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九十一章 聚会风波!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臧凌峰说随便给他个板凳自然是玩笑话,场地尽头留出一张桌子,这是为那几个名声赫赫的天骄所设,臧凌峰自然是其中之一。

    臧凌峰刚落座,众人再次骚动起来。

    一道倩影款步而来,明眸皓齿,肤若凝脂,褶褶白裙随风而荡,升起道道涟漪,如风中摇曳的垂柳。

    “月仙子也来了。”有武者低声道。

    琉璃阁,瑶白月,风姿绝代,惊才绝艳,一身修为直达七品人皇境。

    更令人津津乐道的是,他是燕无双心系之人,苦恋三十余载,未能抱得美人归。

    此时,燕无双眼中再无其他,缓步迎上去。这份待遇连臧风凌都没有。

    曾有人说,能让燕无双相迎的,普天之下除了他父母,便只有瑶白月了。

    “你来了?”燕无双清冷的声音变得温柔。

    瑶白月轻轻点头,口吐妙音,“是不是我来晚了?”

    “不晚不晚,只要月仙子肯来,燕兄恐怕等到地老天荒也心甘情愿。”臧风凌在远处大喊。

    “原来臧兄也来了。”瑶白月显得落落大方,对他的戏虐置若罔闻。

    “月仙子才看到我啊?太令我受伤了。果然还是燕兄魅力大些。”臧风凌道。

    “臧兄说笑了,你这一身打扮,想不看到都难。”瑶白月轻声道。

    臧风凌嘴角抽了抽,干笑两声。

    这世间敢这般讥讽臧凌峰而无恙的,恐怕只有瑶白月了。先不说她自身修为与臧风凌差不多,就算臧风凌敢发难,恐怕燕无双的利剑第一个斩出。

    瑶白月在燕无双的带领下落座,自然与臧风凌一桌。

    该来的都来了,或许对燕无双来说,他等的唯有瑶白月一人,至于其他来不来无所谓。

    “燕兄,今日这聚会怎么个玩法?”臧风凌开口。

    燕无双道:“没有玩法,大家随意便好。”

    臧风凌愣了愣,“燕兄,你请大家来,该不会就是吃吃喝喝吧?”

    “正是!”燕无双点头,他环顾一周,冷清道:“在场的各位都是一方俊杰,诸位远道而来燕雪城,自然是燕家的客人。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燕家若能帮,拒不推辞。”

    “无双在这里只拜托诸位一件事,燕雪城是燕家的根源所在,希望诸位在接下来的日子,稍微收敛脾性,遵从燕家制度,权当是给我燕家一个面子。”

    众人了然,果然这次聚会的目的就是震慑众人。当然,燕无双开口,也没几个人敢不给面子,众人纷纷应承。

    “我们给燕家面子,可燕家似乎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啊。”突兀的声音让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众人闻声望去,想看看谁敢当众驳斥燕无双?

    只见中间一桌有四人,皆是一身血红劲装,气息强横,虽比不上燕无双,但其中修为最高的也到达五品人皇境。

    臧风凌眼神微眯,露出玩味的神色。

    瑶白月也略微诧异,竟真敢有人不给燕无双面子。

    燕无双倒是神色自若,道:“四位是血月楼的朋友吧?”

    血月楼,众人闻之变色。

    血月楼的势力可不比燕家差,也是雄霸一方的大势力。

    “燕公子好眼力。”那位五品人皇站起来,冷眼望着燕无双,目光带着血色,“敢问燕公子,我师弟可是你所杀?”

    楚寻想起在下榻的酒店餐厅发生的一幕,燕无双一剑夺命,死的那个好像说他就是来自血月楼。

    “没错,是我杀的。”燕无双没有抵赖。

    “承认就好,请问你杀我血月楼的人,这笔账该怎么算?”

    “你的那位同门,奸杀平民女子,不该杀吗?”燕无双话语冷清,除了瑶白月,他不需要对任何人客气。

    一代天骄,声名赫赫,自有其骄傲之处。

    “燕无双,你太狂妄,虽说这是你燕家的地盘,也不能无缘无故杀我血月楼的人,你真当我血月楼好欺吗?”

    “是无缘无故吗?”燕无双道。

    “哼,只是一介平民女子,奸杀又如何?蝼蚁之命而已,岂能跟我血月楼弟子的命相比较。”这位五品人皇冷笑道,平民的命在他们眼里比蝼蚁还贱。

    “无视我燕家规矩,杀了又如何?你们要为他报仇吗?”燕无双很强势。

    “燕无双,我等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也别嚣张,我血月楼可不怕你燕家。”

    “想报仇,尽管来,我燕无双接着就是。”

    “你……”面对如此强势的燕无双,这几人还真没脾气。

    楚寻眉梢微挑,“这血月楼什么来头?”

    同桌四人赶紧给他使眼色,示意他小声点,“小兄弟,这血月楼可不简单,势力比燕家也不差。”

    “怪不得……”楚寻摇摇头,看来燕无双还是有所顾忌。

    人皇的听力敏锐很可怕,四人对燕无双无可奈何,却捕捉到楚寻的话。

    “小子,你对我血月楼有意见?”那位四品人皇的矛头对准了楚寻。

    同坐的四人变色,暗骂楚寻多嘴,这是要害死他们啊。

    “几位前辈,他年轻不懂事,对血月楼绝无意见。”其中一人急忙服软。

    天罗门只是中等门派,根本招惹不起血月楼。

    “你们是何门派?”那位五品人皇狞笑,脸上带着血腥气。

    “几位前辈莫生气,这位小兄弟真是无心的。我们绝对对血月楼没有任何意见。”他不敢自报宗门,说不定明天就会被血月楼灭门。

    五品人皇冷哼一声,道:“既然是无心的,那就滚过来磕几个头,此事就算了了。”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拿楚寻出气呢。但却不会有人开口,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子出头得罪血月楼,没人会去干这种傻事,全都幸灾乐祸的看着。

    “小兄弟,你去给他磕两个头吧,血月楼我们惹不起。跟性命比起来,磕两个头根本不算什么?”同桌的一人劝道。

    “血月楼的朋友,今天来的都是我燕家的朋友,你们这么做不合规矩吧?”燕无双开口了。

    “燕兄,虽说都是冲燕家的面子而来,但不自量力的人太多,这种擦屁股的事太多,你哪能都管呢。”臧风凌尖笑道。

    血月楼四人朝臧风凌点点头,然后看向楚寻,喝道:“小子,你是选择磕头呢还是选择死呢?”

    楚寻皱眉,他来燕雪城是为了紫发女子,来燕家也只是为了养魂莲,改变容貌就是为了不想多生事端。

    “滚,不然灭了你血月楼。”楚寻淡漠道。

    他的话语很轻,但听在别人耳朵里却如炸雷,让整个现场都安静下来。

    同桌的四人差点没吓瘫了,真是初生牛不怕虎啊。

    其他人则诡异的看着楚寻,神色各异。

    “你说什么?”血月楼的五品人皇有些难以置信,是他耳朵出问题了吗?

    “血月楼的人耳朵有问题吗?我说滚,再废话灭了你们。”楚寻话语很不耐烦。

    那位五品人皇瞪大双眼,还是难以置信。随之脸色一沉,带着狰狞之色,“小子,辱我血月楼,神仙都救不了你。”

    话落,抬手大刺刺的朝着楚寻拍下,内息所化的大手呼啸而落。

    所有人都能料想到接下来的一幕,楚寻被拍成血雾。

    “你们还没完没了了。”楚寻抬手,单凭肉身之力一拳轰碎对方的攻击,然后闪电般袭出,猛的击出一拳。

    嘭!

    这位五品人皇惊慌失措,他的护体罡气被一拳砸爆,拳头印在他胸口,喀嚓声响起,胸骨碎了一片。

    楚寻一手扣住他的脖子将其拎起来,另一只手抡起就是一阵巴掌,一阵噼里啪啦,这位五品人皇嘴歪脸斜,牙齿脱落,血渍呼啦的很是吓人。

    楚寻像是扔破口袋似的,随手将其扔在地上,然后转身,出拳。

    剩余三人皆是四品人皇境,他们的攻击对楚寻来说根本无用,拳风激荡,砰砰……几声沉闷的轰击声后,三人皆是骨折筋断,惨叫不止。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所有武者惊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尤其是跟楚寻同桌而坐的四人,一个个如同木雕,魂飞天外。

    燕无双平静的眼底带着丝丝惊讶,他看的清楚,楚寻出拳,毫无内息波动,单凭肉身之力,五品人皇毫无还手之力就被打残了。

    臧风凌目光阴翳,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就连瑶白月也不例外,也惊讶的看着楚寻。

    “小子,可敢留下姓名?”那位五品人皇没了牙齿,说话漏风,张嘴满是血。

    “想报仇啊?我叫楚寻。”

    楚魔王?

    周围的人骇的离座而退。可退了几步觉得事情不对,大多数人见过楚魔王的照片,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你根本不是楚魔王,我见过他的照片。”

    楚寻斜睨他,冷笑道:“好吧,我不是楚魔王,我是他哥楚阎王。”

    楚阎王?众人嘴角抽搐,根本没人信,从没听过楚魔王还有什么哥哥,此人明显是在说谎。

    不过他们心里也惊骇,楚魔王之名天下皆知,那可是凶名赫赫。这位竟然敢拿楚魔王说事,若是被其知道,不知楚魔王是会杀了他呢?还是杀了他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