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变身之女侠时代 第一百八十七章软禁

时间:2018-07-11作者:龙之宫

    道一教的教主竟然是焦螟娘娘的师侄?石青珊瞬间发现自己的辈分也见长了,这种感觉还真是微妙呢。

    不过那白阳武的气息太过危险了,这种人根本就是借着道一教的势力来完成自己的野望,他心中绝对没有黎民百姓。

    “原来你就是我的小师妹啊。”

    被白阳武眼神盯住的一瞬间,石青珊不由自主地咬紧牙关,这股压迫力比真定老人更多了一份杀机。

    石青珊更是发现她的便宜师父审视的眼神,显然对方不会出手相助,甚至还想看看石青珊到底如何应对来自对手的威压。

    不得不承认,白教主是个可怕的男人,但石青珊也相信对方不会真出手,只要抓住这一点她根本不用怕他。

    “哈哈哈,原来这位就是挖山寻宝的师兄啊,敢问师兄你的主意是从卸岭力士那边借鉴的么?”石青珊顶住那丝杀机说道,她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摸金、卸岭、发丘、搬山,四大盗墓寻宝的门派之中,那卸岭力士的鼻子是最好的,因宝而聚,分宝而散,人多的时候就会直接把山都挖空。”

    ……

    杀意减弱了,显然石青珊的话题确实起了效果。

    “有意思,江湖之大总是有闻所未闻的事情,没想到盗墓竟然还有四大门派。”白阳武的眼神从寡妇头顶一直扫描到脚下,似乎要看出她的身份:“难道你就是四大门派之一的弟子?”

    “怎么可能呢,我可是我师父的弟子。”“关于盗墓的事情我也是道听途说,今天是有感而发。”

    “喔?”白阳武似乎并不相信,继续以狐疑又危险的目光打量寡妇。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情况?难道就没有一点幽默感么?还真是不讨人喜欢的那类型人。

    “徒儿,你倒是知道不少有意思的事情,这盗墓四门我一个都没有听说过,你倒是说说这四个门派是如何盗墓的。”

    “这摸金校尉,卸岭力士,发丘将军,搬山道人,各有各的本事。其中以摸金校尉规矩最多,也最为厉害,因为他们会分金定穴,看天象相龙脉,就算没有任何记录也能找到墓穴所在。而卸岭力士是介于绿林好汉和盗墓贼之间的,有墓则聚众而盗,没有则做其他无本买卖。发丘将军的手法和摸金校尉相似,不过他们会携带一枚辟邪镇尸的发丘铜印,上刻八个大字‘天官赐福,百无禁忌’。至于搬山道人,搬山是因为他们喜欢开喇叭口盗洞,道人是因为他们喜欢假扮道人到处寻找古墓。”石青珊将地球的小说搬过来唬人,还真是把洞内的三人都听得入迷了。

    连被点穴的凝愁都竖起耳朵听了个仔细。

    “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你还知道这种秘闻。”看石青珊能准确说出每个门派的细节,焦螟娘娘都相信这个世界还有隐藏着盗墓门派,反正江湖那么大,她也不是全知道的。

    “道听途说,道听途说。”石青珊谦虚地说道,不过她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白阳武的杀意了,不过怀疑的目光却一直没有消失。

    “听萧丁丁说,无双剑客的秋风剑在你手里。”

    “谁?”石青珊表示萧丁丁谁啊。

    “他果然又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么?就是被你捆起来的萧护法。”白阳武说道:“能告诉我秋风宝剑为何会在你手里么?”

    噗!原来那个家伙叫做萧丁丁,怪不得不好意思公开自己的名字。不过现在不是嘲笑他的时候,白教主可是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石青珊不知道如果他们识破自己的身份会不会动杀机,因为他们显然是黑白两道上的平行线,一旦交织一定是要大打出手的。

    “那只是秋风剑同款而已,不要看我这样,其实我还是很仰慕无双剑客的。”这话就违心了,因为她只是羡慕根本没有仰慕,寡妇恨不能替无双剑客活下去,那才是龙傲天的精彩故事:“经过剑谷的时候顺便买的。”

    “原来如此。”白阳武转身就要走了:“既然师叔和师妹师徒重逢,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不过师妹你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到处走动为好。”说完就离开了。

    石青珊可算能松口气了,太可怕了,就好像待在随时随坍塌的高楼上一样,有种和死亡同行的心跳感。

    看来自己也被软禁在这千眼魔窟了,该死,要是知道更详细的地点的话,也就不用这么被动了。

    “徒儿,我也要歇息了,你帮我护法。”

    意思就是要留在洞里吧?反正石青珊也没想过要走,就坐下开始学习那招‘仙人扶顶’。

    不得不说虽然动作学像了,但想要完全领悟精髓却并不简单。

    练了一会儿,石青珊发现一旁一动不动的凝愁脸色通红,身体竟然微微颤抖。

    “你怎么了?”石青珊歪着脑袋想要读懂对方的表情,可惜对方被点穴根本不能传递什么有用的情报,不好交流。

    突然石青珊灵光一闪,想必自己的便宜师妹也是站了很久了,莫不是想如厕?

    “你该不会想上茅房吧?”

    可以看到这位便宜师妹眼神满是屈辱,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但从她的打扮来看就知道对方绝对不是普通人家,当然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欺负。

    猜对了,可惜寡妇也不懂解穴,“我不会解啊。”看对方都快哭了,石青珊也不再犹豫:“这样,我帮你。”

    对方虽然被点穴了,但只是自己控制不了身体,外力施加还是可以移动肢体的。

    虽然石青珊帮忙了,可是对方还是吧嗒吧嗒掉眼泪,因为有记忆以来她就没在别人的帮助下上厕所,屈辱,天大的屈辱。她发誓一定会报仇的,只要解开穴道她就要杀了焦螟娘娘,还有眼前的小丫头,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这可耻的黑历史。

    当然如果尿裤子的话,她也会杀人灭口的,反正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可接受。

    “你也是傻,干什么这么倔强呢。”石青珊表示应该学习她的能屈能伸,知道打不过人家,该低调就低调。

    如果她和凝愁一样反抗的话,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焦螟娘娘会不会把她大卸八块。

    但寡妇的好心劝解,只换来凝愁宁死不屈的眼神以及恼羞成怒的愤慨。

    看来自己也被她当做是坏人了,石青珊无辜地想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