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二十三章 敲诈!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现场沉寂!

    算上崔行一,整整五位人皇,这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说句不夸张的话,五位人皇单站在那里,都能吓死一批人。

    可现在,两死一伤,只剩相思阁的人皇周潋滟,还有另外一方势力的人皇,名为索伦。

    葛无为脑子都吓抽筋了,一张俊脸惨无人色。

    楚寻抬手,轰的一声,漫天血雨,一代天骄葛无为步了秦志诚的后尘。

    楚寻冰寒的眸子看向剩余的势力。

    所有人瞬间头皮都炸开了,楚寻的目光就像一把利刃抚过他们的肌肤,冷意森然。

    “这位道友息怒,我们并没有与你为敌的意思。”周潋滟赶忙开口。

    楚寻目光湛湛,略带讥讽。

    “那各位是来喝茶的?”

    周潋滟心里苦笑,道:“不瞒道友所说,我接到门内弟子求救,以为她们发生了危险,这才火速赶来,并未想过要与道友为敌。”

    索伦点头符合,嗡声道:“我们与道友素未谋面,为何为敌?”

    楚寻眼神变得玩味。

    “那与你们一同前来之人,为何一见面就要击杀我呢?”

    周潋滟和索伦知道楚寻说的是葛应天,巫冥。

    “道友误会了,我们并非只是一同前来,而是同时赶到而已。”周潋滟笑着解释。

    其实两人心里也是郁闷至极,堂堂人皇,还是第一次给别人耐心解释。

    关键是面前这位残暴的不像话,修为又恐怖,杀伐果决,击杀人皇没有丝毫忌惮,十足的魔王一个。

    魔王?

    想到这个词,周潋滟和索伦同时看向对方。

    “道友该不会就是十几年前搅的武道界风起云涌的楚魔王吧?”

    年轻,残暴,潜龙山,这些联系起来,很容易联想到楚寻。

    楚寻微微颔首。

    他面不改色,心里却有些后怕,这些人恐怕十几年前就是人皇境,幸亏当时没招惹出这些家伙,否则他早去阎王那儿报道了。

    周潋滟和索伦对视一眼,果然是楚魔王,十几年前,楚魔王的名气太大了,就算他们贵为人皇,也有所耳闻。

    “你们还没解释同行之人为何击要杀我呢?”楚寻心里琢磨,要不要把这两人留在这里。

    两人注意到楚寻危险的眼神,当下全神戒备。

    “道友莫要误会,我们只是同时赶到,他们二人同崔行一相熟。”索伦赶忙解释。

    原来如此,楚寻了然。

    “跑掉那个叫什么名字?”楚寻问,一时大意跑掉一个。

    人皇若要逃,很少有人拦得住,尤其这里密林密布,更难追击。

    周潋滟和索伦嘴角抽搐,心中无语,你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就乱杀一通,不怕惹出麻烦吗?真是混世魔王。

    “此人名巫冥,是天龙堡的长老。”索伦开口。

    楚寻点头,突然道:“你们小辈在我家门口要击杀我朋友,这笔账我们来算算吧。”

    呃……两人微愣,这楚魔王的思维太跳跃,他们有点跟不上,刚还在问巫冥,这就话锋一转开始算总账了。

    而且,你还没我这些小辈年纪大呢,两人腹诽。

    “你我即为同道,就应该明白天材地宝对我等的吸引力,小辈们发现碧羽龙花花种,争相抢夺也是正常,好在还没铸成大错,我让他们给你朋友道个歉,这事就这样揭过如何?”索伦开口。

    “正常?”楚寻眼神浮现讥讽之意,“这么多人围攻她一人,这叫正常?”

    “楚寻,放过她们吧!”红菱突然开口。

    楚寻不解,周潋滟和索伦也诧异。据他们了解,若非楚寻赶到,她便香消玉殒了。

    “她帮过我……”红菱将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周潋滟和索伦惊讶,秦志诚少年天骄,传言对他评价很高,不想心思却如此龌龊。

    “一丈黑是什么?”楚寻好奇,他刚苏醒不久,对地球变异后冒出来的生物不太了解。

    索伦神色古怪,然后告诉楚寻一丈黑是什么。

    楚寻听完,好看的眉梢微微挑起,神色不变,但眸子却无比冰寒。

    “四方剑派,该杀。”

    四方剑派的行事风格,让楚寻愤懑。

    秦志诚和崔行一恐怕死都不会料到,他们为四方剑派招惹了多大的麻烦?

    楚寻收敛气息,四方剑派以后再计较,现在先算眼前的帐。

    随后,萱仙子逃过一切,因为红菱的求情,楚寻并未为难她。

    而索伦可就惨了,被楚寻敲诈了二十株中品灵草灵药才算了事。索伦差点没哭了,二十株中品灵草灵药,就算现在地球变异,中品灵草也很难得。

    “楚道友,告辞了!”周潋滟告别,带着萱仙子退走。

    “那我们也告辞了。”索伦哭丧着脸。

    “后会有期。”楚寻抱拳。

    索伦一哆嗦,扭头带着门下弟子逃也似的掠走。

    “真没礼貌!”楚寻咕哝。

    红菱莞尔,道:“估计他心里乞求这辈子都别再和你见面,后会无期才好。”

    “为什么?”楚寻不解。

    “地球虽然变异,灵草灵药满地,但都是下品居多,中品还是很稀少的,你一次敲诈了他二十株,够他肉疼一阵了。”红菱笑言。

    “不至于吧?好歹是人皇,二十株灵草灵药都要肉疼,太辱没人皇的名头了。”楚寻嘀咕。

    红菱轻笑,看楚寻得了便宜还卖乖。

    ……

    ……

    楚寻结印,如拨云见日,登山路显。

    红菱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延伸上山的小路。

    “这就是法阵的力量?”她问。

    楚寻点头,打趣道:“没想到你还挺会逃的,竟然逃到了我家门口。”

    红菱苦笑,道:“还真是绝处逢生,我还真不知道你住在这里。”

    楚寻明白,当初楚府开府之时,来的全都是武道界的人。

    两人边聊便上山。

    吼!

    途中,三丈高的黑熊怒吼,一掌拍碎一座山峰,威力惊人。

    红菱大惊,这里竟然也有猛兽存在。

    “是假的。”楚寻解释。

    红菱更加震惊,法阵的力量太神奇了。

    “可惜,以前还能唬人,现在猛兽遍地,也没什么作用了。”楚寻说话间打出两道紫气,击碎阵眼,幻阵消失,那些恐怖猛兽随风湮灭。

    一路来到山顶,楚寻有些激动,一别十几年,不知道家人怎么样了?

    而红菱却被那块白乳石上的剑招吸引。

    “我能参悟吗?”红菱希冀。

    “别费事了,我一会把全套剑诀传给你。”楚寻道。

    红菱微楞,武技珍贵,可谓是无价之宝,楚寻就这样送她,让她一时有些异样。

    楚寻却没多想,这样的武技他多的数都数不清,伸指一点红菱眉心,一串信息迅速的渡了过去。

    片刻后,楚寻收手,红菱也睁开眼。

    “这不是剑石中的剑招?”红菱略微惊讶,这跟白乳石中的剑招不同。

    “这套白月剑诀更适合你。”楚寻道。

    红菱嫣然一笑,安奈住心中悸动,语气轻松道:“那就多谢了,友情后补。”

    “好啊!”楚寻笑着点头。

    两人来到广场另一边,一个庞大的人工输送枢纽呈现,这是楚寻当年离开时布置的。

    一道道身影,被五彩光华笼罩,陷入修炼中。

    “这些都是你的家人吗?”红菱问。

    楚寻点头,轻笑。

    可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凝固,抬手紫气缭绕,当初他设置的灵气输送枢纽直接爆开。

    一道道五彩光阵也消失,所有人的身影显露出来。

    “爸妈,柔柔……”

    楚寻结印,整个潜龙山的灵气暴动,汇聚成河涌了过来,然后分别从众人的头顶钻进去,如醍醐灌顶。

    轰!

    空气扭曲,灵气暴动,四面八方的灵气疯狂涌来。

    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咳!

    唐柔轻咳一声,苏醒过来,迷茫的眼神在看到楚寻后突然定格,满是难以置信和激动。

    接下来,众人相继苏醒。

    直到修为最弱的郑广义苏醒,楚寻才松了口气。

    “小寻……”柳然眼眶泛红。

    “臭小子,你还舍得回来?”楚天河笑骂,眼眶也有些发红。

    陈汉龙,郑广义,莫兴河一个个大男人,激动的跟傻小子似的。

    他们围着楚寻,你一言我一语,不善言谈的楚寻根本顾不过来。

    “楚寻哥哥……”唐柔走过来,肌肤赛雪,体姿轻盈。

    楚寻摸摸她的头,略微惊讶道:“练气后期?”

    唐柔甜甜一笑,点点头。

    楚寻真的很惊讶,唐柔的修炼速度令他吃惊,看来他看走了眼,唐柔虽然没有特殊体质,但在修仙一途天资不凡。

    “小柔柔现在都能独挡一面了,唐女侠。”楚寻打趣。

    唐柔害羞的低下头,不管修为多高,在楚寻面前,她依旧是那个默默爱着他的小丫头。

    楚寻环视其他人,郑乾年轻,悟性不错,已经练气中期了。

    “不错,比你老爹强。”楚寻夸赞。

    郑乾激动的满脸通红,傻傻的挠着头,他真的很庆幸,当初依附了楚寻。

    其他人年纪都大了点,过了修炼的最佳年龄,都在练气初期。

    “这位是?”柳然看向楚寻身边的红菱。

    楚寻这才想起忘了介绍,这才相互介绍大家认识。

    陈汉龙和红菱相识,得知红菱现在已经是五品宗师,差点惊掉下巴。最后得知红菱是误打误撞服用了一颗花种得了一身修为,他更是嗷嗷叫着老天不公平。

    搞怪的样子逗得大家大笑。

    再次相聚,大家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几个老人去张罗饭菜。

    陈汉龙不知道从哪搬来几件各种酒,暗中联合其他人,准备灌醉楚寻。

    唐柔跟个小尾巴似的粘着楚寻,看着楚寻的侧脸偷偷傻笑。

    红菱不禁摇头,又一个傻女人沦陷了。

    一个小时后,开饭了。

    陈汉龙率先给楚寻敬酒。喝完后,给其他人使眼色。

    可其他人都装作没看到。

    “汉龙,来我们再喝一个。”楚寻笑着举起酒杯。

    陈汉龙赶紧站起来碰杯,同时给其他人使眼色。

    “汉龙,你眼睛抽筋吗?”郑广义满脸疑惑。

    “肯定是抽筋了,我看他眼睛一直不停的眨巴。”莫兴河道。

    “书上说,眼睛抽筋喝酒就好了,陈叔叔,我来敬你一杯。”郑乾端起大号酒杯。

    陈汉龙一脸懵逼。

    接下来,他体会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大家轮番上阵,就连楚天河,唐文言都凑热闹。

    开始陈汉龙还试图用真元化解酒劲,结果被楚寻镇压,真元无法运转。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烂醉如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