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六百五十二章 坐山观虎斗!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冰冷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杀气扩散开来,让马友冲的脸色更加阴沉,冷笑道:“你自信能杀得了我吗?”

    唰!

    身影在空中一划而过,可怕的气息爆发开来,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一拳轰出,璀璨的拳光笼罩马友冲,让方圆百米都化作真空状,拳势鼓荡,十分可怕。

    马友冲毕竟是金仙境的强者,周身内息席卷,如潮水般涌动而出,但他很快便惊骇的脸色发白,因为他的内息整备对方的拳劲震溃,如冰雪消融。

    马友冲大喝一声,双拳之上白光涌动,朝着对方一拳轰出。

    砰!

    劲气呈涟漪状扩散开来,他身后的地仙大圆满惊恐的大喊,被扩散的涟漪击中,轰的一声爆开,血肉横飞。

    也该他倒霉,金仙境的强者大战还敢站这么近,纯属找死的行为。

    马友冲这个时候可顾不上他,自身都处在危境之中,他的拳头直接被对方震爆,小半个胳膊都炸开了,惨叫着横飞出去。

    拦路人身如鬼魅,如影随形的跟上,一连三拳轰在马友冲身上,让他胸腔塌陷,全身骨骼碎裂大半,落地后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鲜血混着肉沫从口中涌出,眼睛缓缓闭上,没了气息。

    拦路人摘下他的储物指环,探查了一番,嘴角微扬,看上去很满意,然后将储物指环收起来,转身即走,嘴里还小声念叨:“这件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是谁做的。”

    拦路人很快便消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友冲的身子却动了动,然后眼睛缓缓睁开,透着无尽的怨毒之色,如同鬼泣般呢喃:“残阳工会。”

    …………

    万里客栈中,楚寻明显心情很好,让伙计备了写酒菜送到房间。

    待伙计离开后,楚寻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瓶,打开后浓郁的白色霞光从瓶口冲出,这玉瓶中正是七曜天乳。

    “离续命丹又进了一步。”他笑着低语。

    那个拦路抢劫的人,正是他。

    残阳佣兵工会的龙文力和汪谦两人想利用他击杀马友冲,跟马家彻底对立,其实他跟马家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要是击杀一个马友冲也不算什么大事。

    但楚寻讨厌被算计。

    这两人自以为聪明,其实他们的心思楚寻差不多可以猜到。

    马家跟他是不可能成为朋友,但若是帮助残阳工会对付马家,马家覆灭后,残阳工会也可能是另一个马家,这样做对地球来说都是一样。

    仙域跟地球,就像是水火般,永远是对立的。

    最好的就是让双方狗咬狗,残阳工会跟马家肯定一直都是敌对关系,但只是还没撕破脸,那么就让他来点燃这个引信,引发这场战乱。

    马友冲没有死,这个楚寻也知道,因为是他故意留下马友冲性命的,要不然谁回去点燃马家的怒火。

    楚寻喝下杯中酒,坐山观虎斗。

    …………

    这几日,楚寻过的很是悠闲,没事出去闲逛,偶尔看上好东西出手抢过来,没事杀几个仙域的强者,大多时候都是在修炼。

    安逸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这天,汪谦来了。

    楚寻很是热情的招待。

    “汪兄,可是有好消息给我?”楚寻问。

    汪谦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因为马友冲一行人在回去的路上被人洗劫了,随从全死,马友冲失去了重伤,还失去一条手臂,就算康复了,战力也会大打折扣。

    这还不是最令他糟心的,可马家已经找上门,明确指出袭杀马友冲的人就是他们残阳工会的人。

    汪谦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但苦于没有证据,光是凭嘴说马家根本不信。

    这事他跟龙文力商量过,最后怀疑是楚寻做的,这次他就是来探底的。

    听到楚寻的问话,汪谦收敛起别的心思,笑道:“还真有个好消息。”

    “哦?快说说,是不是我需要的材料凑齐了?”

    汪谦苦笑:“柳公子需要的那几样材料无一不是稀世罕见的大药,哪有那般简单就能凑齐,现在只找到了金凤奇肉。”

    楚寻眼神一喜,所谓的金凤奇肉,自然不是真的凤凰肉,而是指三足金乌的血肉,三足金乌号称太阳的化身,自诩为金凤,其数量稀少,血肉中含有可怕的生命精气。三足金乌虽然数量稀少,但其战力无比恐怖,堪称与麒麟一族并肩的存在。

    地球上还没出现过三足金乌的消息,楚寻本以为这金凤奇肉会是最后找到的一味药,没想到仙域竟有三足金乌的存在。

    “汪兄可是给我带来了?”楚寻问道。

    汪谦摇头,“柳公子恐怕有所不知,这金凤奇肉何其珍贵,现在也只是有消息而已。”

    “哦?”楚寻眼睛微微眯起,“那么这金凤奇肉现在何处?对方无论需要多大的代价,柳某都愿意付出。”

    “这点柳公子不必担心,金凤奇肉虽然珍贵,但这次却不同,我残阳工会的大长老就收藏了一块,现在我们已经派人去取了。”

    楚寻眼神一闪,笑道:“不愧是号称无所不能的残阳工会,果然名不虚传。”

    “柳公子是高兴了,可汪某最近可是苦恼的很啊。”汪谦苦笑道。

    “哦?”楚寻饶头兴趣的看着他,“汪兄有什么苦恼的事,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汪谦嘴角抽了抽,有这么聊天的吗?

    “开玩笑的,我知道以残阳工会的势力,无论什么苦恼都算不得苦恼。”

    “柳公子说笑了,这次可不一样。”汪谦想了想,看着楚寻道:“柳公子应该已经拿到七曜天乳了吧?”

    “你们已经找到七曜天乳了吗?”楚寻满脸惊喜。

    汪谦微怔,随即道:“柳公子,你就别开玩笑了,马友冲被人半路袭击,随从被杀,马友冲也是死里逃生,七曜天乳被抢,你可别说不是你干的?”

    “马友冲是谁?”楚寻满脸好奇,随之脸色一沉,“我想起来了,你们之前告诉我说就是这个马友冲先我一步买走了七曜天乳,汪兄这次来不是给我报喜的,而是来找我顶雷的吧?”

    “柳公子,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个马友冲是马家的重要成员,半路被人洗劫,马家现在问我们要凶手,我们也是苦恼的很。”

    “所以,你们以为这事是我干的?”楚寻眼神冰冷。

    “不敢……”

    “不敢还在这里跟我废话半天,我告诉你汪谦,你真当我柳天河好脾气吗?想要栽赃我,先摸摸自己长了几颗脑袋?”楚寻直接打断他的话,话语冰寒,周身杀气弥漫。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