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一十八章 众矢之的!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武盟论坛静了几秒,然后彻底炸开了锅。

    像茅宸,段小涯这些各势力的天骄,现在无一不是声名赫赫,大批的追随者。

    这人一句这些天骄跟楚寻比算个屁,彻底引起众怒。

    “朋友,口气有点大了吧?你是找死呢还是不想活了?”有人道。

    “口气比脚气大,什么楚寻,根本没听说过。”

    “茅宸,秦志诚都是当代天骄,年纪轻轻便是九品宗师,未来不可估量,容不得任何人污蔑。这位朋友,我看你还是道个歉吧,免得被这几位找上门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伐这个敢污蔑当代天骄的人。

    这人却丝毫不以为意,嘲讽道:“你们懂什么?楚寻名动天下时,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呢?回去问问你们的父辈,他们会告诉你,楚寻是谁?”

    这人说完,迅速的退出了武盟论坛。

    气得其他人咬牙切齿。

    “查这个棒槌的id,老子要弄死他。”

    “什么楚寻,我看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这人肯定是楚寻的亲戚。”

    “我看刚才问楚寻是谁的人,跟这个人有可能是一伙的,他们想炒热度,帮这个叫楚寻的人打响名气。”

    网上炸开了锅,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讥讽,顺带着连大汉也问候了一遍。

    大汉心里那个郁闷,他只不过是问了一下楚寻是谁?平白无故躺枪,真的很冤枉。

    而且,他也迅速的退出了,因为已经有人问候他母亲了。这么多人,骂是骂不过。

    …………

    在一个幽静的院落中,一位英俊青年拿着平板,手指飞快的打字,嘴里骂骂咧咧的,“算你们两个跑得快,要是让本少爷知道你们是谁,非得把你们的人脑袋打成狗脑袋。还有那个楚寻,千万别让我碰到你,否则必打的你满脸桃花开。”

    一位身穿锦衣长袍的中年人刚进院落,听到楚寻两字,脚步一滞。

    “宇儿,过来。”

    英俊青年听声后,赶紧收起平板跑过去行礼,“父亲,找我有何事?”

    “你刚才说的可是楚寻?”中年人问。

    青年微怔,当下便将论坛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口中抱怨,道:“可惜不知道这个楚寻在哪?否则定要拿下他交给茅宸公子,换取一份机缘。”

    “闭嘴!”中年人听完,脸色数变,又见自己的儿子大言不惭,不由得怒斥。

    “父亲,你这是怎么了?”青年不解。

    “赶紧把你发在论坛上那些对楚寻不利的言论删掉,快点。”中年人沉着脸。

    “父亲,到底怎么了?我是匿名发言,没人知道是我,删不删没关系。”青年道。

    中年人闻言松了口气,道:“还好,否则你就要闯出大祸了。”

    青年满脸诧异,不明所以。

    中年人叹口气,眼神带着回忆,开口道:“你太年轻,不知当年楚神何等恐怖。以一己之力,屠门灭宗,杀得人头滚滚,血染石阶,无人敢触其锋芒。他被称之为魔王,狠人,楚神,随便一个名号,都是鲜血铸就……”

    听中年人说完,青年早已脸色煞白,眼神惊恐,尤其是那句:楚魔王这人瑕疵必报,眼里不揉沙子,杀伐果决,随心而行。

    青年头皮发麻,嗓子发干,急忙打开平板,开始删除自己的言论。

    虽然是匿名,但他觉得还是删干净才放心。

    于此同时,其他地方,也有一些年轻人忙不迭地的删除着自己的言论,在他们身后一个个父辈都是满头冒汗,破口大骂什么不孝子,想害死老子之类的。

    ……

    ……

    楚寻站在路边等了变天,也不见有出租车,现在时局混乱,好多行业都停了。

    这是市区中心,人流大,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靠双腿,如闲庭漫步游走在街头。

    此时,有人跟他的目的一样,但是已经到了潜龙山。这是一个极其妖娆的女人,红衣红发,相貌娇媚,身材惹火,此时俏脸惨白,嘴角染血。

    她一手紧紧地护着一只不大的白色玉盒,一手持有一把红色弯刀。

    而在她身后不远处,人影绰绰,紧追而来。

    女人逃到潜龙山脚下,仰望巍峨山体,却无法寻到上山的路。

    潜龙山道路被楚寻布置的法阵掩藏,而山体却随着地球变化,不断拔高,法阵无法掩盖,所以导致半截山体在云雾中,另一边露在外面,看上去跟传说中的仙山似的。

    女人紧咬银牙,抱着盒子的玉手因为用力而指骨泛白。

    唰!

    弯刀一横,带起一片刺眼的红光,她目光决然的看着靠近的人马。

    “红菱小姐,你跑不掉了,将玉盒交出来吧。”一位身着白衣的青年,手持玉扇,面带笑意,显得斯文而儒雅。

    “红菱小姐,将玉盒交给我,我四方剑派可保你安全。”这是一位浑身都散发着凌厉剑气的青年,手持长剑,说话间眼睛微眯,带着垂涎之意。

    “女娃娃,我看着玉盒还是交给我天龙堡吧,而且我们少堡主愿娶了红菱小姐,只要你们喜结连理,成就姻缘,你就是我天龙堡的少夫人,谁敢动你就是跟我天龙堡为敌。”一位面色阴翳的老者开口,说的虽然是喜事,但却鬼气森森,令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哎呦……天龙堡真是霸道呢,红菱小姐长得这么漂亮,理应来我相思阁……”说话的女子年纪不大,怀抱一把琵琶,说话间风摆荷柳,媚态十足。

    除却这四人先后开头,其他势力也伸出橄榄枝,而目的却是得到红菱手中的玉盒。

    红菱恐怕不知,她一路逃亡,最终却逃到了楚寻的家门口。

    “你们都想要,这玉盒我该给谁啊?”红菱浅笑,却魅意十足,让无数男人喉咙滚动。

    仔细看,她眼底却藏着无尽的冰冷,为了这个玉盒,她师门一行二十三人,连同她的师傅尽数被杀,只留她侥幸逃脱,但现在还是被追上,估计也难逃厄运。

    天龙堡的老者一双老眼寒光点点,阴笑连连,道:“女娃娃,你道行还差了些,想挑拨离间引得我们自相残杀,你觉得我们会上当吗?”

    红菱媚笑不止,道:“这你可说错了,我是真的为难这玉盒该交给谁?大家都清楚,这玉盒我保不住,总归要落到你们这些人某一位手中,不是吗?”

    众人眼神闪烁,红菱说的没错,她的确保不住玉盒,所谓怀璧其罪,她若不交出来,别说保玉盒,恐怕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但他们也清楚,玉盒只有一个,不论谁拿到,都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场面一时僵持下来,谁都想拿到玉盒,而又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被群起而攻之。

    手持玉扇的白衣青年这时上前两步,朝四周抱拳道:“各位莫要上当,不论谁拿到玉盒,其他人都是不愿意的。我敢说在场的任何一方都不敢保证自己能独战群雄。”

    “葛无为,你什么意思?”四方剑派秦志诚开口。

    葛无为来自七星宫,他们两个都是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族中培养的天骄。

    “秦兄,我的意思是,玉盒一个人独吞是不可能的。不如拿到玉盒后,里面的东西我们平分如何?要知道,玉盒中的花种可是有七颗,这东西我们只需一颗便可,这样也免得徒增伤亡。”葛无为道。

    “葛兄说的在理,我同意。”相思阁的萱仙子笑吟吟的开口道。

    “这办法不错。”天龙堡的老者阴测测的开口。

    秦志诚眼睑微垂,遮住眼神中凌厉至极的历芒,嘴角扬起一个邪异的弧度,开口道:“我有一个条件。”

    “秦兄说说看。”葛无为道。

    “除了一颗花种,我还要她。”秦志诚指向红菱,眼神阴邪。

    葛无为怔了怔,眼底闪过丝丝寒芒,他也想要红菱。

    不过他知道有人比他急。

    “秦公子,这女娃娃是我家少主看中的,我得带回去,你可别让我为难。”

    果然,天龙堡的老者阴沉沉的说道。

    “那个变态的侏儒,他也配。”秦志诚满脸嘲弄,讥讽道。

    “好胆,你找死。”天龙堡的老者大怒。

    葛无为和萱仙子,连同其它势力的人,都是脸色怪异。

    他们都知道,天龙堡少堡主古秋平是个身高一米的侏儒,而且是个十足的变态,落在他手上的女人,不死也会精神崩溃。

    虽然这事大家心知肚明,但却无人说破,却不曾想秦志诚话跟他的剑一样锋利,毫不客气的揭开了天龙堡的伤疤。

    “老东西,凭你也配跟我叫板?想死开口,本公子送你一程。”

    秦志诚手中利剑出鞘,手腕轻抖,剑鸣阵阵。

    老者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脸色阴翳的都快滴出水了。他还真的不敢跟秦志诚动手,秦志诚是四方剑派大力培养的子弟,是他们推在台面上的天骄。若是杀了,就是在打四方剑派的脸,他们肯定会不死不休。而且,秦志诚虽年少,不足三十,但修为却不比他差,若真动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老者心里冷哼一声,一双老眼锐利而泛着寒光,冰冷道:“秦公子严重了,我怎么敢跟你动手。”

    “算你识相,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要知道什么人能咬,什么人不能咬。”秦志诚眼神满是鄙夷。

    老者一张老脸黑如锅底,别过头,眼底爆发出浓烈的杀机。

    葛无为也知靠老者根本拦不住秦志诚,当下抱拳道:“既然各位都同意,那么这玉盒该由谁去拿过来?”

    “既然这办法是葛公子提出来的,那自然由葛公子去拿,而且葛公子的人品,我们信得过。”老者闷声道。

    其他人自然不会反驳老者的话,此时提出异议,那就是不给葛无为面子,这种傻事他们不会去做。况且,他们的目的是玉盒中的东西,至于谁去拿都一样。

    “我再说一遍,除了花种,我还要她。”秦志诚淫-邪的看着红菱热火的身材。

    “这个自然,既然秦兄喜欢,我们也乐的成人之美。”葛无为笑道。

    可当他转过身的瞬间,眼底满是浓郁的杀机,他葛无为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他迈动步伐,轻快的朝着红菱走去,手中玉扇轻摇,宛若翩翩佳公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