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六百一十七章 是人还是魔?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无影山,无影宗竟就建在这里,是块风水宝地,灵气充盈,山的名字也是邱云平昨天才取的。

    “云平。”无影宗宗主是个微胖的男子,气息强横,虽说几百岁了,但肌肤细嫩如婴儿,看上去倒像是个懂得保养的商贾。

    邱云平坐在山坡上,闻声吐掉嘴里的草叶,脸色一正,站起身施了一礼,“父亲。”

    无影宗宗主看着被残阳然后的群山,轻轻抬手,示意邱云平不必多礼,“云平,我们是不是有些太紧张了?”

    “父亲说的是楚魔王让众势力撤出城池的事?”

    “还有不足六个小时,我总觉得楚魔王的话只是随口一说,没必要太当真。”

    邱云平笑笑,“父亲,必须当真,而且要很认真。就算别人不执行,我们也得做,我与楚魔王是朋友,我们无影宗身受其恩,于公于私都得扯。”

    “也好,坐落在城池中,有利亦有弊,终归是少了江湖人的洒脱,对都市太过留恋,对修为不益。”

    “还是父亲看的透彻。”

    ……

    在通往古江市的主干道上,一群人浩浩荡荡,足有数百人,可谓是拖家带口,有点逃命的意思。

    “大家快点。”刁行一大喊,不断催促。

    “宗主,我们这样做楚魔王不会生气吧?”有老者有些担心。

    “有什么好生气的,他的潜龙山空着,我们又被他赶出城池,只能背井离乡投奔他了。”刁行一脸上带着笑,眼睛微微眯起,有点老奸巨猾的味道。

    ……

    在另一个方向,也有一群人朝着古江市进发,人数不比刁行一这边少,为首的是个铁塔般的汉子。

    “大家快点跟上,马上就到了。”翁雄大喊。

    他粗狂的脸上带着迫切,恨不得立刻赶到古江市,其目的与刁行一一样,占据潜龙山。楚府的人都搬到了梦狱山,潜龙山便空了出来,楚魔王曾经住过的地方,绝对是块风水宝地,他决定就在那里安家,与楚魔王做邻居。

    他们能想到,好多人也想到了,比如时逸飞,戈战等人,也在举家迁移,目标便是潜龙山。

    此时,诸多城池的势力都在观望,眼见只剩下不足六个小时了,大多人不惊反喜,看来楚魔王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他们抱团抵抗的办法是对了,楚魔王也拿他们没辙。

    残阳如血,映红大地,在这样的时间段看上去总有些诡异。

    离京城最近的原本是北河市,现在改名叫做飞蝎城,几年前一个名为飞蝎门的势力在这里落根发芽,掌控了这座繁华的都市。

    俗话话有多大肚子就端多大的碗,各方势力占据城池的时候也是有选择性的,城市又大有小,有繁华又落后的,那些大势力自然选择大城市占领,尤其是挨着京城的大都市,没有点实力岂敢染指。

    飞蝎门的势力很强,手段也很强,他们占据北河市只是短短几年的时间,便将北河市的所有经济都抓在手里,而且建立了自己的法律,完全是一副土皇帝的架势。

    曾经的北河市,现在已经被城墙围了起来,这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财力,四方城门高大霸气,比起曾经的紫禁城宫门更高大。

    飞蝎门门主冯天浩,此时神座烫金龙椅,身穿一件金黄色的华服,头戴羽冠,看上去是将自己当成了古时候的皇帝。只不过皇帝胸前绣的是五爪金龙,而他绣的是一只张牙舞爪的黑色蝎子。

    下首,两排椅子整齐排放,几十位长老端坐其上,一道道消息由门下弟子送来,他们加以分析探讨。

    冯天浩手指有规律的敲打着膝盖,刚才门下弟子送来消息,各方势力除了那些楚寻有关系的,其他的没有一个人动。

    “楚魔王,楚魔王……你到底只是说说呢?还有玩真的呢?”冯天浩声音不大,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下面的众长老。

    “门主,我觉得楚魔王只是说说而已,这个时候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足以说明问题。”

    “楚魔王说过之后再没露面,据我猜测,他应该是跟京中那位熟识,不得已给个面子而已。”

    “外界传闻楚魔王曾为军中少将,但大家仔细想想,以楚魔王的名气,他岂会将一个小小的少将军衔放在眼里。”

    冯天浩眯着眼睛,楚魔王的名声天下皆知,虽然是凶名,但却无人敢小觑,这名气可是真真实实杀出来的。他曾也收集过关于楚魔王的资料分析过这个人的性格,不像是那种随口说说的人。

    “极寒宗有什么动静?”

    极寒宗与他们相邻,占据曾经的津天市改为极寒城。

    “极寒宗没有一点动静,看来是根本没把楚魔王的话放在心上,而且还对方放话,就算所有势力都撤出城池,他们也不会撤。”有长老回答。

    冯天浩轻声笑了起来,“江雄这匹夫,永远都是这般狂傲。”

    “门主……”

    轰!

    巨大的轰鸣声像是从天地尽头传来,整座飞蝎城都颤了几颤,冯天浩坐直了身子。

    “怎么回事?”有长老呼喊弟子前去查探。

    冯天浩目光闪烁,眉头轻轻皱起,下一刻人已经掠出大厅,站在院外昂首看着空中那道黑色人影。

    众长老不明所以,但下意识的紧跟而出。

    “楚……楚魔王?”

    有人看着空中的身影惊呼。

    冯天浩皱眉抬抬手,长老们的惊呼声令他很是不满,这般大呼小叫已经是弱了气势。

    “冯天浩。”他拱了拱手,倒有几分气度。

    “楚寻。”空中的身影话语淡漠。

    “没想到会先是我飞蝎门。”冯天浩轻笑,他猜测过无数结果,唯独没有料到眼前的。

    “谁先谁后有关系吗?”

    “有。”冯天浩认真的点点头,“如果你若先去别的势力,听闻消息,我便有迁移的机会。”

    “还有五个小时,这么大的家业,你撤的走吗?”

    “是有些困难。”

    “所以我说……早晚没关系。”

    唰!

    刺眼的紫芒,比残阳更耀眼,空气如同水流被隔开,朝着冯天浩斩来。

    冯天浩衣衫猛的鼓胀,周身习气强横,疾速旋转,地面的石砖都被掀了起来,身后的众长老被气浪-逼的不得不后退开。

    紫色的刀芒贯穿了冯天浩周身的风暴,然后他身后的地面轰的炸开,被刀芒斩出一道数十米的巨大沟渠。

    冯天浩的身子僵了僵,周身的气息逐渐减弱,被气浪掀起游走在周身的石砖哗啦哗啦掉落一地。

    “不愧是……楚魔王……”冯天浩轻声道。

    一道红线在他的眉心浮现,然后是脸上,脖子……一只往下蔓延……噗的一声血雾爆开,冯天浩朝着两边倒下,他被刀芒分成了两半。

    “宗主。”

    “宗主。”

    惊慌,恐惧,撕心裂肺的惊呼响起。

    一个人,一把刀,从半空落下。

    “你们不该把我的话当成空气。”

    唰!

    一人一刀冲进了长老群中。

    噗!

    人头飞起数米高,鲜血喷涌,地面被染红。

    嘭……身体炸开,血雾比惨样还刺眼。

    “杀,杀了这个恶魔。”

    “为宗主报仇。”

    “楚魔王,你这般残忍,是会遭报应的。”

    刀芒纷飞,人头滚落,地面血流成河……

    噗……一人被腰斩。

    噗……逆鳞灿烂,将对方的身体轻松劈成两半。

    噗……人头飞了出去,眼睛还未来得及闭上。

    短短数息,尘埃落地,这里成了修罗场。

    哐啷!

    一把长刀落地,冯康目光呆滞,瞳孔放大,脸色灰白,整个人像是瞬间老了几百岁。全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

    “杀了我吧。”他闭上眼睛,认命了。

    楚寻手里的逆鳞依旧璀璨绚烂,其中的梼杌之魂偷偷探出头在吸食这里的血气。

    “还有五个小时,带上弟子家眷逃命去吧。”

    冯康猛的睁开眼睛,可眼前的人影已经消失,他呆呆的站在原地,满脸难以置信,许久身子猛地一颤惊醒过来,“你到底是魔还是人?”

    …………

    极寒城,情况跟飞蝎城差不多,城墙围拢,宛如一方小国。

    江雄是个两米的壮汉,身材着实魁梧,一脸络腮胡子看上去十分粗狂,这副尊容足以下的小儿啼哭。

    “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声音洪亮,如同洪钟。

    “暂时没有消息,看来楚魔王只是顺口一说,当不得真。”

    江雄哈哈大笑,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这楚魔王堪称一代杀神,这样的人物岂会为国家做事?”

    “宗主,既然楚魔王亲自放话,此事我们不得不防。”有长老道。

    “防个屁,有什么可怕的,他不来便罢了,敢来老子拧下他的脑袋当球踢。”江雄说到激动处,一掌拍在坐下的椅子上,咔咔几声,江雄猛的站起,椅子应声倒塌。

    下面的众长老憋着笑,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十几张椅子了吧。

    江雄瞪着眼睛,“笑个屁啊,赶紧给老子重新搬一把。”

    “宗主,要不我找人给你打一把铁椅子?”

    “这个可以有。”

    众长老哄然大笑。

    江雄算是个莽汉式的人物,但在武学上很有天分,为人豁达豪放,没有别的势力首领那么多条条框框,众长老偶尔开他两句玩笑也不生气,故此手下聚集了很多诚心相待的朋友拥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