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一百九十九章 一线生机!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青山绿水,小桥阁楼,草木葱郁,鲜花绽放。

    严寒冷冬,万物凋零,如果有人看到还有如此美景,一定会大为惊奇!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要香味,从一顶巨大的石鼎中传出。

    咕嘟咕嘟!

    石鼎中的绿色药y沸腾,一位少年双眼紧闭,置身在石鼎中药浴。

    绿色药y不断顺着少年的毛孔钻进去,循环一周后又钻出来,只是颜色变得清淡如水,药效被少年完全吸收。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石鼎之中的绿色药y变的沉底清澈。

    “便宜你小子了。”

    一位身穿古装,头戴皇冠,面色威严的中年男子嘀咕。

    哗啦!

    水花四溅,少年着被中年男子从石鼎中拎出来。

    只见中年男子轻轻抬手,石鼎倒立,里面的水流尽后,他伸手一引,远处溪流之水横空而来,很快注满石鼎。他手掌一翻,几株喷薄着霞光的灵草灵药投进石鼎中。

    伸指凌空一点,石鼎之下白色火焰腾起。顷刻之后,鼎内清澈的水变得绿光萦绕,并且沸腾起来。

    噗通!

    少年被被扔进石鼎中。

    在石鼎不远处,有一副冰棺,晶莹剔透,棺内有一位绝色美人,纤毫毕现,像是睡着了一般。

    石鼎中的药y不断被少年吸收,而中年男子不断为他换药。

    如此这般,足足过了半月有余。

    这日,鼎中少年周身霞光流转,连发丝都变得晶莹闪烁,只可惜鬓角的白发格还在,他睁开眼,目光如剑,直刺天穹。

    许久,他收回目光,环顾四周,然后目光移到那位正在悠闲垂钓的中年男子身上。

    “你又救我一次。”楚寻道。

    “谁让我倒霉呢?”中年男子正是敖皇,他语气很不满,楚寻这几天用了他大量的灵草灵药,搜集这些可是用了他百年时间。

    楚寻微微尴尬。

    “衣服给你备好了。”敖皇头都没回的说道。

    楚寻看到了,他跳出鼎外穿好衣服。

    容颜俊美,眼似星辰,一身琉璃白,鬓角那抹雪白,给他增添了几分成熟。

    楚寻的目光突然定格在那副冰棺上。

    许久,他收敛思绪,对敖皇遥遥一拜,道:“多谢!”

    敖皇手中鱼竿一颤,他赶忙收杆,一条巴掌大小,喷薄着红霞的小红鱼被他提出水面。

    小红鱼没有挣扎,任由敖皇将它从鱼钩上取下来,然后扔回池中,溅起水花。

    敖皇将那只被咬变形的鱼钩扔在一旁,站起身,这才回应楚寻,但答非所问。

    “你父母我让龙傲那小子送回潜龙山了。”

    楚寻微怔,随之释然,自己布置在潜龙山的法阵对敖皇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多谢!”

    楚寻再次道谢。

    “你是该谢谢我。”敖皇背负双手,走到冰棺前,面露狐疑,嘀咕道:“她魂魄受损严重,奇怪的是她七魄之一的灵魄竟不见了,真是古怪。”

    “你说什么?”楚寻脸色未变。

    “我说,她还有救。”敖皇随意的说道。

    楚寻却气息猛的紊乱,搅的四周空气爆鸣,双眼满是希冀之色。

    “冷静点……”敖皇没好气的说道,“你身体刚修复好,再出事我可不管了。”

    楚寻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忙收敛思绪,但声音依旧急切,“到底怎么回事?”

    “你也知道,人分三魂七魄,魄先散,魂再消。你的这位小女友因为体质特殊,竟自行封锁魂魄,虽然魂魄受损严重,但只要在,也并非不能治愈,古怪的是……她的七魄之一的灵魄不见了。”

    “小舞的魂魄还在?为什么我之前没察觉?”楚寻又惊又喜。

    “你?”敖皇嫌弃的斜睨他一眼,“就你那点修为,也想看透空灵体?”

    楚寻已经懒得去计较敖皇的鄙夷了,小舞有救是最重要的。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治愈受损的魂魄需要什么你应该知道?”

    敖皇这一句话就像当头一盆冷水,让楚寻的激动彻底熄灭。

    三生花,专门治愈魂魄受损的一种极品灵药,就算也异界都是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可遇而不可求。如此贫瘠的地球,何来三生花?

    “气馁了?”敖皇略带讥讽。

    楚寻凝目,温柔的看着冰棺中的花轻舞,双眼爆发出骇人的光芒,沉声道:

    “不就是三生花吗?大不了苦修千年登临仙帝之位,我再回一趟修仙大陆为她取来三生花。就算让我轮回三生也在所不惜。”

    敖皇静静地看着他,眼底闪过一抹欣慰,道:“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只需十年,最多二十年,地球上也会出现三生花的。”

    “什么?”楚寻震惊。

    地球贫瘠,灵气枯竭,怎么可能会出现三生花?不过为何敖皇说的如此笃定?

    “你到底在隐瞒什么?”楚寻盯着他。

    敖皇明亮的眸子闪烁了几下,悠然道:“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你还是好好修炼吧,你现在这点修为也就能打个蚊子拍个蚂蚱,就算三生花摆在你眼前,你也保不住。”

    楚寻不禁气恼,他好歹也曾为仙帝,就算现在落魄了,也是名动武道界的楚魔王。

    还有,他拍死的不是蚊子蚂蚱,那可是一门之主,一宗之王,个个都是一代枭雄。

    “不过,前提是找找到她丢失的灵魄,否则有三生花也没用。”敖皇道。

    楚寻想起飞走的泪滴,便将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

    敖皇表情微惊,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楚寻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敖皇摇摇头,道:“现在还不确定,等确定了再告诉你。按你所说,那滴眼泪或许跟丢失的灵魄有关。”

    楚寻点头。

    “等会我教你一种可以寻找魂魄之法……”

    楚寻摇头,打断敖皇,道:“不用了,我修有天机引。”

    敖皇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笑道:“既然如此最好不过。”

    天机引,窥天机,寻魂找魄自然不难。

    “小舞,你放心!不管如何,纵使千劫不复,我也会让你醒过来。”楚寻目光温柔如水,看着冰棺中沉睡的佳人低语。

    “对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楚寻问,敖皇中了苍穹链,修为无时无刻不在消散。

    敖皇走到一旁的石桌旁坐下,斟满一杯酒,一饮而尽,表情有掩饰不住的落寞。

    楚寻走过去,自顾自的斟满酒,默默地陪敖皇喝了一杯。

    苍穹链,苍穹妒,只有天赋妖孽之人才会引起苍穹的忌惮,降下苍穹链。

    敖皇昔年到底何等妖孽,才会令苍穹嫉妒?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
小说推荐