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四百六十六章 想要穿越!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花轻舞苏醒,楚寻多年的心结也随之解开,鬓角的两缕白发也奇迹般的消失。

    总之,一切可谓是皆大欢喜。

    楚寻带着惊鸿和花轻舞,告别敖皇,他打算带花轻舞回潜龙山。

    当年,花轻舞为救楚寻的父母的而重伤昏迷二十年,楚寻知道,父母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一只惦记着花轻舞。

    楚寻先去了炎龙宫。

    阎冲等人的修为提升很快,现在已经都是六品人皇。

    惊鸿他们都见过,但花轻舞只有龙傲见过,其他人都未曾见过。

    龙傲看到花轻舞,着实激动,当年他替楚寻照顾过花轻舞一段时间,更是亲眼目睹了花轻舞为救楚寻的父母舍生忘死。

    “龙爷爷。”花轻舞也没忘,当年龙傲替楚寻镇守紫竹林会所,救过她的性命。虽然现在修为在龙傲之上,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龙爷爷。

    阎冲等人则是哀嚎不止,对楚寻是羡慕嫉妒恨,就差说一句好白菜都让那啥拱了。

    楚寻下令封锁了自己的消息,他出世的消息还没传开,古遗迹中知道他消息的差不多都死绝了,活着的比如高墨焓等人,自然不会大肆宣扬。

    楚寻带走了炎蛟,赤媚等人暂时留在炎龙宫,赤媚是仙级高手,坐镇在此,估计没几个人敢打炎龙宫的主意。

    楚寻一行四人,前往潜龙山。

    当年因为防备异族,他赴战冥山的时候,让岩宗的人全部迁移到了潜龙山。

    第二天,四人赶回潜龙山。

    “小舞。”

    花轻舞冰封二十年,最难熬的恐怕就是燕兰,再次看到女儿,燕兰惊喜交加,抱着花轻舞哭成泪人。

    “妈妈,对不起。”花轻舞也哭的梨花带雨。

    “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燕兰紧紧地抱着花轻舞,生怕再次失去她。

    “小姐。”鬼老老泪纵横。

    “鬼叔。”对于这个一只照顾她长大的老人,在花轻舞心目中有着非同一般的位置。

    “孩子,阿姨和叔叔对不起你。”柳然红着眼睛,当初花轻舞奋不顾身替他们夫妇挨那一掌,历历在目。

    “阿姨,叔叔,你们别自责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花轻舞替柳然差点眼泪。

    花轻舞相隔二十年活着回来,令所有人都十分激动,有着说不完的话。

    以至于连惊鸿和炎蛟都被忽略了。

    但以惊鸿的容貌,被忽略是不可能的,毕竟她太出尘。

    “这位是?”柳然看着惊鸿问。

    “妈,这是惊鸿,你们的儿媳妇。”

    楚寻这一番介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楚寻早知会是如此,但对于惊鸿,他亏欠太多,不能含糊其辞的掩盖过去,这让太伤人。

    燕兰的脸色变得难看。

    唐柔也在,看着惊鸿惊人的容颜,俏脸黯然。

    “楚寻,你这是什么意思?”燕兰语气不是很好,自己的女儿冰封二十年,刚苏醒,楚寻就带着另一个女人回来,这是欺负她们母女吗?

    “阿姨,我不想骗你,惊鸿是我的女人,小舞也是。”楚寻道。

    “你太过分了。”燕兰虽然一介女流,但那个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子,因为花轻舞,她变得格外强势。

    “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闭嘴,这个时候还向着他说话。”燕兰很愤怒,她看向惊鸿,道:“姑娘,你可知道我女儿跟楚寻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知道。”惊鸿淡淡的开口。

    “既然知道,你为何要做第三者难道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能破坏别人的感情吗?”燕兰最是痛恨第三者,因为她遭遇过同样的事情,当年她卧病不起,结果花轻舞的父亲非但没有照顾她,反而重新找了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双宿双飞。

    “妈,你先别激动,等我慢慢跟你解释。”花轻舞劝解。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燕兰怒道,“我们走,谁也别想再欺负我们母女。”

    柳然急了,“大妹子,你先别激动,小舞刚回来,这外面兵荒马乱的,你带着她去哪里啊?你放心,我一定让小寻给你个交代。”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楚寻赶紧表态。

    其实他非常理解燕兰的心情,如果有人欺负自己,估计自己的母亲能拎着刀拼命。

    “妈,你就先听听吧,若非惊鸿姐姐,我这次根本不可能苏醒。”

    燕兰怔了一下,“你说的是真的?”

    花轻舞点头。

    “那好,我就听听你们的解释,虽然你救了我女儿,但这不能成为你插足别人感情的借口。”

    “你们都先退下吧。”楚寻对其他人道。

    然后,楚寻带着自己的父母,还有燕兰进入一间房间。

    房间里,只有楚寻一家人,燕兰母女,惊鸿。

    楚寻挥手布下结界,保证声音传不出去。

    “爸妈,燕阿姨,接下来我说的事情,你们不要惊讶。”

    楚寻组织了一下措辞,将自己当年死在狱中,意外穿越道修炼大陆,然后有扭转乾坤回来,以及惊鸿和花轻舞的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楚天河,柳然,燕兰,三个人当场就石化了。虽然他们现在也算修仙者,但楚寻说的事对他们无疑相当于天方夜谭。

    “孩子,你说的是真的?”楚天河满脸懵逼,“该不会是你们瞎编的吧?”

    楚寻郑重的点头。

    三位老人惊得不轻,看看楚寻,又看看惊鸿,再看看花轻舞。

    三位老人坐着,楚寻三人站在他们对面,接受他们看稀有动物的目光。

    “你真的是从那个什么大陆来的?”燕兰半天才找到舌头,话都说不利索了。

    惊鸿颔首。

    “你也是从那个什么大陆回来的?”燕兰又问楚寻。

    楚寻同样颔首。

    “小舞,你真的是这位惊鸿姑娘的记忆变的?”燕兰再问。

    “妈,是记忆所化,不是记忆变的。”花轻舞道。

    “有区别吗?”燕兰呢喃,然后看向楚天河和柳然,“你们听懂了吗?”

    柳然摇头。

    “我大概听懂了。”楚天河道。

    楚寻,惊鸿,花轻舞,柳然,燕兰,五人同时看向楚天河。

    楚天河有些不自在,咳嗽一声道:“就是说楚寻被柳家害死了,然后穿越了,就跟你们看的那些清宫剧一样,女主角在现代出了意外,嗖的一下穿越到了清朝皇宫。”

    楚寻嘴角抽搐了一下,还嗖一下?说的轻巧,他可是整整嗖了数十年。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楚天河看楚寻表情有异,问道。

    楚寻摇头,“说的没错,大概就是你说的这样。”

    “那我继续说。”楚天河清了下嗓子,道:“小寻穿越到了那个什么修仙大陆,认识了这位惊鸿姑娘。然后小寻开始修炼,就跟我们一样,成了修仙者,到最后咱儿子牛逼,一下子成了最厉害的仙人,能扭转乾坤,穿越时空,又从那个修仙大陆嗖的一下飞了回来。”

    楚天河顿了顿,继续道:“小寻回来了,修为没了,就重新开始,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就是这些年发生的事,我就不多说了。咱儿子走了,惊鸿姑娘因为思念,也想穿越过来,结果修为不够,最后只有记忆穿越了,记忆过来变成了小舞,所以才会跟相爱。最后惊鸿姑娘修为够了,也嗖的一下穿越了过来。”

    “我的对吧?”楚天河说完后,问楚寻。

    楚寻点头,“大致是这样,但老爹,你这用词真的有些失水准,跟小学生似的。”

    “放屁,我是怕你妈理解不了。”楚天河瞪着楚寻。

    “说什么呢?我理解能力有那么差吗?其实我早就明白了。”柳然道,然后看向楚寻,“儿子,你说小舞是记忆变的,那你用记忆给妈变一个看看。”

    楚寻目瞪口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苦笑道:“妈,你当我是魔术师啊?”

    燕兰却突然上前捏捏花轻舞的脸。

    “妈,你干什么?”

    燕兰道:“原来我十月怀胎生的是这位惊鸿姑娘的记忆,难怪我一直觉的你跟普通人不一样。”

    “妈……”花轻舞欲哭无泪。

    “孩子别哭,不管你是什么东西?都是妈的宝贝。”燕兰道。

    花轻舞哭笑不得。

    “阿姨,小舞虽是我记忆所化,但却是投胎重生,她是活生生的人,跟我们一样,并无丝毫不同。”惊鸿解释。

    燕兰怔了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我生了个怪物呢。”

    花轻舞简直无语了。

    “儿子,既然你能穿越到那个什么大陆,那能不能穿越到清宫?”柳然眼神发光。

    燕兰也袭击的看着楚寻。

    “你想做什么?”楚天河问。

    “我想去清宫看看,以我和燕兰的姿色,去了怎么也能混个皇后什么的当当,天天看电视剧,还不如自己亲身体会一次。”柳然道。

    “对对对,想想都激动,能去清宫玩玩,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燕兰附和。

    惊鸿不知道清宫是什么?但楚寻跟花轻舞却有撞墙的冲动。

    “你们太肤浅了,能不能认真点,别那么自私。”楚天河看不下去了。

    楚寻暗自点头,还是自己的老爹明事理。

    楚天河看着楚寻,道:“儿子,你能不能让我也穿越回去当个皇帝啊,王爷啥的玩玩?”

    楚寻目瞪口呆,一脸懵逼。

    “可以。”惊鸿突然开口。

    “真的?”三位老人满脸兴奋。

    惊鸿颔首,道:“你们只要修炼至仙帝境,就可去那个什么清宫。”

    “呃……”三位老人傻眼了。

    “叔叔和两位阿姨现在是炼气期,是修仙者的起步阶段,等你们修炼到最高等级,也就碎空境,也称之为仙帝境,这样便可穿越了。”

    “那得多久?”柳然不甘心的问道。

    “这得看天赋,你们三人的天赋不俗,修炼个几万年或许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成为仙帝境。”楚寻接过话道。

    几万年?才只有亿万分之之一的机会?

    三位老人彻底惊呆了。

    “而且,就算成为仙帝,进入时时空乱流后,也是九死一生。”

    楚天河呆了呆,干笑道:“我觉得地球挺好的,其实那些穿越剧都是假的,清宫哪有那么好?我还是不去了。”

    柳然跟燕兰也是连连摇头,表示自己只是开玩笑的。

    “阿姨,请你原谅,我爱小舞,也爱惊鸿,您可以说我花心,但我不会放弃她们任何一人。”楚寻看着燕兰,认真的说道。

    燕兰沉默不语。

    “妈,其实说起来,我才是第三者。”花轻舞说。

    “你这傻孩子。”燕兰道,“这位惊鸿姑娘是小寻在那个什么大陆的女人,你是在地球跟小寻认识的,怎么能说自己是第三者?你们是平等的。”

    “该死的柳家,害我儿子吃了这么多苦,真想再灭他们一次。”柳然突然一拍桌子,把旁边的楚天河吓一跳。

    楚寻也有些懵,母亲的这思维跳跃有些大啊,想起一出是一出。

    楚寻,惊鸿,花轻舞,三人面面相顾,他们知道跟三位老人正常谈话是不可能了。

    本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结果三位老人的关注点却完全在穿越上。

    “爸妈,阿姨,这件事太过离奇,千万不要与外人提起。”

    楚寻说完,招呼惊鸿和花轻舞先离开,事情就此打住,不能再往下谈了。

    房间只剩下楚天河夫妇和燕兰。

    “大妹子,你看这事?”柳然看着燕兰。

    “你们应该早就听明白了吧?”燕兰反问。

    楚天河夫妇点头,楚寻是他们的儿子,当初只是一介普通学生,突然间变成了绝世高手,他们早就知道楚寻身上肯定发生过什么?只是楚寻没说,他们也没问。

    甚至,他们曾一度怀疑,楚寻不是他们的儿子。直至刚才才知道楚寻身上发生的事。

    “那位惊鸿姑娘也是可怜人。”燕兰道。

    “大妹子,不是我偏向小寻。”柳然眼底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这三个孩子的关系纷乱复杂,我们还是不要掺和了。”

    燕兰点头,“其实,我应该感谢惊鸿姑娘,要是她自私一点,我恐怕就永远失去小舞了。”

    “反正小舞是惊鸿的记忆所化,她们两个原本是一人,你就权当多了一个女儿吧。”柳然道。

    “孩子的事,还是留给她们自己解决吧。小寻太不容易,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别给孩子再添麻烦了。”楚天河道。

    燕兰跟柳然点头,楚寻这些年南征北战,着实不易。

    “当初小舞重伤,小寻伤心白发。那位惊鸿姑娘,为了小寻,不惜穿越时空乱流,九死一生。这样的感情,我是不忍心拆散。”燕兰道。

    楚天河和柳然震惊的看着燕兰,然后站起来,认真一拜。

    “我代小寻,谢谢你。”楚天河道。

    “小寻这孩子不容易,小舞冰封,其实最伤心的就是他,每次回来都是在强颜欢笑,我丝毫不会怀疑他对小舞的感情。”燕兰笑道,“再说,我也不是老古董,当初若非楚寻,我早已命丧黄泉。这死过一次的人,好多事都已经看开了。”

    楚寻跟惊鸿还有花轻舞来到广场边缘。

    “三位老人真可爱。”惊鸿道。

    “可爱?”

    楚寻跟花轻舞异口同声,然后苦笑。

    “其实他们早就听明白了。”惊鸿道。

    “什么?”楚寻不解。

    “我们诉说的事情,他们早就听动了,只是故作糊涂。”

    “为什么?”楚寻还是不明白,而且三位老人的样子,可不像是听明白了。

    “或许,他们有自己的考虑吧。”惊鸿道。

    “惊鸿姐姐,我妈刚才态度不好,你别生气。”花轻舞道。

    惊鸿轻轻摇头。

    三人谈话间,陈汉龙跑过来。

    “先生,饭菜准备好了。”

    一行人来到餐厅。

    因为潜龙山上人越来越多,所以餐厅也越来越大,摆了好几张桌子,上面摆满了美味佳肴。

    楚天河夫妇,燕兰也来了。

    几位老人坐一张桌子,惊鸿和花轻舞被叫过去,楚寻想跟过去却被赶走了。

    楚寻只好跟陈汉龙等人坐一桌。

    “哎……”在这潜龙山上,自己的地位也就跟陈汉龙他们差不多。

    陈汉龙,孙鹰这几个人相互使眼色。

    “先生,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敬你一杯。”陈汉龙道。

    “你们是想灌醉我吧?”楚寻大笑。“来吧,都不许用功力驱散酒气。”

    他们就等楚寻这句话了,纷纷打配合,车轮战,一起对付楚寻。

    唐柔坐在另一桌,幽怨的看着楚寻。

    唐文言夫妇看看女儿,叹口气。

    “来孩子,多吃点。”燕兰给惊鸿夹菜。

    惊鸿有些惊异,原本觉的燕兰就算不恨她,也不会给她好脸色。

    花轻舞也有些惊讶。

    “别这样看着我,你老妈我不是老顽固,你们开心就好。”燕兰道。

    “谢谢!”惊鸿道。

    “来来来,多吃菜,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定得多吃点。”柳然不停给惊鸿跟花轻舞夹菜。

    父母,永远都觉得孩子在外面吃不饱。

    这顿饭,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最开心的就属几位老人了。

    不动用修为,楚寻的酒量也只不过一般,一番下来,脑子有些晕乎。无意中回头,刚好看到唐柔独自一人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