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三百一十四章 输便是死!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扑了出去,举拳便轰。

    两拳下去,臧风凌止不住惨叫,他的肋骨成片被轰碎。

    “肾虚公子,多谢!”

    楚寻话落,臧风凌又是一声惨叫。他的储物指环被摘走了。

    “还给我。”他大吼。

    楚寻怪笑,道:“我凭本事抢的东西,凭什么要还?”

    最后,臧风凌生生气晕过去。

    楚寻转身扑向潘程锋。

    潘程锋早就全神戒备,将楚寻杀来,大戟金光璀璨,直刺而出。

    铛!

    火星四溅,楚寻一拳将他连带大戟轰飞。

    “无名小子,你当真要跟我紫衣楼为敌?”见楚寻追来,潘程锋惊怒交加,厉声道。

    “别威胁我,不然你只会死的更快。”楚寻话语十分霸道。

    他追上倒飞的潘程锋,再次挥拳,“铛铛”两声炸响,潘程锋大口咳血,大戟被震脱手。

    楚寻将大戟抓在手里,横扫而出。

    嘭!

    潘程锋如炮弹般被抽飞。

    楚寻直接追上去,摘下他的储物戒指。

    “还有谁?”

    楚寻大戟直至众人,强势的一塌糊涂。

    臧家,紫衣楼的其他人皇,宛若惊弓之鸟,七品人皇上去都不是对手,他们上去就是送菜。

    潘程锋十分凄惨,那一大戟让他的肋骨几乎全断了,稍微一动便疼的直冒冷汗,连话都说不出来。

    “燕公子,告辞,我等就先离开了。”有势力跟燕无双打招呼。

    “燕公子,改天来我宗门,咱们把酒言欢。”

    “这位道友,我等先行一步了。”

    剩余的势力客气的跟楚寻和燕无双告辞。楚寻的手段太惊人,七品人皇几拳解决,关键这人不厚道,打残你还要抢走储物指环。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看,大家还是请留步。”突然,一道霸道的声音传来。

    众人惊愕,扭头望去,只见几道身影破风而来。速度奇快,眨眼而至。

    血月楼。

    一身血衣,一把血刀,刀出见血,送人往生。

    燕无双等人走到楚寻身边,跟他并排而立。

    “各位,请留步。”这人面色白净,眉心一点嫣红,血红色眸子,看着很是怪异。

    关键是他的修为十分恐怖,稍稍扩散出一丝威压,就令在场的人心悸。

    此人的修为,最低也是八品人皇。

    臧风凌狂喜,他知道血月楼的人来干什么了?杀燕无双和那个乡巴佬。

    “柳兄,一会我想办法拖住他,你趁机带人离开,回燕家搬救兵。”燕无双压低声音道。

    楚寻却没有丝毫掩饰声音的高度,“为什么要搬救兵?”

    燕无双呆滞,楚寻难道没感觉到此人的强大?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在下血月楼,聂子城。”来人开口。

    “燕公子,我来此是有一事不解,还请解惑?”

    燕无双看向他,道:“什么事?”

    “我血月楼子弟在一家酒店被杀,请问是何人所为?”聂子城声音很轻柔,偏向女性化。“是我杀的。”燕无双知道,对方这是明知故问。

    “燕公子无愧侠名,敢作敢当,聂某佩服。”聂子城道。

    “那么,还有一事,请燕公子解惑。”

    “讲。”

    “我血月楼四位弟子,前往燕家做客,却一去不回,请问他们现在何处?”

    燕无双心里一突,那四人早做鬼了。

    楚寻盯着聂子城,好奇的打量,心里在想,这人到底是男是女?

    外表,声音,都像是女人。但却有喉结。

    “他们回家了。”楚寻替燕无双回答。

    “哦?回家?请问他们回那个家了?”聂子城笑问。

    楚寻也在笑,道:“你出了昆仑山,回到燕雪城,一直往东走,看见一个十字路口往左,走上十里,再往右,再走十里,再往左,然后再走十里,从地面打个洞下去,一直挖不要停,一直挖上一百万米深,看到一方世界,有水有桥,桥名奈何,上面有位老婆婆请你喝汤,记住,告诉她不要加香菜,然后进城,打听一下,估计就能找到他们。”

    周围的武者目瞪口呆,这是在戏耍聂子城,他当真不怕死?还觉得自己无惧一位八品人皇?

    聂子城的笑容越来越浓,道:“这位道友还真是幽默。”

    “你也不差,到现在我都没分清你是男是女?”楚寻笑答。

    不过,这话听在别人耳朵里,纯属找死。

    燕无双能清楚的看到,在楚寻问完这句话后,聂子城的眼皮抽搐了两下。

    “呵呵……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聂子城道。

    “这不是笑话,我是认真的。”楚寻说的很认真,表情很认真。

    聂子城的表情却越来越阴郁了。

    “前辈,我可以作证,就是他杀了血月楼的那四个人,我就在场。”臧风凌大叫。

    “臧家臧风凌?”聂子城盯着臧风凌看了一会,才开口问。

    传闻臧风凌是同辈少有天才。可现在的样子着实有些凄惨啊。

    臧风凌羞愧难忍,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肾虚的人闭嘴,你的话就跟你的肾一样,都没啥用。”楚寻呵斥。

    “道友不打算给我个解释吗?”聂子城道。

    楚寻无所谓道:“有什么好解释了,他们羞辱我,想不杀他们都找不到理由。”

    聂子城目光变得阴翳,道:“可我血月楼的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杀的。”

    楚寻满脸嘲弄,道:“说的你血月楼的人就高人一等似的?他们找死,我不忍心拒绝啊。”

    周围的武者听得心惊胆颤,这位爷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那你现在是不是在找死呢?”聂子城目光已经沉底变得凌厉。

    “我可不想死。”楚寻昂首四十五度看天,低沉道:“想杀我的人很多,可最先倒下的却是他们。哎……高手寂寞,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周围的武者目瞪口呆,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这个……装逼犯。

    聂子城道:“那你说,我若是杀你,是你倒下,还是我倒下。”

    “你为什么要杀我?”楚寻奇怪道。

    呃!

    聂子城又有些发懵。

    “你杀了我血月楼的人,必须得死,我也很无奈。”

    “哎,世界这般美好,你却如此暴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这可是法治社会,杀人是犯法的。”楚寻很认真的说。

    周围的人差点笑喷了,这个时候讲法,脑子进水了?

    血雨楼一共来了四人,六品人皇两位,七品一位,加上聂子城这个八品。

    “聂长老,别跟他废话,我去灭了他。”那位七品人皇开口。那位七品人皇开口。

    楚寻眉梢一挑,大喝道:“你想杀我?滚过来,不把你屎打出来,算你拉的干净。”

    所有人都强忍着笑,这位爷很粗鲁,也很霸道。

    那位七品人皇气疯了,横眉怒目,二话不说朝着楚寻冲来,抬手便是内息汹涌,朝着楚寻轰去。

    楚寻嘴角扬起一抹诡谲,看着对方即将冲来,那把金色大戟出现在手中,没有催发,就那样直刺而出。

    嗤!

    如同利刃划破树叶的声音,那位七品人皇难以置信的看着从自己胸口刺进的大戟,惊恐的挣扎起来,越是挣扎,鲜血流的越快。

    这不可能他到死都难以相信,自己这么简单就被击杀了,他的护体罡气如同一张纸,轻轻一捅就破。

    肯定是这把秘宝有古怪,他到死都不相信是楚寻杀了他,而是因为这把大戟。

    楚寻手持大戟,挑着一位七品人皇的尸体,目光寡淡,嘴角微扬。

    “冲的快,死的快,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怎么混到七品人皇境的。”楚寻咕哝。

    所有人都惊悚,头皮发麻,一位七品人皇,修为跟他们相当,就这样简单被击杀。

    他们看向楚寻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惊恐,畏惧。

    尤其是臧风凌和潘程锋,到这一刻他们才明白,这个乡巴佬是不想杀他们。否则,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臧风凌想起在燕家,他硬抗自己十招,最后受伤,赢走自己的赤血龙参。这个阴人,根本就是在藏拙,引自己上当。

    聂子城的目光变得凝重,一招击杀七品人皇境。而且他观察半响,对方身上毫无内息波动,无法窥探修为。但他明白,对方的修为估计比他差不了多少,或许更强。

    “你们血月楼的人都这么愚蠢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在是够蠢。”

    楚寻一抖大戟,将尸体抛过去摔落在聂子城面前。

    聂子城目光已经变得阴寒,心里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此刻,连他都没把握能拿下对方。

    “你们先回去。”聂子城对剩余的两位六品人皇下令。若是战胜,自然无事。若是失败,他们也帮不上忙,而且套的时候还得分心照顾他们。

    燕无双目光一冷,想上前阻拦。

    楚寻拦住他,对他轻轻摇头,拦下又如何?顶多留下两具尸体。此战之后肯定会传出去,除非能杀了在场的所有人。

    “道友修为不凡,聂子城领教。”

    楚寻大戟一横,道:“在我这里没有领教一说,输便是死,我是不会让敌人活着离开的。”

    聂子城神色不定,他真的没有把握完胜。

    “给你两条路。第一,赢,或者离开。第二,输,把命留下。一旦动手,就代表你血月楼铁了心与我为敌。那么,我便会全力以赴灭了你血月楼,不死不休。”楚寻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