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九十二章 太不会聊天了!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跟燕无双不同,他向来霸道,冷漠,杀伐果决,自然也不会怕事。

    甭管你什么血月楼血阳楼,敢找事统统震杀。

    这四人敢让他下跪?楚寻这辈子除了父母,不曾跪过一人。

    “血月楼,你说你们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楚寻话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仇,肯定是结下了。

    既然是仇人,那又何必客气?就算他现在说破大天去,血月楼也不会放过他。

    众人震撼,楚寻太霸道了,把人打残还不算,这是打算要对方命啊。

    这种作风,跟传说的楚魔王还真有点像。

    “小子,我们是血液楼的人,你敢……”

    “喀嚓!”

    刺耳的骨裂声,这位打算威胁楚寻的四品宗师脖子被一脚踩断了。

    “真是蠢的可以,这个时候还敢威胁我,谁给你们的勇气?”楚寻很是不屑,少说两句废话或许还能留条残命。

    在场的武者鸦雀无声,看向楚寻的目光中满是震惊。这位小爷从哪冒出来的?这可是血月楼的人,说杀就杀了。

    其余三人吓毛了,头皮发麻,目光惊惧。

    “这里是燕家,你不能……”

    “喀嚓!”

    此人脖颈被一脚踩断,呜呼哀哉。

    “我不能什么?是不是我不能杀你们,等着你们来杀我?”楚寻很不屑,世上总有些自以为是的蠢货,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别人就活该被你欺凌?

    这些人奸杀平民女子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是应该的?那位惨死的女子就不是娘生父母养的?

    楚寻回想当初被无缘无故送进监狱,最后窝囊的死在里面。那时候的他跟那位平民女子一样,任人蹂躏。若非意外穿越异世大陆,自己死后都只能是冤死鬼,谁会为自己正名?

    “燕公子,救命……”

    剩余两人吓得魂飞魄散,平时一道出血月楼的名号,那可谓是横着走。

    可眼前这位爷根本不吃这套,他们心里无比后悔,为什么要招惹对方?

    “咔嚓!”

    刺耳的骨裂声,又一人被楚寻踩断脖子。

    “这位‘赃’公子说得对,不自量力的人太多,燕公子哪有时间为你们擦屁股。”楚寻故意将臧说成赃,臧风凌刚才的反应他很不爽。

    楚寻的理念就是,让自己不爽的人也不能过的太逍遥,凭什么你弄得我难受,自己无比惬意,这样会令他更不爽。所以,我不爽的时候,你也别闲着。

    臧和赃音调太明显,所有人都听出来了,暗道楚寻真是二愣子,连臧风凌都敢讽刺。

    要知道,这几个人只是仗着血月楼的名头嚣张。而臧风凌凭的是自身实力。这其中有质的差别。

    众人悄悄看去,只见臧风凌面色无异,像是没听懂楚寻在讽刺他。

    当然,众人明白,这只是像,他不会是真的没听懂,这种平静反而让人更不安。

    燕无双的表情也很平静,没有开口要阻止楚寻的意思。

    瑶白月美目流转,好奇的打量着楚寻。像是在探究楚寻到底凭什么这么霸道?

    血月楼四人,现在只剩那位五品人皇,他嘴歪脸斜,目光惊悚。

    “饶命……”

    “喀嚓!”

    一脚落下,像是踩蚂蚁一般就被踩死了,毫无反抗之力。

    “饶什么饶?其他人都死了,你活着岂不是太不仗义?你们四人下去还能凑桌麻将。”楚寻道。

    所有武者心里发寒,这位小爷真干脆,简直是无所顾忌,想杀就杀。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楚寻看向跟他同坐的四人,道:“几位,现在看来我是不能加入你们宗门了,几位的好意我心领了。”

    楚寻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他跟这四人只是萍水相逢。

    这四人也并非痴傻之人,感激的看着楚寻,其中一人抱拳,“我等有眼无珠,以为小……前辈只是普通散修,还望海涵我等鲁莽。”

    众人听明白了,这四人估计是想忽悠楚寻去他们宗门。压根没想到这位小爷的实力去了可以直接做他们的门主。

    “道友好手段。”臧风凌开口了。

    众人心里一凛,臧风凌这是要发难了吗?

    楚寻看向他,“客气客气。”

    众人无语,这算什么回答?完全是在敷衍。

    臧风凌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座上宾,谁敢怠慢?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爱搭不理的,他不禁怔了怔。

    “敢问道友,出自何门何派?”臧风凌的语气听不出波动,他这种人要掩藏自己的心思太简单了。

    “无门无派,散修一个。”楚寻大咧咧的说道。

    呃……臧风凌嘴角抽了抽,暗道这货真不会聊天,把话路堵的死死的。

    燕无双示意人将血月楼四人的尸体拖走,然后看向楚寻,抱拳道:“在下燕无双。”

    “好名字!”楚寻夸赞。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燕无双这名字的确不错。

    呃!

    燕无双也怔了,按照惯例楚寻应该自报姓名。所谓有问有答,有来言有去语,这才叫聊天。谁让你夸我名字了?

    臧风凌心里舒服了很多,原来这货是真的不会聊天,并非针对自己。

    “道友,请这边坐。”臧风凌开口,示意楚寻跟他们一桌,也好谈谈楚寻的底。

    “不去!”楚寻一口拒绝。

    “为什么?”臧风凌有些抓狂,这是他第一次邀请别人而被拒绝,这种感觉真的憋得肝疼。

    “我怕我过去你突然发难偷袭我。”楚寻道。

    “为什么?”臧风凌瞪大眼睛,他发誓真没这个念头。

    “我把血月楼的人杀了,你不为他们报仇吗?”楚寻道。

    “我……”臧风凌真的快抓狂了。他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不会聊天的人。

    他又不是蠢货,没摸清楚寻的底是不会贸然动手的。他强忍着一把拍死对方的冲动,笑道:“道友误会了,我跟他们并不认识。再说,就算我要偷袭,以道友的修为,我也没有成功的机会吧?”

    “说的也是!”楚寻走了过去。

    “我@#¥%……”臧风凌真的凌乱了,他只是客套,客套懂不懂?

    众人也是憋得很辛苦,这位爷真是太不客气了,人家臧风凌只是客气两句,你还当真了。

    楚寻走过去坐下,而且还大咧咧的坐在臧风凌边上。看在别人眼里就成了他压根不怕臧风凌出手。

    臧风凌嘴角一抽……一抽……再一抽,跟跳舞似的,可见他真的快抓狂了。

    “月仙子好!”楚寻跟瑶白月打招呼。

    瑶白月怔了一下,随即柔和道:“道友好!”

    众人顿时兴奋起来,就连臧风凌都不例外,楚寻这是要撩瑶白月的节奏啊。

    这里谁人不知,燕无双心系瑶白月,楚寻撩瑶白月,这是要把燕无双也得罪死吗?

    “月仙子,你可别误会,我只是打个招呼,不是要跟燕公子抢你!”楚寻正儿八经的说道,很认真。

    “咳咳……”这彪悍的话,让臧凌峰一口酒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呃!

    瑶白月一向温柔恬静,但听了楚寻这话,她都有按耐不住赏他一个五指印的冲动。

    这家伙真不会聊天,这是瑶白月的心里话。

    在场的其他人就更别提了,这位小爷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看向燕无双,不知道会不会拔剑砍人?

    燕无双表面波澜不惊,但跳动的眼角出卖了他。

    瑶白月装作无意的看了一眼燕无双,捕捉到他的不平静,脸上不自然的浮上一抹嫣红。

    楚寻和臧风凌都准确的捕捉到了,瑶白月对燕无双有情。

    “燕公子,我发誓,我是真的不是要跟你抢月仙子。”楚寻看着燕无双道。

    这话让刚平静的燕无双眼皮再次跳动起来,拿剑的手都握紧了几分,看来真有拔剑砍人的冲动。

    至于其他人只剩下凌乱了,被雷的外焦内嫩。抢?这位爷一口一个抢字,也太亵渎仙子了,你当是在抢眼寨夫人吗?

    见燕无双不说话,楚寻再次开口:“燕公子,你不相信我的话吗?”

    “……”燕无双快抓狂了,这要他怎么回答?难道要说谢谢你不跟我抢瑶白月?

    可楚寻看着他呢,其他人也看着他呢,要是不回答,对方真不知道还会问出什么无语的问题,只能硬着头皮道:“我知道!”

    噗!

    臧风凌可算是把卡在嗓子眼里的酒喷了出来,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他发誓,他真的不是被燕无双白痴的回答惊着了。

    “那燕兄是不是该谢谢我?”楚寻问。

    “怎么谢?”燕无双下意识的问。

    这话一出口自己就觉得不妥,他真的想拔剑砍人了。这话就像是说瑶白月是对方让给他的一样。我特么需要你让吗……需要吗……

    不等众人再次凌乱,楚寻开口道:“燕公子也别太客气,听闻燕家的养魂莲对治疗神魂受损有奇效,就给我来个十株八株的,千万可别多给,多给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瑶白月蓦然瞪圆了漂亮的眼睛。

    臧风凌彻底在风中凌乱了。

    “……”燕无双彻底无语,十株八株,你特么当养魂莲是大白菜啊?整个燕家也只有一株。

    至于其他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心头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原来,拐弯抹角绕了这么一大圈,这位爷是冲着养魂莲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