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三十九章 腹黑!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嗜血契约。”

    楚寻没有隐瞒,详细的为他们介绍了嗜血契约。

    阎冲和左子秋目光变得呆滞,如丧考妣。

    俏寡妇和雷暴心有余悸。要是他们刚才答应的晚点,楚寻会不会也对他们两人动用嗜血契约。

    不过……嗜血契约真有楚寻说的那么可怕吗?

    其实,阎冲和左子秋也是心存侥幸,或许楚寻在骗他们。

    不过,楚寻很大方的帮在场的人展示了噬魂契约的威力。

    两位人皇,毫无尊严的在地上打滚,眼球凸起,面色扭曲的不成人样,全身经脉暴起,哀嚎,嘶吼……却无法减轻一点痛苦,那种痛是来自灵魂,痛不欲生。

    待楚寻收手,两人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如烂泥一般,只有喘气的力气了。

    雷暴和俏寡妇看的头皮发麻,浑身汗毛炸起,嘴角都在抽搐。

    楚寻局指轻弹,两道紫芒爆射,没入阎冲和左子秋的身体。

    两人抽搐的身体渐渐平缓,涣散的眼神开始聚光,精气神开始恢复。

    雷暴和俏寡妇深知紫气的神奇,他们两人伤势现在好了大半。

    没过多久,左子秋和阎冲精神恢复了些许,挣扎着爬起来,跪倒在楚寻眼前。

    “拜见主人!”

    中了噬魂契约,只能为仆,除非楚寻主动解开契约。

    楚寻点头,道:“阎冲,你继续掌管星象组。”

    “是。”阎冲恭敬应道。

    楚寻看向雷暴和俏寡妇,道:“你们两人还是各司其职。”

    “是。”

    两人赶忙应道。

    楚寻的目光移到左子秋身上,道:“你来自四方剑派?”

    “是的,主人。”左子秋无比恭敬。

    楚寻眼神有些狡黠,道:“你可知四方剑派的宝库位置?”

    此话一出,不止左子秋,就连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神色怪异。

    左子秋回神,急忙弯腰道:“宝库乃是四方剑派的根本,掌握在门主手里,其他人无从得知。”

    楚寻有些遗憾,道:“我现在给你道命令,你继续回到四方剑派,暗中查找宝库的位置,找到后立刻告诉我。”

    “宫主,你这是?”俏寡妇好奇。

    楚寻环顾四周,一脸嫌弃,道:“你看看这炎龙宫穷的,真不愿意接你们这烂摊子。不弄点好东西回来,这炎龙宫怎么壮大的起来。下面的人不成长起来,光靠你们几个和我,还不得累死。”

    几人听闻,个个面色古怪。

    俏寡妇按耐不住好奇心,道:“宫主的意思是……抢。”

    楚寻斜睨她,“什么叫抢?是借。”

    几人暗自撇嘴,看来武道界对楚寻的认知还是不够透彻,这位狠人不止杀伐果决,而且还很腹黑。

    “你们赶紧打听打听,看看有哪些大财阀,宗门,只要是为富不仁的,我们就替天行道。”楚寻道。

    “那什么样的算为富不仁?”俏寡妇问。

    楚寻想了想道:“就像古江事有个尤家,他们纵容弟子四处横行,还纵兽伤人,这样的家族有一个算一个,算一个灭一个。”

    呃……!

    几个人目瞪口呆,有此宫主,不愁炎龙宫不壮大。

    “主人,我来之前听到一条消息……”左子秋献宝似的说道。

    “什么消息?”

    “据说在西南方的龙城,有一座新冒出的大山,山顶经常爆发出冲天的三色光芒,十里外都清晰可见。传言说山顶有一座古迹,里面天材地宝无数。我们要不要……”

    “这消息我也有听说,最近不少势力已经赶往龙城。”阎冲道。

    所有人都等着楚寻决定,要不要去趟这趟浑水

    “我们也去。”楚寻沉声道。

    不为别的,只为三色光芒,因为那有可能是三生花,唯一能救活花轻舞的大药。

    雷暴兴奋的直搓手,俏寡妇也是满脸喜色,阎冲低着头,眉开眼笑。

    楚寻回过神,眉梢微挑,古怪道:“你们看起来很兴奋啊?”

    “可不是咋地?”俏寡妇下意识说,说完察觉到自己态度不对,当下急忙收敛情绪,严肃道:“宫主有所不知,其实以前我们也发现过一些古籍,可惜我们势单力薄,每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好几次什么都没捞着,差点把命丢了。”

    “为什么?对手很强?”楚寻不禁好奇,这三人都是人皇境,合在一起也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雷暴苦笑,道:“宫主有所不知,武道无官方本就是两个极端,我们三个与官方合作,所以就成了他们消遣和攻击的对象。”

    “原来是这样。”楚寻目光微冷。“你们安排一下,明天行动,前往龙城。”

    雷暴三人领命,摩拳擦掌,有楚寻在,他们这一趟信心倍增,想来怎么也不会跟以前一样空手而归。

    “我也去。”战虎很激动,他也想去。

    “你一边呆着去吧,你以为是去旅游啊,每次抢夺资源,人皇都有陨落,你这点修为去送死啊?”雷暴斜眼看他。

    战虎脸色涨红,狠狠地瞪了一眼雷暴,将目光移到楚寻身上。

    楚寻也是无奈,道:“我也是第一次,好多事都不懂,这次你就留下看家吧,下次带你去。放心,这次回来,资源少不了紫凰组的。”

    楚寻都这样说了,战虎沉底没了脾气,只能点头答应。

    “左子秋,你现在回四方剑派,最重要的是查清宝库的位置。”

    左子秋满脸无奈,这是赤裸裸的背叛门派,说白了就是投敌,奸细。

    “是。”他领命。心里却在默念,我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

    安排好后,楚寻跟他们约定明天一早出发,然后他便离开,赶往龙脊山。

    ……

    ……

    敖皇的紫府中。

    楚寻和敖皇围着石桌而坐。

    “你掌管了炎龙宫?”敖皇表情惊讶。

    楚寻看了他一眼,道:“行了,你不适合演戏,太假。”

    敖皇干笑一声,道:“看破不说破,我们还是好朋友。”

    楚寻微楞,没想到敖皇会说出这么一句网络用语,不由得摇头轻笑,道:“说真的,我真的不想跟你做朋友,全是麻烦。”

    敖皇轻抿一口茶,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当初要不是我,你早死在玄机山了。”

    “那你还害我中了苍穹链呢。”楚寻不满。

    “那是你自己手贱,说也奇怪,你弱的跟鸡似的,竟也能遭苍穹嫉妒,真是邪了门了。”

    “你这糟老头都能引起苍穹嫉妒,凭什么我不行?我那里不如你了?成就仙帝之位,我只用了三千年,试问你能做到吗?”

    糟老头?敖皇瞪圆了眼睛,他面如冠玉,身材挺拔,简直就是受万千少女迷恋的帅大叔,跟糟老头半点边都沾不上,楚寻就是睁眼瞎。

    “你见过这么帅的糟老头吗?”

    楚寻斜睨,撇嘴,不屑,鄙夷,嘲弄……靠面目表情将这些词全演示了一遍。

    “你那什么表情?”敖皇很不爽,第一次有人喊他糟老头,气的他想打人。

    楚寻还是斜着眼睛看他。

    敖皇气的嘴角抽搐,二话不说直接出手,一招镇压楚寻,然后把他扔了出去。怒道:“去陪你的女人吧,别烦老子。”

    楚寻那个郁闷啊,他在外界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楚魔王,到了敖皇手里根本不够看。

    “等我到了元婴期,打不死你。”楚寻咕哝。

    不过,修炼鸿蒙古经后,他的境界不知道该怎么划分了。鸿蒙古经是单独的体系,估计整个宇宙中就他一个人修炼了。武者修炼内息,有先天后天,宗师之分。修仙者的真元之力,有练气,筑基之分。谁能告诉他,鸿蒙紫气怎么分等级?

    楚寻决定,暂时还是用修仙者的等级划分吧,反正他体内有真元之力。

    …………

    水晶棺中,花轻舞像是睡着了般,纤毫毕现。

    楚寻坐在水晶棺旁,诉说相思,这一坐就是一夜。

    每每想起花轻舞为救他香消玉殒的那一幕,他都心如刀绞。

    第二天清晨,九幽来了。

    她的气息更加强盛,分开才一个月左右,现在的她已经相当于一品人皇了。

    九幽紫发晶莹,散发着光芒,小小的身子肌肤赛雪,像个瓷娃娃,漂亮的不像话。

    楚寻知道自己该走了,她迷恋的看了一眼花轻舞,轻语:“等着我。”

    楚寻本来有事请教敖皇,他有太多疑问,比如现在横行肆虐的凶禽猛兽来自哪里?根源在何处?地球现在变异到了那个阶段?可敖皇跟在生气,躲着不见他。

    “这糟老头真小气。”楚寻咕哝,然后带着九幽离去。

    九幽现在是一品妖皇,因为妖兽体质比人强太多,所以她的实力比一品人皇更强。现在的九幽,绝对可以独挡一面。

    炎龙宫,雷暴等人已经准备好,他们的伤经过鸿蒙紫气的治疗已经痊愈。

    “哇……好漂亮!”俏寡妇看着九幽两眼放光,若非顾忌楚寻,她早就冲上来把九幽抱怀里蹂躏她的小脸蛋了。

    其他人也好奇,楚寻从哪带来这么漂亮的小女孩?难道是楚寻的女儿?她们猜测。

    “宫主,那位龙先生……”

    阎冲还没说完,楚寻苦笑了起来,他把龙傲给忘了。

    “带我去看看。”不用想,龙傲估计没少捯饬他。

    “对了,这位是九幽,这次跟我们一起去,你们相互先熟悉一下。”楚寻说完,跟着阎冲离开。

    半个小时后,楚寻和阎冲返回来,只见现场一片狼藉。

    俏寡妇披头散发,呼吸急促,胸前一起一伏,颤巍巍的十分壮观。

    雷暴半张脸肿的跟包子似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缝,脸上的络腮胡都少了一块,看上去有些凄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