声音接着传来,道:“师父,那咱们真的就让那来自祭祀院的小子,把那宋家人带走……”

    未等少女说完,男子打断了少女的话音,道:“别说这宋家之人未曾入谷,就算他进入谷中,我们也并不真的就能够死保那宋家之人。”

    “师父,这祭祀院真的如此蛮横,听师兄们说,那么不过是一些打着神仙幌子,只会哄骗世人的神棍罢了,这样的一群人又有何惧?”少女的话语声清脆,其中又有着一丝娇蛮的意思,男子听了之后不禁有些无奈。

    “那不过是你小时候,你那几个师兄哄骗你的话语罢了,祭祀院能被世人私下称为衍圣门,那里可不仅仅是一群崇拜众神的神徒而已,也不是一群欺世盗名之人能做到的,更何况他们所带代表可大乾皇族辰家……”

    男子话好像并未说完,但突然不在理会身旁的少女,转身奔无妄谷的方向走去,一旁的少女虽然显得依旧有些愤愤不平,但见男子走后却也只能跟随在其身后,一同返行。

    而一大一小的两人能随意进出无妄谷,那必是世人传说之中的无妄者。

    ……

    当子虞骑着之前宋明的那匹骏马,将身体已经残破不堪的宋明,拖拽之宋府门前的时候,宋明身上早已没有了金刚不坏或者是无坚不摧,只剩下一丝微弱不堪的气息。

    在宋家门前翻身下马,已经穿上了一袭白衣的子虞,走到宋明一旁,蹲下后说道:“到家了。”

    被拖拽了很远的宋明,此刻已经奄奄一息,强挺着一口气道:“我……我不相信,你……敢在这里杀我?”

    子虞回过头看了看写着宋府二字的匾额,转过头对宋明说道:“不杀你,我带你来着干什么?”

    并未用子虞去通知门房,只是片刻后,宋林和柳青卫等人变先后从宋府内走出。

    看见宋明奄奄一息的模样,宋林眉头一皱,但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看一旁的柳青卫。

    而柳青卫见状,则出声道:“人既然不在我手上,那便不是我说了算,况且这位小哥来自祭祀院的内院,那也绝不是我辰事府能够指使一二的。”

    “内院?”宋林眉头皱的更紧了。

    大乾祭祀院其实并未分成内外两院,只不过内院是官场中人对祭祀院中一部分人的称呼,那部分人也被世人私下称为衍圣门,只因为那些人都是被称为圣人的大祭天子挚之徒。

    而内院让宋林顿时明白了子虞的身份,正当宋林想对子虞说话的时候,一声惨叫传来。

    “额啊……”

    那是宋明从喉咙中挤出的一声哀嚎,只因为子虞的一只脚踩在了宋明已经被隔断筋脉的脚踝处。

    “圣子手下留情。”宋林急忙说道,而圣子二字则是对子虞的称呼。

    急忙来到子虞身前,身为宋家家主的宋林对子虞深施一礼后,说道:“明儿做事确实有些鲁莽,但人死难以复生,不知道圣徒可否看在老夫和宋家的薄面上放过明儿,让他随柳大人回乾安受审,老朽和宋家上下也愿意对祭祀院作出相应的补救。”

    宋明已经奄奄一息,但从宋林却并没有像让宋明真的去死,甚至还有保下他的想法,毕竟宋明犯下的罪对于宜州宋家来说,还是有补救方法的。

    子虞看了一眼来到身前的宋林,又低头俯视了一眼脚下的宋明,而后抬起头对宋林说道:“一个可驾驭天地元气的天觉者,确实值得你们这种豪阀世家付出很大的代价去保下他,虽然他觉醒的时间很晚对他有些限制,但假以时日,这种一身金刚不坏可以在沙场之上成为万人敌的猛将,确实是十分难得啊。只不过……”

    这话自然说是宋明,天觉者觉醒的早晚决定了他日后的成就,觉醒的越早则越强,后天的成就也就越高,相对的越晚则会限制其日后的修为上限,宋明也是三年前才觉醒,不然也不会如此简单就被子虞破开了他所凝聚的天地元气。

    子虞的话也正是宋林心中所想,不过子虞接下来的话,却让宋林吃了一惊。

    “只不过你宋家真的想要谋反么?”

    话音一出,宋林的眼神便为之一凛,双眸瞪向子虞道:“圣子此话何意?”

    子虞先是看了一眼辰事府的柳青卫,而后对着宋愀说道:“看来他们没告诉你啊,你们宋家的这个家伙,杀的那个祭司姓辰,是辰家当代的出世之人。”

    话语一出,宋家全家之人脸色皆为之大变。

    辰家,大乾帝国皇族之姓,每一代辰家都会有皇族的重要之人,进入祭祀院,代表皇家侍奉天地,而每一代的辰姓祭司,在皇族内都拥有者超然地位。

    而这一代辰姓祭祀名叫辰涯,按辈分可算作当代天子辰旸的族弟,而杀了这样的人,宋林和他身后的整个宋家自然知道意味这什么,躺在地上的宋明也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宋明躺在地上,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嘶吼道:“家主救我……我并不知道那是皇族……”

    可是话没说完,子虞的脚就踩在了宋明的脖颈之上,让宋明口中也只能发出“呜咽”之声。

    在宋林和宋家一行人略显惊慌的神色中,子虞继续说道:“我从乾安临走的时候,一个姓辰的人告诉我,辰家的人既然进了祭祀院,那就断了与辰家的瓜葛,无论是辰家的什么人呢,也不过是我祭祀院中的一名辰姓祭司,一切还是按祭祀院的方式来办,。

    而我来自祭祀院,祭祀院的方式自然是杀人偿命,其他的是与我无关。”

    子虞口中能指使动祭祀院的辰姓之人,也就只有当今天子辰旸一人,而子虞转述天子辰旸的那些话,宋林也知道,那必定是天子辰旸原本的意思,而话中的含义,宋林也听的明白。

    天下人都知道皇家每一代送去祭祀院的出世之人,名义上侍奉天地,其实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去掌控在帝国中受到万民拥戴,掌握信仰的祭祀院,但皇家却不能承认,而身为天子的辰旸也自然不能落下这样的口实。

    所以,身为皇家出世之人的辰涯死去,天子辰旸自然也不会以皇族的身份去处理,更何况在大乾帝国中,宋家也是一等豪阀之列,并且经营南岭百余年,那也不是轻易就能连根拔除的,这件事的结局就是他南岭宋家付出相应的代价而告知。

    而出身辰事府的柳青卫,他们代表的则是大乾朝廷,自然不会把这件事与皇族挂钩,也自然不会跟宋林提起辰涯皇家的身份,所以作为这件事中的起因的明威将军宋明,那是无论如何也在无可能被宋家保下。

    一旁的子虞见宋林无话可说,他习惯性的笑了笑,上前拔出了那把本属于宋明的长剑,而后抬起脚抓起了宋明的头发,这让宋明感到十分的恐惧,身体不住的开始颤抖,他忽然想起那个阻拦自己之人,在那人被自己割下头颅自然,那人也曾临死之曾告诉过他,说他惹了大麻烦,可当时宋明并未在意,但现在却已经晚了,自己的长剑即将要割下自己的头颅。

    冰了的长剑碰触到了宋明的脖颈,宋明颤抖的更加厉害,他甚至已经忘记了挣扎和哀嚎,随着脖颈处传来的疼痛却令宋明的身体产生了更加不自然的扭曲,而后被割断的喉咙也让宋明的哀嚎声无法发出。

    在子虞的切割之下,宋明的身体就停止了扭动,头颅也随之和身体分离,而他的头颅看上去很狰狞,眼睛瞪的很大,满眼惊恐之色,也不知道他是因刀锋隔断脖颈而死,还是因为惊恐而死,只是他一定死的很痛苦。

    手中提着的头颅上还在滴淌着滴滴鲜血,显得十分的新鲜,子虞提起来看了看,而后发现了自己白色的衣衫上,沾染了几滴宋明的鲜血,他不禁喃喃自语道:“杀人这种技术活,还真不适合穿着衣服来,不然溅了一身血,不好洗啊。”

    看着子虞提着宋明的头颅,宋家的家主宋林自然面色难看,转过身对着一旁的柳青卫拱手说道:“柳大人,我宋家请罪的奏折会尽快送往帝都,如果宋府就不留诸位了。”

    宋林的脸色阴沉的看了子虞一眼,而后冷喝道:“送客。”

    话音落下,宋林便转过身带着宋家的一干人等回道了宋府之内。

    一旁的柳青卫知道这趟差事已经结束,毕竟来之前自己只是奉命追寻宋明,而如今宋明以死,那他也该回去交差了。

    可柳青卫刚转过身,就看见了子虞手中的人头,不由想起了上司那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说法,而他正想说话的时候,子虞却直接把人头和宋明的佩剑递给了他。

    “麻烦柳大人一同带回去复命。”说话的时候,子虞依旧是一副含着淡淡笑意的面容。

    柳青卫伸手接过人头和剑,可还没等他寒暄几句,子虞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转身离开了。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个无人知道的小草……”

    此时天色已经微亮,宋山之上飘起了一丝雾气,身为土生土长的大乾人柳青卫一定听不懂子虞所唱的《小草》,他看着逐渐消失在朦胧之中的子虞,不由得感叹道;“这内院中的人,还真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精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