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三十八章 掌控炎龙宫!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兀,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反应过来后便是冷汗津津,手脚冰凉。

    百米外的石壁上,银色长枪在阳光下折射出冰冷的森芒。

    宋丁,一品人皇,现在却被银色长枪钉死在石壁上,尸体随风摆动,像个破布娃娃,毫无尊严可言。

    这时,所有人心有所感,同时望向同一个地方。

    只见一道年轻的身影缓步走来。

    待对方靠近,战虎蓦然瞪圆了眼睛,眼神中爆发出强烈的惊喜。

    “先生!”

    楚寻看向战虎,微微点头,道:“好久不见。”

    说完,屈指一弹,一道紫气没入战虎的身体。

    “多谢先生!”战虎赶忙道谢,那道紫气入体,正在迅速的修复他的强势。

    楚寻轻笑着摇摇头。

    阎冲等人紧盯着楚寻,心里暗自计较。

    楚寻招手,银枪飞回,宋丁的尸体从石壁滑落,一路血染石壁。

    长枪在手,轻轻一抖,发出嗡嗡的颤鸣声,枪尖对准阎冲,然后移向左子秋。

    “你们两个,一起上。”楚寻道。

    “阁下是谁?”阎冲问。

    虽然楚寻身上没有内息波动,但他们两人不敢有丝毫大意?一枪杀了宋丁,虽然有偷袭的成分,但不可否认,此人绝对是个狠人。

    “害怕了?”说完,嗤的一声,银枪插进底面,上前两步。“现在可以了吧?”

    雷暴和俏寡妇目瞪口呆,这是要赤手空拳对战阎冲和左子秋。

    只有战虎眼神炙热,又可以看到楚寻出手了,时隔十几年,不知道他如今到达那一步了?

    阎冲和左子秋相顾一眼,脸色难看,在他们看来楚寻太托大。一人正面对战两位人皇,而且阎冲手中还有秘宝。这怎么看都像是在找死。

    唰!

    左子秋长剑寒意森森,指向楚寻。

    阎冲也上前一步,手中八卦铜镜开始爆发金光。

    “不管你是谁?杀我四方剑派的人,今天必死。”左子秋长剑鸣吟,像嗜血的毒蛇。

    楚寻轻笑,道:“你废话太多。”

    左子秋长剑一抖,快如闪电,剑尖剑芒吞吐,一步踏出,地面炸裂,朝着楚寻刺来。

    剑未到,剑气临身,肌肤生寒。

    楚寻抬手,紫气缭绕,轻飘飘的一拳。

    噗!

    剑尖吞吐的剑芒被一拳击散,如烟花熄灭。而后,拳头砸上剑尖,发出金属撞击声,火花四溅。

    左子秋脸色骤变,对方的拳头坚如玄铁,他手中的剑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却刺不穿对方的手掌。然后,下一刻一股强横的力量如潮水般顺着剑身涌来。

    他急忙运功抗衡,只听“咚”的撞击声,肉眼可见的能量涟漪扩散。他闷哼一声,被震得连连倒退,脚下地面踩得爆裂,直至退出几十米才完全卸掉那股强横的力量。

    左子秋的眼神充满了忌惮,对方的力量太强横了,震得他半边身子麻痹,使剑的胳膊瑟瑟颤抖。

    见左子秋被一拳震退,准备出手的阎冲手上的动作不由的一滞。

    雷暴和俏寡妇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寻。一拳震退左子秋,这得多强?而且此人年轻的不像话,两人心里满是震惊。

    只有战虎呼吸急促,眼神炽热,觉得这一切是理所当然。

    “你太弱了。”楚寻开口,没有戏虐的成分,左子秋的修为比起他之前杀的四方剑派的崔行一,差了太多。

    左子秋脸色涨红,眼神阴翳。他是人皇,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

    “狂妄。”他怒喝。

    长剑寒意森森,一脸挽出无数剑花,剑尖凌空,就像是刺破水面般,空气猛烈激荡。

    唰!

    漫天密密麻麻的剑影浮现,万剑齐鸣,剑气冲霄汉,壮观而又恐怖。

    “万影剑,斩!”

    随着左子秋的爆喝,漫天剑影齐动,剑光烁烁,寒意刺骨,朝着楚寻呼啸而来。

    楚寻轻笑,万影剑,他曾不止一次领教过,看来四方剑派的剑技很是匮乏。

    楚寻抬起手,凌空书写,姿态惬意,简单的铁画银钩。

    轰隆!

    最后一笔落下,虚空发出一声轰鸣,冷冽的杀意席卷,一个紫色的杀字浮现于空。

    杀字诀。

    楚寻伸指一点。

    杀字轰鸣,煞气弥漫,原本拳头大小的字迎风暴涨,眨眼变成饭桌大小,卷起令人心颤的冰冷杀意飞出。

    嘭嘭……!

    剑影撞上杀字,顿时如漫天烟火爆开,振聋发聩,恐怖的风暴震荡。

    巨大的杀字紫色光芒爆闪,每一道剑气撞上都被震碎,简直无可阻挡,杀气滔天。一路碾压,横推,万道剑气皆被震散,熄灭。

    左子秋脸色变得惊慌,急忙后退,杀字闪电般袭来,轰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

    轰!

    恐怖的大爆炸,惊天动地,泥土炸开遮天蔽日,地面恐怖的裂痕延伸。

    左子秋飞快,但还是被风暴掀飞,张嘴呕血。

    与此同时,阵阵龙吟,八条金龙横击楚寻。

    阎冲故技重施,想要偷袭楚寻。

    楚寻双臂一展,发出噼里啪啦爆豆子般的炸响,体内骨骼共振,金芒炽盛,和鸿蒙紫气掺杂在一起,顺着毛孔渗出,为他穿上紫金色的战衣。

    下一刻,楚寻人已经冲上高空,手捏拳印,体内传出阵阵龙吟,十分奇异。

    一拳轰出,紫气翻滚,咆哮当空。

    嘭!

    一条金色龙影炸开,漫天金星飘荡,很快便熄灭。

    嘭嘭……!

    拳势如疾风骤雨,一连七拳,剩余的七条金龙应声炸开。

    楚寻凌空折射,朝着阎冲轰出一拳,一道紫色拳印迸发而出。

    砰!

    阎冲的护体罡气被击溃,紫色拳印击中他的胸膛,直接将他轰飞,手中的八卦铜镜也被震脱手。

    楚寻伸手一招,铜镜飞来落在他手中。

    雷暴和俏寡妇都看傻了,太恐怖了,强势的一塌糊涂。

    “秘宝还给我。”阎冲落地,气血翻涌,差点喷血。见好不容得到的秘宝落在楚寻手里,猛的冲过来就要夺回去。

    嗡!

    八卦铜镜金芒暴涨,简直到了骇人的地步,周围百米都被金色笼罩。

    八道龙吟齐鸣,响彻天地,慑人心魂。紧接着八条金龙横空,恐怖的龙威蔓延,就连雷暴和俏寡妇都觉得胸口如同压了块巨石,呼吸困难。首当其冲的阎冲只觉得如同陷入沼泽中,额头大汗淋漓,动作迟缓。

    楚寻抬手,凌空一压。

    八条金龙俯冲而下,凶威滔天,压迫的地面爆裂。

    阎冲骇的目眦欲裂,浑身僵硬,全身汗毛倒竖。

    八条龙影金光冲天,带着碾压一切的威势落下。

    轰轰……!

    连续八道惊天动地的炸响,整个枫林山峡谷都在剧烈颤抖,烟土如浪潮滚动,遮天蔽日。

    许久之后,烟尘散尽,所有人凝目望去,不由得脸色各异。

    只见阎冲如石雕般僵在哪里,毫发无损。在他身后几十米处,地面出现一个径直十几米的大坑。

    噗通!

    阎冲双腿一软瘫倒在地,刚才他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人皇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那八条金龙擦着他身体呼啸而过的时候,他确切的感受到了那种毁灭的力量。若是真的落在他身上,他连两条都扛不住就会被轰成渣。

    楚寻轻笑,略带嘲讽。

    “你到底是谁?”左子秋血染衣襟,以剑撑地。

    “楚寻。”

    楚寻开口道。

    “楚魔王。”

    “楚狠人。”

    雷暴和俏寡妇异口同声的惊呼。

    楚寻连斩人皇的消息早已传遍武道界,人的名树的影,他们想不知道都难。

    阎冲倒吸一口凉气,毛骨悚然。

    左子秋也是惊得双眼瞪圆,难怪如此可怕。

    楚寻将手中八卦铜镜收起,看了一眼阎冲,道:“这是我朋友的东西。”

    阎冲一惊,都快哭了,暗道自己倒霉。

    “我来接手炎龙宫的。”楚寻表明来意。

    雷暴和俏寡妇面面相窥。

    阎冲和左子秋连头都不敢抬,沉默不语。

    “几位若是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楚寻淡漠道。

    “我没意见,紫凰组坚决拥护先生掌控炎龙宫。”最高兴的莫过于战虎,急忙响应。

    俏寡妇美目流转,莞尔一笑,道:“楚魔……神,掌管炎龙宫,我火狐组也没意见。”

    俏寡妇很聪明,今天没人可以阻拦楚寻执掌炎龙宫。

    楚寻冲她微微颔首。然后屈指一弹,一道紫气没入她的眉心。

    俏寡妇脸色骤变,随之便惊喜交加,“多谢!”

    雷暴脸色不停变换,下意识的看向俏寡妇,见对方朝他使眼色,当下便明白过来,抱拳道:“我风雷组也愿意拥护楚神执掌炎龙宫。”

    楚寻点头,同样一道紫气射进他的体内,帮他治疗伤势。

    “我也愿意追随楚神。”阎冲忙不迭地的开口,说完目光忐忑的看着楚寻。

    雷暴和俏寡妇也紧张的看着楚寻,因为传闻中楚寻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听。

    见楚寻不吭声,阎冲越来越紧张,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在场都了解,楚寻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主。

    阎冲额头见汗,紧张的浑身颤抖,像是等待行刑的囚犯。

    “我接受你的追随。”楚寻突然开口。

    阎冲一怔,然后脸色狂喜,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楚寻再不吭声,他都要崩溃了。楚寻的威压笼罩着他,如泰山压顶,太可怕了。

    俏寡妇和雷暴相顾一眼,均看到对方眼里的震惊,也有些黯然,堂堂人皇,竟被压的不敢反抗,着实可悲至极。

    “取你一滴血来。”楚寻道。

    阎冲不解,但还是迅速的从指尖逼出一滴血。

    楚寻招手,鲜血漂浮过来,他疾速结印,那滴血红芒暴涨,越来越炽盛。

    片刻之后,他屈指一弹,拿地鲜血没入阎冲眉心。

    阎冲身子猛地一震,感觉脑海中多了些什么?后背有股凉飕飕的感觉。

    “你过来。”楚寻对左子秋道。

    左子秋无奈,他伤的不轻,深知在楚寻面前根本没有逃跑的希望,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来。

    楚寻同样取了他一滴鲜血,结印,然后打进他的眉心。

    “你对我做了什么?”左子秋后背发毛,他的感觉跟阎冲的一样,后背凉飕飕的,像是有把刀抵在后脑勺上,好像随时要结束他的生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