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五百五十三章 臆想!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清醒,发现自己躺在木制的床铺上,下面垫着柔软的兽皮。

    这是哪里?

    自己明明掉落万丈深渊,难道是有人救了自己?

    他坐起来,发现自己毫发无伤,且穿着粗布麻衣。

    可是很快,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甚至可以说是惊慌。

    他的修为尽失。

    楚寻慌乱跳下床,冲出屋外。

    映入眼帘的是围成一圈的茅草屋和篱笆墙。

    透过篱笆墙,他看到了万亩良田。

    清风吹动,绿油油的麦苗随风欺负,形成麦浪。在田地中,我些野草,开始粉红色的小花。

    楚寻慢慢的安静下来。

    远远的,在田地尽头出现数十道身影。

    隐隐能听到欢声笑语。

    人群慢慢接近。

    楚寻如遭雷击,形同石刻木雕。

    因为这些人正是在葬在潜龙山上的亲人。

    花轻舞,惊鸿,唐柔,她们都在。

    几位老人皆在。

    “爸妈。”楚寻噗通跪倒,嗓子发干,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楚天河和柳然目光怪怪的看着楚寻。

    其他人也满脸古怪。

    “儿子,我还以为你病好了,难道烧毁糊涂了?”柳然上前摸摸楚寻额头,又摸摸自己的,“不烧了啊。”

    “相公,你跪着做什么?赶紧起来。”惊鸿和花轻舞上前,一左一右的扶起他。

    “九幽呢?不是让她照顾你吗?这熊孩子就是靠不住。”花轻舞有些责备的说道。

    “楚寻,你感觉自己怎么样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楚寻瞳孔收缩,“红菱,你还活着?”

    红菱布满关心的俏脸猛的晴转多云,怒道:“我们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般咒我?”

    说完,生气的走了。

    “相公,你在瞎说什么呢?看你把红菱姐姐气得。”惊鸿责备。

    楚寻目光呆滞的看着陈汉龙,郑广义,孙鹰等人,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幻觉,肯定是幻觉。”楚寻嘀咕。

    啪!

    楚天河上前给了楚寻脑袋一巴掌。

    “你这混小子,有你这样的吗?脑袋烧糊涂了,醒来就在这里胡言乱语。”楚天河笑骂。

    会疼?

    楚寻摸着被楚天河打过的地方,不禁笑了起来。

    会疼就说明是真的。

    “爸。”楚寻一个熊抱。

    “妈。”

    “唐叔叔,唐阿姨。”

    楚寻咧着嘴,给每个人一个大大的熊抱。

    “相公,你怎么哭了?”花轻舞担心的看着泪流满面的楚寻,“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啊?”

    “这孩子不会连摔带发烧,变成傻子了吧?”楚天河嘀咕。

    “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柳然不满。

    楚天河赶紧陪着笑脸。

    楚寻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还是熟悉的人,熟悉的感觉,这不会错,他们没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寻好奇。

    “还是回去再说吧,这里风大。”唐文言说道。

    “先生,我们先去准备饭菜。”陈汉龙对楚寻还是一如既往的尊敬。

    楚寻等人回到茅草屋。

    “小寻,你还记不记得你摘天目草的时候从山上掉下来。”楚天河问。

    楚寻摇头,他怎么记得自己是被敖皇从半空打落万丈深渊的。

    “你这孩子,你说你手无缚鸡之力,不好好教你的书,摘什么天目草,幸亏没事,不然你让我和你爸,还有惊鸿小舞,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柳然责备。

    “等等。”楚寻满脸古怪,“你说我教书?”

    “相公,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们。”惊鸿满脸担心。

    楚寻简直一头雾水,这到底哪跟哪?

    “你们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楚寻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楚天河满脸担心。

    “你们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自己记不记得?”楚寻无语。

    “完了,这孩子真的摔傻了。”柳然眼眶泛红,开始哭了起来。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寻满脸懵逼,“还有,我的修为呢?你们的修为呢?”

    楚寻没感到真元波动,大家好像都变成了普通人。

    “完了,这孩子真的傻了。”

    “小寻,你可不能傻,你可是这方圆十里有名的才子。”

    “这里的小孩可都靠你识文断字呢。”

    “快让鬼老和红菱来看看,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大家七嘴八舌,满脸担忧。

    楚寻满头黑线,一脸懵逼。

    “惊鸿,你告诉我,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惊鸿看着楚寻,泪眼朦胧,“相公,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和小舞还有孩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楚寻彻底懵了,“孩子?哪来的孩子?”

    “相公,你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记得了吗?”惊鸿哭的梨花带雨。

    我的天呐,楚寻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事啊?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寻忍不住大吼。

    “小寻,你想别激动,听妈给你说。”

    柳然擦擦眼泪,慢慢说开了。

    等柳然说完,楚寻却傻了。

    他是个教书先生,是这方圆十里有名的才子,因为私塾里的一个小孩生病,他爬上半山腰去采摘草药,结果失足坠落。

    昏迷了几个月,中间醒过几次,但每次醒了都会发狂,嘴里大喊大叫,说着什么屠尽苍生之类的话。

    一个月前彻底清醒,但神志不清,时而清楚时而糊涂,还一直高烧不断。

    “相公,你没事吧?”小舞关心的问道。

    楚寻呢喃,“难道一切都是做梦,我根本没进过监狱,也没去过修仙大陆,更不是仙帝,楚魔王?”

    “相公,快醒醒,你怎么了?”惊鸿着急的摇晃着楚寻。

    楚寻差点没被摇散架,“快放手,我没事。”

    “相公,你这几个月昏迷的时候,嘴里就一直念叨着什么我是仙帝,什么魔王之类,我还以为你又犯癫病了。”惊鸿道。

    “让你好好教书,你却天天研究什么神啊,仙啊的,天天研究妖魔鬼怪,不傻才怪呢。”柳然气得骂道。

    楚寻满脸迷茫,随即问惊鸿,“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叫九幽啊,这名字还是你给起的,你自己都忘了吗?”

    “九幽是我们的孩子?”楚寻瞪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她是头妖兽,一头蟒蛇,你说我们俩生出一条蛇。”

    “混账,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楚天河大怒,挥手就要抽楚寻。

    柳然赶紧拦住,“你做什么?孩子已经这样了,你还能下得去手?”

    “现在是哪一年?”楚寻问。

    “龙夏二零一八年。”花轻舞道。

    楚寻嘴角抽了抽。

    “开什么玩笑?”楚寻忍不住笑出声,“这二零一八年还有这样的茅草屋呢?你们骗鬼呢?你别说现在还是皇帝执政。”

    “放肆,你连皇帝都敢拿来开玩笑,你不要脑袋了。”楚天河怒不可遏。

    楚寻满脸古怪,看大家像看傻子般看着他,不禁愣了,难道真的有皇帝?

    楚寻正欲开口,却听陈汉龙在外面喊开饭了。

    “行了,先吃饭吧。”楚天河看着楚寻失望的摇摇头。

    楚寻神色古怪,拉着花轻舞走到最后。

    “媳妇,我们这个村子叫什么名字?”

    花轻舞奇怪的看着楚寻,“媳妇是什么?”

    楚寻彻底懵了,“那我平时怎么叫你?”

    “你叫我娘子啊。”

    “好吧!”楚寻无语,“那娘子,我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

    “潜龙村啊,这名字还是你给改的,你忘啦?”

    潜龙村,楚寻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相公,你别担心,红菱姐姐说你刚清醒,有很多事情不记得很正常。”

    楚寻点点头,“那我问你,现在的皇帝叫什么名字?”

    花轻舞压低声音,悄悄说道:“相公,皇帝的名讳是忌讳,急切不可直呼其名。我偷偷告诉你,现在老皇帝敖皇快退位了,新皇帝叫龙傲。”

    楚寻整个人都惊呆了,一不小心脚下勾到门槛,直接栽了出去。

    ……

    吃饭的时候,楚寻见到了九幽,还是熟悉的样子。

    桌上的菜品很简单,都是些家常菜。

    楚寻心不在焉。

    难道自己真的是在做梦?

    “相公,你别胡思乱想了,我相信你很快会好起来的,到时候再努力,说不定这次能考个状元回来。”

    “对呀老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经过这件事,你还能高中。”惊鸿也安慰。

    “状元?”楚寻满脸古怪,“现在还有这玩意?”

    “好大的口气,有本事你考一个回来看看。”楚天河怒哼。

    “考就考。”楚寻昂首,“待我高中状元名天下,回乡教书育后人。”

    谁知道,楚寻此话一出,满桌人惊喜的看着他。

    “孩他爹,小寻没傻,你看他还会作诗呢。”柳然高兴的说道。

    “相公,这是新作的诗吗?”花轻舞惊喜的问。

    楚寻满脸懵逼。

    “相公,这次你一定会高中的。”惊鸿道。

    楚寻莫名其妙,狐疑道:“我以前考过状元吗?”

    惊鸿点头,“相公忘了,你已经四次落榜,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还考不中,那此生便于状元无缘了。”

    楚寻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自己有那么笨吗?考了四次都没考过。

    难道自己是因为四次落榜,心灰意冷,才会产生臆想。

    他知道人若是压力过大,或者屡遭挫折,就会产生臆想。

    比如,在你极度贫穷的时候,就会梦想拥有很多钱,就是俗话说的想钱想疯了。还有,在你极度失落的时候,会陷入自己的幻想中无法自拔。

    肯定是这样,要不然他记得自己明明是仙帝,是楚魔王,大杀四方。可为什么不记得修炼之法呢?

    (ps:啰嗦几句,最近有读者朋友说我写不下去了,瞎编,准备烂尾等等。我想说,只要你们不弃,我绝对不会太监或者烂尾,这本书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尾。可能最近几章你们觉得情节起伏太大,对主角的转变不太适应,这只是情节需要,大家不用太过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