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百零四章 再会柳家!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带着父母离开了那条斑驳小巷,顺便开走了青龙的路虎揽胜。

    “老公,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竟然见到了一号首长,他还对我那么客气。”柳然还沉浸在跟一号首长的见面中。

    楚天河比她好不到哪去?到现在还晕晕乎乎的。他们只是普通老百姓,平时也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可不久前,一号首长就那样出现在他们眼前,很是平易近人。

    楚寻一阵无语,至于吗?

    “妈,你这个样子,老爸会吃醋的。”楚寻一边驾车,一边回头笑着打趣。

    柳然看了一眼楚天河,一撇嘴道:“吃去呗,吃一号首长的醋,也算你们老楚家祖坟冒青烟了。”

    呃……楚寻一脑门黑线,怎么把自己也套进去了?

    楚天河一脸委屈,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寻,他什么时候吃醋了?

    “我还以为一号首长是很严肃的,没想到这么和蔼。”柳然彻底变成了小迷妹。

    楚天河确实有些不爽了,吃味道:“那是人家看在小寻的面子上,我敢保证,他现在已经不记得你的名字了。”

    柳然横了他一眼,又踢了楚天河一下。

    楚天河嘿嘿一笑,也不在意。

    楚寻偷笑,老爹真是太怂了。

    “臭小子,笑什么笑?信不信老子抽你。”楚天河喝道。

    呃……楚寻缩缩脖子,嘴角的笑意更浓。

    ……

    ……

    聊天间,柳家到了。

    曾经辉煌无比的柳家,现在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一片萧瑟。

    三人下车。

    柳然静静的看着柳家已经被楚寻上次打烂的大门,神色有些恍惚。

    当年,她和母亲为了能回柳家,在门外跪了整整两天,最后一晚,大雨磅礴。就是因为那场大雨,她的母亲落下肺病,时间不久便撒手人寰,只留下她孤苦伶仃。

    楚天河揽住妻子,握住她的手。

    “爸妈,我们进去吧!”楚寻道。

    这时,一位士兵上前,啪的敬了一个军礼。

    “楚将军好!”

    楚寻点头,示意他带路。

    士兵敬礼,然后转身带路。

    这一幕让楚天河不由得挺直了腰板。

    自己的儿子已经是武道界的楚魔王,世俗界的楚少将,这时何其荣耀。

    楚天河和柳然一路走来,暗自心惊,两旁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柳家的人呢?”楚寻问。

    带路的士兵急忙回应,道:“报告楚少将,我们接到的命令是,除了不准他们离开这个庄园,其他一切自由。”

    楚寻点头,这命令是他下的,他怕柳家的人受不了压力,还没等他回来便自杀了。

    “让他们到主厅来。”楚寻道。

    “是!”士兵应声,小跑着离去。

    楚寻一家直接前往主厅,等着柳家人前来。

    ……

    没多久,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

    接着,门口的光线一暗,一群人出现在门口。

    “进去。”有士兵喝道。

    柳自在,柳白峰率先走进来。

    当看到楚寻,不由得脸色猛变。

    “楚寻,你不是死在玄机山了吗?”柳自在惊呼。

    楚寻眸子猛的变得冰寒,视线如刀,直射门外的士兵。

    “报告楚将军,不是我们说的。”士兵赶忙道。

    楚寻的视线移到柳自在身上,冷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玄机山的事的?”

    按理说,他们现在被软禁,所有能跟外界联系的设施都被拆除了,四周都是重兵,他们如何知道玄机山发生的事?

    柳自在却没回答楚寻的问题,他的视线愣愣的看着一旁的柳然。

    “你……你是小然。”

    柳然身子轻微颤抖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人都是她的父亲,那个给了她生命,却又纵容别人残害她的人。

    其他人都神色各异,他们都知道当年的事,当年柳然之所以被拒之门外,都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柳然收敛思绪,神色变得淡然。她不欠柳家什么,没必要有愧疚。

    “柳家主,好久不见!”柳然的目光看向柳白峰,眼神带着诧异,柳白峰这人心思狠毒,如蛇蝎一般,但容貌儒雅,这是他最好的保护色,才两年多不见,他怎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半张脸都没有了。

    柳白峰笑了,配合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让人感觉阴森森的。

    他怪笑道:“好久不见啊,我的好妹妹。”

    柳然眉头微皱,淡然道:“别叫我妹妹,这个称呼我可担待不起。”

    柳白峰走过去,自顾自的坐下,语气怪异,道:“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的身体里流着柳家的血液,这一点你无法否认。”

    楚寻霍然抬手,真元席卷如匹链。

    哗啦!

    柳白峰坐下的椅子直接爆裂,木屑纷飞,柳白峰直接被轰飞出去撞在墙上,让整栋房屋都剧烈颤抖起来。

    噗!

    柳白峰摔落在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眼神怨毒的看着楚寻。

    “楚寻,你少得意,我承认你很厉害,可那又怎么样?你杀了我儿子相如,可你的女人也香消玉殒了,那么美得女人,可惜……”

    楚寻抬手拍下,磅礴的力量席卷。

    柳白峰如遭泰山压顶,直接被拍的趴在地上,地面的地板都被压的爆裂。

    楚寻局指一弹,一道轮回丝崩飞出去,迅速的缠上柳白峰的脖子,生生将他拎起来。

    柳白峰胸骨都断了几根,嘴里全是血沫子,样子无比凄惨。

    “柳白峰,想死你再说一句。”楚寻目光寡淡,不带丝毫感情。

    别说其他人,就是柳然也被楚寻的手段吓了一跳,当初楚寻在玄机山大开杀戒的时候她眼睛还在失明中,这是她第一次见楚寻出手。

    “有本事杀了我,我只后悔三年前没有亲自动手对付你,最终落得这么个结果,我悔……”被轮回丝勒着脖子,柳白峰憋得脸红脖子粗,嘴里还吐着血沫子,狠毒的说道。

    “白峰,你就少说两句行不行?”柳自在朝着柳白峰怒吼。

    他转身看向楚寻,看着楚寻冷漠的目光,他生生打个寒颤,然后看向柳然,哀求道:“小然,当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不管怎么说?白峰都是你大哥,你难道要弑兄弑父吗?”

    “弑兄弑父,真是好大的帽子。”楚寻明亮而狭长的眼睛带着浓浓的嘲讽,“你当初囚禁我父母时,可曾念及她是你的女儿。你放纵他们加害我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