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六百五十三章 浑水摸鱼!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察觉到楚寻身上强烈的杀机,汪谦心里一寒,他可不敢忘眼前的人号称杀神,急忙道:“柳公子息怒,我并没有说是你袭击了马友冲等人,只是现在形势紧张,马家问我们要个说法,我只是想请教一下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化解?”

    楚寻眼睛微微眯起,“办法倒是有,就看你们敢不敢做?”

    “什么办法?”

    “屠了马家,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汪谦心里一突,好可怕的杀意,不愧是杀神。

    “柳公子玩笑了,那可是马家,东域的掌控者,谁能轻易撼的动他们?”

    “你们残阳工会的势力不比马家小吧,我怎么觉得你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然怎么敢袭杀马友冲?”

    汪谦急忙摆手,“柳公子,这话可说不得,我们怎么会袭杀马友冲呢?”

    “可除了你们残阳工会,谁有胆敢动马家的人呢?我虽然没见过那个马友冲,但他既然敢来你们残阳工会购买七曜天乳,那修为自然是不错,修为最低也是金仙境,这样的修为,除了你们,还有谁能做到?”

    汪谦苦笑,“这也正是我们苦恼的地方,马家也是认准了这一点。”

    楚寻压低声音道:“真的不是你们做的?”

    汪谦郑重的点头。

    “若真是我们做的,我们一定会承认,可这事跟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卖给马友冲七曜天乳,又派人抢回来,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会不会是别的势力在插手,故意栽赃你们残阳工会,好坐收渔翁之利?”楚寻道。

    汪谦点头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是马家现在步步紧逼,我们根本抽不出时间调查。”

    楚寻拍拍他的肩膀,玩味道:“那么,这个黑锅你们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

    汪谦脸色难看,楚寻说道没错,这个黑锅他们是背定了,最为恼火的是还不知道是为谁顶雷。

    “汪兄,你们跟马家都是仙域赫赫有名的势力,你们可别神仙打架,让我这凡人遭殃。我需要的东西还请抓紧点,酬劳不是问题。如果能见到东西,柳某也愿意出手助你们残阳工会一臂之力。”楚寻认真道。

    汪谦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一喜,争取楚寻,也是他们的计划之一。

    接下来,两人交谈了一阵。

    楚寻送走汪谦,嘴角扬起一抹诡谲的弧度,他要将这水搅浑,好浑水摸鱼。金凤奇肉肯定已经到了残阳工会,汪谦说还在路上完全是托词。

    如果龙文力等人聪明,明天就会派人来告诉他,金凤奇肉已经到了,换取自己的友谊。若还存着别的心思,那就别怪他浑水摸鱼,再走抢劫的老路。

    接下来的时间,楚寻一直待在客栈,直至第二天傍晚,残阳工会并未来人。

    “看来这水还是不够浑,这场狗咬狗的大战还是不够激烈,看来还得加把火。”楚寻低声呢喃。

    第三天,楚寻出去闲逛了一天,什么事都没做。

    其实,他这一天收获很大,获取了很多有用的消息。

    …………

    百丈城,这个城池的名字是因地势而起,百丈城的地势很高,百丈自然也只是夸张的说法。

    这个百丈城是距离厄难森林最近的城池,相距千里。

    夜幕降临,百丈城华灯初上。

    城主府,主厅,气氛很是凝重,东西面对面的两排椅子上坐满了人,空气中都弥漫着火药味。

    城主杨瀚额头冷汗直冒,站立在一旁,垂着头,只是偶尔用余光偷看一眼双方的人马。

    一方是马家,一方是残阳工会,这都是东域赫赫有名的大势力,他真的得罪不起,只能在心里祈祷双方别打起来,否则他便是被殃及的池鱼。

    “残阳工会,我两家这些年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袭杀我马家弟子,今日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了吧?”开口的是马家一位老者,大刀阔斧的坐在那,魁梧的身子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马兄,我早就说过,马友冲的事不是我们残阳工会干的,这个说法我们给你不了你。”说话的是残阳工会的六长老柯山鸣,金仙境中期的修为,这次的事情就是他负责处理。

    “不是你们干的?”马姓老者冷笑连连,“试问在这一片地界,除了你们有这个本事,谁还敢对我马家的人下手?”

    “马兄未免太自信了,莫要小看天下英雄,厄难森林藏龙卧虎,保不齐就有隐藏的恐怖强者。”柯山鸣道。

    “呵呵……如果真有这样的人,你残阳工会会无动于衷,肯定早就想办法拉入你们的阵营了。”

    “可有些人并不是那么好招揽,比如最近声名鹊起的杀神柳天河。”柯山鸣道。

    “杀神柳天河?”马姓老者皱眉,“难怪最近没了他的消息,原来是去了你们厄难森林那边。”

    “马兄,有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马友冲在我残阳工会购买过一瓶七曜天乳。”

    “这事我知道。”

    “不,这事你恐怕还真不知道。”柯山鸣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杀神柳天河来我残阳工会,是为了采购几种大药,其中就有七曜天乳。”

    马姓老者目光闪烁,“你什么意思?”

    “其实,如果杀神柳天河那天早来一步,这七曜天乳就是他的。可惜贵势力的马友冲抢先一步,杀神柳天河只能空手而归。”

    马姓老者道:“你的意思是……”

    “我这只是猜测。”柯山鸣道。

    “难道你们没有求证一下?”马姓老者道。

    “事关贵势力,我们怎么敢怠慢,所以第一时间上门求证,但却让杀神心生不满,所以什么都没问出来。”柯山鸣满脸惭愧。

    马姓老者冷哼一声,“莫不成你们残阳工会还害怕这所谓的杀神不成?”

    “残阳工会是不怕杀神,但也不想妄生事端。”柯山鸣看着马姓老者,“你们只是想要一个交代,我们能查到的也就这么多了。如果你们马家不满意,我也没办法。”

    “柯山鸣,你这是在推卸责任?”马姓老者眼底寒芒闪烁。

    柯山鸣冷笑道:“马世杰,你也不用故作姿态,这次马友冲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出的事,所以我才会帮忙查找凶手。别以为我残阳工会怕你们马家。这事该做的我们已经做完了,剩下的事你们自己解决。”

    “柯山鸣,这就是你的态度?”马世杰气息飙升,十分骇人。

    马世杰一动,其他的马家人都是怒目而视,虎视眈眈的盯着残阳工会的人。

    柯山鸣冷笑,周身的气息也是迅速飙升,跟马世杰分庭抗礼,无形的力量在空中乱窜。

    大厅里的桌椅,差距都悬浮在半空。咔咔声响起,茶壶,茶杯之上裂痕蔓延,最后竟是接连炸开。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浑身绷紧,犹如捕猎的猛兽,只要这两人一声令下,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没想到的是,这两人突然同时冷哼一声,周身的狂暴的气息如同潮水般退去,悬浮在空中的桌椅坠地,摔得四分五裂。

    马世杰跟柯山鸣都不是傻子,他们若是动手,那就代表马家和残阳工会彻底撕破脸,双方都没有稳胜对方的把握,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候。

    “柯山鸣,我马家弟子是在你们的地盘上被人杀害,这事你们难辞其咎,我一定会查着水落石出,若真的是你残阳工会出的手,那么就算马家与你们开战,也在所不惜。”马世杰寒着脸,沉声道。

    柯山鸣冷笑,一个小小的马友冲,虽说是金仙强者,但只是受伤,并不是死了,马家不会蠢到为这点小事开战。

    马世杰看着柯山鸣的表情,也是冷笑连连,道:“柯山鸣,你是不是觉得我在信口雌黄?若是你知道马友冲的身份,恐怖就不会这般想了。”

    柯山鸣皱眉,难道马友冲还有别的身份?马家莫说金仙,就算是地仙强者的身份他们都有详细的资料,没发现这马友冲还有别的身份啊。

    “马友冲乃是我马家大长老的后裔。”马世杰道。

    柯山鸣脸色微变,马家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世代传承,都是姓马,很注重血脉,所有人以马家为荣,为马家而战。

    相反,残阳工会是后起之秀,虽说可以与马家一较长短,但却不是一脉相传,而是姓氏混乱,都是从外界吸收的成员组成,没有马家那样的凝聚力。

    因为马家的人都姓马,所以残阳工会调查的时候只注重修为,却对他们的成员具体血缘关系不太重视,所以还真不知道这马友冲竟跟马家大长老是这样的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件是就不好办了,马世杰敢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马家大长老授意的。

    这件事一定得报告上去,柯山鸣这样想着,但脸上却不漏声色,冷笑道:“随便你们查,若是真的跟我们残阳工会有关,到时你们若战,我们奉陪就是。”

    话落,柯山鸣一挥手,带着残阳工会的人离开了。

    马世杰眼神阴翳,面沉如水。

    “我们也走,明天就去厄难森林那边查个水落石出,胆敢对我马家的人下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马世杰带着一群人出了城主府,朝着他们所居住的客栈走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遮住了月亮,天地间一片黑暗。

    马世杰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绪,莫名戒备起来,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戒备什么?

    突然,他们猛的止住脚步停下。

    一道身影静静的站在路中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什么人?”一位马家弟子喝问。

    “月黑风高杀人夜,马世杰,把你的命留下。”幽幽的声音随风飘散,令人遍体生寒。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