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四百六十九章 疯狂屠杀!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玄天宗宗主尤雷,九品大圆满高手,一只脚已经踏进仙级,这样的修为被称之为伪仙级。

    主厅中,尤雷脸上带着笑意,因为昨天喜得虎将,九品大圆满的余宏竟加入了玄天宗。

    尤雷身为宗主,向来爱惜自己的羽毛,注重自己的威严,寻常弟子平时很难见到他。

    主厅中,除了尤雷,余宏,还有玄天宗的各大长老。

    因为余宏是九品大圆满,故此尤雷也暂时放下身份,陪着余宏攀谈,以示自己的爱贤之意。

    “余宏,多谢宗主收留。”余宏抱拳。他连日奔波,丝毫不敢停歇,并非害怕楚寻,而是害怕被乌可隐找到。

    “余宏老弟初来我玄天宗,就暂时任长老之位,日后多做建树,玄天宗副宗主的位置给你留着。”尤雷表现的相当客气。

    一位九品大圆满强者,理当以礼相待,走到哪里都是众势力拉拢的对象。

    “多谢宗主,但有些事我得先说明,我有敌人,生怕日后会给玄天宗带来麻烦……”

    余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尤雷挥手打断,“余长老别客气,你既然加入我玄天宗,你的事便是我玄天宗的事,若是有人为难你,那就是跟玄天宗为敌。”

    余宏大喜,“余宏多谢宗主。”

    “为了欢迎余长老加入我玄天宗,传我命令,大摆家宴三天。”尤雷很高兴,有了余宏加入,玄天宗的势力增加不少。一位九品大圆满的能量不可小觑。

    玄天宗其他长老纷纷跟余宏贺喜。

    余宏表现的很低调,他只不过想找个靠山,让乌可隐不敢轻举妄动。

    他之前路过郡城的时候,本想去投奔墨家,但墨家家主却避而不见,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其实,余宏心里压根看不上尤雷这个伪仙级高手,因为尤雷根本挡不住乌可隐,但玄天宗背后可是有仙级高手坐镇,而且不止一位,这才是他投靠玄天宗的目的。

    只要玄天宗有两位仙级强者,那么乌可隐都得掂量掂量,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中了融骨丹,必须要两位仙级高手合力才能解除。

    主厅气氛热络,众人相互攀谈。

    突然,外面却轰的一声炸响,地面颤抖。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尤雷向来注重自己的仪表,任何时候都保持冷静的姿态。

    尤雷问话,这个时候外面的弟子应该赶紧跑进来汇报情况。可过了许久,都不曾有人进来。

    尤雷稍微皱眉,正欲开口,却见一道红芒从门外飞进,朝着余宏飞去。

    余宏不知这是何物,一掌拍出,却发现红芒没有丝毫威力,倒是他一掌将面前的桌子拍的七零八落,那道红芒悬浮在他身前,仔细看去,是一根头发。

    “玄天宗宗主,请现身一见。”

    浩瀚之声如旱雷滚动。

    余宏望着悬浮在面前的发丝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伸手朝着发丝抓去,发丝却嗖的飞出门外。

    尤雷冷哼一声,“何人敢在我玄天宗喧哗?”话落,身影一闪掠出门外。

    余宏,玄天宗众长老都跟了出去。

    当他们看到院外的情况,不禁呆了呆,只见玄天宗的弟子皆倒地不起。

    尤雷身穿玄衣,头戴羽冠,一双虎目,身材挺拔,颇具威严。

    看着倒地不起的弟子,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转而看向院中的身影,觉得对方有些眼熟。

    “你是什么人?”尤雷冷声问道。

    楚寻单手负后,目光湛湛,抬起手结印,发丝唰的蹿向余宏。

    “原来是你。”楚寻看着余宏,眸子隐隐有猩红浮现。

    “你是谁?”余宏微微心惊,此人并非乌可隐的手下。

    “索你命的人。”

    话落,楚寻周身鸿蒙气息涌动,手捏拳印,朝着余宏扑杀过去。

    “放肆!”

    尤雷大怒,身影一闪截住楚寻,一掌拍出,内息涌动,威势惊人。

    砰!

    拳掌相撞,可怕的劲气扩散出去。

    尤雷闷哼,被楚寻这一拳直接轰飞。

    众长老震惊不已,伪仙级强者,竟被对方一拳砸飞。

    尤雷落地,手掌虎口刺痛,竟是被震裂,手臂微微痉挛。

    “拦我者,死!”

    楚寻目光冰寒。

    “你到底是谁?玄天宗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尤雷脸色难看,但却并不惧怕,因为玄天宗的底蕴可不止表面这些。

    “吾乃楚寻。”

    “楚魔王。”一位长老惊呼。

    众人震惊,下意识的退后几步,人的名,树的影,楚魔王的名头可不是叫着玩的。

    更令他们震惊的是,消失近两年,外界传闻早已死去的楚魔王却突然出现在这里。

    他是为余宏而来。

    尤雷的脸色有些难看,刚才交手,他便知道楚魔王有多难缠。他更没想到,余宏的敌人竟是楚魔王。

    余宏更为震惊,脸色变得格外难看,他本来防的可是乌可隐,谁知道这煞星竟然先一步出现,完全超乎他的预测。

    “楚魔王,余宏乃是我玄天宗的长老,不知你们有何恩怨,不妨坐下来说清楚。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

    楚寻冷漠的看着尤雷,“余宏,他是你玄天宗的长老,这么说他杀我挚友,是你授意的?”

    尤雷头都大了,杀了楚魔王的挚友,这事能说的清楚吗?答案是否定的,虽然没跟楚魔王打过交道,但楚魔王的事件,三岁稚童都能说上两三件,这位可不是好说话的主。

    “既然余宏是你玄天宗的长老,那么谭玉清应该也是吧?”楚寻眼底的猩红愈发浓郁。

    楚寻话落,根本没给对方回答的机会,既然是玄天宗的长老,那么便一起屠了。

    唰!

    楚寻一步踏出,超逾流光之速,拳势鼓荡,朝着余宏轰出。

    余宏脸色骤变,急忙运功,内息疯狂运转,一掌拍出。

    嘭!

    漫天血雾,余宏愣了三秒,突然凄厉的惨叫起来,他的右臂被楚寻一拳轰爆,化为血雾。

    众人惊惧,太可怕了,九品大圆满,竟被一拳轰爆手臂。

    “拦住他。”

    尤雷顾不上装淡定,怒吼下令。

    玄天宗的长老听命,朝着楚寻蜂拥而至。

    楚寻眼底闪烁着妖异的猩红。

    “你们都该死。”

    轰!

    虚空震荡,古老荒芜的气息弥漫,擎天巨指轰然碾压而下。

    玄天宗众长老骇的脸色惊变,拼命挥掌轰向屠魔指。

    轰!

    大地颤抖,房屋倒塌,地面可怕的裂痕蔓延,血溅三尺,玄天宗四五位长老被碾成肉泥。

    余宏失去一条手臂,吓得脸色苍白,转身便逃。

    楚寻凌空一掌拍落。

    屠魔掌,可怕的大手印从天而降。

    轰!

    地面爆开,余宏惨叫,半个身子都被拍的陷进地面,全身骨骼尽碎,整个人血肉模糊。

    “楚魔王,你太嚣张了。”

    尤雷气疯了,自从玄天宗出世,占据昆城,四方敬畏,今日竟被人打上门,这让一向好面子的他彻底抓狂。

    “我管你什么楚魔王,楚魔头的,今日都得死。”

    尤雷怒吼着扑过来。

    楚寻脚下炸开,一步跨至他面前,举拳便轰,三拳便让尤雷双臂尽断,胸前塌陷,横飞出去。

    楚寻如形随形,追上尤雷,一把抓住他的腿,拎着他冲向玄天宗的众长老。

    楚寻一甩手,拎着尤雷砸向一位长老,两人脑袋撞击,砰的一声,那位八品皇境的长老脑袋直接爆开。

    砰!

    楚寻有挥动尤雷,砸在另一位长老身上,将对方的半个身子都砸爆。

    轰!

    楚寻抬手,鸿蒙紫气涌动,一位长老被他拍成肉泥。

    尤雷头晕脑胀,惊怒交加,他完全被楚寻当成了榔头,提着一通乱砸。

    砰!

    又一位长老骨折筋断,横飞出去。

    楚寻如同入魔,虎入羊群,疯狂屠杀。

    玄天宗的长老,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这会功夫,就被楚寻斩杀十几位。

    外围那些倒地不起的弟子,个个吓得两眼泛白,屎尿齐流。

    “楚……”尤雷怒吼,结果刚吐出一个字,就被楚寻一脚踢在脸上,顿时嘴歪脸斜,脸骨碎裂,差点昏死过去。

    玄天宗的长老吓得魂不附体,这便是楚魔王之威,无可抵挡。

    嘭!

    血溅三尺,一位玄天宗的长老被楚寻一脚踩成两截。

    嘭!

    有一位玄天宗的长老,被楚寻一脚踢爆脑袋,死的不能再死。

    玄天宗近三十位长老,已经死了大半。

    剩下的吓得神魂颤抖,手脚冰凉,一个个脸色惨白,谁能阻止楚魔王的屠杀?

    “楚魔王,余宏是昨日才加入玄天宗,他杀你挚友,跟我等无关。”有长老吓得疯狂大吼。

    “楚神息怒,我等真的不知余宏跟您有仇,若是知道,我们定会第一时间杀了他。”

    “楚神,玄天宗无罪,还请息怒。”

    玄天宗的长老惊慌的嘶吼。

    嘭!

    楚寻抬手挥出一道紫色光束,将一位长老轰的四分五裂。

    听到玄天宗众长老的哀嚎,这才停手。

    “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玄天宗幸存的长老忙不迭地的点头。

    楚寻眸子冷漠,没有丝毫愧疚的意思,随手将尤雷扔在地上,“有一个猪一样的宗主,活该你们倒霉。”

    存活的长老如丧考妣,有些怨恨的看了一眼尤雷,楚寻说的没错,若非他太好面子,怎么可能落得这般境地?

    楚寻朝着余宏走去。

    “谁敢在我玄天宗撒野?死。”

    霸道至极的声音如同旱雷滚动,震得整座建筑群都在颤抖。

    两道身影突然出现,皆是一声黑色长袍,面色阴翳。

    两人出现,同时出手,两道内息所化的匹链轰向楚寻。

    仙级高手?

    楚寻刚刚平静的眸子又有猩红之色浮现。

    “找死。”

    楚寻猛的挥出两拳,拳势如虹。

    两声惊天动地的炸响,可怕的气浪翻滚,四周的建筑成片倒塌。

    两人惊讶楚寻竟接下他们的攻击。

    “你们找死。”

    唰!

    楚寻身如流光,直接冲向其中一人,拳势鼓荡,强势轰杀。

    一连三拳,震得对方横飞出去,将一面石墙撞得爆开。

    楚寻身影一闪,扑向另一人,举拳便轰。

    这人震惊,楚寻的强悍超出他的想象。他双掌连拍,内息如潮汹涌而出。

    砰!

    楚寻一拳就将对方的内息浪潮震散,欺身近前,一拳砸在对方脸上,人仙又如何?也禁不住楚寻的惊天之拳,半张脸都被砸烂了,身子翻滚着从半空坠落,砰的一声陷进地面。

    玄天宗幸存的长老彻底石化,目瞪口呆。本以为两位老祖出世,好歹能找回些面子,结果这脸丢的都找不到了。

    外围那些弟子,本来之前就吓晕了,这好不容易醒来,结果看到这一幕,又被吓得昏死过去。或许有不少人是装的,装死也是一种保命手段。

    “啊……”被楚寻砸飞出去撞碎石墙的人仙咆哮,发出愤怒的嘶吼。

    轰隆!

    屠魔指——四指震苍穹。

    巨柱当头砸落,轰的一声将此人淹没,土浪翻滚,玄天宗的建筑成片倒塌。

    砰!

    那位陷进地面的人仙怒吼着冲天而起。

    唰!

    楚寻周身鸿蒙紫气汹涌,人已扶摇直上,眨眼超过他,一脚猛的当头踩下。

    此人怒吼,疯狂运转内息,一拳轰向踩落下来的楚寻。

    砰!

    可怕的劲气扩散出去,碎金裂石。

    喀嚓!

    这位人仙痛的闷哼出声,他的拳头被楚寻一脚踩碎,从半空摔落下来,再次将地面砸的爆开,整个身子都陷了进去。

    “啊……”烟尘土浪散开,那位被屠魔指砸中的人仙咆哮,状若疯狂。

    玄天宗的长老弟子皆是手脚冰凉,他们的这位老祖太惨了,全身血迹斑斑,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嘴角挂着血迹。

    “我要把你撕成碎块。”

    这人嘶吼着扑上楚寻,手掌之上白芒吞吐不休,令人惊惧。

    楚寻冷哼,猛的掠出,双掌齐拍。

    轰!轰!

    惊天动地的大碰撞,劲气如刀扩散出去,碰撞之后两人并未分开。

    这位人仙面色骤然惊惧,疯狂的嘶吼,周身内息疯狂运转,他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楚寻吸住,根本挣脱不开。

    “想要把我撕成碎片,你不行。”

    噗!

    漫天血雨,这位人仙凄厉的惨叫,他的双臂被楚寻活生生撕了下来。

    嗤!

    楚寻双掌腾起紫炎,将两条手臂化为灰烬。

    这位人仙凄厉的惨叫着从半空坠落。

    楚寻猛的身体下坠,一脚踩在对方胸膛上,踩着他狠狠地贯在地面。

    轰!

    地面爆裂,道道裂痕跟蜘蛛网般四面八方蔓延,可怕的土浪如蘑菇云翻滚。

    待烟尘土浪散尽,玄天宗的长老皆骇的心肝脾肺都在颤。

    他们的老祖被楚寻一脚踩塌胸腔,森森白骨刺穿皮肉,鲜血喷涌,心脏都被踩爆了,早已死的偷透的。

    另一位人仙震碎泥土,从地面蹿出,正准备咆哮,结果声音卡在喉咙里,眼神惊惧的看着被楚寻踩死的人仙。

    “老祖,误会,这是误会。”一位长老哭喊。

    这位人仙眼神呆滞的看向说话的长老。

    “老祖,这位是楚魔王,这一切都是误会……”这位长老战战兢兢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老朽,见过楚魔王。”这位玄天宗的老祖低下高贵的头颅。

    楚寻目光寡淡,迈步走到这位人仙面前,然后一巴掌抽在对方脸上,直接打的满脸桃花开,半张脸都被抽歪了。

    这位人仙脸色涨红,羞愤欲死,他是人仙,地位尊崇,竟被抽了一巴掌?

    但他不敢表露出丝毫的怨气,他十分清楚,此刻只要他敢表露出一丝敌意,楚寻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真想将你们全杀了。”楚寻低语,周身煞气涌动。

    玄天宗的人心脏都吓得慢了几拍。

    “终归是我心太软,哎……”楚寻叹口气。

    玄天宗所有人的心跟着楚寻的话上下剧烈起伏,一会云端,一会地狱,简直如同坐过山车般。

    楚寻走过去,低头看着余宏,然后抬脚,“咔嚓咔嚓”,将他的一条腿一寸一寸的踩成肉泥。

    玄天宗的人看的额头冷汗直冒,遍体生寒,太狠了。

    余宏凄厉的惨叫,瞳孔放大,浑身冒汗,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差点疼的昏死过去。

    “为什么?”楚寻看着他。

    “不是我,不是我……是乌可隐,是他让我这么做的。”余宏慌乱的说道。

    “乌可隐是谁?”

    “他是仙族后裔,他用融骨丹控制我们为他办事,我们不敢不听,我们都是被逼的,求你绕了我……饶了我……”

    “仙族后裔?”楚寻眼神冰冷,“他跟乌可进是什么关系?”

    “他是乌可进的哥哥,现在就藏在古江市,你去找他,我是被逼的,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余宏惊慌的哭喊。

    “谭玉清呢?”

    “谭玉清跟乌可隐在一起,就在古江市的华瑞酒店总统套房。”

    “融骨丹是什么?”

    余宏忙不迭的解释。

    楚寻看着他,“你可知道有种死法,比融骨丹更可怕。”

    不等余宏反应,楚寻出手封住他的修为,然后弹出两缕紫炎落在他的双脚上。

    “唔……”

    余宏一瞬间连脸庞都扭曲的骇人,眼珠子鼓起,紫炎顺着他的双脚一寸一寸的蔓延燃烧,所过之处血肉经脉,骨骼,皆被炼成虚无。

    余宏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生生承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点点炼化成虚无。

    “我已经将你的神魂锁在脑海,我要你亲眼看着自己灰飞烟灭。”楚寻结印锁住余宏的神魂,就算心脏被烧毁,他也不会立刻死去,直至紫炎将脑袋炼化,他才灰飞烟灭。

    做完这一切,楚寻环顾一周,嘴角样子冰冷的笑意,然后身影一动失去踪迹。

    许久之后,玄天宗的人才惊醒,浑身颤抖的看着一寸一寸被炼化的余宏,脸色惨无人色。

    “尤雷盲目自大,害玄天宗蒙受灾难。从今日起,撤去宗主之位,囚禁于蛇窟,受万蛇撕咬之苦,以此安慰死去的亡灵。玄天宗宗主之位,暂由我接替。”那位人像冰冷的说道。

    尤雷瞬间面如死灰,摊在地上。

    “从今往后,见到楚魔王退避三舍,绕道而行。”那位人仙说完,走过去抱起那位死去的人仙渐渐远去。

    玄天宗从长老到弟子暗自发誓,此生绝不招惹楚魔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