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四百七十章 点天灯!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最快更新仙帝归来最新章节!

    楚寻风驰电掣,连夜奔波,当晚便赶回古江市,见到惊鸿她们。

    惊鸿递给楚寻一部手机,“潜龙山外有人监视,被炎蛟全杀了。”

    楚寻眉头微皱,“没打草惊蛇吧?”

    “他们靠手机联系,但手机没响过。”惊鸿道。

    “那就好。”楚寻打开手机,里面只有一个号码。

    “龙一,赤媚他们全部到了,已经驻守各个路口。”惊鸿沉吟了一下,“九幽在南方征战,但还没联系上。”

    “不用了,你跟小舞也去镇守两个交通要道。”楚寻道。

    惊鸿点头。

    “那你小心点。”花轻舞也离开了,她知道楚寻肯定有自己的安排。

    安排完后,楚寻一步步朝着华瑞酒店而去。

    华瑞酒店,总统套房,乌可隐品着昂贵的红酒,眼睛微微眯起。

    谭玉清跟另外两位九品人皇垂手而立。

    乌可进看了他们一眼,“有余宏的消息吗?”

    谭玉清微微轻颤了一下,垂下头,道:“属下惭愧,暂时还没消息。”

    “废物。”乌可隐皱眉,呵斥了一句,“胆敢背叛我的人,从来就不会有好下场。”

    “主人放心,我一定找到他,亲自带回来交给你。”谭玉清道。

    乌可隐对谭玉清卑微的态度很满意,微微颔首,“真想看看楚魔王的发疯的样子。”

    “主人是不是太看得起楚魔王了?他跟您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此番行动,估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干的?”一位九品人皇谄媚的说道。

    “说得对,楚魔王修为虽高,但终归只是一介莽夫,若论智谋,跟主人相比较,简直是云壤之别。”另一位九品人皇附和。

    谭玉清面露不屑,这两人拍马屁拍的太过了,冷哼道:“小看楚魔王,会吃大亏的。”

    “谭老,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难道你觉得楚魔王会比主人还强?”那位九品人皇反问。

    “是不是比主人强我不知道,但楚魔王的威名,都是累累白骨堆积起来的。我只是觉得,发狂的狮子更可怕。楚魔王现在肯定被激怒了,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因为他现在就是那头发狂的狮子。”谭玉清道。

    “谭老,你这是在长楚魔王志气灭我们的威风。”这位九品人皇看了一眼乌可隐,见对方并没有厌烦的意思,不禁开口反驳谭玉清的话。

    “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盲目自大,会阴沟翻船的。”谭玉清说道。

    “有主人在,何来阴沟?既无阴沟,怎么翻船?楚魔王再厉害,他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只能自己抓狂。谭老是害怕了?还是觉得主人比不上楚魔王。”

    “愚蠢。”谭玉清气闷,“我几时说过主人比不上楚魔王了?我只是觉得,万事小心为上,毕竟对方是楚魔王,不是一般的阿猫阿狗。”

    “可笑,楚魔王在主人面前跟阿猫阿狗又有何区别?”

    “你们……”

    “闭嘴,都别吵了。”乌可隐呵斥了一声。

    “主人,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谭玉清请示。

    “说吧。”

    “楚魔王发怒,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定会追查到底。现在余宏消失,若是他落到楚魔王手里,定会出卖我们。我觉得,我们应该暂避锋芒。听闻九幽皇正在南方一代征战,我们不如去一趟南方……”

    “你的意思是去南方击杀九幽皇?”乌可隐眼神一闪。

    “没错,九幽皇可比红菱重要的多,一个红菱都能让楚魔王发疯,若是九幽皇出事,楚魔王还不得呕血三升。”谭玉清眼底闪烁着阴险的光芒。

    “没必要。”乌可隐淡漠开口。

    谭玉清怔了怔,心里暗叹,自古忠臣难为。

    “余宏落到楚魔王手里的几率微乎其微,以余宏贪生怕死的性格,现在估计早逃出数千里外。更何况,楚魔王根本不认识余宏,就算余宏站在他面前,不认识也是徒劳。所以,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谭玉清沉吟,觉得乌可隐分析的还是很有道理的,“还是主人想的周全,看来属下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那是,主人算无遗漏,计谋超群。无论是修为还是智慧,都不是楚魔王可比的。”一位九品人皇趁机拍乌可隐马屁的时候,不忘挤兑谭玉清。

    谭玉清暗恼,他修为在这两人之上,若是在外界,这两人见了他得规规矩矩的叫一声前辈。现在这两人竟然敢屡次讥讽他,若非估计乌可隐,他早出手杀了这两人了。

    “监视潜龙山的人有没有消息传回来?”乌可隐问。

    “启禀主人,暂时还没有。”一位九品人皇道。

    “问问,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乌可隐皱眉道。

    “是。”这人急忙应声,当着乌可隐的面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楚寻此时已经站在华瑞酒店楼下,感觉到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接通。

    “喂,有没有什么情况?”

    “你想知道什么情况?”楚寻轻轻的回了一句。

    “蠢货,有什么情况就汇报什么情况。”对方貌似并未听出这边的声音不对。

    “什么情况都没有。.雅文吧”楚寻道。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潜龙山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吗?”

    “有。”

    “什么动静?赶紧说,真是废物一个。”

    “你打开门,我亲自跟你汇报。”楚寻此时已经站在乌可隐的房间门外。

    房间中的九品人皇微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朝门口走去,“混蛋,谁特么让你私自跑来这里的?”

    乌可隐脸色微微一变,腾起站起。

    这位九品人皇已经打开房门,并非他没有警惕心,而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人在打电话的时候,不管你给他什么?他都会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你让他做什么?他都会下意识的去做。这是一种思维的惯性。

    “混蛋,谁让你来这里的?”打开门的九品人皇见楚寻有些面熟,既然面熟,他潜意识觉得应该是自己人,所以毫不客气的开口训斥。

    谭玉清却是脸色骤变,惊吼道:“快退!”

    谭玉清这一嗓子不止没起到提醒的作用,反倒把开门的九品人皇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但他回头的瞬间,感觉脖子猛的一紧,骨头都快被捏碎了。

    他惊得脸色大变,猛的运功,可他再次骇然,因为他的内息被压制,连一丝都无法调动。

    楚寻五指微微收缩。

    咔咔……!

    刺耳的骨骼呻吟声,被扼住脖子的九品人皇眼珠子鼓起,舌头都伸出来了。

    咔嚓!

    脖骨彻底碎裂,这位九品人皇脖子软软的歪在一旁,他没死,脖骨碎裂,但神经还在,算是彻底废了。

    楚寻扬手将他扔进房间,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楚魔王。”谭玉清惊得音调都变了。

    另一位听到楚魔王三个字,唰的跳出好几米远,满脸惊骇的看着楚寻。

    乌可隐目光疾速闪烁,眼底的震惊怎么都掩盖不住,他刚才还在夸夸其谈,说楚寻不可能找到这里。可现在楚寻就站在他面前,让他心跳紊乱,难以平静。

    “乌可隐,乌可进的哥哥,仙族的杂碎。”楚寻看着乌可隐,面无表情的开口。

    然后,他看向谭玉清,“谭玉清,杀红菱的人之一。”

    谭玉清惊惶不安,这怎么可能?楚魔王不但找到他们,而且连他们的名字,身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余宏,落到你手上了?”乌可隐很快反应过来,楚魔王找来这里,肯定是找到了余宏。

    楚寻嘴角掀起冷冽的弧度,目光森森。

    “你们不该愚蠢的激怒我。”

    “楚魔王,你真是个好对手,我突然有点喜欢你了。”乌可隐暗自平静下来,他知道惊慌是最没用的。

    “做我的对手,你也配?”楚寻嗤之以鼻。

    乌可隐脸色微怒,他才出手,楚魔王就直捣老窝,这让他有些抓狂。

    这就跟下象棋一样,他才走了一步,楚魔王就直接干掉了他的将,令他既震惊又窝火。

    “知道余宏是怎么死的吗?”楚寻看向乌可隐。不等对方开口,他自顾自的说道:“他享受到了一种比融骨丹更可怕的死法。”

    乌可隐眼皮直跳,楚寻连融骨丹都知道。

    谭玉清跟另两位九品人皇却十分惊异,有什么死法是比融骨丹更可怕?

    “其实,余宏死的还算幸福,毕竟只承受了短时间的痛苦。而你们,将会承受无止境的痛苦。”楚寻说的很平静,但却令谭玉清等人毛骨悚然。

    “楚魔王,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就算你找到我又如何?你当真以为我只是计谋无双?”乌可隐冷笑。

    “计谋无双?”楚寻看着他,眼神充满浓浓的嘲讽。

    乌可隐暗恨欲狂,他讨厌这样的眼神。

    “楚魔王,本想慢慢玩死你,但你却自己送上门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乌可隐有些气急败坏,当先出手,翁的一声,周身白芒萦绕,房间的所有东西都瞬间爆开,他抬手,猛的朝着楚寻拍落。

    楚寻眼神冷漠,冷眼看着乌可隐拍落的掌印,周身鸿蒙紫气疯狂转动,拳头之上紫霞喷薄,拳势迅猛,无可匹敌,强势轰出。

    轰!

    乌可隐的掌印被直接轰爆,可怕的气浪翻滚,房间的墙壁都被炸穿。

    乌可隐脸色骤变,他竟扛不住楚寻的拳威,被直接从窗口震飞出去。

    房间在二十二层,乌可隐被震出窗外,从高空坠落下去。

    楚寻一步踏出,疾速坠落,双脚之上紫芒萦绕,猛的踩下。

    乌可隐怒喝,双掌连拍,轰向楚寻。

    轰!

    可怕的气浪在半空翻滚,乌可隐被一脚踩在头顶,带着刺耳的破空声贯落地面。

    砰!

    地面爆裂,裂痕蔓延,四周建筑瑟瑟发抖,乌可隐怒不可遏,他是仙族后裔,又是仙级强者,竟被人跟踩臭虫似的踩中头顶,简直是奇耻大辱。

    楚寻跟乌可隐打到楼下,谭玉清跟另一位九品人皇走到窗口前,跟着跳了下来。

    “乌可隐,你太弱了,比起你那个废物弟弟强不了多少,我真好奇谁给你的胆量敢来挑衅我?”楚寻略带嘲弄。

    乌可隐脸色阴翳,楚寻比他想象中强的太多,当初楚寻跟他弟弟大战的时候,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强。短短两年不到,踏进强悍到这一步,这样的修炼速度实在可怕,必须除掉,不然日后将是仙域的大敌。

    唰!

    楚寻一步跨至乌可隐面前,举拳便轰,拳势鼓荡。

    乌可隐大怒,周身内息狂涌,猛的拍向楚寻。

    砰!

    拳掌相交,可怕的劲气扩散,有碎金裂石之威。

    乌可隐脸色涨红,他再次被楚寻一拳砸飞,胳膊呻吟,差点被一拳轰断。

    楚寻的拳势太可怕。

    “主人,我们来助你。”

    谭玉清跟九品人皇同时扑向楚寻,抬手便是两道恐怖的匹链轰来。

    这两人修为不凡,攻击也很强,但那是对别人而言。

    楚寻随意的挥出两拳,便将两道匹链震溃,下一刻身影微动,便出现在谭玉倩两人面前。

    砰!

    谭玉清闷哼,双臂骨折,大口咳血倒飞出去。

    九品大圆满,连楚寻一招都接不住,这一幕吓得旁边的九品人皇脸色惶恐,转身便要逃。

    砰!

    楚寻抬脚,一个凌厉的鞭腿扫在他后背,刺耳的骨骼碎裂声响起,九品人皇惨叫,后背的骨骼碎了一片,五脏六腑都被震得移位了。

    唰!

    楚寻反身掠向乌可隐,双拳化为紫晶石般,随便一挥便能带起刺耳的轰鸣声。

    乌可隐脸色十分难看,硬拼他绝对不是楚寻的对手,当下翻手拿出一张残破的符纸,催发后,金光璀璨。

    楚寻眸子微缩,当初战乌可进的时候,对方先是拿出一副仙域的残破法旨,威力很强,后来也是祭出一张残破符纸,召唤出域外强者差点击杀他。

    乌可隐祭出的这张符纸,跟当初乌可进祭出的一模一样。

    楚寻并不惧怕,两年时间,他修为精进,就算再有域外强者来袭,他不一定战胜,但自保还是没问题。

    但是,这里是古江市,四周都是居民区,要真唤来域外强者,一掌落下,那死去的居民将数以万计。

    乌可隐目光狠辣,他铁了心要斩杀楚寻,楚寻的成长速度太可怕。

    轰!

    符纸爆发出万道金光,天空之上流云疾速旋转,跟当初乌可进召唤域外强者的情况一模一样。

    唰!

    金光爆发,金色涟漪激荡,逆鳞在手,楚寻疯狂的运转鸿蒙气息,一刀劈向符纸。

    砰!

    气浪翻滚,震得虚空轰鸣,那道残破的符纸竟被楚寻一刀劈的爆开。

    乌可隐傻眼了,难以置信。

    楚寻催发逆鳞,扑向乌可隐,一刀猛劈,可怕的刀芒带着尖啸。

    乌可隐大惊失色,运功抵抗,同时朝后掠去。

    噗!

    鲜血喷洒,乌可隐倒栽出去,他的胸前被劈出一道可怕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不断涌出。

    “仙族后裔,不堪一击。”楚寻话语冷冽,比逆鳞还锋利。

    乌可隐痛的额头冒汗,浑身颤抖,更多的是惧怕,若非他拼命抵抗,这一刀就能将他劈成两半。

    “楚魔王,我当真是小看你了。”乌可隐双眼充满怨毒,冰冷的银芒一闪,身上多出一套甲胄。

    “手下败将,也敢言用?”楚寻不屑,“今天,什么都保不住你的命。”

    “此乃银龙甲,可防御地仙级高手一击,楚魔王,难道你已经是地仙级强者了?”乌可隐嘲弄道。

    唰!

    话音落下,楚寻挥刀,猛劈而下。

    铛!

    逆鳞劈在乌可隐的银色甲胄之上,火星四溅,金属交击声振聋发聩。

    乌可隐被楚寻劈飞出去。

    楚寻皱眉,乌可隐的银龙甲果然不凡,竟能抗住逆鳞之利,只在上面留下一道浅浅的刀痕。

    砰!

    乌可隐摔落出去,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他一跃而起,阴狠的看着楚寻。

    “楚魔王,想杀我,你做梦。”话落,他转身便逃。

    “主人,救我们。”那位被楚寻一脚踢废的九品人皇大喊。

    “废物,留你们何用?还不如死了。”乌可隐无情的话语传来,让谭玉清跟九品人皇悲愤难忍,忍不住咆哮起来,“乌可隐,你这个畜生,你会死的很惨。”

    乌可隐愤怒不已,连他的奴仆都敢辱骂他,若非距离太远,他早就催发种在他们体内的融骨丹了。不过没关系,融骨丹半个月不服用一次解药,必死无疑。

    “仙族后裔,只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楚寻冷笑,下一刻便追了出去。

    乌可隐的速度绝对超过了四倍破音速,殊不知楚寻早已突破五倍半,几息而已,便被追上。

    乌可隐汗毛倒竖,楚寻的速度令他惊惧。

    唰!

    刀气纵横,一闪即逝。

    铛!

    乌可隐被震飞出去,再次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你要慢了。”楚寻冷笑。

    乌可隐目光狠辣,爬起来再次狂奔。

    楚寻目光湛湛,收起逆鳞,拿出祖龙尾骨,两步便追上乌可隐。

    呼!

    祖龙骨被催发后紫金色的光芒流淌,挥动间带起大片的紫金色涟漪,狠狠地击在乌可隐身上。

    砰!

    乌可隐被击飞,银龙甲直接凹进去一块,凹进去的地方挤压着他的腰侧,疼痛难忍。

    砰!

    楚寻一步跨至他门前,再次将它击飞,让银龙甲再次凹进去一块。

    乌可隐疼的闷哼,这次凹进去的地方差点挤断他的肋骨。

    “乌可隐,小小乌龟壳,保不住你。”楚寻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砰!

    乌可隐毫无反抗之力,又一次被击飞。

    铛铛……!

    楚寻如影随形,一次次将乌可隐击飞,总会在他落地前先一步赶到,然后再将他抽飞,这会儿功夫,乌可隐连落地都做不到。

    噗!

    乌可隐喷出一口鲜血,银龙甲坑坑洼洼,到处都是凹痕,身体差点被挤爆。

    “楚魔王,你我休战如何?我可以代表仙域,跟你结同盟之好。”乌可隐怕了,心里充满惊惧。

    “你算什么东西?仙域又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结盟?”楚寻冷漠道,话音还未消散,直接一步踏出,将乌可隐击飞。

    喀嚓!

    乌可隐的肋骨承受不住凹陷的银龙甲挤压,直接碎了一片,他忍不住惨叫。

    再承受一次攻击,他的身体非得被挤压的爆开不可,乌可隐只能收起银龙甲。

    楚寻眸子冰寒,收起祖龙尾骨,欺身上前,举拳便轰。

    砰砰……!

    一连数十拳,拳拳到肉,楚寻疯狂的发泄着心里的怒气。

    片刻之后,楚寻收手,乌可隐跟一滩烂泥似的躺在地上,全身骨骼全被楚寻轰碎了。

    “放心,你不会死,我会让你活着。”楚寻冷漠的说道,“死对你来说太简单,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让这天下人看看,招惹我的下场。”

    乌可隐眼珠鼓起,充满恐惧,他的下颚骨,脖骨都被楚寻击碎了,除了眼珠子,全身没有一处地方能动。

    “炎蛟,龙一龙二来见我。”楚寻昂首喊道,声如雷霆,让整个古江市都沸腾起来。

    古江市所有武者震惊,他们早就被这场大战惊动,只是没想到主角会是消失了两年的楚魔王。

    炎蛟,龙一龙二等人闻声赶来。

    楚寻吩咐他们将乌可隐等人带到古江市人民广场。

    楚寻开始着手布阵,而且是数阵相连。

    广场中央,法阵齐动,结界显现。

    楚寻将乌可隐四人扔进去,然后以秘法将他们禁锢,直直的站在那里。

    “知道点天灯吗?”楚寻的话语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乌可隐等人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有眼神中充满无尽的恐惧。

    楚寻伸出一指,指尖紫芒吞吐,噗的一声,乌可隐的头顶出现一个手指粗细的洞,但却并未有鲜血涌出。

    接下来,楚寻如法炮制,将其他人三人的头顶都开出一个手指粗细的小洞。

    楚寻命人找来手指粗细的麻绳,刚好可以从头顶开出的小洞中穿入,以麻绳贯穿他们全身,只留下一指长在外面,然后点燃。

    噗!

    四道火苗从四人头上窜起一米多高,这四人修为最低的都是九品人皇,其身体中蕴含着庞大的精气。他们虽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但阵法可催发他的修为一直运转,所以火苗冒的特别高。

    楚寻布置了五鬼搬运阵,这样便有足够的灵气输送进他们的身体中,并且以阵法催动他们修为自行运转,以此保证火苗长久不灭。

    在火苗窜起的瞬间,乌可隐四人的眼珠子直接鼓起,眼球上布满血丝。

    殊不知,他们承受的不止外面灼烧的痛苦,这些麻绳被楚寻动了手脚,在他们体内的麻绳也在燃烧,焚烧他们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惊鸿,花轻舞转过身不忍再看,这太残忍了。不过,她们并不反对楚寻这么做,因为红菱的死带给她们的冲击太大。

    炎蛟,龙一等人,皆是手脚冰凉,心惊胆颤,太可怕了。但他们明白,楚寻这是在警示天下。

    楚寻冷眼看着自己的杰作,目光中没有丝毫怜悯,只要他不死,法阵不破,这四盏人形长明灯就永远不会灭。

    是魔是仙?是正义或邪恶?这些对楚寻来说都无关重要,他只顺从自己的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