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七百七十一章 还有很多人要杀!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梦狱山,所有人情绪低迷,就算干着手里的活,也时不时担心的朝着山腰处的一座石洞望去。

    一个月了。

    石洞是楚寻亲手开凿出来的,冰封唐柔和小牧儿的冰棺就安置在里面。

    楚寻在里面足足待了一个月没有出来。

    大家在心疼唐柔和小牧儿的同时,也在为楚寻担心。

    他的状态很不好,石洞中经常爆发出狂暴的气息,久久才会敛去。

    大家都知道,楚寻现在游走在人魔边缘,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杀意。

    当初,花轻舞被冰封,楚寻伤心白发,差点疯了。

    现在,这种事重演,楚寻离崩溃不远了。

    这个时候的楚寻,是最为可怕的。

    他的神经脆弱的不堪一击,稍微一点刺激,都可能让他坠入魔道,到时候将会是一场无比可怕的灾难。

    几位老人终日以泪洗面。

    惊鸿和花轻舞也是伤心至极。

    由此可见,楚寻有多伤心。

    惊鸿数次来到石洞,但石洞被楚寻以法阵隔绝。

    三个月过去了,楚寻还是没有出来。

    大家越来越担心。

    半年后的某一天,楚寻终于现身了。

    他双眼满是血丝,嘴唇干裂,整个人萎靡不振,满头血丝格外刺眼。

    惊鸿再次哭的泣不成声。

    “这里边交给你们两个了,照顾好大家。”楚寻出现,便是辞行。

    惊鸿和花轻舞慌了,楚寻现在的状态,怎么能离开?

    但是,唐柔的魂魄不知道落在何处,必须找回来,她们没有理由阻止。

    “传闻,在仙域有一族,名为冰雪族,族中有一块上古冰晶,我去把它取回来。”楚寻声音沙哑干涩,令人闻之伤心落泪。

    “楚寻,只要找到唐柔的神魂,现在寒冰可支撑数百年。”惊鸿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唐柔的神魂。

    “小牧儿神魂受损,几乎崩裂,想要救活,除了三生花,必须以冰晶温养,我要她们母子都活着。”

    “可是仙域在哪里,谁也不知,你上次只是机缘巧合才闯进去的。”

    “放心,我会找到的。”

    楚寻说完,来到几位老人的住处,重重的跪在门前。

    几位老人急忙走出来。

    “小牧,快起来,这事不怪你。”

    唐氏夫妇泣不成声,同时女儿和外孙,令他们痛不欲生。

    “爸妈,你们放心,我会救活唐柔和小牧儿的,相信我。”楚寻想挤出一个笑容,但是努力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们相信你,相信你……”

    ……

    ……

    楚寻重重的磕了几个头,站起身道:“你们……照顾好自己,我会很快回来的。”

    楚寻转身,走下了梦狱山。

    山上,阎冲,药皇等人跪拜,眼睛通红。

    惊鸿,花轻舞,捂着嘴,泪流满面。

    “照顾好他们,我很快回来。”楚寻再次想露出笑意,但还是失败了。

    “楚寻,唐柔的事情错不在你,切莫太过伤心,我们那里也不去,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楚寻微微颔首,转身走了。

    “妈妈,父亲什么时候回来?”楚盼跪在地上,看着离开的楚寻,小声问。

    花轻舞怀中的女婴,朝着楚寻离开的方向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放心,以你父亲的手段,定会很快回来。”惊鸿低语。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楚寻这一次离开,百年之内恐怕是回不来了。

    ……

    ……

    虚空轰鸣,大地震颤。

    古江市的武者皆目瞪口呆的看着从空中走过的身影。

    那刺眼的血丝,如魔似腰。

    直至楚寻远去,所有人皆松口气。

    “那人是谁,好可怕,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倒流。”

    “定是位绝世高手,当真可怕,我刚才骨骼都在呻吟。”

    “你们听说东域山的事了吗?”

    “自然是听说了,那些外族人当真是找死,现在大家都赶往那边看热闹,那些人当真是凄惨,生不如死。”

    ……

    已经走出去很远的楚寻微微驻足。

    热闹?

    也是,这件事只是在他辉煌的战绩上添上一笔,对别人来说,只是多了一份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是,谁能了解,他的心碎了。

    再次迈步,超前走去。

    楚寻的眼睛,数次一片猩红,最后又恢复清明。

    他不能疯,唐柔和小牧儿还等着他救呢。

    只是,如何前往仙域呢?

    楚寻来到了京城,进入龙脊山。

    敖皇被楚寻的样子吓了一跳,确认了好半天,才认出楚寻。

    “你这是?”敖皇知道,楚寻肯定是遇到了重大的变故。

    楚寻走到石桌前,准备落座,结果石桌和石椅全部炸开,化作青烟消散。

    敖皇愣住了。

    这不是楚寻故意的,也是他现在周身的杀气达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生生将石桌石椅绞碎了。

    他意识到,楚寻现在的神经绷紧到了极致,只要稍微刺激,就会崩断,到时候什么理智,全部会消失,直留下疯狂的杀意。

    但是,楚寻修炼的是鸿蒙古经,现在修为可怕,连他也压制不住楚寻身上的杀意。

    “楚寻,这世间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敖皇不知道楚寻遭遇了什么,只能想安抚他。

    “半年前,我经历了雷劫。”楚寻淡淡的说道。

    “什么?”敖皇失声,满脸惊讶,“这怎么可能,你现在才分神期,怎么可能遭遇雷劫?”

    分神期,距离渡劫期还差着两个大境界。

    “呵,不止遭遇了,还是十重雷劫。”楚寻轻声道。

    敖皇惊得脸色大变,“传说中的十重雷劫?”

    “现在已经不是传说了。”楚寻轻声道。

    敖皇震惊的难以加复,“十重雷劫,这怎么可能?还是在你分神期的时候,这是要杀你啊。”

    楚寻看着他道:“没错,可惜没杀死我。”

    “你以分神期的修为,抗下了十重雷劫,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敖皇震惊道。

    “准确来说是九重,第十重没有落下来,不然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

    敖皇看着他,“你心里应该已经清楚了吧?”

    楚寻的眼底闪过一抹血色,“终归有一天,我会杀进苍穹,将他们全部诛杀。”

    “就因为这个,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敖皇很难理解,雷劫虽然危险,但是楚寻扛了过去,实力大增,本事幸事,怎么着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唐柔,神魂丢失,小牧儿神魂受损,已经被冰封。”楚寻淡淡的说道。

    但却令敖皇整个人都绷紧了,原来是这样,他担忧的看着楚寻,他清楚的知道,楚寻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漠视生命,但是骨子里极为重感情。

    而且,这件事还事关唐柔和小牧儿,他能支撑到现在这一步,简直堪称奇迹。

    “你……”

    “我没事,唐柔和小牧儿还在等着我去救,我不会有事的。我得活着,而且要活的很好,因为还有人等着我去杀。”楚寻话语中,没有一丁点的情绪波动。

    敖皇后背惊出冷汗,楚寻还没有失去理智,这简直是不幸中的大幸。

    难道,他誓死要杀苍穹掌控者,要不是那九重雷劫,楚寻完全赶的及救下唐柔和小牧儿。

    “你想要我做什么?”敖皇问。

    “我要去仙域,怎么去,可有办法?”楚寻道,“仙域冰雪族,有一圣物,上古冰晶,小牧儿需要。”

    敖皇沉默,许久道:“你想好了吗?现在的仙域很多老怪物都出关了,不比之前,去了可能九死一生。”

    楚寻面无表情,“我现在的样子,比死又能好到哪去?”

    “我知道我拦不住你。”敖皇苦笑一声,“你这一生,受我影响,承受了太多不该你背负的责任,我愧对你……”

    “是我自己的选择,若非我自己愿意,谁也强迫不了我,再说没有你,何来今日的楚魔王?”楚寻道。

    这话没有丝毫掺假,若无敖皇,他或许还是楚魔王,但肯定活不到现在。

    敖皇赠古经,授秘法,数次救他性命,若非鸿蒙古经,何来现在的楚魔王?

    所以,他要怪的人太多,要杀得人太多,但却独不会去怪敖皇。

    祖龙一族,为地球,付出的太多。

    “去南方天堑吧,仙域的人马正在攻击南方天堑空间的天障,找到他们,肯定能找到去仙域的办法。”敖皇道。

    楚寻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他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可浪费,也不愿意去浪费时间。

    “楚寻……”敖皇张了张嘴。

    楚寻站定,没有回头,道:“保重!”

    “保重!”看着楚寻消失,敖皇轻语道:“小子,活着回来。”

    ……

    ……

    数日后,一道血色身影落在南方天堑的转送阵前。

    一裘红袍,满头狂舞的血丝,眼底偶尔闪烁过一抹血色,如魔似妖。

    既然要杀人,肯定会染血,红色血衣最为合适。

    这里跟北方天堑的入口差不多,都是由各大势力把守,进入前,交上足够的资源。

    “来者何人,上前缴纳资源方能入阵。”有武者装着胆子呵斥。

    因为,楚寻的气息实在太过诡异,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