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六十五章 围杀!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当晚,断魂门的人,还有那些扶桑浪人全被带回军营。

    “说说吧,你们在图谋什么?”军营的训练场上,楚寻冷眼看着面前的莫城等人。

    “我们只是为市外的古遗迹而来。”莫城后背骨头断了一片,而且那些战士在带他们回来的途中,也没少下黑手,他现在的模样十分凄惨。

    楚寻嘴角微扬,道:

    “不怕告诉你,我不是十世善人。若你想死的痛快点,就赶紧说出来。若是觉得自己骨头硬,那就看看周围。”

    莫城扭头看去,顿时吓得冷汗津津,周围的那些士兵,个个鹰顾狼盼的盯着他,眼底冒着怒火,恨不得拆了他的骨头。

    战友情,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是可以为你挡子弹而无悔的感情。

    这群扶桑浪人袭击军营,致使他们的战友死去十几个,连宁恒都受了重伤,他们心里早怒火中烧了。

    “我们……我们真的只是冲着市外的古遗迹来的。”

    楚寻目光寡淡如水,心里早已满是杀机。

    “府主,要不您先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天亮之前,我保证问出来。”雷暴请命。

    楚寻摇了摇头,道:“没事,只要谁能问出来,有什么手段尽管使。”

    楚寻语气平淡,但却让雷暴都打个寒颤。在西郊的厂区他们最后顺着那个地下洞口下去,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更令所有人愤怒的是,那里面竟有十几个女孩,年纪都不大,其中几个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楚寻话落,所有人都兴奋起来,那些士兵眼底都爆发出狼一般的光。

    要问军人最恨谁?毫无疑问是那些走狗。断魂门跟浪人合作,还帮他们掳走那么多女孩供他们玩弄,更是袭击军营,就算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一个战士红着眼走过来,抓着一位扶桑浪人的手指,咔嚓就被折断了。

    “@¥……”这位扶桑浪人痛的直翻白眼,嘴里叽哩哇呜的说了一大串鸟语。

    从表情看,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噗!

    一只铁拳砸在他嘴上,瞬间鲜血狂流,嘴唇外翻,门牙都被击落好几颗。

    “小矮子,让你再学鸟叫。”这位战士红着眼,跟狼似的,噼里啪啦一顿耳光。

    到最后,这个扶桑浪人嘴歪脸斜,眼睛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哗!

    一桶水浇在他脑袋上,硬是将他激醒过来。

    啪!

    还没等他彻底清醒过来,一只大脚正中他的脸,鲜血飞溅,半张脸皮都被踹没了。

    其他人的遭遇都差不多,七八个战士围着一个拳打脚踢,吃奶劲的都使出来了。

    反倒是雷暴等人成了看客。

    “住手!”潘子豪看不过去了,这些人根本不问,上去就往死里打。“你们这群棒槌,好歹问一句,我们的目的是要知道他们图谋什么?明白吗?”

    “明白!”一群战士齐声道。

    可接下来依旧是个个卯足劲了的下黑手,生怕跟自己吃亏了似的。

    “说,你们来华夏干什么?”

    这位扶桑浪人正欲开口,一只大脚丫子踩在他嘴上。

    “王八蛋,帮着外人害我们自己人,比畜生都不如。说,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我……”

    砰!

    一只铁拳砸在他咽喉上,声音戛然而止。

    潘子豪黑着脸,大声道:“住手,都给我退下。”

    再打下去,别说问了,就算这些人愿意说,估计也说不出来了。

    莫城都快哭了,他嘴歪脸斜,满脸血迹,不知道谁趁乱在他裤裆狠狠的来了两脚,疼的他肝都在颤。

    堂堂人皇,竟被人打成这样,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关键是楚寻封了他们修为,无法反抗。

    一群战士依依不舍的退下。

    雷暴走过去,伸手揪起一位扶桑浪人,咧嘴笑道:“说,你们来华夏的目的?”

    结果等来的是一串鸟语,雷暴当时就怒了,一颗雷球塞进对方嘴里,轰的一声,脑袋炸成了血雾。

    “呃……不好意思,失手了,呵呵……失手了……”

    雷暴大大咧咧的说道。然后有揪起一位扶桑浪人,道:“会不会说华夏语?”

    “@¥……”

    “我靠,入乡随俗,你他妈连华夏语都不会说,还敢来我华夏撒野。”

    话落,只听嗤的一声,鲜血暴起,这位扶桑浪人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的一条胳膊被雷暴生生撕了下来。

    “你们谁会说华夏语?”雷暴咧着大嘴,看向其他扶桑浪人。

    这些扶桑浪人魂都吓飞了,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挣扎的往后爬,想离雷暴远一点,太吓人了。

    “兄弟,你倒是找个翻译来啊,这些鸟语你听的懂还是我听的懂?”雷暴看向潘子豪。

    呃……潘子豪一脸懵逼。

    “报告,我听得懂。”一位战士道。

    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他,连楚寻都不例外。如果没记错,他是第一个动手的,而且根本没给那个扶桑浪人说话的机会。

    被这么多人盯着,这位士兵一张黑脸显得很不自在。

    “你为什么会懂扶桑语?”雷暴好奇。

    “我……我是为了能听懂他们的电影里说的是什么?”这个战士一张黑脸憋得紫红。

    众人目光怪异。

    “他们的电影就那么几句,场景简单,人物简单,动作简单,交流就那么几句话,很难理解吗?”雷暴下意识的说道。

    雷暴说完才意识到不对劲,尴尬的磕了两声,话锋一转道:

    “你先等着,一会帮我翻译。”雷暴撂下一句话,然后目光放在莫城身上,走过来一脚把他踢得滚了几圈,然后一把拎起来,道:“说,你们在图谋什么?若是再敢说一句冲着市外的古遗迹而来,我就切你一根手指。”

    “我们真的没有图谋什么……啊……”莫城话还没说完,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一根手指被雷暴生生扯了下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嗷……”

    这次莫城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惨叫,惊得其他人头皮发麻。

    莫城整个人跟煮熟的红虾一样猛的佝偻着腰,全身痉挛,抖如筛糠,目光充满怨毒,死死的盯着雷暴。

    俏寡妇暗呸一声。

    楚寻伸手遮住九幽的眼睛,眉梢微挑。

    雷暴竟一膝盖顶在莫城的裤裆里,蛋碎的声音清晰入耳。

    “不好意思……失手了,不是,失腿了……”雷暴将莫城随手跟丢垃圾似的扔在地上。

    断魂门其他人,扶桑浪人,一个个如惊弓之鸟,目光惊惧,皆被吓破了胆。

    楚寻目光寡淡,神色显得有些不耐烦,他想施展搜魂术。

    但这些人都是人皇境,能到这一境界,意志力很难摧毁,一个不小心他自己便会被反噬。

    “@¥……”突然,一个扶桑浪人尖叫。

    楚寻看向那个懂扶桑语的士兵,道:“他说什么?”

    “报告首长,他说他可以说,但是你得保证他的安全。”

    “竟然还敢讲条件?”雷暴大步迈去,抬脚就要踩下去。

    “退下。”楚寻道。

    雷暴生生止住,赶紧退后。

    “告诉他,若是他说的是真话,我可以不杀他。”

    那位战士将楚寻的话翻译给扶桑浪人听。

    这位扶桑浪人挣扎着爬起来,朝着楚寻跪下,嘴里一串叽哩哇呜。

    “他说他们跟断魂门是盟友,这次受邀前来是为了围杀你。”这位士兵说道这儿,缩了缩脖子,吞了口口水,看楚寻神色自若,这才继续道:“他说,断魂门许诺,若是成功击杀你,不止市外古遗迹可以给他们,而且另外还许了他们一百株下品灵草,一百颗灵果,另外还有一颗异果。”

    “真是好大的手笔。”楚寻目光平淡如水。看来自己屡次破坏断魂门的行动,已经引起他们的杀意,“问问他,他们准备如何围杀我?”

    那位战士问完后,翻译给楚寻,道:“他说,断魂门这次准备的很充分,集结了三十位一品人皇,十位二品人皇,五位三品人皇,还有一位四品人皇。准备在古遗迹显现时对你下手。”

    楚寻眉梢微挑,目光寡淡,但眼底却有丝丝紫芒吞吐。

    雷暴几人却表情凝重起来,一品人皇不足为虑,二品也可对付。但三品人皇五位,还有一个四品人皇,这股力量太恐怖了。

    “他们应该不止只联合了扶桑浪人这一股势力?”楚寻淡漠道。

    “他说,除了他们,还有其他势力,可以确定是华夏本土势力。但他不知道是何门何派?”

    楚寻眼底紫光一闪,道:“问他,这些势力现在藏于何处?”

    这位士兵跟扶桑浪人交流了几句,道:“他说他不知道,他们之间这段时间不联系,约定在古遗迹显露时再汇聚。”

    楚寻沉默,看来分别击破是不可能了。

    “带他们下去,严加看管。”楚寻下令,随之又加了一句,“不许弄死。”

    这群狼手太黑,对这些人恨到了骨子里,不多说一句估计明天没一个活着的。

    “府主,我们该怎么办?”俏寡妇目带忧色,断魂门这次可谓是布下天罗地网。

    楚寻目光冷清,漆黑的眸子中倒映这天边皎月,宛如眼底有星月转动。

    “府主,要不我们暂避锋芒吧?”雷暴建议,他一向大大咧咧。此刻也脸色凝重。

    九幽小小的手掌握紧楚寻的大手,扬起小脸看着他。

    楚寻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仿佛将星月笼罩在内,嘴角微扬道:“他要战,我便战。”

    雷暴和俏寡妇面面相顾。

    “好,我们便去一战,就算是死,也要让他们不好过。”雷暴狠声道。

    “不是我们,而是我。”楚寻轻笑道。

    “府主……”雷暴和俏寡妇大急,楚寻这是要单刀赴会,孤身应战。

    楚寻摆了摆手,堵住他们的话语。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是命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