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八十七章 泼脏水!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陈权惊惧交加,击伤他的黑袍人太强大。他都不是一招之敌,更别说其他人,毫无还手之力,被逐一击杀。

    “断魂门,你们这般对待盟友,会遭天谴的。”陈权悲愤的大吼。

    “哼,就算有报应,你也看不到了。”黑袍人冷哼,然后一拳将他轰杀,他手上的储物指环被抢走。

    黑袍人走过去,一指点在死去的巫冥身上。

    过了一会,巫冥的身子竟然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巫冥脑袋发晕,好半天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扭头看去,自己的同伴全死了。

    “你醒了。”沙哑的声音响起。

    巫冥一个激灵,只见两个黑袍人还在。顿时都快哭出来了,自己睁眼睛干嘛?装死多好。

    现在装死来不及了,他慌乱的爬起来,牙齿打颤,“别别杀我,我才刚加入天龙堡。”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黑袍人道。

    “我我是瞎子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保证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我发誓”巫冥真心吓坏了。

    “理由成立,你可以活着。”黑袍人道。

    呃巫冥发愣,就这么简单?他傻傻的抬头看去。

    这时,黑袍人撤掉脸上的黑布,巫冥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

    “主人”巫冥一屁股坐在地上,擦擦额头的冷汗,咧开嘴傻笑起来,“主人,你吓死我了。”

    这两个黑袍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寻和药皇。九幽个字太容易穿帮,所以楚寻先让她躲起来了。

    巫冥又惊又喜,摸摸后脑勺上的大包,疼的呲牙咧嘴,却笑得很开心。

    “主人,我这次算是立功了吧?”

    楚寻点头,道:“做的不错,继续努力。”

    “继续努力?”巫冥反复咀嚼这句话,然后哭丧着脸,“主人,你是要我继续潜伏?”

    楚寻微微颔首。

    “可他们都死了,我这样回去会被怀疑的。”巫冥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谄媚道“主人,你就让我跟在你身边伺候你吧。”

    “陈权没死,还有一口气,丁醛也没死。”楚寻道。

    巫冥下了一跳,扭头看去,见两人毫无动静,才松了口气。

    “如果你救了他们两个,没人会怀疑你。天龙堡迁移到了那里,我们必须弄清楚。天龙堡覆灭的一天,便是你回归的时候。”楚寻道。

    巫冥知道这是没得选择了,一脸幽怨。

    楚寻拿出一颗破结丹,道:“将这个服下。”

    巫冥吓坏了,噗通跪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主人,我知道错了,以后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我保证遵从你的命令”

    楚寻不禁莞尔,道:“这颗丹药可以让你突破到二品。”

    “我啊”巫冥哭喊声戛然而止,反应过来后满脸狂喜。原来这不是毒药,而是给他的奖励。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巫冥变脸的速度可谓一绝,刚才还哭天抢地,一眨眼变得满脸谄媚。

    药皇看的一愣一愣的,这货不去演戏真的浪费人才。

    几个小时后,巫冥在楚寻的帮助下成功突破到二品人皇境,根基夯实。

    “谢谢主人!”他兴奋的满脸通红,二品的感觉真棒啊。

    同时,他心里对楚寻愈发崇敬。太厉害了,一颗丹药便可以让自己突破一层。若是以后多多立功,成为高阶人皇不是梦啊,或许有生之年还能问鼎人仙境。想到这儿,他的嘴都咧到耳根后面去了。

    “好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话落,楚寻带着药皇消失。

    “恭送主人!”巫冥恭敬道。

    随后,他恭敬的脸色骤然一变,变得惊慌失措,然后跑过去在死去的人身上弄了点血抹在自己身上,看起来异常凄惨。

    他想跑过去查看丁醛,确定对方没有醒转的迹象后,他贼头贼脑的四下看了看,然后站起来解开腰带。

    哗!

    一股激流射出,浇在丁醛脸上。

    “p让你再欺负我。”

    水流中断,巫冥舒爽的打个冷颤,第一次感觉撒尿还能这么爽。

    然后,他跑过去,检查了一下陈权,发现他真的还有一口气。

    “呸五品人皇很牛吗?还不是被我主人打成死狗。最后还得我来救。”

    接下来,他将内息渡进陈权体内,助他疗伤。

    许久,陈权身体轻颤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睁开眼。

    “陈长老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巫冥激动的热泪盈眶。

    陈权扭头看去,嘴巴蠕动,艰难道:“巫冥。”

    “是我,陈长老,你感觉怎么样?”

    “是你救了我?”陈权目光微微闪烁,他可是亲眼看着巫冥被一拳轰在脑袋上击杀的,怎么还活着?

    不等他问,巫冥自己已经絮絮叨叨的说开了,道:“陈长老,你是不知道刚才有多惊现,我以为那一拳我死定了,谁知道我竟然在同一时间突破到二品,只是被击昏过去,最后捡了一条命。

    陈权怔了怔,察觉到巫冥气息强横,不禁暗道他走了狗屎运。因为他非常清楚,武者在突破后,身上的伤势,暗疾都会消失。正因为这样,他相信了巫冥的话。

    “只有你我二人活着吗?”陈权虚弱道。

    “我也刚醒,只来得及救陈长老你。”巫冥道,“你先休息一下,我看看其他人。”

    陈权目光欣慰,巫冥很忠心啊,知道第一时间先救他。

    巫冥跑过去检查了一圈,最后才检查丁醛,然后惊呼:“陈长老,丁醛还活着。”

    话落,他在丁醛身上拍了几下。谁知道丁醛腾地跳了起来,吓了他一大跳。

    巫冥一阵心虚,丁醛该不会知道自己在他脸上撒尿的事吧?

    “巫冥?”丁醛摇摇发晕的脑袋。

    “你醒了?”巫冥一脸担心,关键是担心丁醛知道自己对他放水的事。

    “你怎么还活着?”丁醛问。

    巫冥松了口气,看他丁醛不知道他放水的事,当即黑着脸,怒道:“你什么意思?希望我们全部死绝吗?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巫冥干脆直接给他泼脏水。

    果然,陈权看向丁醛的目光中带着探视,还有怀疑。

    “你们两个别吵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先离开这里再说。”陈权有气无力的开口,他伤的太重了,五藏六府都有些移位。

    “陈长老。”丁醛大惊,他才看到陈权也活着,之前他被巫冥吸引了注意力,没注意到陈权。

    陈权目光闪烁,冷声道:“是,我还活着。”

    丁醛没注意到陈权语气不对,几步走过去,道:“陈长老,我来背你。”

    “不用了,让巫冥来,你负责警戒。”

    丁醛也不没多想,在他心里,自己的修为高于巫冥,他当苦力是应该的。

    殊不知,巫冥的话让陈权对他产生怀疑,陈权怕他在路上对自己下黑手。

    巫冥见此暗笑,泼脏水成功了。他过去背起陈权,三人朝着东岭市奔去。

    在一座山丘上,楚寻将抢来的储物指环拿出来,然后内视里面的东西。

    一看之下,连他都惊讶了,然后捶胸顿足,因为这只是四分之一。

    天龙堡传承千年,收藏惊人,单单这个储物指环中,灵草灵药足有五百多株,奇花灵果数百颗,更有数不尽的金银细软,另外还有三把秘宝。

    一定要得到剩下的三份,楚寻暗想。

    有了这些,自己身边人的修为就能普遍提高一大截。

    九幽毫不客气的凑上来,伸出嫩白的小手。

    楚寻也不吝啬,很土豪的抓了几颗霞光盈盈的灵果给她,然后又给药皇几颗。三人很败家的把灵果当成普通水果啃。

    三人也不急着赶路,楚寻布置出法阵,三人就地修炼起来。

    直至第二天清晨,阳光初洒,三人先后苏醒,气息都增强了不少。

    “府主,我们接下来去哪?”药皇问。

    “回潜龙山。”他好久没见过父母了,该回去看看了。

    “府主,我想回一趟炎龙宫。”药皇请示。

    楚寻玩味的看着他,他不说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药皇这是要去看俏寡妇,这两人最近走的有点近。

    之前他和岳凡蝶联手设计断魂门的时候,本打算让三人都回炎龙宫,结果这两人说什么也不愿意,最后只有俏寡妇独自返回。

    “小心雷暴。”楚寻提醒,雷暴对俏寡妇的态度,大家都知道。

    药皇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想要和俏寡妇双宿双飞,估计得先过雷暴这关。

    药皇不免尴尬,挠挠头,请求道:“府主,你能不能跟雷暴兄弟说一说。”

    楚寻摇头,笑道:“这个我可没办法说,这是你们的私事,自己解决吧。”

    药皇走之前,楚寻将那把秘宝长剑送给了他。这把剑长属于中品仙器,是当初在古遗迹山从断魂门的薄平手里抢到的,还有一把大锤。

    三人不同路,就此分开。

    楚寻和九幽回到古江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当他看到大街上有猛兽战宠横行,顿时大怒。

    当初,他一怒战杀数百猛兽战宠,明确规定,不准战宠进市区。看来,灭掉一个尤家还不足以让这些人学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