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零五章 豪门骨肉臭!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看似嘲讽,实则是愤怒,不甘,悲伤。m.。

    想到父母被禁,自己的入狱,花轻舞被冰封,他心里的戾气止不住的在滋长。

    “楚寻,柳家已经倒了,我们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相如死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柳自在流下两行清泪。

    “你也配说这几个字,我问你,你可曾想过绕过我们一家?”

    楚寻话语只有无尽的冷漠。

    “就算你杀了我们又能如何?不如我们言和,以后得日子里,我们一定弥补曾经欠你们的。”柳自在语气充满自责,眼神带着祈求。

    楚寻看向他,眼神淡漠,目光寡淡如水。

    许久冰冷的开口:“柳自在,你很怕死对吗?”

    柳自在垂下头,眼神极速闪烁了几下,然后抬头道:“楚寻,你太小看我了,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是吗?”楚寻冷笑,周身真元缭绕,气息蓦然变得恐怖,让大厅的空气都扭曲起来,众人呼吸困难。

    “既然无惧,那你就去死吧!”

    话落,楚寻反手拍下,真元凝聚的掌印惊恐落下。

    噗通一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柳自在直接跪倒,尖叫道:

    “饶了我……别杀我……”

    柳然眸子暗了暗,她之前还以为柳自在是真心悔过,心里对柳家落到这般惨境多少有几分感触,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妇人之仁了。

    掌印击中地面。

    轰!

    地面炸裂,土石蹦飞,恐怖的裂痕弥漫。

    “你的大义凛然呢?死亦何惧呢?柳自在,你真的很恶心,虚伪的让我杀了你都觉得脏了我的手,想苟且偷生,就不要装作无惧生死的样子。”

    楚寻话语中充满对柳自在的厌恶。

    “你……给我起来。”柳白峰看着跪在地上的柳自在嘶吼,甚至连一声父亲都懒得叫。

    “死有什么可怕的?你给我起来。”柳白峰大吼,“楚寻,杀了他,然后再杀了我。”

    楚寻目光淡漠,道:“你想死,我便成全你。”说着,掌心真元凝聚。

    “来啊杂种,给我个痛快。”柳白峰叫嚣。

    楚寻眼底杀机闪烁。

    “小寻,我有事要问他。”关键时刻,柳然突然开口。

    楚寻沉默的点点头,散去涌动的真元,退到一旁。

    柳然走到柳自在跟前,道:“你起来吧。”

    柳自在一怔,觉得自己这样跪着太过丢人顺势站了起来,谄笑道:“小然,你劝劝楚寻,我知道错了。柳家已经受到了惩罚,就请他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大家吧。”

    柳然有些恍惚,几曾何时,她做梦都想能跟柳自在面对面说上几句话。

    当年,她也只是远远的看过他一眼。

    如今真的面对面,她突然觉得无比恶心,她为母亲不值,为自己不值。

    “我问你,当年我们苦苦哀求,你何其残忍,将我们母女拒之门外。那晚的磅礴大雨,你可睡得安稳?”

    “我……”柳自在张口无言。

    “哈哈……”柳白峰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他当然睡的安稳。”

    “闭嘴。”柳自在怒吼。

    柳白峰却满脸不屑,道:“柳然,你以为他当初是迫不得已才将你们拒之门外的吗?他是舍不得手中权利,如果他接纳了你们,就有可能失去家住的位置。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你以为他在外面的私生子就你一个吗?被他自己派人杀掉的就有两个……”

    “住嘴住嘴……”柳自在疯狂的咆哮起来。

    柳然愣住了,胃里一阵翻腾,猛的干呕起来。

    柳家其他人也是难以置信,如果柳白峰说的是真的,那柳自在就太可怕了。

    “为什么?”柳自在冲柳白峰怒吼。

    “你还有脸问为什么?”柳白峰满脸狰狞,“我母亲怎么死的?你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柳自在身子一晃,惊恐道:“你知道什么?”

    “当年,我母亲家势力不比柳家差,你为了夺家住的位置,巧言奉承,花言巧语欺骗于我母亲,给她下药玷污她的清白,她无奈嫁给你,助你坐上家住之位。可你呢,都做了一些什么?等你坐稳了,你嫌她碍眼,忌惮她知道的太多,竟派人害死了她,是不是?”柳白峰嘶吼,那眼神恨不得吃了柳自在。

    “你胡说……”柳自在咆哮,神色惊慌。

    “我胡说,你连一号首长都敢害,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柳白峰疯了,一心求死,什么都敢说。

    柳白峰此话一出,柳家成员顿时吓得半死,腿都软了。

    谋害首长,这罪行可谓是捅破天了。如果是真的,柳家的人将无一幸免。

    “当初你送给首长的那副猛虎图,是天道宗大长老吴长风弄得邪恶手段,猛虎图中有虎煞,长期接触会侵蚀人的神魄,长此以往会使人性情大变,暴躁,易怒,精神失常……”

    “你这个白眼狼,我把你养这么大,还把家住之位传给你,你竟在这里胡说八道诬陷我。”

    “呸……”柳白峰一口血沫子吐在柳自在脸上,“我诬陷你,你为了谋财,跟国外势力合作,出卖国家情报,还谋害首长,这些别人不知道,我岂会不知……”

    “畜生,我掐死你……”柳自在疯狂的扑上去双手用力的掐着柳白峰的脖子。

    柳白峰被轮回丝束缚,又受了伤,被掐的翻白眼。

    楚寻目光寡淡的看着这一出狗咬狗的大戏,手指微微一动,收回轮回丝。

    柳白峰得自由,红着眼睛,猛的一推掐着他脖子的柳自在。

    柳自在年纪大了,被猛的一推,措不及防直接踉跄了几步载了出去。

    空气猛的灌进喉咙,柳白峰弯着腰剧烈的咳嗽起来,呼哧呼哧跟破风箱似的。

    等他喘匀气,正准备直起腰的时候。

    哐……哗啦……

    一个厚重的花瓶在他头上爆开,碎片飞溅。

    柳白峰哼都没哼一声,一头载到,猩红的鲜血在地面蔓延。

    柳自在满脸疯狂,花瓶碎片割破了他的手,他却毫无所觉。

    “楚寻,让你再胡说八道……”

    一位士兵上前探了探柳白峰的鼻息,然后朝楚寻摇摇头。

    所有人都看到了士兵的动作,不禁心里一寒。

    柳白峰也算一代枭雄,可以机关算尽太聪明,最后落得如此下场,竟被自己的父亲用花瓶砸死了。

    柳然身子晃了一下,她被柳自在的狠毒吓到了,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下毒手,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大家都开始相信柳白峰之前说的话。刚开始大家以为柳白峰是因为儿子死了,柳家倒了,受不了打击在发疯说胡话。现在看来,他说的或许都是真的。

    “都说虎毒不食子,你真是连畜生都不如,活着也是浪费,送你下地狱。”

    楚寻满脸厌恶,抬手就要击杀柳自在,这样的人活着也是浪费。

    “小寻……”柳然朝他摇摇头,“他是该死,但你不能杀他,还是交给国家处理吧。”

    楚寻眉梢微挑,在他眼里,只有该杀不该杀,没有能不能。

    他知道柳然是顾忌那点可怜的血缘关系,怕自己杀了柳自在,对他以后得名声不好。

    既然是柳然开口,楚寻当然得遵命。反正柳自在是死定了,一号首长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至于其他柳家成员,相信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将他们收押,等候审判吧!”楚寻下令。

    一阵鬼哭狼嚎,柳家成员尽数被带走了。

    这里只剩下楚寻一家三口。

    柳然环顾四周,这里是她小时候做梦都想进来的地方,现在却觉得无比恐怖。

    “小寻,我们回古江吧!”柳然道。

    “走吧,这京城,这辈子都不来了。”楚天河叹口气道。

    自古豪门骨肉臭,路有冻死骨,安得广厦千万间,到头终是一场空。

    辉煌近百年的柳家,彻底倒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