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变身之女侠时代 第一百章肚中仙女

时间:2018-07-09作者:龙之宫

    三剑客大战狂生,剑客都走灵动,狂生却人狂刀狂气更狂,有攻无守,一分为三,右手和刀都快到看不清,气场完全碾压三人。

    石青珊双手不停换招,左右手一心二用,一个人变做两个人,总是攻其不备。

    但狂生战斗经验丰富,又有一股野兽般的直觉,就算是起初没有防备,但等到石青珊攻击的时候,对方却可以后发先至,甚至是直接对石青珊进行攻击威慑迫使她放弃攻击。

    怪不得被人成为狂生,战斗一开始就浑身释放一股狂气,令敌人头皮发麻。

    何幼晴那边也差不多,而一剑随风那边是压力最大的。显然狂生早已经分清三位剑客的强弱,先攻最强。

    一剑随风身上多了多个血口,但眼如冰霜,对方的压力只会逼出他更强大的潜力。

    《斗酒功》的内力激发一股蒙蒙薄雾,一剑随风,剑越来越虚,越来越快,战场之上竟然飘出了一股酒香。

    石青珊知道这才是一剑随风真正的实力,以前她只是侥幸才和他打平的。

    何幼晴也是内力全开,纯净的内力释放光芒,《明玉气》也是高深内力。

    倒是石青珊内力不高,现在就宝剑和剑招勉强可以给敌人增加压力。

    狂生是铁了心要用这三个人喂鳄鱼,见对手势猛,冷笑连连,竟是没有将年轻剑客看在眼里。他纵横江湖二十年,武功大成久矣,怎么会被三个小辈打败?“《明玉气》《斗酒功》?”一口就道破两人内力修为:“一塌糊涂。”

    只见狂生气劲暗提,他身上刀气纵横,最后全部汇聚在手中锋利的无名刀之上:“一刀两断·虚怅寒光!”

    轰,千钧之力劈下。

    江岸之上竟然出现一道深深刀痕,刀痕尽头的一颗大树顷刻分开,人腰粗的树木居中而断。整个战场更是被一股冷气包围,森森白雾袅袅飘散,宛如森罗地狱。虽然众人没有被打中,却还是被冻的僵硬,大事不妙。

    “五轮?!”何幼晴一脸苍白,内力成为兵器的延展,这显然是五轮的特点。这狂生是五轮武者,比他们整整高了两段。

    一句话,打不过。

    如果是四轮的对手,他们三人合作还能拼一拼,可是五轮高手那是一个绝望的高度。

    狂生傲然而立,一人一刀释放的气场,比江还阔,比天还高。显然已胜券在握,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公开三人死期。

    但就在这个时候,江边的大鳄鱼却叫了一声。

    那狂生墙壁一样的气场立刻就卸了,竟然屁颠颠地跑了回去,疯子一样和鳄鱼说话,距离太远听不清他对鳄鱼说了什么。

    此时在场的三人都是心跳加快,站立不动,然而他们很快看到了更加可怕的画面,就是那个狂生竟然把手生进了大鳄鱼的嘴巴,似乎要自断手臂喂鳄鱼。

    石青珊只感觉这个狂生是疯了,一片血肉模糊,狂生那使刀的手就这么被大鳄鱼撕扯了下来。

    “疯了,疯了!”石青珊心说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家伙?竟然把手送给鳄鱼吃,而且还是练武的手。

    狂生浑身是血,却似乎一点都不疼痛,血溅半脸,却是笑容满面,似乎这是荣幸。

    轰!

    就在石青珊还在心惊的时候,一阵破空声起,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团红白的粘稠之物就已经涂满了江岸。

    呕,石青珊强忍恶心,因为那团东西是狂刀的脑袋啊,就这么被鳄鱼的尾巴给轻轻一扫,成了一滩。

    “难吃!”那鳄鱼竟然口吐人言,还是女声。

    咕噜噜!

    十米长的大鳄鱼突然扭动起来,然后以后腿和尾巴为支撑,大鳄鱼竟然就站了起来。

    “妖怪?!”石青珊觉得自己还是很镇定的,她正在迅速习惯眼前这光怪陆离的景象,甚至还有吐槽的心思。城外太可怕了,还是城墙里安全。

    她才出城两天,就遇到了穿越之后最怪异的事情。

    大鳄鱼站起来之后,白肚皮就露出来了,可以看到好像有东西在它肚子里游动,一点点朝大鳄鱼的嘴巴移去。

    大鳄鱼那大嘴巴打开,鳄鱼眼泪是暴雨一样滚落,显然它也不是自愿的。

    三个年轻剑客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看着一只手从鳄鱼打开的嘴巴里伸出来,血和粘液的混合物包裹在那手臂上。

    “恩恩~……”似乎是刚睡醒伸懒腰的呻吟,颇为娇媚动人,可是此时听来这简直就是女妖精在苏醒。

    石青珊感觉这七月的天突然就凉了,冷了,天上太阳的温度都消失了,她甚至在抖。

    一只手伸出了手肘,接着第二只手出现了,两只手一撑一点点地将鳄鱼的上下颚打开,越来越大。

    咔嚓!

    鳄鱼的上下颚显然被掰断了。

    石青珊只在电影里看过金刚掰死恐龙,没见过妖女掰死鳄鱼的,太可怕了。

    不过鳄鱼上下颚打开之后,出口就更大了,里面的女子终于露出了脑袋,也一样是血糊糊的,令人分辨不清五官。

    对方是一丝不挂,不过她身上全是恶心巴拉的东西,没人会关心她的身材。石青珊听到何幼晴在咽口水,一剑随风的呼吸也越来越重。

    啪!大鳄鱼的尸体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流干了泪,也流干了血,此时倒是可怜。

    女人身上除了恶心的东西之外,最显眼的就是她的头发,散着都有腿长了。

    她自己倒是不觉得味大或者皮肤不舒服,只是款款挪步。

    呛郎!

    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大脑下意识地做出反应,因为这个女人太诡异了,而且气场比狂生还要可怕。

    那不是杀意却胜是杀意,这种气场极其诡异,就好像自己的生命都不由自己做主,那是绝对意义上的差距才能产生的威势。

    黏着的粘液滴了一路,走进三人的时候,是一路脚印清晰可见。

    “双手剑客?小妹妹挺会玩的。”那可怕的女人声音却是如此动听,却又不觉反差,甚至还想多听听她说话。

    这很怪异,这个女人似乎能影响人的情绪。

    石青珊咬牙切齿,扯动脸皮,心说自己绝对不能被唬住,反正是陷入困境了,大不了一死,死也得死的有尊严点。

    “左右互博,左手算一人右手算一人,那就是一个人使出两个人的威力,我自己创的。”石青珊镇定地回答道。

    没想到竟然会得到回答,神秘女子眼神闪过好奇。

    其实石青珊也很好奇,没想到自己在危机面前如此淡定,果然自己穿越不是没有理由的,自己果然有特质。

    脸皮够厚。

    “有意思的小妹妹,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么?”

    “这里是临江郡附近。”石青珊说道:“姐姐,你为什么在猪婆龙的肚子里?”

    “我在修仙啊,告诉你一个秘密。”神秘女人靠近石青珊的耳边,低语着:“姐姐是仙女,焦螟娘娘。”

    腥味如千军万马般钻入鼻子,石青珊却连眉毛都没颤,一动不动,心说没见过从鳄鱼肚子里爬出来的仙女,妖女还差不多。不过表面上,石青珊什么都没说,这个时候说实话等于找死,这她还是知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