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五十三 取血炼药!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目光微冷,这四方剑派的手段确实够残忍,竟能想到放血炼药这总恶毒的办法。

    少年的血液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果香味,这是异果的的味道。

    “果香如此浓郁,看来少主的办法可行。”接血的宗师狞笑道。

    嗤!

    鲜血涌动,那位宗师匕首一挥,少年身上多出一道血槽。

    少年惊恐的浑身颤抖,可他后天修为,在宗师手里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少年或许是因为服食异果的缘故,每次伤口都会很快结痂,愈合。

    这一会功夫,他身上已经被划出好几道血槽了。

    “好香,真想喝一口。”接血的宗师受不了血液中的异果香味,恨不得喝一口。

    “不若是不怕少主把你脑袋拧下来,你尽管喝。”放血的宗师戏虐道。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那位受伤的半步人皇悲愤的大吼,几次试图站起来,可惜都没能成功。

    “聒噪。”一位人皇冷冷的开口。“杀了他。”

    一位九品宗师上前,狞笑一声,道:“老东西,送你上路。”

    “畜生,你们会有报应的,楚魔王不会放过你们的。”老人怒吼,不惧生死。

    “等等。”那位人皇开口,制止即将下杀手的宗师,看着老人道:“你认识楚魔王?”

    老人目光充满仇视,怒道:“我不认识,但我们宗主认识。”

    那位人皇目光杀机迸发,冷漠道:“原来你们天武宗竟跟楚魔王有关系。既如此,那天武宗就没存在的必要了。”

    “通知门主,就说天武宗和楚魔王有关系,让他派人前去清剿。”另一位人皇开口,话语间满是血腥。

    “是。”一位宗师走到一旁,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通知。

    嗤!

    一道紫芒贯穿了他的咽喉,声音轻不可闻。

    嘭!

    尸体倒地,溅起地上的尘土,也惊动了其他人。

    “什么人?”

    一位人皇怒喝出声,抬手间内息席卷,化作一道匹链横击而出。

    可惜,他这一击落空,击中了一颗两人合抱粗细的古树,砰的一声,木屑纷飞,残枝断叶簌簌掉落,树身炸出一个大洞。

    “啊……”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拎着少年放血的宗师整条手臂突然个肩膀分离,鲜血狂飙。

    噗!

    鲜血喷出好几米远,接血的宗师人头飞出,被人枭首。

    等四方剑派的其他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于此同时,一道璀璨的光幕在受伤的老人身边爆发开来,将他笼罩。

    “别害怕!”楚寻轻声安稳如惊弓之鸟的少年,同时一股鸿蒙紫气渡过去,平复少年的心境。

    楚寻看了一眼桶里,鲜血并不多。因为少年服食异果的关系,伤口愈合很快,所以流出的鲜血勉强覆盖桶底。

    少年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嘭!

    一位宗师攻击笼罩老人的光幕,结果被直接震飞出去。

    所有人皆惊。

    四方剑派的三位人皇却脸色骤变,彼此相视一眼,神色戒备。

    “你是楚魔王?”一位人皇开口。

    此话一出,他身边的宗师皆吓得退后一步。

    老人和少年更是眼底爆发出强烈的希冀之色。

    “何以见得?”楚寻有些诧异,之前对方并不认识他,为什么突然一口道破他的身份?

    “传闻楚魔王的阵法造诣天下无双。”

    楚寻这才明白,是法阵出卖了他。

    “多谢楚神救命之恩。”老人惊喜大喊。

    楚寻摆摆手,道:“不必,当日玄机山上,你们宗主曾出手相助,今日算是还他这份情。”

    当年在玄机山,他油尽灯枯,天武宗宗主跟岩奕一同出手护过他父母。

    楚寻结印,以法阵护住少年。

    “你们一起上吧!”他看向四方剑派众人。

    唰!

    话落,楚寻化作一道流光射出,手捏拳印,强势轰杀。

    四方剑派跟他结怨已深,无法化解。在龙城时,四方剑派更是助断魂门想要击杀他,这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四方剑派的三位人皇也明白这点,当下怒吼着同时出手。

    一时间,摧残的白色内息照亮黑夜,三位人皇同时出手,十分恐怖,涌动的内息撕裂空气,震得四周树木哗哗作响。

    三道恐怖而凌厉的内息匹链横空袭来。

    楚寻一连挥出三拳,拳势咆哮,如雷霆滚动。

    砰砰……!

    接连三声沉闷的炸响,三道内息所化的匹链被楚寻震散。

    楚寻去势不减,拳风鼓荡,以无可匹敌之势强势轰击。

    嘭!

    三位人皇跟楚寻硬拼一记,恐怖的爆炸风暴爆发开来,四周树木皆被绞碎。

    楚寻周身紫气缭绕,拳头之上紫霞喷薄,鸿蒙紫气如潮水席卷而出,直接将三人震飞出去。

    三人目光惊骇,亲身体验才明白楚寻有多恐怖,他们三人现在整条右臂都在痉挛。

    楚寻脚下炸裂,手捏拳印向前轰杀去。

    “楚魔王,休得张狂。”

    一位人皇怒喝,手捏剑诀,凌空舞动。

    唰!

    璀璨的剑芒照亮夜空,密密麻麻的剑影浮现,剑鸣阵阵。

    “哼,万影剑。”楚寻略带不屑,这招武技他领教过好几次了。

    伸指凌空书写,恐怖的杀气蔓延。

    杀字诀!

    紫色杀字轰隆而出,迎风暴涨,碾压一切敌。

    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火光席卷,万道剑影被杀字撞得爆开,熄灭。

    嘭!

    使出万影剑的人皇直接被杀字撞在身上,轰然爆开,半个身子都爆开了。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如同鬼泣,眼看活不成了。

    “你们四方剑派只有这一招武技吗?”楚寻道。

    轰!

    虚空震荡,凌厉的剑气震荡虚空,一柄高达十几丈的剑影屹立而起。

    “楚魔王,接我一招万剑归宗试试。”

    轰隆。

    恐怖的剑影当头斩下,大地都在颤抖,四周的树木岩石将被席卷的剑气绞成齑粉。

    楚寻嘴角微扬,然后拔地而起,迎着剑影而去,周身毛孔金光喷薄,肌肤表面却紫气缭绕,五脏六腑共鸣,双拳挥动间龙吟阵阵。

    铛!

    火花四溅,楚寻一拳轰在剑影上,竟发出金属相击的声音。

    铛铛……!

    楚寻接连挥出十几拳,如疾风骤雨,天雷滚动,震得半空空气大爆炸。

    铛!

    又是凶猛的一拳,庞大的剑影竟有裂痕开始弥漫,最后轰然炸开,化作漫天光雨。

    噗!

    这位人皇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面如金纸。

    楚寻俯冲而下,隔空挥拳,紫色拳印激射。

    嘭!

    血雾爆开,笼罩周围数米,一位人皇被楚寻生生打爆。

    “不错的武技。”楚寻评价,刚才的万剑归宗,可跻身上品武技行列。

    三位人皇,一死一伤,只剩一位。

    楚寻看向他,“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来,否则你以后就没机会用了。”

    这位人皇心肝脾肺都在颤,四方剑派当然不止这点武技,可那些威力强大的也轮到他啊,他所掌握的跟其他两人差不多。

    “哼,就怕你接不住。”这位唯一的人皇突然变得无比强势。

    双手挽出剑诀,隔空一击。

    唰!

    漫天剑影,剑气凌霄,令人肌肤胜寒。

    呼!

    密密麻麻的剑影朝着楚寻呼啸而来。

    楚寻眉梢微扬,不由得哑然,又是万影剑。

    唰!

    那位宗师使出万影剑后,竟然猛的转身,脚下生风,疾速而去。

    “马玉平,你这个懦夫。”那位只剩半个身子的人皇忍不住怒骂。

    至于四方剑派的宗师,个个吓得浑身筛糠,嘴唇哆嗦。

    楚寻摇摇头,身前荡起一层涟漪,然后身影爆射而出,直接从漫天剑影中穿过。

    轰轰……!

    剑影撞上楚寻身前的光幕,连续不断的爆炸,如漫天烟火璀璨刺目。

    身在空中,楚寻抬手轻挥,十几道轮回丝激射,划过虚空,贯穿那些宗师脖子。

    那位只剩下的半个身子的人皇眉心也被轮回丝贯穿。

    虽然这些宗师修为不高,但他们的手段却异常残忍,刚才取少年鲜血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所以,楚寻杀了他们,没有丝毫负罪感。

    穿过漫天剑影,楚寻带起恐怖的空气大爆鸣,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两倍半破音速,其实一般人皇可比拟的?

    几个呼吸间,楚寻追上那位狼狈逃窜的人皇,一道紫色拳印轰出,将他的头颅轰的爆开。

    林间起风,吹散了浓郁的血腥味。

    楚寻帮老人医好伤势,然后又以秘法将少年的鲜血渡进他的体内。

    “谢谢楚神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老人说着就要跪倒。

    楚寻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他,让他没能跪下去。

    “你们怎么会被四方剑派盯上?”楚寻好奇。

    “事情皆因一枚异果……”老人娓娓道来,目光带着痛苦之色。

    原来这少年乃是天武宗宗主的独子,他们一群人外出猎杀猛兽,少年无意中闯进一座古迹,得到一颗异果,然后服食。谁曾想那颗异果四方剑派的少主早就发现,只是无法闯进古迹中。结果他们踏出古迹就被一路追杀,一行十几人,到现在只有他们两人活了下来。

    楚寻看向有些腼腆的少年,如此说来,少年是拥有大气运之人。

    “你们为何逃往乌金山的方向?”楚寻问。

    “岩宗和天武宗向来交好,宗主得知岩宗有难,前几天就率人前来支援,我们是想去找宗主。”

    楚寻微微颔首,原来如此。

    一老一少就地掩埋了死去的同伴,劈树做板,算是墓碑。

    而后,三人结伴而行,一起赶往乌金山。

    殊不知,乌金山此刻陷入大危机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