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五百五十四章 梦境现实!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相信,所谓修仙,只不过是自己四次落榜心里产生的臆想。

    世间哪里有什么仙?哪有什么魔?

    接下来的日子,楚寻彻底接受了现实。

    他就是个落魄考生。

    跟天下其他考生一样。

    目的只有一个,高中状元,功成名就,光宗耀祖。

    对于楚寻备考这件事,全村人都是支持的。

    厚厚的书籍码成堆。

    楚寻安心钻研。

    另外,他享尽齐人之福。

    每晚有惊鸿和花轻舞相伴入眠。

    楚寻简直乐不思蜀。

    什么仙,什么魔,都被他抛脑后了。

    可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般清闲美妙的日子,给个神仙也不换。

    转眼便是七月七。

    赴京赶考的日子到了。

    全村人开始凑路费。

    火精?

    看着这红灿灿的小东西,楚寻怔了怔。

    看来穷,也是他臆想来源的一部分。

    梦里,他见到了堆积成山的火精。

    看来是因为现实中他很缺。

    火精是现在地球上唯一的通行货币。

    而且,他们真的很穷。

    全村人勉强帮他凑齐了路费。

    告别乡亲,带着父母和妻女的期盼,楚寻踏上征途。

    走出村口,楚寻看到了潜龙村的界碑。

    楚寻取出毛笔,以唾液浸湿笔毫,挥笔疾书,写下:

    满腹锦绣,胸藏经纬,求取功名,一定身荣贵,衣锦荣归。

    抛掉毛笔,扬长而去。

    一路兜兜转转,终于到了京城。

    次日,学子开考。

    楚寻昂首,凝视龙夏学府四个鎏金大字。

    这字?

    楚寻眼神古怪,这好像是自己的笔迹。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他摇摇头,踏进这座闻名于世的学府。

    公示榜前,人头攒动。

    楚寻挤上前,看到上面张贴一张皇榜。

    太子监考。

    这四个字让楚寻眸子微缩。

    花轻舞告知他,太子便是即将登基的新皇。

    新皇,不就是龙傲吗?

    楚寻脸色有些难看。

    他用手捂住心口。

    为何心里有戾气在涌动?

    ……

    考试开始。

    数千学子整齐划一,排座整齐。

    楚寻准备好笔墨。

    这时,太子亲临。

    楚寻盯着那张熟悉的脸,呼吸一滞。

    “兄台,请问太子可曾亲自监考过?”

    邻座的学子轻轻摇头。

    既然从未监考过,那便代表自己从未与太子谋面。

    那他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楚寻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心里的戾气却在止不住的往外涌。

    楚寻有些害怕,这是怎么了?

    难道梦境影响了自己?

    下意识的,他挥笔疾书。

    敖皇负我,苍生负我,杀!

    九个大字赫然跃于纸上。

    楚寻的气息开始变得紊乱,眼睛开始变得血红。

    龙傲心有所感,看向楚寻,眼底浮现出一丝疑惑,然后迈步走过来。

    他静静的看着楚寻,眼神带着探索。

    但监考官却看到了楚寻面前的九个大字。

    “大胆,敢直呼我皇名讳,来人给我抓起来。”

    有士兵奔来,拿下楚寻。

    “杀!”

    楚寻昂天怒吼。

    龙傲看着楚寻,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此人或许是邪祟入体,将他关进佛堂,以佛音净化。”龙傲道。

    楚寻被关进一座偌大的佛堂。

    丈八金佛盘坐,手捏佛印,面容祥和,竟隐隐有福音传出。

    谁知,楚寻不但未清醒,反而眸子更加猩红妖异。

    仿佛,他与佛有血海深仇。

    “闭嘴,给我闭嘴。”

    楚寻怒吼,跳上石台,猛的一推,丈八佛像被推倒。

    轰的一声,地面颤抖,佛像碎成数块。

    佛像并非金铸,只是渡了层金身。

    看着碎成数块的佛像,楚寻昂首狂笑,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

    咯吱!

    佛堂门打开,龙傲走进来。

    “楚寻,你还不肯醒吗?”

    楚寻微怔,奇怪的看着龙傲。

    “你什么意思?”

    “楚寻,这苍生,全葬于你手,你还不肯醒吗?”龙傲痛苦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

    楚寻扑过去,想揪住龙傲的衣领,但却直接一穿而过。

    他猛的转身,龙傲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你……”楚寻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龙傲在轻笑。

    “楚寻,老祖已死,苍生已毁,你该醒了。”

    说完,龙傲竟化作漫天光点消散。

    “你别走,说清楚,你的话什意思?”楚寻有些惊慌的扑过去,想将那些光点抓在手里,但却是徒劳。

    他拉开门冲出去,顿时僵在原地。

    眼前没有亭宇楼阁,也没有数千学子,什么都没有,满眼废墟。

    大地千疮百孔,到处流淌的都是炙热的岩浆。

    楚寻惊骇的发现,他突然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抬手便可毁天灭地。

    如果他没记错,这是梦中仙帝的力量。

    楚寻冲上虚空,放眼望去,满目疮痍。地面岩浆喷涌,魔兽肆虐,凶禽掠空。

    “楚寻,救我。”

    隐隐声音传来,来自千里之外。

    楚寻脸色大变,这是惊鸿的声音,他一步踏出便是千里。

    “不!”楚寻怒吼。

    他眼睁睁的看着惊鸿被一头庞大的魔兽吞食。

    嗤!

    楚寻抬手便将那头魔兽撕成两半。

    惊鸿从血肉中掉落,楚寻抬手拖住他。

    “没事了。”楚寻安慰。

    “楚寻,快醒来。”惊鸿凄艳的看着楚寻,身躯却跟龙傲一般,化成光点消散。

    楚寻慌了,手足无措,他想禁锢那些光点,结果却失败了。

    “啊!”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令他发狂,抬手将方圆百里的大山全部拍成齑粉。

    “老公,快救我。”

    楚寻猛的一怔,这是花轻舞的声音,闻声一步跨至。

    “你敢。”

    楚寻怒吼,他看到一位暗魔勇士的魔镰挥过,贯穿花轻舞的心脏。

    花轻舞朝他伸出手,泪水划过脸颊,眼神充满不舍和留恋。

    “老公,快醒来。”

    说完,她的手臂缓缓坠落。

    “属下参见魔尊。”

    那名暗魔跪倒。

    “我不是你们的魔尊。”

    楚寻狂吼,伸出手将他捏成碎末。

    花轻舞也化成光点消散了。

    这时,一道身影飞来,正是魔岩。

    “参见魔尊,地球只剩一个古江市,一天之内便可覆灭。”

    “魔岩,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魔尊?”

    魔岩古怪的看着楚寻,“魔尊,是你放我们出世,带领我们征战,只要毁了古江市,整个地球就是我们魔界的了。”

    “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楚寻的心都在颤抖,他在害怕,在恐惧。

    “是。”魔岩道。

    “不是我。”楚寻突然狂吼。

    轰!

    魔岩被磅礴的魔气撕成碎片。

    “古江市。”

    楚寻一步踏出,便来到古江市。

    庞大的暗魔军团正在屠杀平民,整个古江市狼烟滚滚,血流成河。

    “住手,都给我住手。”

    楚寻狂吼。

    可那些暗魔军团像是听不到,依旧在挥动屠刀。

    楚寻狂怒,周身魔气汹涌,将整座古江市笼罩,轰的一声,数万暗魔军灰飞烟灭。

    可是,整座城市还是化成一座死城。

    “小寻,救我。”

    突然,柳然的声音来自千里之外。

    “先生救我。”

    “府主,救我们。”

    “楚魔王,快救我们。”

    楚天河夫妇,陈汉龙,燕无双……各种求救声来自四面八方。

    楚寻怒吼着,分出两道分身,可根本救不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们……”

    楚寻痛苦的哀嚎。

    “小寻,快醒来。”

    “先生,快醒醒。”

    “楚魔王,你给老子快醒过来。”

    亲人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

    楚寻双手抱着脑袋,痛苦的嘶吼,哀嚎。

    放眼天下,一片废墟。

    “这不是我干的,不是我,不是我……”

    楚寻从空中坠落下来,整个人缩在墙角,浑身颤抖,哭的撕心裂肺。

    “你们说谎,这不是我干的。”

    楚寻昂天嘶吼,目眦欲裂。

    这时,只见风卷云涌,眼前的废墟化作尘土在消散。

    日月更替,废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蓝天白云,郁郁葱葱的古树,和煦的微风。

    楚寻愣住,低头看去,身上不再是粗布麻衣,而是他原本的黑色锦衣。

    他也不是仙帝,还是元婴初期。

    扭头看去,身边不远处,是岳靖仇,高墨焓,戈战,他们在酣睡。

    楚寻站起身,头疼欲裂,许久才好转。

    放眼望去,他目瞪口呆,这里是个陌生的地方,但他还是认了出来。

    这里便是空中悬山。

    难道一切都是假的,自己只是在做梦?

    堂堂楚魔王,竟搞笑的掐了一下自己来验证。

    可是,他还是无法确定。

    到底现在是梦境,还是之前是梦境?

    难道自己困在梦里出不来了?

    “靖仇。”楚寻走过去,摇晃岳靖仇,可岳靖仇跟昏死过去一样,怎么都不醒。

    他又试着唤醒高墨焓和戈战,结果他们都无法清醒过来。

    “你醒了?”

    略带苍老的声音来自楚寻身后。

    楚寻转身,却是见一身黑衣打扮的中年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此人样貌英俊,身着黑衣,手拿一颗玉葫芦,颇有几分玩世不恭和洒脱。

    楚寻看得出,此人手中的玉葫芦是件极为厉害的秘宝。

    “你是谁?”楚寻问。

    中年昂首灌下一口酒,眼神带着思索之意。

    楚寻脸色古怪,难道自己的名字也要想?

    “我的名号太多,但还是喜欢别人唤我老黑,听了千万年,也习惯了。”

    老黑?楚寻嘴角抽了抽。

    他看的清楚,此人修为很强,而且强的离谱,但这名字确实有点不长面子。

    老黑像是知道楚寻在想什么?笑道:“年轻人,人总有些东西放不下,可以是人,或者物,亦或者是名字。”

    楚寻点头,深以为然。的确,有些东西的确令人难忘,比如一个字,或者是一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