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二十九章 东施效颦!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青狼嘴巴大张,露出尖锐的獠牙,刺鼻的腥臭味弥漫开来,嘴角粘液流下。

    小女孩吓呆了,连哭都忘了。

    周围的人群发出阵阵刺破耳膜的尖叫。

    “哪来的畜生?”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暴喝响起。

    只见一道身影飞快的奔来,在青狼咬到小女孩之前,一只强有力的大脚印在青狼头上。

    青狼惨叫一声,庞大的身躯翻滚出去,将路边一棵碗口粗细的大树撞断才停下,挣扎了几次却未爬起来。

    坐在青狼背上的英俊青年一头坠落,脑袋砸在地上,惨呼起来,额头鲜血横流,看着都疼。

    不过,并没有人同情他。因为青年刚才眼睁睁的看着青狼差点咬死小女孩。

    众人的视线移到救人的男子身上。

    这时一位帅气的青年,此时满脸愤懑,狠狠地瞥了一眼远处的青狼。

    然后只见他蹲下身,轻声安稳小女孩。

    这时,一位妇人从人群中惊慌失措的冲出来,抱着小女孩千恩万谢。

    青年摆摆手,单手负后,淡漠道:“区区小事,无足挂齿,以后切记看好小孩。”

    “楚寻哥哥,他在学你。”唐柔掩嘴轻笑。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郑乾。

    楚寻无奈,郑乾的动作,语气,神态,都在刻意模仿他。

    郑广义从人群中挤出来,走过去一巴掌把耍帅的郑乾拍到一边。

    “臭小子,少在这里东施效颦。别给先生丢人。”

    郑乾没帅过三秒就被打回原形,气呼呼的道:“什么东施尿频?她尿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没给先生丢人。”

    郑广义一张老脸气得通红,撸胳膊挽袖子就要揍郑乾,太丢人。

    怒道:“让你平时多读书你不听,丢了人都不知道。”

    陈汉龙赶紧走出来拉住郑广义,笑道:“老郑,别生气。孩子也没说错,东施尿频是跟他没关系啊,这话没毛病。”

    “陈叔叔,666。”郑乾下意识的跟了一句。

    郑广义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你们这群土拨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对我不敬?”从青狼上摔下来的青年不知何时爬了起来,捂着额头大骂。

    啪!

    郑广义正有气没处撒,听到骂声,想也没想回头就是一脚。

    青年被踹个正着,惨叫着滚了出去。

    这个青年也就是先天五层修为。

    郑广义是练气初期,先天无敌手。

    青年毕竟是武者,抗击打能力还是有的,他狼狈的怒吼,“老东西,你找死。”

    郑广义脸色一怒,走过去对着青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毫无章法可循,全凭蛮力。

    郑广义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这么厉害,越大越觉得过瘾,越打越停不下来。

    陈汉龙急忙过去拉住郑广义,“老郑,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

    青年鼻青脸肿,疼得直哼哼,但双眼却怨毒的看着郑广义。

    郑广义也知道,能骑着青狼横行,这青年绝对不简单。当下退后一步,压低声音:“我们去接上楚先生他们,赶紧回潜龙山。”

    三人转身欲走,结果脚却迈不出去。

    因为在他们身后,一直巨型白虎正虎视眈眈的挡着去路。

    “三位这是要走吗?”

    骑在白虎背上的青年居高临下,笑问。

    三人脸色变得凝重,因为修仙的缘故,他们感应远超武者。

    这一人一虎,给他们很危险的感觉。

    “快点离开。”陈汉龙低语。

    他和郑广义都是人精,很快判断出形式不对。

    “臭小子,我和你陈叔叔对付那个青年,你解决这头白毛畜生。”郑广义道。

    郑乾点头。

    吼!

    三人正欲动手,却见那只白虎一声虎啸,凭空暴雷,震得三人头晕眼花。

    虎背上的青年一愣之后,不由得怪笑,道:“你们想要偷袭我?”

    陈汉龙三人略微尴尬,不过却也不敢贸然行动。

    “不怕告诉你们,别白费力气了。我的小白已经成年,不是那只小狼可比的,除非五品以上宗师来,否则奈何不了它的。”

    三人大惊,这只白毛畜生竟相当于五品宗师。这下有大麻烦了。

    陈汉龙眼珠子一转,笑道:“这位兄弟,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嗯?”青年好奇。

    “这样吧,咱们都是武道中人,动手在所难免。他受伤是学艺不精,不如我们赔点医药费,这事就此揭过如何?”陈汉龙道。

    楚寻哑然失笑,陈汉龙刚接触武道界,好多规矩还不懂。

    青年瞪大眼睛,古怪的看着陈汉龙,道:“你当这事地痞流氓打架呢?还赔点医药费,你赔的起吗?”

    “你说个数,我绝不还价。”陈汉龙很霸气的说道。

    青年神色愈发古怪,许久之后放声大笑,道:“原来是三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

    陈汉龙怒了,冷声道:“小子,你说谁菜鸟呢?老子当初带着龙鹰会打天下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青年一脸懵逼,龙鹰会是什么鬼?

    陈汉龙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他跟着楚寻时间长了,自然知道黑社会在武道中人面前不值一提,刚才也是怒急脱口而出。

    “我问你,让还是不让?”陈汉龙话锋一转,喝问。

    青年抱拳,道:“实在抱歉。”

    “妈的,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郑乾愤懑。

    “我劝三位还是别动手,不让会吃大亏的,因为小白的脾气可不是很好。”青年虽然在笑,但语气却带着寒意。

    “小白,他们交给你了。”青年跳下虎背,拍拍白虎脑袋,然后看向陈汉龙三人,道:“若是他们想跑,那就撕下他们的腿。”

    巨大的白虎发出低沉的嘶吼,像是回应。

    陈汉龙三人不禁心寒几分,青年看似人畜无害,但却十分阴毒。

    青年径直走向被揍得半死的青年。

    于此同时,那个骑着黑牛的邋遢汉子也走向地上的青年。

    而且,那位驾鹤的女子也同样走向地上的青年。

    不止这三人,还有另外数十人,个个都是英武不凡,气息强盛,有猛兽伴随身边。

    “尤公子,在下阮杨,来自天雷门。”骑白虎的青年扶起地上的青年,自保家门。“这是我天雷门独门秘药,对于外伤有奇效。”

    “多谢!”青年疼的呲牙咧嘴。

    他嘴歪眼斜,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石分狼狈。接过秘药,洒在伤口上,冰冷的感觉蔓延,痛感消减,十分舒服。

    “阮兄的恩情,我尤中杰记下了。”

    阮样正欲说话,只见骑牛的邋遢汉子翻身坐起,然后抱拳,“见过尤公子,在下魔灵派陆道。”

    尤中杰抬头,见对方邋遢不堪,臭不可闻,心生厌恶,敷衍的抱拳,道:“幸会!”

    陆道浑浊的眼底闪过一抹厉光,怪笑道:“若是尤公子想报仇,我有办法使着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尤中杰双眼猛的炙热起来。

    “星月宗秋仙见过尤公子。”娇媚的女人响起。

    尤中杰看去,眼睛顿时直了,秋仙妖娆多姿,站在圣洁的白鹤旁,圣洁而妖娆,十分诱人心神。

    接下来,不时有人上前自我介绍。

    陈汉龙三人面面相窥,玩大了。

    郑乾拿出手机,悄悄发了个信息出去。

    混在人群中的楚寻手机震动,打开一看,是郑乾的求救信息。

    楚寻嘴角微扬,打出几个字,“已离开古江,有事自行解决。”然后发了出去。

    “楚寻哥哥你真坏。”唐柔看的清楚,掩嘴娇笑。

    娇俏甜美的模样引得周围一群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郑乾看到楚寻的回信,腿都软了。

    “怎么样?”陈汉龙问。

    “先生不在古江,无法前来救援,要我们自行解决。”

    “不会吧?”陈汉龙哀嚎一声,欲哭无泪。

    吼!

    陈汉龙的哀嚎引得白虎嘶吼。

    尤中杰也看向三人,就算用了秘药,一时半会也好不了,他阴森森的看着三人。

    “你们会死的很难看。”

    “尤公子,需不需要我我帮你解决他们,保管让你出了这口恶气。”邋遢汉子开口。

    尤中杰狞笑,抱拳,“那就麻烦陆前辈了。”

    “尤公子客气,喊我老陆便成。”邋遢汉子怪笑一声,脚尖轻点牛背,朝着陈汉龙三人掠去,强的的气息蔓延开来。

    宗师?

    陈汉龙三人惊慌。

    吼!

    陆道落地,巨大的白虎却突然扑出,碗口大小的爪子横扫,肉垫中伸出利刃一般的骨刺。

    邋遢大汉大惊,拳头之上内息环绕,一拳轰在虎爪之上。

    轰!

    一声沉闷的碰撞,陆道倒飞回去,白虎也被震退,直接在地面打了个滚,猛的站起,朝着陆道猛扑。

    吼!

    虎啸振聋发聩,白虎一跃十几米,张开血盆大口比陆道的脑袋还大,獠牙泛着寒光,对着陆道的脑袋咬去。

    陆道大怒,“畜生。”

    周身内息涌动,双拳猛击。

    砰砰!

    两拳狠狠地击中虎头,溅起血点斑斑,猛虎痛吼,一头撞上陆道。

    陆道闷哼,身子倒射出去十几米,踉跄几步才站稳,面色一阵不正常的潮红,嘴角血流。

    吼!

    白虎嘶吼,猩红的舌头舔舐流下的血液,它发狂了,全身雪白的毛发有白晕闪烁,虎威惊人。

    它纵身一跃,地面被踩得爆裂,这一跃十几米,朝着陆道扑去。

    “阮杨,你这是何意?”陆道怒吼。

    阮杨冷笑,放声道:“这三人乃是小白的俘虏,你虎口夺食,还伤了它,不付出些代价怎么行?”

    白虎发狂,战力飙升。

    嗤!

    陆道怒吼,他躲闪不及,被虎爪扫中肩膀,鲜血飞溅,狼狈的跌飞出去。

    “畜生,老夫宰了你。”

    陆道也怒了,一跃而起,双拳齐轰。

    砰砰!

    拳势恐怖的两拳狠狠地击中白虎。

    只见白虎毛发白晕闪烁,这两掌竟被消解,没起到任何作用。

    白虎甩尾,成人大腿粗细的虎尾如钢鞭般抽中陆道。

    噗!

    陆道惨叫,张嘴喷血,肋骨被虎尾扫断一片,他直接跌落出几十米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