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四百六十八章 红菱陨落!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谭玉清对余宏十分恼怒,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色胚,岂会闹成这样?

    “现在追还来得及。”余宏道。

    九品大圆满的速度,岂是军车可以比拟的。

    然而这时,无数士兵,军车,军车上载着威力强大的热武,浩浩荡荡朝这边涌来。

    “撤。”谭玉清沉着脸,怒声道。

    “一群蝼蚁,值得我们退走吗?”余宏不甘心,如果让唐柔跟红菱逃走,他的罪过就大了。

    “主人说过,此乃暗战,闹到这一步,已经变成了明刀明枪。若是暴漏身份,对主人接下来的计划不利。”谭玉清沉着脸。

    “可现在回去如何跟主人交代?”余宏心里犯怵,乌可隐的惩处手段令他颤栗。

    “事已至此,你若要追自己去追。”谭玉清冷哼,转身便走。

    两位九品人皇面面相顾,然后跟着谭玉清远去,这个时候帮余宏,纯属傻逼。

    余宏脸色阴沉,想到乌可隐的手段,他不禁打个寒颤,眼神一狠,朝着谭玉清相反的方向而去。

    无数士兵赶到路口,看到满地血迹,残尸断臂,发出愤怒的嘶吼,鸣枪发泄怒气。

    此时,楚寻酒醉未醒,正在呼呼大睡。

    突然,他猛的惊醒,人已掠出门外,遥望古江市的方向。

    “到底怎么回事?天机引怎么会自行运转?”楚寻心头悸动,有种闷闷的惊慌感。

    天机引自行运转,这绝非好事。

    惊鸿和花轻舞现在皆是金丹初期,楚寻出现在瞬间,她们便已感应到。

    两人几乎同时出现。

    “怎么了?”惊鸿见楚寻皱眉,下意识的问道。

    “天机引自行运转,来自古江市,那里有事发生。”楚寻道。

    “古江市能有什么事?我们的人不都在潜龙山上吗?”花轻舞不解。

    “我得去看看,总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楚寻决定去看看,天机引自行运转,那说明这事跟自己有关。

    “我们跟你一起去。”

    楚寻颔首。

    三人正欲动身,只见岩奕惊慌失措的跑来。

    “府主,古江市驻扎部队来电话,唐柔小姐跟红菱遇到危险。”

    楚寻脸色突变。

    “会不会有诈?唐柔跟红菱下午的时候还在山上,什么时候去的古江市?”花轻舞道。

    “山下弟子禀报,下午的时候,唐柔小姐跟红菱小姐前后离开了潜龙山。”

    岩奕的话音未落,楚寻身影一晃便失去踪迹。

    惊鸿跟花轻舞来不及多想,紧跟着楚寻。

    楚寻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如果唐柔跟红菱真的出事,他一辈子都会原谅自己。

    五十公里,楚寻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因施展疾速,他的血液在沸腾,肌肤都在发烫。

    路口换了新的小队驻守。

    楚寻表明身份。

    “首长好。”

    见到楚寻,让这些士兵格外激动。

    这里虽然被处理过,但楚寻还是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在士兵的带领下,楚寻在部队医院里见到了唐柔和红菱。

    唐柔被余宏封住修为,卸了下颚骨,这些医生只是普通人,根本没办法,只能先帮她复原下颚骨。

    唐柔能说话后,才让他们打电话回潜龙山求援。

    楚寻解开唐柔身上的封印。

    “楚寻哥哥。”唐柔抱着楚寻大哭,这次真的吓坏她了。

    “对不起。”楚寻心里满是愧疚,都怪自己,才让唐柔遇险。

    等唐柔哭累了,楚寻才问,“红菱呢?”

    在场的医生,士兵,皆默不作声。

    楚寻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唐柔被送来,就跟红菱分开了,所以也不知道红菱的情况。但看这些人的脸色,她顿时慌乱起来。

    “红菱姐姐在哪里?”唐柔跳下病床,看着旁边的医生。

    “首长,请你节哀。”一位士兵垂着头,小声道。

    楚寻脑袋翁的一声炸响,身子都跟着晃了几下。

    唐柔的脸色唰的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士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红菱姐姐人呢?”

    楚寻跟唐柔见到了红菱。

    红菱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张白布遮住身体,气息全无。

    猩红的血丝爬上楚寻的眼睛,可怕的杀气汹涌翻滚。

    身边的士兵跟医生因承受不住这可怕的威压,气血翻涌,瘫倒一地。

    后面赶来的惊鸿跟花轻舞急忙运功替这些人抵挡,不然他们会被楚寻的煞气撕成碎片。

    “你们先出去。”

    惊鸿让在场的士兵跟医生先离开,她跟花轻舞联手都扛不住楚寻的煞气。

    “红菱姐姐,你醒醒……醒醒……”唐柔抱着红菱的尸体嚎啕大哭。

    “楚寻,你冷静一点。”惊鸿见楚寻有些不对劲,一声厉喝。

    楚寻被惊醒,眸子上的血丝消散了些许。他走过去,掀开白布,气息又开始变得不稳。

    红菱的后背有医生处理过,但依旧血肉模糊,五脏六腑都被击碎了。

    楚寻思绪翻涌,初回地球,在古玩市场初见红菱,她一身红衣,风情万种。地下赌场,她依附自己,再到天地变异,她偶得龙羽花种被自己救下,坐镇岩宗,保护潜龙山,南征北战。几个小时前还跟自己斗嘴饮酒,现在却阴阳相隔。

    “啊……”楚寻压制不住心里的怒气,昂天嘶吼,四周的桌椅皆被音浪绞成齑粉,整座医院的建筑都在瑟瑟颤抖。

    陈汉龙,红菱这些人虽然修为不高,但在楚寻心里有着非同一般的位置。

    如此佳人,挚友,现在却香消玉殒,这让楚寻心如刀绞。

    他曾发誓,此生不会再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可当看到红菱静静的躺在眼前,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杀!”

    楚寻仰天嘶吼,震动苍穹。

    与此同时,在古江市的一家酒店房间里,谭玉清连同另外两个九品人皇,正在凄厉的惨叫。

    他们满地打滚,周身青筋暴起,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废物。”乌可隐沉着脸。

    “主人饶命。”谭玉清,堂堂九品大圆满,此时却脸庞扭曲,口水横流。

    “好一个余宏,竟敢背叛我,中了我的融骨丹,若是没有解药,你又能活多久?”乌可隐眼底寒芒闪烁。

    “主人……主人饶命。”谭玉清哀求,融骨丹,可将人的全身骨骼慢慢融化成血水。

    “此事错在余宏,但你们有监督不利之过,小惩大诫,暂时先绕了你们这三个废物。”乌可隐弹出三粒乌黑的药丸。

    三人忙不迭地的捡起来塞进嘴里,这是融骨丹的解药。

    谭玉清修为深厚,恢复较快,但其他两位九品人皇,虽服用解药,但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融骨丹一旦爆发,便会一点点的融化你的骨骼,这种痛苦深入骨髓,必死还难以忍受。同时融骨丹一旦爆发,根本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你确定那个叫红菱的女子会死?”乌可隐问。

    “属下可以肯定。”谭玉清擦掉额头的汗珠。

    乌可隐微微轻笑,但笑的却格外瘆人,“希望这个红菱在楚魔王心里还算重要,不然死的可就一点价值都没有。”

    而这时,一道怒吼在虚空炸响。

    乌可隐双眼一亮,“这声音是?”

    “是楚魔王。”一位九品人皇爬起来,无比恭敬的说道。“当初我曾见过楚魔王一面,对他的声音还有印象。”

    乌可隐惊喜,“没想到,楚魔王真的出现了,这声音中充满愤怒,看来这个红菱死的还算有点价值。”

    “主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谭玉清恭敬的询问。

    “看戏。”乌可隐眼角带笑,看来楚寻发怒令他心情不错,“让潜龙山监视的人继续,另外派人查出余宏的下落。”

    “是。”谭玉清道。

    另一边,部队医院,楚寻的情绪已经平复不少。

    但惊鸿和花轻舞清楚,楚寻的平静下绝对隐藏着可怕的狂风暴雨。

    “我们带红菱回去,好好安葬吧!”惊鸿道。

    楚寻颔首。

    红菱的尸体被运回潜龙山。

    潜龙山哀嚎一片,所有人都悲伤的不能自己。

    红菱长久住在潜龙山,对柳然燕兰几位老人来说,就是自己的孩子。

    看着她冷冰冰的尸体,几位老人一度哭的晕厥过去。

    陈汉龙等人跟红菱相熟,天地变异,好多当年的老朋友都失踪了,现在红菱香消玉殒,让他们也悲伤的难以自持。

    楚寻在潜龙山开出一片墓地,以阵法加持。

    这片墓地有了第一个墓碑,红菱。

    等到红菱入土为安,楚寻这才询问唐柔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仙族。”楚寻目光冰寒。

    “我觉得这件事有古怪。”惊鸿道,她抬起手,指尖有一根黑发,“这是我在唐柔身上发现的。”

    “对了,他们其中一个叫谭玉清,一个叫余宏。”唐柔想起对方争吵的过程中,相互喊过对方的名字。

    “楚寻哥哥,帮红菱姐姐报仇的事就交给你了。”唐柔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楚寻察觉到唐柔有些不对劲。

    “我要为红菱姐姐,守灵十年。”唐柔挺直纤细的身子。

    守灵十年?

    楚寻和惊鸿,花轻舞皆是大惊。

    “你们不必劝我,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唐柔道。

    楚寻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他有些担心,唐柔的变化很大,自从见到红菱的尸体哭过后,就再也没流过一滴泪,这不是她的性格。

    “柔柔,你是不是觉得红菱的死是你造成的?”花轻舞开口。

    唐柔娇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若非我,红菱姐姐不会死。”

    “柔柔,你不能这么想……”

    “小舞姐姐,惊鸿姐姐,楚寻哥哥以后就交给你们照顾了。”唐柔打断花轻舞的话,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

    走了几步,唐柔突然停下,转身看向楚寻,道:“红菱姐姐有几句话让我带给你。”

    “什么话?”

    “她说,她爱你!”

    唐柔说完,渐渐远去。

    楚寻发愣,红菱喜欢自己?他想起那天自己拒绝唐柔后,红菱对自己说的话。

    楚寻闭上眼,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无形中,自己不知道欠了多少债?“红菱,你的爱太伟大,我楚寻受之有愧。”

    但楚寻再次睁开眼,眼底尽是一片冷漠。他唤来炎蛟,龙六到龙十。

    “你们带着我的命令,带驻扎部队封锁整个古江市,只准进,不准出,违者杀无赦。”楚寻说完,看向惊鸿和花轻舞,“你们通知赤媚,龙一龙二他们,另外试着联系九幽,让他们全部赶往古江市,另外,你们两个也去镇守古江市要道。”

    花轻舞想要跟着楚寻,但却被惊鸿拦住,她明白楚寻心里早已雷霆万钧,这会容不得任何人违抗他的命令,就算是她跟花轻舞都不行。

    所有人离开后,楚寻取出那根在唐柔身上发现的黑发。

    楚寻结印,黑发悬浮在空中,他咬破手指,弹出一滴鲜血落在发丝上。

    霎时间,发丝红芒萦绕,像是一个光线。

    楚寻手印一变,发丝唰的蹿出,朝着潜龙山外飞去。

    无极寻仙术!

    身体发肤,本为一体,通过发丝,可寻找到其主人。

    楚寻闪电般跟上。

    发丝带着楚寻,一路往东南方向而去,这个方向正是余宏逃走的方向。

    发丝如芒,快逾闪电,楚寻如影随形。

    整整风驰电掣数个小时。

    郡城。

    这里距离古江市足足上千里。

    “天上地下,你无处可逃。”楚寻说完,跟着发丝踏进城中。

    进入城中,发丝开始东窜西走。

    楚寻收起发丝,看来对方曾在这郡城逗留过,所以才到处留下气息。

    “郡城之主,前来见我。”

    楚寻毫无顾忌,昂首怒吼,惊得整座郡城的武者目瞪口呆。

    这人是谁?好狂傲?竟敢让郡城之主前来见他。

    郡城,乃是由传承千年的大家族墨家镇守。

    墨家家主墨武阳,听闻这道雷霆之声,脸色微变,如此威势,来人非同一般。

    墨武阳奇怪,这几天之内,郡城已经来过两尊大佛了。

    “墨家家主墨武阳,请道友前来一叙。”墨武阳大喊,声若雷霆。

    楚寻身影掠动,闻声赶去,眨眼便落在一座广阔的大院中。

    墨武阳,身材高大,气息强横,一身锦衣,气度不凡。

    “道友强势呼唤,找墨某可有什么事?”这话说的极为巧妙,暗自楚寻自大。

    楚寻没有心情客套。

    “在下楚寻,正在追踪一人,此人曾在郡城逗留,所以想请教墨家主可否知晓此人?”

    “你是楚魔王?”墨武阳震惊,传闻楚魔王失踪已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楚寻颔首,“此人才是九品大圆满境界,修为强横,墨家主可否知晓?”

    墨武阳观楚寻周身煞气涌动,他是九品大圆满,但对楚寻散发的气息也心惊不已。

    况且,楚魔王可不是好招惹的,他并不想无故开罪楚寻。

    “三日前,曾有一位九品大圆满路过郡城,往东而去。”郡城突然出现这般强者,墨家自然得格外关注。

    “莫家主,可知他姓名?”楚寻问。

    “他并未来墨家拜访,而是路过,故此我们并未有交集。”墨武阳沉吟片刻道,“不过墨家弟子见过此人,若是楚兄想要他的画像,我倒可以让人画出来。”

    “多谢莫家主好意,打扰了,就此告辞。”楚寻抱拳,他只需要知道此人离开的大致方向便可。

    楚寻朝东而去,掠出郡城后,掐指结印,施展无极寻仙术。

    一日后,楚寻来到一座名为昆城的地方。

    现在天地变异,好多曾经的城市都变成了城池,四周高墙围拢,阻止猛兽侵袭。

    那些武道世家,借此占据城池,自立为王,好在他们跟国家和平共处,并未作出出格的事情。

    这些大势力管理城中武者。

    驻扎部队保护平民。

    双方倒也相安无事,国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认。

    昆城。

    这座城池是由传承数千年的玄天宗镇守。

    楚寻跟随发丝进到城中,发丝径直飞到玄天宗的府邸。

    城中城,玄天宗够嚣张,竟在城中又建了一座宫殿,占据昆城四分之一的面积,豪华而壮观。

    发丝朝着玄天宗里面飞去。

    楚寻如影随形。

    “什么人?胆敢私闯玄天宗,找死不成?”玄天宗外,守门的侍卫都是一品人皇。

    “最近,可有一位九品大圆满来过你们玄天宗?”楚寻询问。

    “你是什么人?快点滚,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我玄天宗可不是人民警察,问事去派出所。”其中一人戏虐道。

    楚寻懒得理会,结印后发丝朝着里面飞去,楚寻跟进。

    “放肆!”

    四位一品人皇,猛的朝着楚寻攻来。

    轰!

    楚寻周身鸿蒙气息席卷,直接将四人震得大口咳血横飞出去。

    这是楚寻留手的结果,否则以他们的修为,轻易可震成血雾。

    楚寻跟着发丝,进到玄天宗,里面走廊楼阁,大的离谱。

    “敌袭。”

    被震飞的四个守卫起身大喊,发出警报。

    呼啦!

    无数的玄天宗弟子出现,将楚寻围拢。

    一位五品人皇,分开上前,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胆敢乱闯玄天宗。”

    楚寻紧盯着发丝的去向,根本懒得回答,一路急走。

    “给我拿下。”五品人皇大怒。

    几十名玄天宗的弟子手持兵器,朝着楚寻扑去。

    轰!

    鸿蒙紫气席卷,如惊涛拍岸,汹涌席卷,冲上来的玄天宗弟子皆被震飞,倒地不起。

    那位五品人皇也未能幸免,被气浪掀飞出去,将院中的假山撞碎,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所有人惊惧的看着楚寻,手脚发冷。

    楚寻根本懒得理会这些小鱼小虾,跟着发丝急走,朝着内院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